The future we're building -- and boring | Elon Musk

The future we're building -- and boring | Elon Musk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790

Number of words: 1009

Number of symbols: 9345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0:00
譯者: Queenie Lee 審譯者: NAN-KUN WU 克里斯 • 安德森(安): 伊隆,歡迎再次參加 TED。 真的很榮幸你能來。 伊隆 • 馬斯克(馬):多謝邀請。 安:接下來的半個多小時, 我們要花點時間 探索你的願景,未來怎樣令人興奮。 我想問的第一個問題會有點反諷。 你為什麽無聊?(註:他的公司取名 「無聊」The BORING Company ) 馬:是啊。 我也經常這麽問自己。 我們打算在洛杉磯的 地底下挖個大窟窿, 這可是開創了新起點, 希望建成三維網路隧道, 來緩解交通擁堵。 現在交通是件最令人難以忍受的事, 影響到世界各地的人, 也佔用了人很多的時間。 這太可怕了。 在洛杉磯尤其恐怖。 (笑聲)
01:12
安:我想你帶來了 未來工程的首映片。 我能放嗎? 馬:當然可以了,這還是第一次, 讓大家看看我們在說什麼。 裏面有幾個很重要的關鍵 在講三維網路隧道的建設。 你得先整合隧道的入出口, 無縫對接城市。 所以,藉由電梯 和位於電梯上的汽車滑托, 就可以整合隧道的網路出入口, 只佔用兩個停車位的空間。 接著車子就上了汽車滑托。 隧道是不限速的。 我們設計車速能到每小時 200 公里。 安:多快? 馬:時速 200 公里,約 130 英里。 從西木區到洛杉磯機場應該 只要六分鐘,五、六分鐘的樣子。 (掌聲)
02:17
安:因此竣工以後 可能類似收費公路。 馬:是的。 安:我想這也可以 緩解部分地面交通的壓力。 馬:我不知道大家 有沒有在影片中注意到 挖多少層隧道其實沒有限制。 你可以往下挖的深度 遠多於往上蓋的高度。 最深的礦井深度比最高的建築還要高, 所以想要緩解任何級別的城市擁堵 都可以通過三維網路隧道來解決。 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反駁隧道可行性的一樣關鍵是 每增加一層隧道來紓解交通壅塞 很快就會被塞滿而失效, 然後你回到起始點,又壅塞了。 不過你可以想挖多少層就挖多少層, 多少層都可以。 安:可是依過往的經驗, 挖地道非常耗錢, 有可能會阻礙這個想法。 馬:是的, 他們是沒錯。 擧個例子,洛杉磯地鐵的延伸工程, 我想是兩英里半的擴建,
03:21
剛剛完工,花了二十億美元。 所以在洛杉磯擴建地鐵 大約每英里十億美元。 這還不是世上最高效用的地鐵。 說的沒錯,挖隧道通常都很難。 我想至少每英里的成本需改善十倍 才能夠用隧道施工法。 安:那如何實現呢? 馬:其實,只要做兩件事, 大約可提高一個數量級, (註:十分之一的花費) 我想還可以更好。 第一件事是縮小隧道直徑, 縮一半或更多。 據法律規定,一條單程隧道 得有 26 或 28 英尺的直徑, 要考慮撞車和緊急車輛的通行, 還要讓機動車夠通風。 但如果縮小直徑── 我們在嘗試12 英尺── 夠電動滑托通過了。 把直徑減到一半,
04:26
截面積會縮小四倍, 對應切面的隧道成本也會降低四倍, 那大約改善了半個數量級。 現在的挖隧道機 挖到一半時會停下來, 留下時間加固, 加固隧道壁。 所以如果有人設計機械 連續挖隧道還同時加固, 那就是兩倍的改善。 兩個加起來,就是八倍。 而且這些機器遠未發揮 最大效能和熱極限, 可以大幅提昇機器的功率, 我想至少增效兩倍, 甚至四、五倍的提升。 我覺得靠這一系列 相當直接簡潔的步驟, 能達到超過一個數量級的改進, 以每英里的成本來計算的話。 而我們的目標實際上是── 我們有隻叫「小蝸」的寵物蝸牛, 是「南方公園」電視節目的小蝸牛, 抱歉,我想說的是「海綿寶寶」。
05:29
(笑聲) 「小蝸」很有能力, 目前它能比隧道鑽掘機 快 14 倍。 (笑聲) 安:你想打敗「小蝸」。 馬:我們想打敗「小蝸」。 (笑聲) 他可不是有耐心的小傢伙, 我們要──那就是勝利。 勝利就是打敗蝸牛。 安:但也有很多人 在幻想未來城市的時候, 想到的解決之道 是飛行汽車,無人機等等, 在地面上發展。 為什麼那些不是更好的方案? 那些都省掉大筆隧道成本。 馬:是的。我支持飛行器。 我做火箭, 顯然我喜歡會飛的玩意兒。 我內心對飛行器沒有偏見, 但飛行汽車有問題, 因為他們會很吵, 飛來飛去產生的風也很大。 假如有東西在你的頭上方飛,
06:34
一大堆車子在空中到處飛, 這場面不由得讓人焦慮。 (笑聲) 你可不會想:「我覺得今天很不錯。」 你可能會想:「這車的輪轂保養了嗎? 會不會脫落斬斷我的脖子?」 類似這種狀況。 安:所以你想像的前景 未來城市是四通八達的 立體地下網路隧道。 這搭配超迴路列車(Hyperloop)嗎? 你會把幾年前發布的超迴路列車概念 用在這些隧道嗎? 馬:是的,我們嘗試超迴路列車 有段時間了。 我們毗鄰 SpaceX 建了一條 超迴路列車測試賽道, 是個學生競賽, 激發學生想出交通運輸的新創想法。 實際上它是目前世上最大的真空艙, 僅次於大型強子對撞機, 按體積來算的話。 做這個很有趣,但是個業餘興趣,
07:46
我們想── 我們造了輛助力車 來推動學生的競賽車廂, 但我們也想看助力車能跑多快, 尤其是空載的狀態下。 我們對此審慎樂觀, 有可能會比世界上 最快的子彈列車還要快, 即便是跑在 0.8 英里長的軌道上。 安:噢,剎車系統很不錯。 馬:是的,我的意思是──不錯。 要麼粉成了碎片,要麽就快到無敵。 安:但你可以想像下, 超迴路列車行駛在隧道中, 還能跑很遠。 馬:完全正確。 再看看隧道技術, 事實證明要想挖隧道, 你必須── 為了要密封對付地下水, 通常設計的隧道牆 要硬到能承受至少五、六個大氣壓。 而真空下只要一個大氣壓, 或近真空的狀態。 事實上,自然而然,
08:56
如果你造的隧道好到能防地下水, 顯然就能夠維持真空。 安:嗯。 馬:是啊。 安:你想未來要運行你的 Hyperloop 隧道得有多長? 馬:我想長度不受限。 你可以想挖多長就挖多長。 我想如果你要建造 像華府特區到紐約的 Hyperloop, 你可能要把整條路都挪到地底下去。 因為這些地方的人口高度集中, 你要穿過很多建築和房屋底下。 只要挖得夠深, 你感覺不到隧道的存在。 有時人們覺得會很煩, 如果在我家地底下挖隧道的話。 假如把隧道挖到 超過你房底三、四個隧道直徑深, 你根本就不會感到它在挖洞。 事實上,要是你能感覺到在挖隧道,
09:59
不管用什麽裝備, 你都可以用那裝備 從以色列軍方撈上一筆, 因為他們一直在嘗試 偵察出哈馬斯的隧道, 當然還有美國海關和邊檢, 他們一直嘗試偵測地下販毒。 但其實是 地球很能吸收振動, 一旦隧道挖到一定的深度, 就測不到了。 你得有高靈敏度的測震儀 才可能測得到。 安:你開了新公司專門做這個, 叫做「The Boring Company」。 很好。很好笑。 (笑聲) 馬:有什麼好笑的? (笑聲) 安:你花多少時間在這項目上? 馬:大概 2% 到 3%。 安:你買了個業餘愛好。 伊隆 • 馬斯克的業餘愛好像這樣! (笑聲) 馬:我的意思是它真的是 基本上是實習生和兼職的人在做。 我們買了些二手設備。
11:08
好像是在消磨時光,但進展還不錯。 安:你更大部分的時間 花在特斯拉電動車和運輸。 你挖隧道的動機…… 你實際去挖隧道的原因之一, 是不是因為一旦世上 有了電動車和自駕車, 未來路上的汽車可能比目前更多呢? 馬:是的,確實這樣。 很多人覺得一旦讓汽車自動駕駛, 可以開得更快還能緩解交通。 一定程度上有它的道理。 然而一旦共用自駕車更便宜, 任意起點、目的地都到得了, 搭車將比搭巴士便宜, 價格低於巴士的票價。 所以共用自駕會使上路的汽車更多, 交通會變得更糟。
12:12
安:你成立特斯拉要說服全世界 電動車是未來。 幾年前人們取笑你, 現在沒那麼多了。 馬:好吧, (笑聲) 我不知道。 安:是不是真的每家汽車製造商 都鄭重其事地推出電動車計劃, 目標設在中或短期的未來? 馬:是啊,可不是麽。 我想幾乎每家汽車製造商 都有些電動車計劃, 僅在投入的精力上有所區別。 有些非常認真地要完全轉向電動, 有些只不過是略微涉足。 令人想不到的是 有些還在追逐燃料電池, 我覺得他們撐不了太久。 安:伊隆,這有道理嗎? 你現在是可以宣佈勝利: 「我們做到了。」 讓汽車界電氣化, 接著你繼續關注別的東西? 馬:是的。 在以後可預見的一段時間内, 我打算留在特斯拉,
13:20
我們還有很多令人興奮的東西, 很明顯地 Model 3 要上市了。 我們還將揭曉特斯拉半掛式卡車。 安:好的,我們現在就來看一下, Model 3 預定在七月左右面市。 馬:是的,看起來能在七月開始生產。 安:很棒。 人們很興奮的是 它能自動駕駛。 這片子你放出來有段時間了, 也講了未來技術是什麼樣的。 馬:是的。 安:現在是 Model S 自動駕駛。 我們看到什麼? 馬:沒錯,這車只用相機和 GPS, 沒用光達也沒用雷達。(註:LIDAR, light detection and ranging) 僅用無源光,大多數人用的那種。 整個道路系統的導航 採用無源光,也稱為相機,
14:23
一旦可以用相機解決, 或掌控視線, 那麼自動駕駛就解決了。 不解決視線,問題就沒解決。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 特別關注視覺神經網路, 對於識別路面狀況非常有效。 安:對,其他好些人使用光達。 你把雷達和相機加在一起用。 馬:單用相機就絕對已經超人了。 只用相機完全可以十倍於人類, 只用相機哦。 安:現在市面上的新車有八台相機, 還做不到影片顯示的那樣。 那什麼時候可以? 馬:我們長途越野的時程仍如計畫, 到年底將實現從洛杉磯到紐約 完全自動駕駛。 安:好的,你是說到年底, 坐上特斯拉的人,無需操控方向盤, 點一下「紐約」,就啟程了。
15:28
馬:是的。 安:到 2017 年底,無需再摸方向盤。 馬:差不多是今年的 11 或 12 月, 我們應該能從加州的停車場, 一路開到紐約的停車場, 全程無需觸控。 (掌聲) 安:太棒了。 但這可辦得到的部分原因 是因為你已有整個 特斯拉車隊行駛在路上, 累積了海量的全國道路系統數據。 馬:是的,更有趣的是── 實際上,我相當有自信 它能行駛特定的路徑, 即使隨機變換路徑也到得了。 這很簡單。 走特定的路徑很行是一回事, 但必須要能,非常能, 一旦駛入高速公路系統, 想到哪兒就能到哪兒, 不論在哪一個國家。
16:36
所以不限於從洛杉磯到紐約, 我們還可以改成 從西雅圖到佛羅里達, 就在同一天,隨時隨地。 你本來是從洛杉磯去紐約, 現在改為從洛杉磯去多倫多。 安:把法律規章先放一旁, 僅就技術而言, 當有人買了你的車, 簡直就能雙手離開方向盤, 放心大膽去睡覺, 一覺醒來,發現已到目的地了。 離實現還要多久? 馬:我覺得大概得兩年。 真正棘手的不是 99.9% 的時間行得通, 因為就算一千次裡撞車一次, 那你就沒法放心睡覺了。 絕對不會,那肯定的。 (笑聲) 沒有什麽事情是完美的, 沒有系統全然完美。 但是如果說 這車不太可能 在百倍或千倍壽命期間撞車,
17:46
那人們會被打動, 當然我沒千倍長的壽命, 在我活著的期間應該不會撞車, 那是可以接受的。 安:安心去睡覺。 我猜你最擔心的 是人們可能過早被誘惑 而認為這是安全的, 然後發生可怕的事情,以致倒退了。 馬:我覺得自駕系統 至少能減輕事故的發生, 除非在極端情況下。 我們要意識到車輛的安全性 是概率事件。 我的意思是任何時候 都有可能因為人為疏失而發生車禍, 概率從來不是零。 事實上,自動駕駛的關鍵障礙是 自動駕駛比人駕駛要好過多少, 然後你就能夠依賴它。 安:一旦你的安全自駕成真, 看來它顛覆整個業界的 力量會很巨大, 因為你說的是到時候 能買輛車載你去上班,
18:51
然後讓那車像 Uber 那樣 接送其他的人, 為你賺錢,甚至分擔你租車的費用, 就像你能免費得了一輛車。 真的有可能嗎? 馬:是的,這絕對會發生。 以後會有共用的自駕車隊。 你買輛車, 可選擇只供自己一個人使用, 也可以僅給親朋好友使用, 或僅限於其他有五星評級的用車人, 你可以選擇分享這車的時段。 這百分之百會發生, 只不過是時間早晚而已。 安:喔。 你提到了半掛式卡車, 我記得你打算在九月發佈, 但我想知道今天 你打算讓我們看看嗎? 馬:我帶來了卡車預告片的海報。 (笑聲) 它活生生的。 安:不錯。 馬:這絕對是我們對於 自駕功能要謹慎的例子。
19:58
沒錯。 (笑聲) 安:我們看不太清楚, 但看起來不像友善的鄰家卡車, 看起來有點像是個壞蛋。 這是什麼樣的半掛車? 馬:這是重負載、長程的半掛式卡車。 它載重最高, 還能跑很遠, 本質上就是載重用途。 現今人們認為這不可能, 他們認為卡車的電力不夠, 跑不了太遠; 我們要用特斯拉半掛車 顯示給他們看, 實際上電動卡車的扭矩 勝過任何柴油半掛式卡車。 如果來場拔河比賽, 特斯拉半掛會把柴油半掛車拉上山。 (笑聲)
21:01
(掌聲) 安:那真是酷。短期來看, 還不是無人駕駛。 這是卡車司機很想開的那種車。 馬:是的。那真正好玩有趣的是 用電動馬達,你會有條 平滑的扭矩/轉速曲線, 而柴油發動機或任意類型內燃機的 扭矩/轉速曲線像山形。 這將是非常輕快的卡車, 開它就像開跑車一樣。 沒有齒輪,有點像單速車。 安:這裡頭有些東西 可以拍成好影片, 我不知道是什麼,也不曉得結局, 但是一部好片子。 (笑聲) 馬:那是次非常奇怪的試駕。 當我開著第一輛原型卡車, 真的很詭異, 因為你開著這輛巨大的卡車, 而你又覺得它那麽輕巧靈敏。 安:你說什麽?你開過原型車了? 馬:是的,我在停車場試車, 當時我覺得這真是瘋狂。 安:喔!這不是霧件(Vaporware: 指先公布,但可能不會發佈的產品。) 馬:我就這樣,開著這輛巨無霸
22:05
做各式各樣奇怪的駕駛伎倆。 安:好酷。挺好。 從一張大壞蛋的照片到 不太壞的壞蛋照片, 這好像是絕望主婦劇組那房子, 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馬:嗯,這描繪未來的樣子, 也就是我想像的未來會如何演進。 有輛電動車停在車道上, 如果你細看車子和房子中間, 在房子邊實際上有三個家用電池, 還有太陽能屋頂, 是個真正的太陽能玻璃屋頂。 安:好的。 馬:我得說,照片裡是「真的」假房子。 是「真的」假房子。 (笑聲) 安:這些屋瓦, 有些屋瓦 基本上就能產生太陽能。 馬:對,太陽能玻璃瓦, 可以調節質地和顔色, 在細度上調節。
23:06
還有類似玻璃的微型百葉窗, 這樣當你站在街上仰望屋頂, 或者站在接近地平的位置, 所有的瓦片看著都一樣, 不管後面有沒有太陽能電池。 顔色會看起來很整齊, 如果從地面向上看的話。 如果從直升機往下看, 實際上可以看穿, 看到在玻璃瓦下面, 有些有太陽能電池,有些沒有。 但站在街上是無法區分的。 安:把它們安置在陽光多的地方, 使得這些屋頂超實惠,不是嗎? 比起普通屋頂的瓦片, 它其實也沒那麽貴。 馬:是的。 我們對屋頂的成本 加電費很有信心── 陽光玻璃屋頂將比 普通屋頂的造價加上電費便宜。 也就是說, 它的經濟實惠將毫無疑問。 我們覺得它看起來會很棒,
24:13
而且會持續── 我們想過要終身保固, 但有人會覺得 聼起來像是胡說八道。 但實際上它是強化玻璃, 就算房子崩塌也完好無損, 房子沒了, 但玻璃瓦還會在。 (掌聲) 安:我的天,太酷了。 你幾周後就要推出了, 四款不同的屋頂型號供選擇。 馬:是的,我們一開始只推出兩款, 另外兩款會在明年初推出。 安:這是什麼樣的雄心規模呢? 你覺得這樣的屋頂會裝設多少? 馬:我估計最終── 幾乎所有的房子 最終都會有太陽能屋頂。 如果算上時間, 可能估計要花上 40 到 50 年。 通常每 20-25 年要更換屋頂,
25:23
但不可能立刻把屋頂全數換掉, 但如果將時間快轉到 從現在算起的 15 年後, 不具備太陽能的屋頂將會很不尋常。 安:是否有人們不這麼做的心理模式, 由於換屋頂的高造價 和太陽能的效益? 實際上大部分屋頂的陽光充足, 足以供應日常所需的電力; 假使這些電力能被儲存起來, 那麼供電會綽綽有餘, 可能無需併入電網,對吧? 馬:這還得看你住在哪裡, 住家相對於屋頂的規模大小。 但可以說, 大多數美國房子的屋頂面積 足以供應該房子日常所需的能耗。 安:所以一切成本的關鍵點, 對於汽車、半掛、還有這些房子而言, 在於鋰電池價格的回落。 所以你在特斯拉上押了大注。 在很多方面,這幾乎是核心競爭力。
26:29
於是你決定 要擁有這核心能力, 你非得建世界上最大的電池工廠, 使世界鋰離子電池的供應倍增, 靠這個。這是啥? 馬:對,這就是 Gigafactory, 是 Gigafactory 目前為止的進展。 最終你能大致看到 它的整體外形有點像是個鑽石; 等全部完工,它就像是顆大鑽石, 那是背後的構想。 它正對正北, 是個小細節。 安:最終每年將能夠生産 一千億瓦特小時的電池。 (註:一億「度」) 馬:一千億瓦特小時。 可能會更多,不過差不多。 安:工廠現正產出電池,對吧? 馬:工廠正在產出電池。 安:來放一下這片子。 我想問:它是在速放嗎? 馬:其實它是在慢播。 (笑聲) 安:那到底有多快? 馬:全速運行時
27:31
如果沒有頻閃燈, 你實際上看不到這些電池。 會模糊了。 (笑聲) 安:你有一個核心想法 與讓人興奮的未來有關, 是我們不再因消耗能源 而感到愧疚的未來。 帶我們想像一下。 需要多少 Gigafactories 才能實現呢? 馬:粗略來説,幾百個吧。 超過十,但還不到上千。 最有可能就幾百個。 安:懂了,我覺得很棒。 你能描繪 解救這大量消耗化石燃料的世界 將會需要些什麼。 就像你建個工廠 要花 50 億美元, 或許下一個要 50 到 100 億之間。 你能描繪出來,很酷。 今年你打算宣佈 至少兩個特斯拉的新厰址。 馬:今年稍後我們將會宣佈 2 到 4 個 Gigafactories 新址。 嗯,可能是 4 家。 安:哇。
28:35
(掌聲) 不能再透露一些嗎? 像是──在哪裏?哪個洲? 你可以不回答。 馬:我們需要解決全球市場問題。 安:好。 (笑聲) 這太酷了。 我想再聊── 竟然,全球市場。 我得問個政治話題,就一個。 我個人不喜歡政治,但我還是得問。 你現在是某人的委員會成員, 可以建議他── 馬:誰? 安:那個自稱不相信氣候變化的傢伙。 很多人認為你不應該涉入。 他們希望你脫身。 你怎麼回應呢? 馬:首先,我覺得 我隸屬於兩個諮詢委員會, 既定的程序是環顧會議室 詢問大家對事物的看法,
29:44
每一、兩個月開一次會。 我也就做了這麽點事情。 某些程度上,會議室裡有些人 贊成為氣候變化做些事情, 或者為社會議題做些事。 目前我藉由參與的會議 發言支持移民和支持氣候變化。 (掌聲) 如果我沒有那樣做, 它們之前根本沒被列在議程裡。 可能什麽都不會發生, 但至少我把話說了。 安:沒錯。 (掌聲) 我們來聊聊 SpaceX 和移民火星。 上次你在這裡 講了外人看來 極不可思議的雄心計劃, 要開發可回收的火箭。 然後你就去做,還做成了。 馬:是的,花了不少時間。 安:帶我們看看,現在看到的是什麽?
30:51
馬:這是個火箭推進器, 超快速從超高的外太空返回地面。 剛剛把火箭前面那一節送到外太空, 速度超快。 我估計七倍音速左右。 送出前一節。 (掌聲) 安:所以這是加速版。 馬:它是減速慢播版。 (笑聲) 安:我還以為是加速版, 那真的很棒。 失敗了幾次之後 你終於知道怎麽做了。 至今你成功著陸幾次?五或六次? 馬:我想是八或九次。 安:你重飛之前著陸過的火箭 真的是創舉。 馬:是的,我們降落火箭推進器, 準備好再次升空,又飛了一次。 這是首次火箭助推器再飛。 再飛的意義重大, 重要的是要認識到 可重用性只有在 快速和完整的情況下才算數。
31:57
像飛機和汽車的可重用性 快速而完整。 無須在航班與航班之間 把飛機送回波音工廠。 安:是啊,這讓你夢想著 真正雄心勃勃的想法, 要把好多好多人送往火星…… 多久?我猜是 10 到 20 年後。 馬:是的。 安:於是你設計了 這不尋常的火箭來實現。 帶我們了解它的規模。 馬:好。你看到一個人, 而那是火箭載具。 (笑聲) 安:如果那是座摩天大樓, 就像是 40 層的大樓,對嗎? 馬:有可能再多幾層。 火箭推力可真是── 推力約是農神 5 號運載火箭的四倍。 安:之前人類造過的 最大火箭的四倍? 馬:沒錯。 安:就那樣。 馬:沒錯。 (笑聲)
33:09
馬:跟 747 飛機比, 一架 747 僅有 25 萬磅助推力, 每一千萬磅的助推力 需要 40 架 747。 它的推力應該相當於 120 架的 747, 如果引擎全開的話。 安:即使設計來脫離 地球重力的這台機器── 記得你上次跟我說過, 它還能裝下滿載的 747, 人員、物資,每樣東西, 送上軌道。 馬:沒錯。它能承載 一架加滿油的 747 飛機, 滿員、滿貨的 747── 它能把 747 當成貨物。 安:基於此, 最近你介紹了星際運輸系統 看起來這樣。 你描繪的是什麼時候的場景? 30 年後? 20 年後? 人們進入火箭。 馬:我希望是 8 到 10 年後。
34:14
我滿心期望,這是我們的目標。 我們內部的目標更積極, 不過我覺得…… (笑聲) 安:好吧。 馬:這飛行器看起來好像很大, 跟其他火箭比起來,是大了點。 但我覺得跟未來的航空器比起來, 它就像是艘小艇。 未來的太空船會是巨無霸。 安:為什麼?伊隆。 為什麽我們得在火星上造城? 為什麼在你的有生之年 要送上百萬人去火星? 我彷彿記得你說過那是你愛做的事。 馬:我覺得這很重要: 有個令人欣然嚮往、 鼓舞人心的未來。 人活著得有理由 讓你早上起床,想要活下去。 為什麽要活下去? 有什麼意思? 什麼激勵了你? 你愛未來的什麼? 如果我們不在外太空, 如果未來不包括身在星際間,
35:20
不身為多個星球的物種, 我會無比沮喪, 如果那不是我們的未來的話。 (掌聲) 安:人們想定位為非此即彼, 畢竟地球上有那麼多危急之事, 從氣候問題到貧窮,選問題來解決。 這看起來像是分心, 你不該思考這, 而應該去解決眼前和當下的問題。 公平地說,你在 永續能源方面已做了些。 為什麽不專注於那個呢? 馬:我想這── 我從概率的角度來看待未來。 這就像概率流的分支, 我們採取的一些行動 會影響這些概率, 會加速一件或減緩另一件。 我可能給概率流加了新的東西。 不管怎樣,永續能源是會實現的。
36:33
如果沒有特斯拉, 如果特斯拉不存在, 它也必然發生。 它是反覆循環的。 假如你沒有永續能源, 也就是你的能源不永續, 你的能源終將消耗殆盡。 經濟的規律將驅動文明 走向永續能源。 這是必然。 像特斯拉這樣的公司的基本價值 就是加快永續能源的出現, 比原本的快。 每當我思考 像特斯拉這樣的公司的 基本價值是什麼時, 我會希望 如果它能加快十年,可能多於十年, 這將是極好的事情。 我認為這就是 特斯拉的基本理想抱負。 至於成為多行星的物種 和有能力探索太空文明, 並不是必然的。 認知這不是必然的,相當重要。 我認為使用永續能源的未來 基本上是不可避免的,
37:39
但有能力探索太空的文明絕非必然。 回顧太空進展, 1969 年,我們能把人類送上月球。 是 1969 年啊。 後來有了太空梭, 太空梭只能把人送到近地軌道。 接著太空梭退了下來, 美國再也沒能送人上軌道。 那就是趨勢, 像是化為烏有的趨勢。 人們誤以為技術會自動提升。 但技術不會自動提升, 只有許多人戮力改善才使它變好, 而且我認為 事實上技術本身會退化。 我們來看看古埃及文明, 從前他們能建金字塔, 但忘了怎麽建。 還有古羅馬人造了 令人難以置信的水渠; 他們也不記得怎麽造。 安:伊隆,聼你說起來,似乎…… 看著你所做的不同的事情, 你對這一切都有獨特的雙重動機,
38:47
我覺得很有意思。 一方面是為了全人類的長遠利益, 另一方面是渴望 做一些令人興奮的事情。 彷彿你需要一樣來驅動另一樣。 用特斯拉,因你要有永續能源, 所以造出這麽勁爆的車子 來實現你的目標。 而為要實現太陽能, 於是需要這些漂亮的屋頂。 我們還沒講到你最新的玩意, 由於時間不夠的關係。 但你想把人類從不好的 人工智慧中解救出來。 所以你打算造出超炫酷的腦機介面 讓人類擁有無限的記憶、 心靈感應等等。 還有移民火星,就像你所說的, 是的,我們要拯救人類。 得有個備選計劃。 當然還要激勵人性, 這也算是一種激勵的方式。 馬:我想美和靈感的價值 被嚴重低估了, 毫無疑問。 但我想釐清一點:
39:54
我可不想做任何人的救星。 那不是── 我只想展望未來 而不傷感。 (掌聲) 安:說的真好。 我想在場所有人都同意 那不── 這些都不是必然會發生的。 事實上,在你的心目中的夢想, 夢想著別人想都不敢想的夢想, 或者說沒人有能力想到的夢想, 達到如你這般複雜的程度。 伊隆 • 馬斯克, 你那麼做實在了不起。 感謝你幫助我們所有人夢想得更大。 馬:如果哪天我真要瘋了, 你會告訴我,對吧? (笑聲) 安:謝謝伊隆 • 馬斯克,太棒了。 這真是太棒了。 (掌聲)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