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10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10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736

Number of words: 830

Number of symbols: 5057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2:21
阿絮 你这杀孽也太重了吧 怎么每次见到你 不是杀人就是埋尸的 江湖风波恶 人间行路难 你们安心地去吧 安吉四贤 你们泉下有知 下回做人 别太实在了 交朋友也得擦亮眼睛 虽说这死亦何苦吧 你们这死得委实有点冤 你说世人作法自毙 是咎由自取 我姑且不与你争 但这安吉四贤 委实不能算坏人 如今遭受这无妄之灾 一并殒命 温客行 你开心吗 觉得心里畅快吗 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 坏人 是 他们不算是坏人 但是周首领 你敢说你平生所杀的便都是坏人 好得很 但是周首领 你敢说你平生所杀的便都是坏人 叔叔 叔叔 我还以为他真是我的知己 平生所为 你我这样的人 平生岂堪一问 罢了 是我错了 好看吗 好看 可是公子 这琉璃怎么是碎的呀
06:29
岂不可惜啊 大都好物不坚牢 彩云易散琉璃碎 公子 今晚谁能陪我满饮此壶 一壶换一颗金珠 我来 我来 我来 我来 给我倒一杯 这么说 温兄是在行善积德 地狱不空 誓不成佛 有光的地方就有暗 最凶最厉的鬼 往往披着人皮 隐藏在茫茫人海之中 我来到此地 就是为了揭穿他们的画皮 让他们灰飞烟灭 阿絮 你说这算不算行善积德 地狱不空 誓不成佛 世上无难事 庸人自扰之 小二 拿酒来 酒 公子 我实在是喝不下了 我的头好晕啊 你可曾试过 有一样东西
09:27
你本来很想要的 却不见了 你满心以为再也找不见了 多年之后 却又再次出现 那不是件好事吗 失而复得 可时过境迁 你已经再要不起那样东西了 五弟 抓到封晓峰了 对不住 大哥 这次让他给跑了 不过大哥放心 英雄大会结束以后 我一定会抓住这个妖人 给安吉四贤报仇 安吉四贤的后事办得如何 大哥 都按您的意思办了 就等安吉四贤的亲眷弟子 前来扶灵返乡了 不过 那天我到仁义坊的时候 发现地上 有一个挖了一半的坟墓 不知是何人所为 难不成 是丐帮 你想多了 就是 姓黄的老狐狸 根本就没安好心 我看他从一开始 就打上琉璃甲的主意了 自从鬼谷那两句鬼话出来 江湖 那两句话不是鬼谷所为 大哥 那此话怎讲 彩云散 琉璃碎 青崖山鬼谁与悲
11:26
这分明就是鬼谷 要和五湖盟作对呢 二弟 你确定傲崃子 是死于鬼谷之手吗 当然 那夜我追踪傲崃子 后来追到一个 满地都是黄纸钱的地方 就给追丢了 我前脚刚回到三白山庄 后脚鬼谷就悬尸示威 这太猖狂了 五弟 那晚你不是早早就醉了 我让人送你回去了吗 难不成 你去追傲崃子 是要抢他的琉璃甲 什么叫抢 琉璃甲本来就是我五湖盟的东西 二弟 五弟 不要说了 归根结底 是傲崃子没有本事 保护好琉璃甲 如果当初他将琉璃甲 放到咱们手中 也不至于落到如此下场 不管怎么说 我觉得咱们害了人家 就是咱们的错 再说陆三弟临死 把琉璃甲交给傲崃子 我们就应该遵循他的遗愿 毕竟死者为大 怎能强人所难 用抢又如何呀 江湖 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之地 陆三哥无后而终 自然该由我们这些兄弟 来接管他的遗物和弟子 跟他傲崃一个外人有什么关系
13:10
没什么本事 还硬要管我五湖盟的事 五弟 照你这么说 你就可以大闹泰山派了吗 逼得人家出山求救 害得傲崃子客死他乡 这让江湖正道中人 如何看待我五湖盟 人又不是我杀的 咱们替他报仇便是了 师父 仁义坊那帮人 个个都没把咱们华山派放眼里啊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你说这些有什么用 速速告知门人 以后再有这种事不得参与 速来与我禀报 那天下第一大盟 和天下第一大帮派的局 你也想参加 你不要命了你 师父 何必长他人志气 灭咱们自己的威风呢 想当年咱们五岳剑派 还有什么五岳剑派 这眼下傲崃子也不在了 泰山派也完了 为师一个人 就是有天大的本事 我能撑得起这五岳剑派的门面吗 徒弟知错了 行了 还是没有天杰的消息吗 没有 师父 可是天杰有什么消息了 没有 是泰山派的师兄找您
14:51
说是 他们说什么 说是傲崃子师伯的死 可能另有隐情 他们说是五湖盟下的手 师父 那我们怎么办 说我不在 我怎么跟他们说呀 说我出去了 说我病了 说我死了 我不管你说什么 总之不见 快去 你也下去 是是是 韩英 岳阳城此刻正值多事之秋 昨日仁义坊一事 若不是天窗派出去的眼线 恰好是咱们的心腹 您此刻已经暴露了 您的伤怎么样了 您 我面目模糊地在朝堂中 沉浮了多年 如今已经去日苦多 若还要畏首畏尾地活着 那我出来干吗 庄主 七窍三秋钉是您制造的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神医谷 巫医谷 西域 天下之大总会有法子的 不如我陪您 够了 你家庄主为祸深远 老天不会让我那么便宜就死了 韩英 你何时信奉起神佛来了 以前无所求 便不信 而今有所求 便不得不信 我带你们走的这条路 注定是得不到神佛眷顾的
17:57
庄主 对于我们而言 或者是这条路 或者就是死路 多活一天都是赚的 昨夜幸得有你照顾 韩英 你我多一分交集 你便多一分危险 你好好在天窗潜伏 凡事记得明哲保身 我走了 庄主 您若是有什么烦心事 英儿若能为您分忧些许 百死无悔 我已找人将两块琉璃甲送往晋州 庄主这儿 为何又有一块 两块 我的部下在五爪灵狐方不知身上 找到两块一模一样的 十分蹊跷 不足为奇 不止这些 江湖上应该还有很多的仿制品 我说王爷图画里五块琉璃甲 各有各样 为什么会有两片琉璃甲一模一样 原来都是仿品 老温做这损人不利己之事 到底为了什么 是谁在仿制 此人其心可诛 韩英 围绕琉璃甲的争夺 只会日益恶化 你听差办事 不要深究 千万不要卷进去 庄主 若您需要
19:57
英儿愿意想尽一切办法 追回失去的那两块琉璃甲 不可 这是违逆之罪 初来天窗之时 英儿就曾发誓 一生忠于庄主 而非晋王 如今我已经是个将死之人 要这不祥之物做甚 你只需牢牢记住我的话 好好活着 便是对我最大的尽忠 随我创立天窗的八十一人 已全军覆没 我不想再听到庄主这两个字 可是 就算您的弟兄们都走了 还有 够了 许是末日将近 这些日子时常会想 如果真的有漫天神佛 轮回报应 我这沾满鲜血的手 岂不是该 在油锅里炸上千年 黄长老 咱们这次可是栽大了 你说哪个孙子干的 整一个这假的琉璃甲 把咱们当猴耍了 老太婆 你少啰唆两句 谁不窝火啊 高崇要把女儿出嫁给张成岭 下去吧 高崇这个人狠起来 上至兄弟 下至亲女儿 徒弟 他都能够当棋子
22:03
此话怎讲 他要把自己的闺女 许配给那个姓张的小兔崽子 这可真是 舍不得姑娘套不着狼啊 若是真把那姓张的小兔崽子搞定 那横竖是肉烂在锅里呀 金豆侠 湘姐姐 傻小子 有好吃的了 姐姐呢 看你练功太辛苦 给你买了坚果 正好给你滋补身子 我没事 湘姐姐 我不吃了 谢谢 为什么呀 这可是你曹大哥 给我买的沃隆坚果 可好吃了 城里最火 你知道吗 排队排得可长了 味道特别好 快来尝尝 你怎么了 你怎么回事 谁欺负你了 告诉我 姑奶奶打断他的腿 没出息的金豆侠 别哭了 不让你说话的时候一套一套的 该说的时候又不知道说 没事 你打不过人家 还不会告刁状吗 走 告他状去 湘姐姐 他们为什么那么恨我 他们说 傻小子 你要是去告状啊 高崇他们绝对 湘姑娘 你俩认识啊 是呀 小怜姐
23:52
你不知道啊 我们俩早就认识 不知高师姐有何贵干 你 你怎么回事 被谁欺负了 太过分了吧 高师姐 没人欺负我 我和贵派师兄弟练武过招 技不如人 无话可说 过什么招呀 你才来多久啊 武功都还没练好 我来得太不巧了 你俩肯定有体己话要说是吧 我先走了 这是湘姑娘送给你的吧 是沃隆坚果 师姐喜欢就拿去吧 湘姑娘对你可真好 这沃隆坚果啊 风靡岳阳城 很难买到呢 我本来还害怕你饮食上不习惯 特意找人学做了这道 岳阳特色的桂花香糕 想来这是你的家乡特色 多谢高师姐 师姐的心意成岭心领了 师姐惠赐 还是拿回去吧 成岭 是爹爹吩咐我 让我多照顾你一些 承蒙高盟主 高师姐爱护 有心了 成岭 你今日怎么都叫我高师姐 怎么这么生分 平日你不都叫我 正如高师姐所言 之前你我姐弟相称 成岭心里并无芥蒂
25:39
成岭年纪虽轻 但也不是任人摆布的牵线木偶 高盟主私自替我定下婚姻大事 成岭素不知情 福浅缘薄 恐怕无福消受 成岭弟弟 高师姐 你不用再说了 成岭有自知之明 若是我一口应下这门婚事 无异于鸠占鹊巢 落人口舌 这未免把成岭看得太轻贱了 你怎么回事 人家对你好有错吗 我知道小怜姐姐对我好 我只是 好了 好了 别这样了 金豆侠 湘姐姐 师父和温叔在哪里啊 不知道啊 你找他们干吗 怎么 在这儿住得不开心啊 我根本不是住在这里 我是被软禁在这里 四季春常在 九州事尽知 主人 有何动静 有一个大事 高崇要将他的女儿下嫁给张成岭 他也算下血本了 是啊 那个高小怜 原本和岳阳派首徒邓宽是一对 虽尚未有媒妁之约 但是人人都已经默认此事了 高崇的决定一出 私下里议论的人不少
28:07
对 那个邓宽 就是上次喜丧游戏的幸存者 他前几日刚回到岳阳派 不知为谁所伤 昏迷至今 不知为谁所伤 当时喜丧游戏时婢子在场 邓宽只不过受了一些皮外伤 应该早就好了 不至于昏迷到今日 戏院抛尸一事 可是无常鬼操办的 你和喜丧鬼知道多少 不多 有什么不妥吗 张成岭怎么说 他娶了高崇独女 也算是鲤鱼跃龙门了 那小子呀 平时看起来傻得很 这件事上 可都知道得明明白白的 那个高小怜屡屡对他示好 他都不假辞色 不过我觉得那个高崇 做得也太明显了 他这不就是等于把成岭 软禁在岳阳派内院 那里外守卫森严 他出不来 旁人也进不去 主人 成岭问我有没有办法带他出来 他挺想你们的 怎么 没怎么 我就是觉得他有一点点可怜 我的计划
29:39
你也敢指手画脚 婢子不敢 人皮披久了 便忘了自己是谁了 别忘了你是无心紫煞 人鬼殊途 你可怜他 谁可怜你 高崇把张成岭看得这般紧 必有深意 你盯紧他 一有任何异动 及时向我汇报 阿湘 你觉得我疯吗 你就不怕我哪天疯起来 把你也宰了 你疯了我也跟着你 你把我宰了 做鬼我也跟着你 既然如此 那我便一疯到底 英雄大会召开在即 大家要打起精神 不可懈怠 大哥 别太操心了 最近都挺太平的 应该不会有问题 五弟 你有所不知 江湖上看似太平 其实呢 杀机四伏 不至于 如今啊 岳阳城中聚集了天下英雄 谅鬼谷他们 也不敢再兴风作浪 人心叵测 五湖盟树大招风 想看着我们倒下的 不止鬼谷一方势力 爹爹 沈叔
32:03
女儿见爹爹和叔叔连日忧虑 特意熬了清心败火的莲子汤 好孩子 大哥 还是女儿好啊 爹爹跟叔叔不吃 一会儿给成岭送过去 爹 女儿 不想再那样了 哪样啊 爹爹 您为何问都不问女儿一句 便要把女儿许配给他 他还是个孩子 孩子自然会长大 你们俩的婚事先定下 过三年五载再完婚便是 可他不喜欢我 儿女的婚事自然由父母做主 一个女孩子家跑到爹爹面前 说这样的事情 要不要脸哪 大哥 您先别急着生气 听孩子把话说完 爹爹 您也知道女儿家要脸 我听您的命令 对成岭弟弟屡屡示好 可一再被他拒之门外 女儿扪心自问 从来没有对不住成岭弟弟的地方 我既不明白 您为何要这样对我 更不明白 成岭弟弟为何要这样对我 好了 不送就不送 一会儿我差人送过去
33:39
你先回吧 爹爹 回吧 姑娘我今天心情好 想听曲儿成不成 成 怎么不成 你说什么都成 我啊 只管付账 小姐姐 你过来一下 给我唱首曲儿吧 听什么好呢 你们是来自哪个乐坊的呀 我们姑娘是卿玉楼的 卿玉楼 好地方 相见欢 会不会 婆婆 调琴吧 相见欢 阿湘点这个曲子 难不成是在凭歌寄意吗 千巧姐 谷主召唤 你们 很好啊 本座允许青崖山 三千鬼众破誓出谷 本是为了捉拿吊死鬼那厮 夺回他偷走的琉璃甲 如今 你们连吊死鬼的一根头发 都没找到 乱七八糟的事倒是干了不少啊 你们操办了三桩喜丧 绝了丹阳派的后 灭了镜湖派的门 杀了泰山派掌门 还公然抛尸挑衅五湖盟 短短三个月 便将鬼谷和五湖盟 维系了二十年的平静毁于一旦
36:19
很好 很好啊 谷主恕罪 你们以为我是在反讽吗 我是在夸你们呢 虽然这三个月正事没做 但我们是恶鬼呀 身为恶鬼 祸乱人间正是本职 何罪之有 你们干得漂亮 我还要论功行赏呢 起来 我说 都起来 论功吧 喜丧鬼 这几场喜丧好玩吗 本座出的主意不错吧 看这群假仁假义的东西 撕破脸皮 像疯狗一样自相残杀 是不是比手刃他们还痛快 谷主英明 丹阳派藏污纳垢 陆太冲功不可没 你杀光丹阳派嫡传弟子无妨 却把陆太冲气死了 这人本座本要留着慢慢炮制他的 失策 这算是你的过失 本座便不赏也不罚你 你可心服 心服 那便来论第二桩功了 镜湖剑派一夜灭门 干得漂亮
38:29
是谁干的好事啊 不在这里 那便只有长舌鬼了 无常鬼 你的手下何在啊 启禀谷主 自出谷以来 长舌鬼便不再听属下号令啊 无常认为长舌鬼已经叛变 至于镜湖门派灭门一事 的确应该是长舌鬼所为 无常无力管辖属下 还请谷主赐我无能之罪 长舌鬼不服你管了 那也不算什么 鬼谷的规矩历来都是弱肉强食 能者为之 他要是有本事宰了你 本座便提他做十大恶鬼之首 你们要是有本事宰了我 我做鬼都佩服你们 属下不敢 不敢 好笑啊 青崖山一众恶鬼 一年三百六十五日 哪一日不是打着你死我活的主意 本座今日要是负伤在此 你们敢说不会一刀了结了我 取而代之 是吗 白无常 属下不敢
40:13
属下不敢 属下不敢啊 谷 谷主 属下不敢 属下不敢 起来 没事啊 别怕 谷主 谷主 谷主 手下留情啊 谷主 无常鬼 他是你的人 你觉得他该死吗 他不该死 他不该死 谷主息怒 谷主息怒 现在鬼谷正是用人之际 望谷主 你说得对 鬼谷正值用人之际 江湖中 那么多蝎子王八杂鱼烂虾 本座也想用 可是我是鬼谷谷主啊 唯有鬼 才能为我所用 不是吗 黑无常 谷主说得对 黑无常 本座无缘无故 便把你的好兄弟送去做了鬼 你心里可有怨恨哪 谷主杀得好 无趣 来吧 咱们暂且来论你的功 无常鬼 抛尸岳阳城的计策 可是你想的 可有他人协助啊 属下也是安排下边人去办的 具体什么情况 我也想不太清楚了 应该没有外人协助
42:40
你派谁操办此事啊 白无常 安排得好 无常鬼 你安排得太好了 白无常办事不力 死有余辜啊 谷主替属下清理门户 杀得好啊 杀得好 那泰山派掌门 又是被何人所杀啊 开心鬼 他的脸上 可是留着你的记号 谷主 不 不是我 这 这是有人栽赃 如果是我老开心做的 我绝对不会不认的 很好笑吗 谷主 我这是老毛病 这这 内息出茬 不笑说不出话 谷主开恩 是很好笑啊 看你们吓破胆的样子 自然是好笑 不过也就好笑那么片刻 得找点别的乐子了 过两天便是正道狗的群狗大会 来来来 畅所欲言 我们得想个刁钻的法子
44:35
让五湖盟幸存的 那三头老狗的面子摔个稀碎 拼都拼不起来 那才叫好笑呢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