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加长版】论伊斯兰国(伊斯兰国是何起源?/ 伊斯兰国如何渗透塔利班?/ 伊斯兰国未来几年会蒸蒸日上?)| 刘仲敬访谈第155集

【免费加长版】论伊斯兰国(伊斯兰国是何起源?/ 伊斯兰国如何渗透塔利班?/ 伊斯兰国未来几年会蒸蒸日上?)| 刘仲敬访谈第155集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ZH-HANT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234

Number of words: 244

Number of symbols: 13891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0:00
整理&字幕:三馬兄 主持人:今天想要問一下關於伊斯蘭國(ISIS)的事情。在我們上上星期談完塔利班和阿富汗的局勢之後,在8月26日發生了一起爆炸事件。 讓我引述一則新聞:極端組織呼羅珊伊斯蘭國(ISIS-K)26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機場外發動自殺炸彈恐攻,造成至少170人死亡,其中包含13名美軍,美國總統拜登誓言報覆。 美軍在當地時間28日以無人機報覆攻擊ISIS-K一處據點,據說已經成功擊斃目標,沒有平民喪生。 這起爆炸讓ISIS又躍上了全球媒體和觀眾的目光,也引來了對美國是否能安全撤退和對拜登政府撤軍的各種批評。 今天想請您跟我們談一下ISIS這個組織的歷史和脈絡,以及在未來中亞、中東甚至非洲的亂局之中ISIS會扮演什麽樣的角色。
01:32
劉仲敬:最初的伊斯蘭國是兩種成分的結合,就是地方性的部落聯盟和全球性或普世性的伊斯蘭教法學家會議的結合,是第二次伊拉克戰爭造成的結果。 它的第一個成分,部落聯盟,就是薩達姆政權垮台以後受制於庫爾德人和什葉派的、伊拉克中部和西部的遜尼派各部落和地方長老的聯盟, 在阿拉伯傳統當中稱之為“香氣者的誓言”(Hilf al-Mutayyabin)。“香氣者的誓言”締造的這個聯盟是只針對本地的。 這里面所謂的部落,我們要注意,並不是傳統印象中亞伯拉罕時代在沙漠上或草原上從事畜牧業、經常跟城里人打仗的那些貝都因遊牧部落或者其他什麽部落。
02:35
伊拉克所謂的部落是一種法團,是一種法律身份,並不代表部落成員是在從事畜牧業或者任何其他的事業。大多數部落成員,其實就是祖祖輩輩都居住在城市里面的城市居民。 之所以是部落,是因為部落是一個法律上的虛擬,它代表著比費拉和治國專家術管理下的編戶齊民更高的法律身份。 當然,我這種說法是極度簡化的,真實的情況比這要覆雜得多,但是大體上就是這樣三類。 它是伊斯蘭教征服的產物,伊斯蘭教征服的時候要面臨著兩類居民:第一是拜占庭帝國統治下的以東方基督徒為主的費拉人口; 第二是伊朗薩珊帝國統治下的包括半獨立和近乎獨立的封建領地、藩屬國和皇家城市的編戶齊民人口,由伊朗治國專家術學者官僚治理的人口。
03:50
這兩類人口和阿拉伯人征服帶去的原有的以穆斯林為主、但是其實也包括少量的基督徒在內的部落人口,擁有不同的政治傳統和不同的習慣的治理方式。 因此,最初的伊斯蘭教諸帝國以因俗而治的方式把他們的傳統以沙里亞的形式予以合法化,並延續下來。 雖然以後經過很多覆雜的演變,但是我們可以大體上說,部落在早期沙里亞法的政治傳統中代表自由人和近乎統治者後備軍的地位。 他們並不像是漢語世界當中,所謂的部落代表的好像是原始野蠻窮困落後人口那種意思。恰好相反,部落基本是自由人。 他們是以家長制的原則自己統治自己的。換句話說,部落酋長對他理論上的屬民享有家長制的權力。
04:51
這個權力就像是一個家族的老太爺對自己侄孫的權力一樣,不是專制的。雖然晚輩和旁支必須敬重長輩的權威,但是長輩對晚輩顯然並不是毫無主動權的被統治者。 部落是有自己的軍事傳統的。沙里亞法是默認,所有的部落男子都等於預備役軍人,享有軍事特權,因此部落的法律身份甚高。帝國需要部落的政治支持。 而被編列為部落成員,在政治上的地位就很高,意味著哈里發帝國的各省總督必須從他們當中產生,或者至少由他們派出的代表產生,並依仗他們為主要兵源。 他們是準統治者,他們自己的部落有自己的可以追溯到伊斯蘭教以前(至少可以追溯到伊斯蘭教創教時期)的法律傳統,這個法律傳統是不受帝國更叠的影響的。
06:06
不同部落在伊斯蘭教產生以前,像西西里的各家族一樣,經常是互為仇敵的。而伊斯蘭教創立時抱有一種普世博愛精神的理想,全天下穆斯林都是兄弟。照明清帝國回民的說法,叫做教門無隔夜之仇。 但是實際上,各部落之間的仇恨和各部落傳統一樣延續下來,使得初期哈里發帝國的各省總督府都變成了各部落形成的各黨派血腥鬥爭的場所。 在歐洲人看來無疑是專制君主的哈里發,對各省總督府不斷爆發的流血政變通常是束手無策的。 中央政權,比如說大馬士革中央政權,因為對爭奪總督府的各部落黨派處理失當而激起軍事叛變,是伍麥葉哈里發帝國滅亡的主要原因,也是直接原因。
07:19
後來遷到西班牙的二代伍麥葉王朝,以及東方的阿拔斯王朝,也從來沒有擺脫這些危險的鬥爭。 基督徒人口是典型的費拉人口,他們在拜占庭統治之下喪失了古希臘羅馬傳統的政治自由,是被皇帝統治的人。 但是他們自己的主教和教會長老至少在民法和財產權方面是教民們的統治者,是無需過問皇帝的意見的。 宗教法典主要處理的就是婚姻和家庭的問題,而婚姻和家庭的問題不可避免地關涉到嫁妝、繼承權和財產方面的問題。 拜占庭帝國的法律傳統是認為,皇帝其實是對臣民有絕對權力的。並不像是早期的羅馬帝國和希臘諸共和國那樣,統治者的權力基本上是沒有的。 但是只有一個障礙,就是涉及宗教方面,教會法典和教會規定的民事權利是任何皇帝都無法動搖的。
08:27
這一點其實是博弈的結果,也是基督教在晚期羅馬帝國壯大的一個重要原因。 大多數臣民被軍閥出身的、軍團選舉出來的皇帝所統治,而軍閥支持的皇帝對包括元老院議員在內的臣民的人身和財產,根據軍事緊急的理由,肆無忌憚地予以侵犯; 只有虔誠的、不怕死的、隨時準備殉教的基督徒和基督教會,才能對他構成一道微弱的屏障。 早期基督教會的基本理論是,一切都是屬於皇帝的,包括主教本人的性命在內;但是窮人的財產,也就是教會留下來救濟窮人的財產,是寧死也不能動的。 同時,神聖婚姻的原則因為關系到上帝見證的原則,是不能因為政治上的理由而隨意動搖的。 你可以想象,孤苦無依、在皇帝的淫威面前毫無抵抗力的人民必然會感到,只有教會才能對他們提供一些保護,因此教會就迅速壯大起來。
09:38
最後皇帝也變成了理論上的基督徒,他的專制權力並不因此稍減,但是基督教會統治下的普通基督徒又一次感到, 在希臘羅馬共和城邦淪亡以後,他們和皇帝的專制政權之間又有了一道安全的堤壩,這道堤壩就是教會。 在希臘羅馬共和城邦滅亡和基督教會興起的這段中間時間,可憐的人民是既沒有城邦的保護又沒有教會的保護,是處在任人宰割的狀態,因此他們大量地投奔教會。 但是,東方諸正統教會的權力是沒有武裝的權力。他們跟帝國的關系就是普通人民跟軍閥的關系,因為晚期帝國的皇帝就是軍閥產生出來的。 他們通過基督教化,獲得了抵抗軍閥的一點依據,但是這個依據當中不包括武裝部隊的權力。 羅馬帝國後期的暴政主要是軍閥需要錢來養兵的結果,因此需要掠奪人民。 教會的主要作用就是,以救濟窮人為理由,保存了教會財產,而過去希臘羅馬城邦的那些元老、富商和資產階級的財產已經被軍閥搶得幹幹凈凈了。
10:51
但是,教會(也就是穆斯林諸帝國眼中的費拉順民)沒有自己的軍隊,而作為征服者的伊斯蘭教諸帝國的部落是有自己的軍隊的。 這些軍隊打起來的時候,在特殊情況之下,甚至連哈里發也敢殺。一般的各省總督,殺起來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因此,他們不怎麽瞧得起那些沒有武裝的敘利亞埃及基督徒。 但是他們根據先知穆罕默德創立的先例和以後的實踐,也承認基督教徒社會像他們在拜占庭時代一樣,有權根據自己的教法管理自己。 他們原先是沒有武裝的,依靠皇帝來保護自己,現在依靠穆斯林皇帝代替拜占庭皇帝來保護自己。 交一筆人丁稅,人丁稅的用處是給穆斯林戰士養兵和提供福利。換句話說,交了保護費以後,關於民事方面的事情就不管了。 在伊斯蘭教的體系當中,伊朗的各種宗教,由《阿維斯陀》產生出來的祆教、摩尼教諸如此類的各種東方宗教,沒有猶太教和基督教的那種地位。
12:05
伊斯蘭教最初創教的時候,阿拉伯半島正處在東羅馬帝國和埃塞俄比亞帝國的聯盟跟薩珊波斯帝國聯盟爭奪的階段。也門這個地方就被埃塞俄比亞人和波斯人反覆爭奪了好幾次。 穆罕默德本人跟敘利亞的基督徒有一定的聯系,他們家族中的幾個長輩都是在敘利亞經商的,所以他感情上比較傾向於羅馬。 在他還沒有在麥地那掌握政權以前,他曾經跟他的粉絲討論過羅馬人和伊朗人的戰爭問題。 把這些留在古蘭經中的記錄(Quran 30: 2-4)翻譯成政治語言,大體上就是,羅馬人和波斯人在打仗,介於兩者之間的弱小的各阿拉伯小邦就有很多賢人紛紛預測和觀察誰贏誰輸。 穆罕默德本人是說羅馬人會贏的。後來羅馬人打了敗仗,有很多粉絲都動搖了,但是穆罕默德本人毫不動搖,他說羅馬人一定會打回來。
13:11
後來羅馬人果然打回來了,打敗了波斯人。因此,不僅他原來的粉絲對穆罕默德更加佩服,還有很多原來不是他的粉絲的人也覺得他確實很有一套。那時候他還沒有在麥地那建立政權。 從這也可以看出,早期伊斯蘭教在當時的政治鬥爭當中是一個親羅馬的政黨。 他們在本地像所有的新興宗教一樣遭到排斥的時候,是跑到羅馬的盟友——基督教的埃塞俄比亞去避難的。 他們認為羅馬和埃塞俄比亞的一神教跟伊斯蘭教比較接近,而東方的宗教則比較偏遠。 因此,伊斯蘭教最初的保護有經人的政策主要是針對猶太人和基督徒的。 穆罕默德也曾經遊說過阿拉伯半島的一些猶太部落支持他,但是那些猶太部落不肯支持。 我們要注意,阿拉伯半島的猶太部落並不是、或者多半不是所羅門時代的猶太人。 而是猶太王國政權早已解體以後,阿拉伯半島土生的部落在羅馬帝國時代選擇宗教的時候認為猶太教的教法對他們很合適,所以就像可薩汗國的可汗們一樣變成了猶太人。
14:28
變成猶太人,僅僅意味著他們的部落皈依了猶太教、從而得到了猶太教教法這個比原來的習慣法更加高級的統治工具和社會管理工具,並不意味著他們是所羅門時代的猶太人。 所羅門時代的猶太人在被流散以後,倒是有可能有一部分放棄了猶太教,因此也不再被認為是猶太人了。 無論如何,猶太人和基督徒的自治權是有保障的。但他們是費拉,在軍事方面要接受穆斯林部落的保護。 而伊朗治國專家術,比如說像內沙布爾這樣的皇家城市,跟安息帝國時代的希臘自治城市相比,那就是皇帝的公寓了。 它是皇帝從四方擄掠或征發的能工巧匠、商人或者其他市民拼湊起來的,彼此之間沒有傳統的聯系。除了皇帝給他們的權力以外,他們沒有別的權力。 而過去的安息帝國和後來的外伊朗各諸侯結盟的希臘城邦,像安條克和塞琉西亞這些希臘城邦,
15:38
它們是由希臘化人口組成的、由自己的元老院統治的、多半是寡頭制的共和城邦,跟安息帝國和薩珊帝國的皇帝是聯盟關系。 皇帝希望加強自己的權力的時候,他就建立皇家城市。皇家城市是由跟東漢儒生非常相似的伊朗治國專家術的學者代替皇帝治理的。 因此,他們就像是東漢太守那樣,你是儒家學者,你從鄭家或者馬家那里學到一些五經的學問,這些學問教你怎樣判案,怎樣治理人民,然後皇帝任命你為太守。 當然,這樣的太守是更加依附於伊朗皇帝的,而部落人口或者城邦人口的自治權是很強的。 這些治國專家術治理下的人口,至少在阿拉伯穆斯林看來,是比主教治理的敘利亞基督教人口更低一級。 從宗教上講,他們不是有經人,因為多神教或者非猶太基督教的經典在限制比較嚴格的解釋當中不算是經;第二,他們也不像是拜占庭帝國的基督教臣民那樣有主教和教法作為屏障。
16:56
伊朗治國專家術的學術跟儒家的學術一樣,是治國平天下的學術。不像是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教法那樣,主要是教民們婚姻和財產之類的東西。因此,它沒有民法的成分。 沒有民法的成分就是說,它保護臣民抵抗專制權力的屏障作用,比起擁有教法和自己的婚姻法、民法的基督教會和伊斯蘭教的傳統來講是更弱的。因此,他們在帝國的社會地位更低一些。 我們要注意,這個社會地位更低,並不像是蒙古人的四等人制度那樣是法律上規定得更低。其實,蒙古人的四等人制度也是一個習慣法的問題。 蒙古帝國並沒有正式制定 “南人比漢人賤,漢人比色目人賤”的政策,只不過實際上你的自治程度比較低,所以就事實上處在比較賤的地位。 並非是帝國真的有這個政策,而是使用習慣法的結果是,你的依賴官吏的人民比自治的部落酋長產生出來的人民實際上就是要賤一些。
18:00
因此,在伊拉克被穆斯林控制以後開始建立原來羅馬人和波斯人沒有的新城市(比如說庫法和巴格達)的時候,新城市人口的法律身份是什麽,就是一件有關系的事情。 如果你的法律身份是部落成員,那麽庫法的總督跟你的關系就是一種虛擬的法律上的表親關系。 假如說你把自己登記成為哈立德部落(Bani Khalid)的人,那麽你跟現任的總督就是擁有十八代以前哈立德部落的共同祖先的遠房堂表兄弟。 你見到了總督,就像是範進這樣有功名的舉人見了知縣老爺一樣,是平起平坐的。作一下揖,說一聲老公祖別來無恙,我們都是士大夫階級。 普通臣民,哪怕是發了財的大商人,見了縣官老爺只有撲通一聲跪下,說一聲大老爺;而秀才舉人就只作一下揖,不用下跪,說一聲老公祖。
19:14
你如果是登記好了的部落成員,那麽你見到總督就是平起平坐。你不是被征服者,你是統治者的一員。 但是這也是有危險的事情。如果來的人不是哈立德家族的人,而是納法爾家族(Banu Nawfal)的人,而納法爾家族的祖先在十八代以前跟哈立德家族是仇人, 你把自己登記為哈立德部落的人,那麽總督不分青紅皂白,就認為你是他的政敵。 你就是那個將來可能發動政變、帶著一幫打手沖進我的臥室的人,像當年那些暴徒們把奧斯曼哈里發本人都活活砍死一樣,把我殺死在我的臥室里面。 我難道不能夠先下手為強,先派出一幫刺客把你小子給幹掉嗎? 或者說,本來先來的是哈立德家族的總督,你老人家趨炎附勢,就決定說是,TMD,我把自己登記成為順民有什麽好處,我登記我是哈立德家族的人,因此我就是總督的遠房親戚。 總督雖然從來不認識我是誰,但是只要我把自己登記成為他家族的人,他就可以想到,將來納法爾家族跟我打架的時候,我可以把這小子叫去當我自己的護衛隊長,跟他們對打。
20:22
這小子就是我潛在的黨派成員和家丁。他登記成為我家族的人,就是準備當我的黨派成員了。小子,有你的,我給你發一份俸祿,給你各式各樣的好處。 但是如果下一任總督真的變成納法爾家族的人,那你就等於是承擔了要跟納法爾家族的人武鬥的義務,甚至要被他們殺死或者流亡。 統治者的權力不是白給的,也就要包括被殺或者被迫流亡的心理準備和相應損失在內。 如果你登記為順民,比如說登記為基督教東方教會的順民,那麽這些事情跟你沒關系。 哪個家族的人來當總督,我老人家不都是交保護費嗎?我平平安安過日子不好嗎?貪圖統治者的好處,被人殺來殺去有什麽好處?所以這就涉及個人選擇的問題了。 像庫法和巴格達這樣的新城市的居民,老實說,大多數都是來歷不明的。 屬於伊斯蘭教征服時期各部落的人口其實是極少的,屬於原先基督教會的費拉順民或者治國專家術統治下的編戶齊民的人口也不占多數。
21:27
你把自己登記成為哪一類,就意味著你有什麽樣的政治身份。更接近統治者的身份就是部落身份,但是這也意味著更大的危險,人頭落地的危險更大。 登記為費拉順民,你就要安全很多,但是你也要為基督教會或者類似的東方各教會盡相應的義務。 如果登記成為編戶齊民,你是最省心的,但是你的子孫後代的地位也最低,你可以被隨隨便便像降虜一樣使喚。皇帝一聲令下,你給我跑到印度的某一個城市去,你就非去不可。編戶齊民就是這麽來的。 但是如果你是費拉順民的話,皇帝不能夠命令埃及的科普特教會跟著編戶齊民到埃塞俄比亞去戍邊的。這不是皇帝的傳統權力,他只能問你收保護費。猶太人和基督徒順民有這個權力。 作為統治者,你絕對不敢對部落成員這麽做,部落成員是有自己的私家軍隊和部落軍隊的。但是在政治鬥爭的情況下,部落成員可能會連同自己的私家軍隊和部落軍隊統統被斬草除根。
22:29
那時候,你就可能像是二十四史上的小皇帝一樣痛哭,生生世世不願意生在帝王之家,為什麽我的祖爺爺的祖爺爺非要把我登記成為部落呢? 這就是部落人口。一個人變成部落人口,就像現在歸化為美國公民一樣,是一個政治選擇。你不需要真的祖先是某一個阿拉伯部落的成員,你只需要歸化就可以了。 用養子或者義子的方式,就可以使自己歸化為該部落的成員。至少是三代人以後的權力,跟血統一樣的真正的孫子是相同的。 你真正的問題就是,比如說當了美國公民,你的孫子肯定要當兵,也許他就在黎巴嫩或者喀布爾被人炸死了。 你如果選擇一輩子拿綠卡的話,那麽你是不需要盡這個義務的。但是,你不當美國兵,你也就選不了美國總統。你自己看,天下沒有白占便宜的事情。 第一次部落登記就是在伊斯蘭教征服以後重建伊拉克的時候,第二次部落登記是在蒙古人從伊拉克撤退以後、各軍閥蘇丹政權和伊朗帝國重新統治伊拉克的時候,這時又有一大批人口登記為部落。
23:44
你如果看他們的家譜,一般來說他們的家譜都會追溯到穆罕默德時代,我們家的祖輩是先知當年在麥地那的某某某朋友或者門徒。 但是,這些家譜基本上是為自己尋找法律身份的登記。它真實的成員大概就是,蒙古人撤退以後,不知道原來是什麽人的人願意選擇把自己登記為部落的成員。 所以在英國人扶持的哈希姆伊拉克王國建立的時候,部落人口給國王和他的歐洲裝備的北洋軍制造了極大的麻煩。 這不是因為他們的血統問題,也不是因為他們真是先知穆罕默德朋友的後裔的問題,就是因為他們的法律特權大,他們手里面有槍。 而照伊拉克國王的看法,老子我只有十萬英國裝備的士兵,各部落擁有的私家軍隊比我的伊拉克皇家軍隊武器好、人數多,我拿他們怎麽辦呢?如果是費拉順民或者編戶齊民,這個問題就不存在。 這就是所謂的部落人口。所以每一次政治動亂的時候,部落人口是首當其沖的。
24:52
政治動亂意味著,你可能原先受擠壓,一躍而地位飛升,變成統治者或者統治者的後備軍;也有可能喀嚓一下人頭落地,或者全家不得不逃亡到外國去。因此,部落人口意味著你的政治敏感性比較高。 當然,在伊拉克薩達姆政權倒台以後,就涉及到薩達姆的軍隊被解散以後他的三親六戚(包括伊拉克國防軍)統統流落江湖, 什葉派和庫爾德人的地位急劇提高,遜尼派各部落(當然這些部落大部分是城里人,並不是遊牧民族)的政治地位急劇下降。 因此,他們就按照阿拉伯和伊斯蘭教的傳統,進行“香氣者的誓言”。 像傳說中陳家洛的紅花會一樣,滿韃子進京了,我們怎麽辦?天地會開一個香堂,各部落的長老們一起聚會,焚香立誓,在萬惡的庫爾德人和萬惡的什葉派面前,我們自己保衛自己。
25:55
這個“香氣者的誓言”的聯盟,是伊斯蘭國的基本盤A。 基本盤B是普世聯盟。這個普世聯盟的起源,也是時間差不多類似的時候成立的聖戰者伊斯蘭議會,或者叫做聖戰者舒拉。 我把舒拉(Shura)譯成伊斯蘭議會,是因為它有一點協商議會的味道。但是我們要注意,它跟西方的源於封建制下各等級會議的議會是不一樣的。 封建制度下,比如說英國的議會,那是貴族、主教和資產階級各自出一些代表。資產階級的自治城市,一個城市出兩名代表;封建貴族,爵爺本人或者他的兒子來當代表;教會就是某某某主教來當代表。 他們共同討論王國的政務,他們之間討論的結果就是要簽署封建契約。換句話說,封建國會是一個造法系統,它是有直接的立法權的,他們簽署的各等級之間的條約就是法律本身。
27:00
伊斯蘭教的舒拉議事會不大像是中世紀產生出來的近代國會起源的各等級會議,而比較接近於羅馬帝國時期早期天主教會的賢哲意見一致的協商會議。 我們可以假定,早期天主教會普世大公教會的教會組織,跟後來產生伊拉克和阿拉伯各地伊斯蘭教學者會議和賢哲會議的那個文化土壤是彼此互通的。 所以,首先興起於帝國東部(特別是敘利亞一帶)的基督教會,以及後來也是以敘利亞和中東為主要基地的伊斯蘭教教會,可能來自於比它們更早的一個共同的文化傳統。 協商會議不是正式選舉出代表——比如說某一個自治城市選舉出兩名代表到英國下議院去,而是由地方長老推薦產生的知名學者組成的。
28:09
他們跟其他各地和各教會派來的學者構成的賢哲會議,是本著“聖賢所見略同”的原則的。 這就是像最古老的《七十士譯本》聖經那樣。為什麽我們認為這個聖經的翻譯很正確呢?因為七十個學者各自獨立地進行工作,結果翻譯出來意見一致。 那麽沒有問題,這肯定是上帝給了他們足夠的啟示,使他們意見一致。早期的天主教會的各主教會議也講究的是全票通過。 如果封建議會也講究全票通過的話,那就像是波蘭議會那樣的自由否決權,英格蘭王國非得像波蘭王國一樣解體不可。所以,英國國會和法國三級會議之類的封建議會都搞的是多數決。 而選舉羅馬教皇的紅衣主教會議講究的是全體一致,這是早期普世教會留下來的原則。 為什麽你們能全體一致呢?你們禱告以後尋求上帝的啟示,最後如果你們的意見分歧,就說明你們說出的意見全部或者部分是你們私人的意見,而不是上帝的意見。
29:23
上帝只有一個,真主唯一。如果你們的意見百分之百純潔,不包括任何私人意見和人類固有的謬誤,那麽你們說出來的話應該是一模一樣才對。 如果你們說出來的話竟然一模一樣,那就說明你們得到了上帝的保佑,協商會議得出來的意見是很接近於上帝的意志的。 如果你們的意見各不相同,哪怕是里根總統得到了四分之三的選票,蒙代爾候選人只得到了四分之一的選票,按照封建國會的規矩應該可以通過了, 但是這不行,四分之一的意見不一致,說明四分之三的多數得出的意見並不完全是上帝的意志。 如果真是上帝的意志的話,大家應該意見一致。因此大家應該回去再禱告禱告,再討論討論,直到討論到意見一致為止。 聖賢所見略同,是宗教上正確的一個證據。如果意見不同的話,那就說明你們摻雜了很多私人意見。 伊斯蘭議會跟基督教各主教會議一樣,是各地選派出來的教法學家或者德高望重的長老組成的會議。他們的決議是要通過協商產生的,而不是通過投票產生的。
30:38
因此,他們產生的決議,按照現代法律的術語來說,不是直接的法律,而是憲法審查指導意見。 封建國會通過的決議就是各等級簽署的一份合同,這份合同是要執行的。某某城市答應給國王多少補助金,比如說二百馬克,那麽絕對不是二百五十馬克或者一百五十馬克。 但是賢哲會議和主教會議對東羅馬帝國皇帝和基督教教民做出的意見,或者是伊斯蘭教舒拉協商會議做出的意見,那就不是這麽具體的東西。 它不會告訴某一個部落或者某一個沙里亞教法學家團體,你應該出二百第納爾給哈里發充當軍費。 它只能說,經過我們討論以後,我們認為哈里發穆阿維葉是一個虔誠的穆斯林,而他決定出征拜占庭皇帝的決策是值得我們穆民們讚許的。 這並不能夠直接導出大馬士革的某某團體應該給多少錢的問題,但是它給出了一個憲法指導性意見。
31:43
就是說,這場戰爭是合法的戰爭,我們虔誠的穆斯林沒有理由不支持他。具體應該怎麽支持,那是各沙里亞法團體自己的事情。 這兩者的區別就是具體的法律和憲法指導性意見的差別。 但是無論如何,伊斯蘭教統治者通常是需要伊斯蘭協商會議來證明他自己統治的合法性的。否則的話,總會有人說他不是虔誠的穆斯林,引起各種不好的、危及王朝正統性的反應。 所以,土耳其蘇丹就有一個教法學家委員會產生出來的宗教法官委員會。這個法官委員會在土耳其蘇丹面前是代表穆斯林人民的,它可以否決土耳其蘇丹的很多重要決議。 在沒有國會的東方穆斯林國家,這個教法學家組成的會議經常是人民權力和抑制統治者橫征暴斂的一道保障。 這個教法學家會議,聖戰者舒拉,是伊斯蘭國的第二個來源。 它的成員包括基地組織在伊拉克的分支和一些埃及人、敘利亞人諸如此類的組織,所以有些人認為早期伊斯蘭國是基地組織的分支。
32:58
但是這個說法是不對的,其實只是聖戰者伊斯蘭議會的一部分是基地組織的分支,而他們的重要性在隨後的發展中迅速降低了。 這兩個組織,我們可以說主要是世俗的、各部落長老的、有點像天地會這樣的“香氣者的誓言”聯盟, 以及宗教性比較強、普世性比較強、而不是伊拉克地方性比較強的聖戰者伊斯蘭議會,聯合起來建立了早期的伊斯蘭國。 軍事人員,因為他們招募了大批薩達姆政權後來被什葉派政權解散的遜尼派士兵,所以最初的伊拉克色彩還是相當強的。 但是宗教這一方面,它就是強烈普世性的,埃及人、阿富汗人和各地的人都有。 這兩部分協商的結果,合並產生出了最初的沙姆伊斯蘭國。後來野心更大的巴格達迪做了哈里發以後,就把沙姆這個詞取消了,因為伊斯蘭國或者哈里發國是一個普世政權。
34:05
哈里發是全世界穆斯林的領袖,而全世界穆斯林組成的這個共同體烏瑪,是全世界基督徒、猶太人和其他被征服者天然的統治者。 換句話說,伊斯蘭國是一個世界革命政權,就像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一樣。它是俄羅斯蘇維埃共和國嗎?它不是。它是全世界無產階級的共和國,它的統治權應該是全世界的。 在世界革命以後,法蘭西蘇維埃共和國和英格蘭蘇維埃共和國也應該加入蘇聯。蘇聯不應該是俄羅斯的繼承者,而是全世界的合法統治者。因此,它一開始就是一個世界革命政權。 如果它只繼承俄羅斯的話,那就不會跟歐洲對抗了。但是它有合法權利在德國和英國發動革命,把你們統統加入到蘇聯內。因此,它就變成了國際和世界革命政權。 這個跟塔利班的埃米爾國不一樣,埃米爾國是諸侯的意思。阿富汗埃米爾國的合法權力不會超出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範圍。伊朗人或者印度人是什麽政權,這是埃米爾不能管的。
35:10
即使在哈里發帝國統一全世界的黃金時代,肯定也是印度有印度的埃米爾,伊拉克有伊拉克的埃米爾,只不過是各埃米爾都要服從巴格達或者大馬士革的哈里發而已。 哈里發管全世界,埃米爾只管一個總督轄區,只是一個諸侯國。哈里發權力衰落或者沒有哈里發的時候,埃米爾國就是主權君主;但是有哈里發的時候,埃米爾是比哈里發低一級的。 當然,這種做法就會引起很多神學上的糾紛。埃米爾國正統不正統,這跟別人——比如說埃及人和摩洛哥人的關系不大,他們很可能根本不感興趣;但是哈里發管全世界,你老人家正統不正統就關系很大了。 你們的教法學家說你們選出來的人是哈里發,我們也得召集我們的教法學家,看你們認不認。研究的結果很可能是,TMD,你是假哈里發,你憑什麽統治我?這個決議非得做出不可。 埃米爾是不是假的,幹我屁事?我們不在他的總督轄區,他不能向我征稅的。你說他是假的,幹我屁事?但是出來一個哈里發,那不得了,他可以向全世界征稅。
36:13
君士坦丁堡的哈里發可以向英印帝國的穆斯林征稅。住在巴黎的一個比如說伊斯瑪儀派或者其他派的最高領袖,可以同時向法國、柬埔寨和越南的穆斯林征稅。這是一個全球征稅權的問題。 我們必須立刻選擇,或者我們認了這個哈里發,我們就得給他交稅。哪怕是我們生活在其他王國或者共和國的統治下,我們非得拿出錢來支持他不可。 或者如果我們不願意拿出錢來支持他,我們也得有我們的教法學家,經過我們研究古蘭經和教法的結果,證明該哈里發是假哈里發,我們不能承認他。 想當年,在君士坦丁堡的哈里發兼蘇丹退位以後,全世界的穆斯林(包括英屬印度的穆斯林)召集過多少次全球伊斯蘭代表會議,想選舉一個新的哈里發出來,最後都沒有達到“聖賢所見略同”。 所有的伊斯蘭教學者一致認為,哈里發奧斯曼或者哈里發奧馬爾是穆罕默德合法的繼承人。
37:19
在伊斯蘭教的黃金時代,全球穆斯林代表會議是一致認為,阿布·伯克爾、奧馬爾和奧斯曼是穆罕默德毫無爭議的繼承者,是個穆斯林都要承認共和時代的四大哈里發的合法性。 但是後來禮崩樂壞,不得了了,穆阿維葉和阿里都說自己是哈里發,都有一派教法學家支持自己。後來的事情越鬧越不像話,巴格達的哈里發和開羅的哈里發打起來了,科爾多瓦的哈里發說你們都不是正統。 穆斯林呀穆斯林,你們太不幸了,你們沒有生在黃金時代,那時我們的共同體烏瑪是全球一致的。現在我們穆斯林都痛苦地看到,穆斯林四分五裂。 搞到最後,凱末爾一上台,我們連哈里發都沒有了,誰是領導人?這下不得了,因為我們教法學家的權威是來自於哈里發的。 這個“來自哈里發”是純粹精神性和象征性的,就像是儒家的權力是來自於孔子一樣。 其實你並不認識孔子本人,也不認識衍聖公他們全家。但是既然大清國皇上都退位了,衍聖公也變成公民了,
38:29
造反的年輕人說,“我們就不信你四書五經那一套,禮崩樂壞,我們自由戀愛去”,你說話的權威就要減退很多。 大清國還有皇帝、大家都還去範進中舉的時候,一般來說鄉下的儒生,像年輕時代的左宗棠那種人, 他也不是手里面提著洋槍或者拿著大刀去指著你的脖子說,“TMD,禮崩樂壞了,你竟然敢這樣不敬生母或者拋棄發妻,我砍了你”,那不是這樣的。 他的作用就是,你膽敢以妾為妻,帶著外地來的小三拋棄正妻,我發動鄉里的輿論讓你在鄉里擡不起頭。一般來說,這個制裁就足夠了,鄉下的伊斯蘭教領袖和教法學家也就是起這個作用的。 但是五四運動一開始,洋學堂的年輕人就對他說:“我們已經把大清皇帝廢了,現在你們連哈里發都沒有了。你開口閉口說以前的哈里發時代的教法學家說什麽,那都是放屁。 我這不叫停妻再娶、寵妾滅妻,我這叫自由戀愛。你們反對我自由戀愛,TMD思想落後。哈哈哈,我大笑三聲,帶著我從上海帶來的小三招搖過市。”
39:37
鄉里面的父老氣得把自己的胡須一根一根拔下來。老天爺,當年奧斯曼蘇丹還在的時候,怎麽會有這種欺師滅祖的事情? 但是別人不聽你的話。你一個文化人,一個儒生,一個教法學家,你還真沒有辦法拿出大砍刀去砍他。 於是乎,整個社會都動搖起來了,革命家紛紛產生,伊斯蘭世界就進入了禮崩樂壞的革命時代。 這個跟哈里發退位是有直接關系的。道德權威、軟實力和輿論權力因此而喪失,小共同體的維持成本因此極大上升了。 選舉一個真正合法的、全球穆民都認可的哈里發,當然是很美好的事情,但是實際上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你認為配當哈里發的人,當然其他穆斯林認為是根本不合法的。 像伊斯蘭國選舉出來的這個哈里發,自然而然大多數教法學家都認為:“TMD你算老幾,你這樣的人都能當哈里發了,我們這里比你德高望重一百六十倍的教法學家,我一抓一大把。
40:41
人家都很謙虛地說我老人家只是一個學者,從來沒有說我夠資格當哈里發。你放到我們這里,給他們當學生都還不配。你居然敢召集一幫偽學者,自己宣布自己是哈里發,是可忍孰不可忍。 英國和美國異教徒還不一定要把你怎麽樣,我們虔誠的穆斯林肯定要認為你這種敗壞風俗的行為絕對不能容忍。” 當然,大多數教法學家都認為,現在穆斯林還沒有成熟到、或者說是沒有贏得上帝的恩寵到可以得到一個哈里發的地步。為什麽?因為現在的世界已經太壞了,我們穆斯林的品德也太壞了。 如果我們穆斯林品德都很純正、得到上帝的恩惠的話,那麽上帝是會給我們一個真正的哈里發的。 但是上帝沒有給我們,讓我們四分五裂,這說明什麽事情?我們有罪,我們的行為不好,我們做了真主不讚成的事情。 在我們洗清自己的罪孽、變成好穆斯林以前,真主還會繼續懲罰我們,不給我們真正的哈里發。
41:45
當然,在這個時候就會有人冒出來當假哈里發。那個壞東西,明明知道我們還沒有資格產生真正的哈里發,你就出來當一個冒牌哈里發,那麽你的罪不是更重了嗎? 跟隨你這個假哈里發的人,當然罪就更重了。我們珍惜自己永恒靈魂的人,千萬不能跟著這個混蛋走。於是,雙方之間自然會形成對立關系。 無論如何,哈里發國是建立出來了。它理論上就是一個世界革命政權,它應該推翻所有假穆斯林的政權和異教徒的政權, 使世界重新恢覆到真哈里發的正確領導之下,然後世界才能夠得到幸福,就像是列寧認為全世界無產者奪取政權以後人類才會幸福一樣。 因此它不可避免地跟埃米爾國和其他軍閥政權不一樣,它要跟全世界現有的統治者作戰。 最初的伊斯蘭國哈里發政權是以薩達姆政權的老兵為基礎的,又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市場得到了一些美國武器。 然後眾所周知,他們打敗了正在內戰的敘利亞的很多軍閥,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占了很多地方,又在那里賣石油,賺了很多錢,從而使拉卡變成了新世界的莫斯科。
42:59
對全球化時代世界秩序不滿的各種人,都像是全世界的革命家投奔莫斯科一樣,紛紛趕到拉卡。 因為伊斯蘭教是一個開放的普世宗教,所以沒有理由說只有伊拉克人或者敘利亞人才能加入哈里發國。 這些對主流社會不滿的人如果生在紅色的三十年代,他們有很大概率會加入共產黨或加入納粹黨。 現在共產黨和納粹黨都沒了,殘余的共產主義組織和納粹組織都是邊緣團體,引不起人們的興趣。於是,加入伊斯蘭教,包括加入伊斯蘭國,就成了他們的選擇。 很多無聊的英國少女和德國少女願意去那里嫁給聖戰者,是這個現象的一部分。當然,願意捐錢的人就更多了。 被主流社會排擠的人,比如說你是一個監獄里面的囚犯,本地的基督教領袖都認為你很壞,不願意理你,你很絕望很痛苦。這時,伊斯蘭教傳教士願意安慰你,你是不是就會變成穆斯林了?很有可能就是這樣。 被主流社會排斥的人就很容易這樣。在希臘羅馬時代,這樣被主流社會排斥的人很有可能被基督教安慰以後就變成基督徒了。世界總是這樣的。
44:12
跟建制派合作的教會都會沾染建制派的特征,因此跟那些被社會排斥的邊緣人是天生不和的。 他們提供的教導即使是出自於同一部聖經或者古蘭經,在被社會排斥的邊緣人看來都是不大入耳的,不像是自己人說出來的話。 而像伊斯蘭國或者三十年代的共產國際這樣的組織,你自己就是邊緣人,你說出來的話,他們就比較容易聽。世界永遠都是這樣的。 按照正統宗教的看法,那就是因為我們(包括正統教會在內)都還是罪孽深重。如果我們真的全都按照上帝賜予我們的神聖話語來做的話,這種事情本來不該發生的。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我們還是有罪的人。 於是,伊斯蘭國的勢力就相應擴大了很多,然後它幹出了一些把英國記者的腦袋砍下來之類的事情。 英美主流輿論本來對邊遠地區的各軍閥混戰、砍了多少人或者燒了多少清真寺之類的事情不見得有興趣。
45:19
如果受害者是當地人的話,誰把誰的清真寺或者猶太教會堂燒了,或者某某軍閥砍了三百人頭或者五百人頭,是根本上不了新聞的。 但是如果你砍了一個英國記者的頭的話,那麽全世界都知道你是誰了,而英美軍隊就承擔了要剿滅你的義務。 所以川普總統就說,我把伊斯蘭國消滅了,我的功勞大大的有,而且基本上美國軍隊的損傷是接近於零的。 他的做法其實跟阿富汗戰爭是一樣的,他派特工人員去把敘利亞軍閥和伊拉克政府的頭領叫來: “你們不是跟伊斯蘭國搶地盤,被他們打得很慘嗎?我們美國人給你們供應武器,現在你們給我們打回去。 我們還派特種部隊來幫助你們,派空軍給你們助戰。有我們美國空軍參加的戰鬥,被美國空軍打擊的那一方面基本上是沒有還手之力的。打下來的地盤都歸你們,好不好?” 於是他們一路打回去,把伊斯蘭國在地面上的土地打得基本上沒有了。川普總統得意洋洋地說,我們打敗了伊斯蘭國。
46:23
最後他還炸死了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第二個巴格達迪,因為伊斯蘭國是有兩個巴格達迪的(另一個是Abu Omar al-Baghdadi)。 當然,第一任領導和第二任領導之間的關系,那就是瞿秋白和張聞天這些人的任期問題,我們可以忽略不計。反正他們還會有下一任領導人的,可以不管。到底瞿秋白當領導還是毛澤東當領導,都是一回事。 但是按照美國反恐中心的報告,伊斯蘭國被痛打(beaten),但是沒有被擊敗(defeated),它的網絡其實是仍然存在的,而且更加世界化了。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