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21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21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787

Number of words: 874

Number of symbols: 5575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2:11
参见蝎王 各位鬼哥哥都在呢 这怎么还气呼呼的呢 鬼哥哥 你怎么还奶凶奶凶的呢 吓唬谁呢 够了 蝎王 我们之所以跟着赵盟主 就是厌烦了打打杀杀的日子 想要洗手上岸 仙霞派跟我们鬼谷又没什么关系 这个 算了吧 巧了 赵盟主看上的 就是诸位杀人放火的本事 恶鬼不杀人 种田收租吗 赵盟主都不敢 跟我们老大这么说话 臭小子 臭小子 姐姐我给你一点香粉消消臭 你个毒妇 还敢下毒 解药拿来 放肆 当着本座的面 竟然对诸位盟友无礼 把解药给他吧 赵盟主让诸位去灭了仙霞派 自有他的用意 诸位若是不愿意 大可一拍两散 不必伤了和气
04:09
不过 日后再见 敌友另论 无常兄 您说是不是 蝎王 言重了 区区仙霞派 赵盟主要是想灭了它的话 无常我照办就是 如此甚好 对了 我派俏罗汉和你们一块去 以保万无一失 兄弟们 毒菩萨 告诉俏罗汉 务必留几个活口 让他们出去通风报信 报信 报给谁呀 报给整个武林 百年基业仙霞派被灭门 亡于鬼谷 我看谁能置身事外 老无常啊 你堂堂十大恶鬼之首 放着祖宗你不当 跑去给这些兔儿爷当狗腿子 开心 真开心 这温疯子虽然疯 好歹算是和我们一条船上的 船沉了 他也跑不了
05:48
我们既入了鬼谷 难不成还想上岸吗 你以为不上岸就会有活路吗 咱们先不说温客行 那个疯子喜怒无常 单是这次鬼谷出山的疯狂做派 简直就是故意让全天下 与我们为敌 唯恐世人不恨煞了我们 倘若这次高崇没有死 带队重演青崖山之役 废话 那赵敬难道做的 跟温疯子不一样吗 他无非是想鬼谷跟那些正道狗们 大战一场 都死绝 无常兄 你给赵敬当奴才 这到最后可能能落个功成名就 我跟开心兄就不一样了 我们两个裤腿子上已经挂满了血 洗不干净了 我们俩给赵敬当刀使 到最后 能落个什么好处 急色兄 你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我们背叛温疯子已成定局 受赵敬庇佑 至少还有一条生路 你若不甘心 你自行回谷就是了
07:13
去求温疯子 看看他到底饶不饶你 你呀 入谷年头尚短 恐怕不知道 温疯子是怎么登上鬼主之位的吧 传闻 当年温疯子篡位之时 把活着的老谷主当着大伙的面 一口一口给吃了 这才吓破了大伙的胆儿 假的 他是当着大家的面 生剥了老鬼主的皮 谷主 即日起 唯我独尊 所以 温叔小的时候就和您见过面了 那太师父怎么没带他回去呢 当时太师父有要事在身 不方便带着重伤的病人 便答应他们三个月之后 接他们回四季山庄 只是没想到 再回到那个村落时 整个村子都被夷为平地 这件事情 便成了你太师父的一个心结 直到我师弟秦九霄成年
10:12
入师门礼时 他说 我师弟排行老三 我才知道 师父一直为此抱恨至深 本来都是救过来的人 却又失散了 是很难过 就差这么一点 师叔就能和您一起长大了 所以师叔早就认出你了 他为什么不承认自己就是甄衍 甄如玉是神医谷甄老头的义子 想来他原本就姓温 所以不愿再听到甄字 为什么不愿 甄老谷主将他们逐出师门 那甄大侠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师父 行了 小子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你看看温客行那德性 像是有娘教的样子吗 前辈 你 你是说 甄大侠他们可能 甄家侠侣或许早已经不在了 这一定是你师叔难以启齿的痛 如果他不提 你不许问 听到没 好孩子 不管他认不认我这个师兄 我都认他是我师弟 我只是难过 甄大侠这么好的人
11:45
居然到最后也没个好报 师父 为什么越是好人 越没有好报啊 爹爹如此 龙师父如此 甄大侠一家如此 便是那容炫伯伯 也没做什么坏事啊 天意难测 造化弄人 众生有情皆苦 不只是好人 阿絮 我看你行善积德颇有成效 都快 温叔 不对 师叔 我能叫你师叔吗 老怪物 你怎么还在这儿 你能在这儿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我们要去四季山庄 你跟着是什么意思 大路朝天 各走一边 你管得着吗 我龙潭虎穴都能去 四季山庄有何去不得的 庄主大人在此 他若是同意你去 我就不管 叶前辈肯赏脸光临四季山庄 我们当然欢迎 久闻圣手和妙手贤伉俪的大名 那是何等的人中龙凤 江湖侠侣 怎么生出这么一个讨人厌的孩子 真是可惜喽 不过不管怎么说呢
13:13
你总是他们的孩子 我那混账徒弟对不起你爹娘 这笔账呢 我这个做师父的理应为他还 臭小子 有什么心愿你就说出来吧 我可告诉你啊 那人死可是不能复生的 我除了这件事情办不到 天下恐怕没有几件事情 能够难倒我 有什么心愿你就尽管说 我必定替你达成心愿 我告诉你啊 这不是我在帮你 是你应得的 温客行 我请你说出你的心愿 否则的话 我恐怕是走到最后 也不能安心地离去了 我也没什么别的愿望 只要您能治好阿絮的伤 我们以前的账就算是一笔勾销 但要保他元寿无损 武功不失 臭小子 你以为这就能难住我 虽然我没有办法 但我知道谁有办法 你们几个就在四季山庄 好好地等着我回来 前辈 你要去寻谁 我们要等你到何时啊 如果连他都救不了你的话 我就 老怪物 叶白衣
14:49
这哪像百岁的老人啊 性子急起来跟小孩似的 老怪物的意思是 你的伤有救了 他那么爱吹牛 我怎么知道他最后一句话不是 我就提头来见 还是我就给你送终啊 你听到了吗 你师父的伤有救了 那多好啊 叶前辈那么大本事 他说能救就一定能救 咱们可以回家了 咱们 回家 义父 您的字越发神光内敛了 蝎儿好喜欢 您盖个印章 赏给蝎儿成不成 你这个小南蛮 就会耍嘴皮子 义父的什么 不都是你的吗 来 收好了 哥哥 是丘烽来访 怎么连我也不见了 请于掌门进来吧 哥哥 真是想煞弟弟了 哥哥 这多日未见 风采更胜往昔呀 于贤弟别来无恙 如今这岳阳派是井然有序 门禁森严哪 和昔日这高 这高崇在世时是大不相同啊 这茶还是一样的好茶啊
16:59
贤弟 好久都没有你的消息了 就连英雄大会也不见你的踪影 想必 是什么事把贤弟给绊住了 哥哥呀 英雄大会那天 变故迭生啊 哥哥 您说您当上五湖盟主之后 是雷厉风行 办了多少大事 怎么就这一件事不闻不问呢 这贵盟千辛万苦 抓了个喜丧鬼回来 又平白无故地被别人给劫走了 您说您身为盟主 怎么对此事毫不过问哪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弟弟不过是 道听途说了一些传闻罢了 说是这喜丧鬼原名叫罗浮梦 是哥哥您未过门的妻子 您于结婚当日悔婚 与富甲一方的浙西观察使的 千金小姐私奔了 这新嫁娘受此奇耻大辱 一怒成狂 从此这世界上 便少了一个名门淑女 多了一个专杀负心人的女魔头 哥哥 我想这不能是真的吧
18:28
您说您向来端方清正 和先嫂夫人更是伉俪情深 这这这 怎么可能干出这种荒唐的事呢 喝茶喝茶 我已将那造谣之人痛打了一顿 便赶忙来警告哥哥一声 您说您初登盟主之位不久 大展宏图 务必要提防外面那些 嚼舌根的小人 毁人清誉呀 好茶 来 好茶 好茶 这些陈年旧事 于丘烽从何得知 我派去转移喜丧鬼的心腹 本已得手 却全都死在了岳阳派内 难道浮梦竟然落在了这厮手里 这小人竟敢如此编排您 我去灭了他华山派 义父 您别生气 小心气坏了身子 我有什么可气的 那于丘烽就是个跳梁小丑 狗咬了你一口 难不成你还咬回去 一条疯狗 打死便是 是 义父 我这就去拔了那野狗的舌头 且慢 蝎儿啊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 你做事总是莽莽撞撞的 华山派也是名门正派
20:23
掌门人前脚刚从我们这儿离开 后脚就没了性命 你这不是落人口实吗 算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等他们离开岳阳再说 可是义父 那厮如此编排您 我都听不下去了 如果那些话传出去的话 我怕什么 树正不怕影子歪 再说我要他的性命 那还不是随时随地呀 好了 青城派正等着我 共同商量讨伐鬼谷之事 你先下去吧 倘若浮梦真的在于丘烽手中 无恙 义父 您有何吩咐 你帮我给群鬼捎一封信 义父 鬼谷大多数人 已经出发去仙霞派办差了 据点而今只有急色鬼驻守 足够了 阿絮 你们先去前面找客栈 我酒没了 买点酒 那你记得把酒囊装满 我欠你的 我是你家生奴才啊 顺便把我的酒壶也装满 那您老是要竹叶青还是女儿红啊 随意 温叔 高粱酒打满 好嘞 客官 薄情司这群丫头 居然找到了这里 难不成是阿湘带她们来的
22:45
起初食尸鬼带着我们藏匿了几日 后来除了湘姑娘 迟迟没有人来与我们会合 他一焦躁 老毛病便发作了起来 日日嚷着要吃人肉 看着我们的眼神馋涎欲滴 吓人得很 我们便把他灌醉了 悄悄逃走了 后来艳鬼姐姐传信来 说她已将主人救出 在陪她养伤 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 所以你们之后 便再也没有见过鬼谷中其他人 除了湘姑娘和艳鬼姐姐 我们这群女子武功有限 若没有谷主和主人的庇护 只怕是对谁都是砧上鱼肉 我们躲藏了好些时日 后来风波渐渐平静了 湘姑娘说您在蜀中 我们四处寻找谷主的踪迹 还好我们姐妹幸运 有幸碰上了谷主 谷主 我们薄情司几十名姐妹 该何去何从 还请谷主示下 你们有何想法 我们 我们 我们全凭谷主做主 我是问你们自己想去哪儿 那若是谷主没有别的吩咐
24:07
我们便回青崖山 等候谷主 主人归来 天下之大 何处去不得 你们就非得回那鬼地方 谷主 我们都是一些 走投无路的薄命女子 人人都是踏上绝路前蒙主人相救 自愿为奴为婢相报 天下之大 唯一勉强算得上家的 也只有咱们鬼谷了 既入鬼谷 或是噬人 或遭人噬 你们既然连自保之力都没有 还回什么鬼谷 往后任你们去哪儿 不得再踏入青崖山一步 违令者死 是 是 去哪儿了 怎么了 替我管管这徒弟 作妖得厉害 随便打 随便骂 你收的徒弟 这会儿知道让我做主了 子时将至 我得去调息了 臭小子 你作什么妖啊 我求师父讲个睡前故事给我听 但师父实在太不会讲了 他讲的故事 比夫子念的书文还干巴巴呢 以前的你多乖呀 现在怎么蹬鼻子上脸 还提这般无理要求 小孩子果然宠不得 温叔 你给我讲一个吧 你讲得肯定比师父好听多了 阿湘姐姐跟我说 你肚子里有好多稀奇古怪的故事
26:20
什么红孩儿劈山救白蛇呀 姜子牙大战白骨精啊 还 停停停 这丫头怎么什么都跟你说 好师叔 求求你了 讲一个嘛 我以后再也不气师父了 好师叔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好吧 就给你讲一个 从前呀 在沙漠里有一个行者 不幸啊 他遭遇了狼群 被追得走投无路 他忽然发现前面有一口井 没办法 他只得顺着枯井的井绳往下爬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岂料刚爬到一半 他发现井底有一群蛇 正对他吐出毒信 正是上不着天 下不着地 前无去路啊 后有追兵 正在此时 他还发现井壁上挂着一只蜂巢 蜜蜂啊 嗡嗡乱飞 正对他发起攻击 蜇得他苦不堪言 而更糟糕的是 坠着他的那根井绳啊 承受不了他的重量 正在以极缓的速度向下坠 忽然间 他发现井壁上的那个蜂巢啊 正在往外渗蜂蜜
27:43
他伸了伸手指 刮了一点蜜糖 放在口中 全心全意地吸吮着 看我的 人生在世如梦幻泡影 世人苦苦追寻的 也不过是那一点蜜糖的欢愉 艳鬼 你居然帮着外人挡我 少废话 这么多年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的真面目 君不负我 我不负君 君不负我 主人 快跑 这疯娘们的疯病又犯了 艳鬼 你是怎么想的 你宁愿躲在这里 跟于丘烽这个老狗混在一起 你也不来找我 还不错嘛 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你要是敢动我 谷主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你这个女人 真是又傻又笨呢 敬郎 敬郎 敬郎 敬郎 蝎王 蝎王 你怎么来了 轮得到你来问我吗 敬郎 于丘烽呢 敬郎 这两个女人是谁呀 她嘛 她就是鼎鼎大名的艳鬼
30:32
她的姘头掌门把她丢下 自己跑路了 艳鬼 喜丧鬼的手下 十大恶鬼之末的艳鬼 天哪 原来你就是艳鬼呀 姐姐我自负美貌无双 听说艳鬼艳绝江湖 就是眼瞎脑子也不大好使 一直想见识见识 绿妖小姐 你可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瞧瞧这小模样 一边看得人心痒痒 另一边啊 看得我嗓子痒痒 她的脸这样 何来艳名啊 你以为谁都像我这样天生丽质 她呀 师从高手 这点小伤小疤对她来说 根本就不足挂齿 就算是扮上月亮上的嫦娥 那也使得 她呀 就是她的主人 薄情簿主喜丧鬼 可惜她已经疯了 不管用了 敬郎 敬郎 你在哪儿 敬郎 敬郎 敬郎 敬郎 你在哪儿 你说什么 敬郎 敬郎 没想到蝎王你小小年纪 敬郎 口味却如此之重啊
32:14
这样一个疯女人 你也如此急色 怎么 敬郎 怕了 敬郎 蝎王 急色鬼死有余辜 是他得罪了你 我们可是赵敬赵盟主派来的 敬郎 敬郎 你来了 敬郎 敬郎 你在哪儿 你在哪儿 敬郎 你在哪儿 主人 敬郎 敬郎 你在哪儿 求求你 我求求你 放过她吧 她已经疯了 求求你大发慈悲放过她吧 你再求我一次 求求你 求求你 放过她 放过她 住手 住手 这废物自己送上门来了 放了她 凭什么 一块琉璃甲 你先放了她 我带你去拿 千巧 千巧 千巧 千巧 对不起 我于丘烽是个 贪生怕死的卑鄙小人 大难临头我却选择了逃走 千巧 我回来了 我不走了 行了行了 别唱了 你唱得再好听啊 也洗不白 你天下第一负心汉的好名声 这话什么意思呀 大王你有所不知
34:59
这个小娘皮人送外号绿妖 在江湖上颇负艳名 只可惜呀 瞎了眼了 被于丘烽这个人骗到手里 谁知道呢 于丘烽他老婆呀 是出了名的醋缸 把这小娘皮呀 抓住了剥光了衣裳 一路裸着 绕街游行 从华山直游到了长安 这件事情吧 可算是轰动一时 可笑的是啊 从头到尾 她这个狗男人 可是屁都没有放一声啊 所以她在江湖上混不下去了 后来听说去了鬼谷 而于丘烽呢 听说找了新情人后居然还是她 姐妹 我看你不光是面皮坏了 你连脑子也坏了吧 是我没安好心 他的琉璃甲是假的 我当初只是想要利用他 救出我的主人 只是没有想到 不枉我跟他纠缠了半生 烽郎 只许你骗我 不许我骗你吗 求求你放过我的主人吧 千巧愿意为奴为婢
36:47
为你效命 这叱咤一世的女魔头 如今怎么成了一个傻子 她患有离魂之症 又饮过孟婆汤 神志不清 记忆模糊 已经是个废人了 孟婆汤 那是我们每一个甘愿入鬼谷的人 必须要喝的汤药 它能让你忘却你最执迷的事情 毒菩萨 把这两个女人带回毒蝎分舵 务必见机行事 千万别让别人发现了 怎么 君不负我 我不负君 师父 吃的准备好了 成岭啊 你好像比太湖那会儿长高了些许 师父 谢谢你 谢我什么 好像自从认识我 师父就一直不停地为我奔忙 不用心疼他 你师父啊 是菩萨的化身 慈航普渡的命 可不得到处救苦救难吗 大白天的你就喝多了 小二 来 来来 给我弟兄们整点水喝 来 少侠 我再去拿点 但凡还有一口气在 小二 就和你们没完 那帮是什么人 怎么都带着伤 客官 那些是仙霞派的少侠们 两天前仙霞派被火烧了
39:00
听说连掌门白大侠也没了 真是造孽 什么鬼谷啊 一听就怪吓人的 怎么样 周菩萨 要不要金刚怒目 降妖伏魔去呀 真恶心 一股烧焦的糊味 仙霞派这些逃兵 也不知道给他们师兄师弟收收尸 这鬼谷简直是太猖狂了 就欺负正派现在群龙无首 可惜了 这白掌门行侠仗义三十余年 你说 我们早到两日 没准 没准什么呀 没准就给鬼谷送添头 我虽然武功有限 但仙霞派和清风剑派是至交 我岂能贪生怕死 阿湘 你慢点走 成岭 你没事吧 我没事 师父 我就是还是不大习惯看到死人 周菩萨 咱们不是要回四季山庄吗 仙霞派倒霉关我们什么事啊 成岭 你多喝点水 顺一顺 老温 你跟我来 阿絮 你莫不是乌鸦成了精 怎么走到哪儿哪儿就死人啊 我看你才一身衰气 不敢当 不敢当 我听说呀 以前有一只猫头鹰 打翻了一个村民手里红色的水
41:00
那个村子就接连死了好几十个人 阿絮 我看你这唱衰的能力 跟猫头鹰不遑多让啊 你别打岔 仙霞派那些尸体 不是被割喉 就是当即毙命 这死状一看就是专门的杀手所为 所以呢 假设有人借鬼谷之名铲除异己 再栽赃到鬼谷身上 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那当然是让自己获益了 英雄大会之前 我本以为高崇才是设局之人 现在看来 五湖盟中 原来还另有运筹帷幄的胜者啊 沈赵二人一个装傻 一个装弱 我看都逃不了干系 高崇的遭遇乃是他兄弟一手造成 沈赵二人无论是何人设局 另一个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都是翻脸无情 背信弃义的小人 谁咬谁都不冤枉 要是沈赵二人狼狈为奸也就算了 万一一忠一奸 我们便害了无辜之人 无辜 你又来了 何人无辜 罢了 我们不是要去四季山庄吗
42:25
提这破事干吗 走吧 主人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