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13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13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737

Number of words: 811

Number of symbols: 5277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2:03
这天要下雨 姑娘要嫁人 孩子大了 拦都拦不住 你又何必阻挠 我见这位曹兄弟啊 为人还算本分 模样也还算配得上 我呸 配个屁 叫阿湘去找小女婿的是你 见不得白菜被猪拱的也是你 老温 你说你纠不纠结 四处想方设法躲我的是你 说要一起浪迹天涯的也是你 你纠不纠结 那我问你 刚才你哄曹蔚宁的那番话 几分真 几分假 有假有真 你猜 有道是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 你啰啰唆唆的念什么经啊 阿湘 我心中颇有感慨 人生一世 草木一春 你说 像周温二位兄长这样互为知己 生死与共 真是人间幸事啊 可是 怪只怪这天意弄人
03:41
周兄身患重病 这有一天他撒手人寰了 那温公子痛失知己 你还替他操心呢 那总不能在一棵歪脖子树上 吊死吧 此言差矣 阿湘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不想听 我想给你讲 我范师叔呢 一表人才 可终身未娶 我小时候不懂事 也曾问过他为何不成家 他便跟我说 这人的一生中有许许多多的缘分 但真正属于他的 最为契合的就那么一个 如果遇不到 人一生浑浑噩噩也便罢了 跟谁都行 也能挺快乐的 可是如果你真正遇到那么一个人 它就像一把剑 和它原装的剑鞘 一旦尝到了亲密无间的滋味 这若是丢了 就再也找不到了 不就是剑鞘嘛 又不贵 再找人造一个不就好了 量身定制 绝对合适 剑可如此 人又如何
05:09
你说我主人和痨 周絮啊 他俩是挺好的 我从小跟着主人长大 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 这么活生生的 你 你 你师叔待你挺好的 当然 我们门派人丁不旺 反而上下亲如一家 我们门派上下不日 就要来到岳阳派了 我想请你见见他们 不对 我想让他们见见你 我有什么好见的呀 又丑又凶 胡说 我就喜欢你这样 你哪有那么丑 小时候师叔给我讲的剑鞘之论 我其实也不懂 但是 但是我想 我想带你见我更多的亲人 我想让他们知道 眼下我终于懂了 你是想举个例子啊 那你不应该带我呀 阿湘如此品貌 这身边定会有良人在暗中 倾慕不已 良人 我怎么没看见啊 我就看到一个 傻子 良你个头 姑娘我只不过是来照顾成岭的
07:31
顺便凑凑热闹 学学怎么做人 什么剑啊鞘啊的 傻子 白发三千丈 缘愁似个长 主人 药都给您配好了 您务必记得每天按时服用 要不要我找个女孩 每日提醒着点您 别婆妈 千万不能误事 如若那个疯子又发作起来 我可不会救你 您放心 千巧心里有数 主人您多保重 千巧 你办完事情就立马回来 切记 千万不能节外生枝 属下知道了 属下告退 千巧 主人有何吩咐 记着带上雨具 明日会有大雨 黄长老 一大早贸然来访 失礼了 于掌门 贵人不临贱地 你堂堂华山派掌门 一大早 跑到我这叫花子地盘做甚啊 于某人今日前来 是给丐帮送礼来了
09:37
这可好 岂不说你华山派和我丐帮的交情 可没到这个份 于掌门 你可知高崇已和老夫撕破了脸 你跟我走这么近 就不怕你家主子恼你 我于丘烽有眼无珠认贼为友 黄长老看不起 也是我于某人咎由自取 可杀子之痛不共戴天 我于丘烽纵是再窝囊十倍 也决不会善罢甘休 谁敢对华山掌门人之子动手 鬼谷 正是他五湖盟 这缠魂丝阵还真是好用 长舌鬼诚不欺我 就凭你华山派这点能耐 也想染指琉璃甲 空口无凭 证人死了 证据丢了 单凭你于掌门一张嘴 和缠魂丝的联系 就算再加上泰山派的指控 要扳倒五湖盟盟主 恐怕很难 黄长老 我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11:16
足以让那高崇和五湖盟身败名裂 二十年前 五湖盟率领天下群雄 讨伐成魔的容炫 容炫死后 五湖盟将五块琉璃甲私分 各藏其一 可怜那天下英豪 至死都不明白他们的热血 只是为了那群人的贪欲 白白抛洒 黄长老 你们丐帮死伤之众 不在我们五岳剑派之下呀 您说这件事一旦败露 他五湖盟就算不立刻土崩瓦解 也再没有资格去掌管 那剩余的琉璃甲 论德论能 能执江湖之牛耳者 只有丐帮 到时我们逼他五湖盟交出琉璃甲 由丐帮来率领群雄来讨伐鬼谷 连这种缩头乌龟 现在都要和五湖盟叫板了 大势所趋呀 高崇栽定了 阿絮啊 你在做什么 见了鬼了 好端端的你又易什么容啊
13:02
把它摘了 别动手动脚的 你别顶着这张脸 用阿絮的声音跟我说话 我瘆得慌 会发噩梦的 多男人啊 要不 换回以前的 别了别了 还是眼下这个好 那我整个俊的 还是原装的最好看 别化了 这个是给你的 我可不需要 我这张脸啊 那可是老天爷的杰作 玷污它那叫暴殄天物 会遭天谴的 不跟你瞎扯了 英雄大会召开在即 虽然成岭已经交出了琉璃甲 但是高崇并未对外宣布此事 所以还是有很多人 打着张家遗孤的主意 你我行迹已经暴露 敌人在暗 我们在明 所以易容是有必要的 你这个脸哪 太过于扎眼了 我不用 我方才是不是听错了 阿絮啊 有生之年 你可总算变相承认我好看了 你放心吧 我温某人啊 可是麻烦的祖宗 所有麻烦碰到我 那可都得诸邪退避 不必担心
14:38
现在不扮演温大善人 扮演起麻烦的祖宗了 我何时装过 我本来就是好人 这是干吗的 你就把它往脸上糊啊 这个东西可以改变一个人的骨相 比如说鼻子 颧骨之类的 那这个呢 别乱碰 我就想知道 垫臀的 那这红色的呢 你既然什么都想知道 那不如现在跪下来 给我磕三个响头 叫一声师父 我就倾囊相授 什么雕虫小技 还传男不传女 传媳不传婿 那你学不学 那我问你啊 你这个易容术 真的能扮成任何人啊 想要模仿一个人的容貌 和说话声音并不难 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说话习惯 和仪态步伐 各有章法 所以要么你与扮演者非常地熟悉 或者是旁人与你的扮演者 并不熟悉 不然很容易穿帮 那我估摸着我模仿你
16:15
肯定能骗到你那傻徒弟 就凭你 也想模仿我的绝世风采 几回沧海平 山雪别云岫 一眼万年轻 唯此心如旧 为什么 借刀杀人 让正道狗狗咬狗 难道不好吗 属下的意思是 为什么要我如此 自从出谷 你多次暗中窥探此人 你以为我不知 谷主 既然如此 就让你索性看个够 早死早超生 我以为我什么都忘了 却原来什么也没有忘记 你的一切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仿佛什么都在昨日 烽郎 两世为人 为什么还不能削减我的思念
19:12
五湖盟盟主高崇恭迎剑仙莲驾 拜见剑仙 你们是在跟我说话吗 哪儿来的小子 你好大的脸啊 我大哥是来迎长明山剑仙的 你竟敢冒领我大哥的礼 山儿 剑仙在哪儿 就 就是这位少侠 你是高崇 那你就是沈慎喽 我大哥的名讳是你这小子能叫的 少侠 敢问你是奉了 长明山剑仙之命来的吗 山河令还你 少侠 敢问你是 叶白衣 叶少侠 你这是何意呀 长明山剑仙 与初代山河令主曾立下誓言 一旦鬼谷危害江湖 持此令者便可邀请剑仙仗剑出山 铲除群鬼 荡平鬼谷 我这不是来了吗 少侠 英雄大会即将召开 江湖正道中人聚集在此
20:56
共同商讨如何铲除鬼谷 剑仙乃世外高人 前辈名宿 你代剑仙前来增光添彩 但是 可没人答应你参加 什么乱七八糟的大会 山河令重聚之日 青崖山绝迹之时 等你们废话完了 剑仙会依约助持令者 荡平青崖山鬼谷 别的事别烦我 此人年纪轻轻 怎会有这般强大的气势 神光内敛 渊渟岳峙 剑仙传人果然深不可测 湘姐姐 你是 你是谁呀 师父 我好想你啊 让我先看看 几天不见都憔悴了 是不是没休息好啊 我天天都睡不着 过几天就是英雄大会了 我心里好乱啊 这不是你一个孩子该操心的 届时你只需要站出来 证明镜湖剑派传承未绝 尽了孝义 日后为师便会带你离开 江湖上这些纷纷扰扰
22:37
等你长大了再操心也不迟 师父 我不知道 那天高伯伯忽然找我 他坚持说要将小怜姐姐许配给我 将来好帮着我撑起镜湖剑派 待到英雄大会上 他便公布这个消息 再过两年等我长大了 再办亲事 师父 我已经将琉璃甲交出去了呀 高伯伯为什么还是对我这么好 其实小怜姐姐对我也挺好的 到时候高伯伯若当真公布了此事 我再跟您走了 岂不是害他们很难堪 我也不敢多说什么 成岭既已交出琉璃甲 对高崇而言还有什么价值 所以翻来覆去一夜也没睡好 你先别想那么多 咱们静观其变 无论如何 师父一定会暗中护你周全 张公子 晚膳用好了吗 可还需要什么 不 不用了 那小的进来收拾了 我自己收拾就好了 高崇膝下无子 只得高小怜一个女儿 即使他出于什么理由要笼络成岭 也委实不必做到这个份上 难道高崇老来转性
24:08
想要弥补当年对容炫犯下的错误 如果我猜得没错 老温便是容炫之子 我一定要找一个机会 化解他们之间的仇恨 真讨厌 谁也不陪我解手 还说什么一辈子的姐妹 师父 都彻查完了 没有一个活口 总共有四十七头恶鬼伏法 痛快 这次真是出了心头一口恶气 很好 江湖上人人传言 说鬼谷乃洪水猛兽 今日一见 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伤亡几何 有四名师弟不幸遇难 五名重伤 四名轻伤 大哥 重伤和遇难者都是拜这妖妇所赐 薄情簿主 发白裙朱 莫非你就是喜丧鬼 别废话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你也配 把她带回五湖盟 严加看管 英雄大会以此魔头头颅祭旗 小二 此人什么来头 客官 这小子真是神了
27:07
这么瘦的一个人 那肚子莫不是连了一个无底洞 你说这东西都吃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可真是一个绝世饭桶啊 这都吃了快三个时辰了 是啊 我这脚都站麻了 客官 您这嚼得不累吗 不累 这人饭量 能抵上我俩捆在一起了 此人年纪不大 怎么却给我一种绝世高手的感觉 如名剑在匣 我吃完了 客官 您总算是吃完了 这 您是不是该把银子付一下啊 这顿谁请啊 什么 说什么呢 什么谁请啊 谁要请我吃饭我就帮谁一个忙 我请 好嘞 好嘞 走吧 我请你 你叫什么名字 温 温客行 兄台怎么称呼啊 叶白衣 多谢款待 干吗 拿钱来呀 等等 你们两个到底谁请啊 你请可以 你不行 这位仁兄 恕在下眼拙 难不成请你吃饭 还需要特殊的资格不成 那倒不是 只是你的忙我帮不了 我都还没开口呢
28:55
果然是作得一手好死 可是天人将死尚有五衰 苦不堪言 为何你一个快死的人 却能活蹦乱跳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中原武林多了很多有趣的人 这样 待我回去想想 下次你们不妨再请我喝酒 没准我能想出法子 天杰这孩子至今还全无音讯 难道真的是凶多吉少 烽郎 什么事情不痛快 你要对我动手吗 千巧 千巧 你没死 我自然是死了 尊夫人武艺超绝 我中了她两掌一剑 岂有不死之理 可是那伤杀不死我 但尊夫人还将我衣衫剥尽 易容去净 押我游街三日 让江湖中人人都知道 我绿妖柳千巧非但淫乱无耻 还是个面容损毁的丑八怪 敢问这世间哪个女子 能承受这样的羞辱 还能苟且偷生呢 千巧 别说了
31:01
我求你别说了行吗 怎么 我说说而已 你就听不下去了 那我亲身经历这种惨痛 又当如何 烽郎 我虽然是一个 不值得被同情的薄命女子 可是两个人的错 凭什么让我一个人来承受 千巧 我知道你恨我怨我 我无话可说 纵然你要了我的性命 也不足以抵消我的罪孽 但我求你别说这种话行吗 这些年来 我何尝不是一样的煎熬啊 我满心想杀了那个毒妇给你报仇 但她毕竟给我生了天杰 我满心想自戕谢罪下去陪你 但是我 对 你该死 你不是说过了 大不了我们一起殉情 你看 我已经化身为鬼了 而你呢 千巧 但我觉得我自己不配死 我让你受尽了那么多苦 活该让我日夜思念你 日夜受折磨 千巧 而今再见你一面 便是当下即刻死去
32:38
我也毫无怨言 几回沧海平 山雪别云岫 一眼万年轻 唯此心如旧 孽缘 算了吧 烽郎 你下不了手 我知道 你自己也知道 于掌门 白昼见鬼 必有灾殃 艳鬼今日到访是来给你报丧的 于掌门 你再也见不到 贤伉俪这独生爱子的面了 我儿子他是怎么死的 是不是你下的手 我倒是想 可惜没赶上 鬼谷之主亲眼看到令郎 死在了缠魂丝阵之下 缠魂丝 你是说吊死鬼的缠魂丝吗 是鬼谷 于掌门有所不知 这次青崖山鬼谷重入江湖 正是为了捉拿叛逃的吊死鬼 令郎死在了缠魂丝阵下 也算是和我鬼谷有共同的敌人 念此我才来给于掌门报个丧
34:34
总好过你终日受折磨 千巧 我于丘烽对不住你 我不该怀疑你 我知道 这世间不管如何变迁 即便天下人全都对不住我 你也不会伤害我的 千巧 我于丘烽对天发誓 但凡你开口 我愿意付出一切来弥补 千巧 千巧 谷主说得好啊 早死早超生 可我明明见了棺材落了泪 为什么还放不下这个人 早知如此 我真该喝下那碗孟婆汤 四啊四啊 五 六啊六 阿絮啊 你又输了 你这划遍晋州无敌手的水分 有点大呀 早知道你这么菜 我就不和你玩这谨言慎行令了 倒像是我欺负你 说吧 谨言还是慎行 谨言 那我可就动真格的了 我问你啊 今日酒楼里那个奇怪的小白脸 说你作得一手好死 是指你身上时时发作的旧伤吧
36:19
这就是你的问题啊 当然不是 我要问的是你这伤是从何而来 酒令大于军令 你可别输不起啊 我要是说因果循环 报应不爽 你信不信 我不信 我信替天行道 天不报 我来报 我活了这么久 已经造了太多的孽 死后多半是要下地狱的 所以啊 趁活着的时候多给自己赎点罪 这伤就是为了赎罪而负 反正死后都是要下油锅 炸它八十年 总比炸一百年好吧 下油锅不也有我陪着你吗 咱们俩捻成一根油条 岂不也是香喷喷美滋滋的 你别跑题啊 这可不算答案 我自己干的 为何 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想要知道 得先赢我 好 谁怕谁 来 八啊八啊 五啊五啊 六啊六啊 六啊六啊 四啊四啊 三 你可别输不起啊
37:57
输不起 我把这条命赔给你都无妨 我选谨言 问吧 好 我问了啊 你可不能骗我 我何时骗过你 老温 你是不是姓容 你是容炫之子 因恨五湖盟和整个江湖 害死了你父亲 所以才复制了多份琉璃甲 让这些人因贪欲 自食其果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老温 但是 这就是你的问题 合着 你陪我玩游戏喝酒 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 你直接问难道我不会答你吗 老子不姓容 我只恨今生没见到那姓容的 不然 我见他一次宰他一次 罢了 大晚上的不谈情不喝酒 惹气来了 难道我全猜错了 可是老温的表现 他对五湖盟的敌视 除了他是容炫之子 还能怎么解释 是我 叶白衣 你跟我来 你请我吃过饭 我就得帮你一个忙 我想到个法子能治你的伤 不过说好了啊 万一治死了你可不能赖我 仁兄 我几时说过要找你帮忙了
40:30
阁下到底何方神圣 无形无迹 你就是四季山庄 秦怀章那小子的徒弟 没错 家师名讳上秦下怀章 江湖上的人见到他老人家 多半声称一声庄主 老人家 一个毛头小子 也敢在我面前卖弄资历啊 来 再出两手 让我看看秦怀章这愣头青 能教出个什么玩意 阁下武功虽高 在下就算不敌 也不允许有其他人 侮辱仙逝的家师 什么 秦怀章死了 也是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 他们都死了 江湖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喽 你刚才说什么我折辱他 我告诉你 秦怀章那小子 现在即便就站在我的面前 被我指着鼻子骂 他也不敢喘一口大气 请君赐教 你师父把剑传给你了 给我瞧瞧 蠢材 你以为我要抢你的剑啊 小人之心 跟你那不成器的师父一个德行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 我是叶白衣 叶白衣 白衣 难道白衣剑的剑铭 竟是这位老兄的名字
42:13
可白衣剑是百年前魔匠所铸 他到底有多大年纪 这把剑还是我送给你师父的 剑在人在 如今人已经没了 剑还在 晚辈眼拙 先前无礼 还望前辈见谅 既然你是那傻小子的徒弟 那我就不能随随便便把你治死了 让我看一下你受了什么伤 你要干嘛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