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val Noah Harari: How to Survive the 21st Century- Davos 2020

Yuval Noah Harari: How to Survive the 21st Century- Davos 2020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ZH-HANS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780

Number of words: 781

Number of symbols: 5850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0:00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贝恩公司董事长加迪耶什 欢迎来到“21世纪的生存之道”的讨论现场 这其实不是新话题 十八年前,英国天文学家马丁·里斯爵士 针对这一话题发表专著 他认为人类在二十一世纪幸存的几率是五成 他去年又出了一本书 对这个话题的担心有增无减 它将技术和环境灾难列为原因 年过三十,我不太可能活过二十一世纪了 有些时候 尤其当我听说澳洲大火 听说数据操纵人类 我庆幸自己活不过二十一世纪 但我害怕人类下一代要目睹可怕的事情了 但也许并不会——
01:09
尤其当我们开始对有目共睹的 关乎存亡的问题认真对待之后 今天的嘉宾有尤瓦尔·赫拉利,著有三本畅销书 最近的一本是《今日简史》 他是历史学家和哲学家 他长期致力于研究关乎人类存亡的三大挑战 核战争 生态崩溃和技术颠覆 另一位是马克·吕特,也是位历史学家 他任荷兰首相已有十年 2019年,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竞争力报告 荷兰在全球位列第四且在欧洲高居榜首 作为面临今天将提到的各种挑战的国家,这个名次很高 众所周知,荷兰有三分之一的国土低于海平面 荷兰人以堤坝闻名世界 荷兰小男孩用手指去堵住堤防上的渗水孔阻止洪水
02:16
直到等来大人帮忙才松手,这个故事也很有名 当今,帮我们堵住周遭威胁的“小男孩”并不够多 但也许,我们可以学习这些人对公共利益的奉献 言归正传,尤瓦尔即将分享他的见解 谢谢你 各位好 希望你们听得清我说话 如果听不清请示意 随着我们步入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 人类面临太多问题 很难分辨焦点 我想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帮助大家聚焦 在所有问题中,有三个问题关乎我们物种的存亡 这三大事关生存的挑战是 核战争、生态崩溃和技术颠覆 我们应该聚焦在这三大问题上
03:25
如今大家已经熟悉核战争和生态崩溃的威胁 我想介绍一个大家不太熟悉的威胁——科技颠覆 在达沃斯,我们听了太多关于科技的光辉前景 这些前景当然是真的 但是技术也会以多种形式颠覆人类社会和人生的意义 从创造全球的“无用阶级” 到数据殖民主义和数字独裁的兴起 首先我们可能会面临社会和经济层面的剧变 自动化会使数以百万计的工作消失 当新工作被创造出来 人们不一定能及时学会新工作所需的新技能
04:30
比如你是一位五十岁的卡车司机 你刚因为自动驾驶汽车而失业 有新工作,比如程序设计和教程序员瑜伽 但一位五十岁的卡车司机 如何改造自己变成软件工程师或瑜伽老师呢? 这改造可不是一劳永逸 而是在一生中反复改造自己 因为自动化革命不是单一的分水岭 随之带给就业市场新的平衡 相反,它将带来更大的颠覆 因为人工智能还没发挥它的全部潜力 旧工作会消失 新工作会出现 但新工作会急速变化然后消失 在过去,人们不得不对抗剥削
05:40
在二十一世纪 最大的斗争是和“无用”对抗 变得无用可比被剥削糟糕多了 那些在这场对抗“无用”的斗争中败下阵来的人 会组成新的“无用阶级” 一个人是否无用并非基于亲友的观点 而是基于经济和政治体制的观点 无用阶级和日渐强大的精英阶级之间,差距越来越大 人工智能会制造前所未有的不平等 不但在阶级之间 而且在国家之间造成不平等 在十九世纪,少数几个国家 比如英国和日本率先实现工业化 它们开始征战和剥削其他国家 如果我们不加小心
06:46
人工智能会让这种情况重演 我们已经身处人工智能军备竞赛当中 中国和美国领导这场竞赛 而大多数国家被远远甩在后面 除非我们采取行动,在全人类中重新分配 人工智能的利益和力量 人工智能有可能在少数几个高科技中心创造巨大的财富 而其他国家将会破产或沦为被剥削的数据殖民地 我说的不是科幻片《终结者》里机器人反叛人类的场景 我讨论的是初级人工智能 但它也足以颠覆世界的平衡 试想一下 一旦在加州生产纺织品或汽车的成本比在墨西哥还要低
07:50
那么发展中经济体何去何从? 设想一下你们国家二十年后的政局—— 如果旧金山或者北京的某人 知道你们国家所有政客、法官和记者的医疗和个人信息 包括他们的性越轨行为、精神弱点和腐败交易 那这个政权还算是一个独立国家吗? 或者它将变成数据殖民地? 当你有了足够的数据,控制一个国家便不需要一兵一卒 除不平等外,我们面临的另一个主要危险 是数字独裁统治的兴起 它将一直监视着每个人 这种危险可以用一个简单等式呈现
08:55
我想这是关于二十一世纪生活的决定性的等式 B乘以C乘以D等于AHH 什么意思呢? 生物学知识乘以计算能力 乘以数据等于侵入人类的能力——AHH 如果你有足够的生物学知识、计算能力和数据 你就可以侵入我的身体、大脑和生活 你对我的了解超过我对自己的了解 你知道我的性格类型、政治观点、性倾向、心理弱点 以及我最深层的恐惧和希望 你对我的了解超过我对自己的了解 你不只可以侵入我,你可以侵入所有人 一个对我们了如指掌的系统
10:00
可以预测我们的感觉和决定 可以操纵我们的感觉和决定 最终可以代替我们做决定 在过去 很多暴君和政府都想这么做,但对生物学不够了解 也没有足够的计算能力和数据,侵入几百万人 盖世太保和克格勃都做不到 但不久,至少一些企业和政府 将可以系统性地侵入所有人 我们人类应该适应以下观点 我们不再是神秘的灵魂 我们现在是可以被侵入的动物 我们就是如此 侵入人类的能力可以用于好的目的 比如给人们提供更好的医疗 但如果这能力落入二十一世纪的斯大林手中
11:05
结果将是人类历史上最糟糕的极权主义政权 而且二十一世纪斯大林这个职位,已经有不少候选人了 想象一下二十年后的朝鲜 当所有人都不得不戴上生物识别功能的手环 手环二十四小时监控你的血压、心率和大脑活动 你在收音机前收听伟大领袖的演讲 他知道你的真实感受 你可以鼓掌微笑 但如果你生气,他们知道明天一早你就会被关进古拉格 如果我们允许出现这种新的极权主义政权 别以为身处达沃斯的权贵还会安全 问问杰夫·贝佐斯吧 在斯大林的苏联 国家对共产党精英的监控和恐吓比其他任何人都多 在未来的极端主义政权中,情况可能也是如此
12:13
你所处的阶层越高 你受到的监控就越密切 你希望让CEO和董事长知道你对他们的真实想法吗? 因此,防止这种数字独裁的兴起 符合全人类,特别是精英的利益 同时,如果你收到来自某某王子的可疑微信信息 千万别点开 即使我们阻止建立数字独裁政权 侵入人类的能力还是会破坏人类的自由 因为人类会依赖人工智能做越来越多的决定 权威将逐渐从人类转向算法 这已经在发生了 如今,几十亿人相信脸书算法可以告诉我们什么是新的
13:21
相信谷歌算法可以告诉我们什么是真的 相信网飞算法可以告诉我们该看什么 相信亚马逊和阿里巴巴算法可以告诉我们该买什么 在不远的将来 类似的算法将告诉我们该去哪里工作 该和谁结婚 并决定是否雇用我们做某项工作 是否向我们发放贷款 央行是否加息 如果你问为什么贷款没批下来 或者你问为什么银行不加息 答案将永远是相同的 因为电脑说“不” 而且由于有限的人脑缺乏足够的生物学知识 计算能力和数据 人们将无法明白电脑的决定 即使在原本自由的国家 人类也将失去对自己生活的控制
14:27
失去理解公共政策的能力 现在又有多少人理解金融体系? 有百分之一就不错了 几十年后 理解金融体系的人数将降到零 人们习惯于将生活视为决策的戏剧 如果所有重要决定都由算法代劳 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对这种生活,我们甚至没有任何哲学模型 通常哲学家和政客之间讨价还价是 哲学家有很多奇思妙想 而政客则耐心解释说他们缺乏实现这些思想的手段 我们现在所处的情况相反 我们面临着哲学意义上的破产
15:36
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的双重革命 为政客和商人提供了创造天堂或地狱的手段 在设想新天堂和新地狱的模样时 哲学家却遇到了麻烦 这是非常危险的情况 如果我们不能尽快设想出新天堂的样子 我们可能很容易被幼稚的乌托邦误导 如果我们不能尽快设想出新地狱的样子 我们可能会发现自己被困在那里而没有出路 最终,科技不只会颠覆我们的经济、政治和哲学 还有我们的生物学 在接下来几十年 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将带给我们重塑生命 甚至创造全新生命形式的神性能力 由自然选择塑造的有机生命主宰了40亿年后
16:46
我们现在正步入由智能设计塑造的无机生命时代 我们的智能设计将成为生命进化的全新驱动力 借助我们全新的神性创造力 我们可能会在宇宙范围内犯错误 特别是政府,公司和军队 很可能会使用技术来增强他们所需的人类技能 比如智商和纪律 却忽略了其他的人类技能 比如同情心、艺术敏感和灵性 这结果可能是一个智商超高、纪律严明的人种 但缺乏同情心、艺术敏感和精神深度 当然,这不是预言,是可能性 技术从来都是不确定的
17:52
二十世纪,人们通过工业技术建立了各种社会 法西斯独裁主义、共产主义政权和自由民主主义 二十一世纪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注定将改变世界 但我们可以用它们创造截然不同的社会 如果你害怕我提到的可能性,现在仍然可以采取行动 但是有效的行动需要全球合作 我们面临的这三个关乎生存的挑战 是全球性问题且需要全球性的解决方案 无论何时,当一个领导说出“我们国家优先”时 我们应该提醒这位领导 没有国家能靠一己之力阻止核战争 或者终结生态崩溃 没有国家能靠一己之力,约束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
19:00
几乎所有国家都会说 我们不想开发机器人杀手 或者通过基因设计人类婴儿 我们是好人呀 但我们不能信任对手不这么做 所以我们要先下手为强 如果我们允许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领域的军备竞赛 谁赢得军备竞赛都无关紧要 因为全人类都会成为输家 不幸的是,当全球合作日趋紧迫时 世界上一些强国和领导 却在故意破坏全球合作 例如,美国总统跟我们说 民族主义和全球主义存在内在矛盾 我们应该选择民族主义,拒绝全球主义 但这是个危险的错误 民族主义和全球主义不存在矛盾
20:07
因为民族主义不意味着仇恨外国人 而应该是爱你的同胞 在二十一世纪 为了保护同胞的安全和未来 必须和外国人合作 所以在二十一世纪 优秀的民族主义者必须是全球主义者 全球主义不意味着建立全球政府 摒弃所有的民族传统 或者向无限的移民开放边境 而是意味着对一些全球性的规则作出承诺 规则不会否认每个国家的独特性 而只会规范国家之间的关系 世界杯就是很好的例子 世界杯是国家之间的竞争
21:11
人们对自己的国家队显示出极度的忠诚 同时,世界杯也是全球和谐的范例 如果法国和克罗地亚不事先同意比赛规则 他们就无法踢比赛 这就是付诸行动的全球主义 如果你喜欢世界杯 那么你已经是全球主义者了 但愿国家之间的共识不止停留于世界杯 也涉及到如何阻止生态崩溃 如何约束危险技术 如何减少全球不平等这些问题 比如,如何确保人工智能惠及墨西哥的纺织工人 而不只对美国软件工程师有好处 当然这比足球比赛要困难 但并非不可能实现
22:16
因为我们已经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我们已经逃离了人类长久生活的险象环生的丛林 几千年来人类遵循丛林法则,生活在无处不在的战争中 根据丛林法则 两个邻国可能因为任何原因在下一年开战 根据这种法则 “和平”指的是暂时不开战 比如,雅典和斯巴达之间、法国和德国之间的和平 指的是现在没打仗,但明年有可能开战 几千年来,人们认为无法逃出这个法则
23:21
但在过去几十年,人类化不可能为可能 打破了这个法则,逃离了丛林 我们建立了基于规则的、自由的全球秩序 尽管不完美,却为人类创造了历史上最和平繁荣的时期 “和平”的含义已经改变 如今,“和平”不再意味着“暂时不开战” 它指的是战争的难以置信 很多国家难以想象下一年要开展 比如法国和德国 世界上有些地方还在打仗 我来自中东,我很清楚什么是战争 但这不能蒙蔽全球图景 如今,世界上死于战争的人数远少于自杀的人数
24:30
火药对生命的威胁比糖对生命的威胁小多了 绝大多数国家——除了俄国 不曾幻想征服占领邻国 因此大多数国家只拨出2%的GDP作为国防经费 而将更多的预算拨给教育和医疗 世界不是丛林 不幸的是,我们已经对这种美好情况习以为常 觉得理所当然 因此变得极其疏于防范 一些国家不仅没有竭尽所能加强脆弱的全球秩序 反而还忽视它,甚至故意破坏它 全球秩序像一座房子 大家都住在里面,却不修缮它 这座房子可以再坚持几年
25:36
但如果一直不修缮,它终将倒塌 我们也将倒退回战争四伏的丛林中 我们忘了丛林的样子 当请相信我这个历史学家 你绝不会想回到丛林去的 那里比你想象的糟多了 的确,我们物种在丛林中进化、生活甚至繁荣了几千年 但如果我们带着二十一世纪的强大新技术重回那里 我们物种也许会自我毁灭 当然即使我们消失了,也并非世界末日 有些物种会幸免于难 也许老鼠会接管世界并重建文明 也许老鼠会从我们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但我希望,我们可以寄望于在座的各位领导者 而不是指望一群老鼠
26:43
谢谢大家 谢谢尤瓦尔 这介绍真是引人深思,充满挑战还有点吓人 你掌管的政府要负责几百万人的福祉 仅2019一年 你就签署了多项战略协定, 你也是欧盟的领导者
28:00
因此我们需要制定战略 需要全社会参与其中
29:04
需要每个人参与其中 如你所说 我相信对于人工智能也是同样的道理
30:07
上帝创造世界,荷兰人创造了荷兰 我们要向世界展示如何应对气候变化 说到人工智能,教育系统的变革当然至关重要 它需要适应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
31:10
32:11
33:15
谢谢您 你的回答虽然乐观,但对我来说不够乐观 我来问二位一个问题 支持自由言论 我同意创新对医疗等领域有所有贡献 还有民主 技术仍在前进 让我想到二十世纪的两本书,预测了人类未来 一本是乔治·奥维尔的《1984》 书中的民众被可怕的独裁控制
34:24
监控遍布四周 思想警察知道你的想法并迫害你 这类似于尤瓦尔提到的数字独裁主义 另一本更吓人的书是阿道司·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 相反,在这本书中 根据繁殖和设定程序 民众想要的恰好是国家愿意提供给他们的东西 所以他们买的都是算法告诉他们该买的东西 他们做的都是算法告诉他们做了会开心的事 正如你所提到的“天真的乌托邦” 这两位作者都没提到“算法”这个词 因为他们写书的时候这个词不存在 但和书中的主角不同,我们知道自己被操纵了 你提到了 尤瓦尔也提到了算法给我们的影响 问题是我们要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吗 比如我们能否要求做重要决定的算法
35:34
对公众公开或提交监管机构 让监管机构揭露、搞明白算法机制并进行解释 有这种规定 那你说说吧 ,我们有兴趣 简要说一下
36:37
我们是需要规范
37:40
但最终我们别太害怕 尤瓦尔你有补充吗 虽然这有点儿可怕 人工智能革命仍是新鲜事 几年前除了几个科学家外,没人谈论人工智能 我们2016年提交的文件什么用都没有 我们还没有跨过决定性的分水岭 真正的分水岭是人工智能和生物统计学的结合 如今大量数据被挖掘,大量民众被侵入 这不是基于生物学知识或生物数据 它基于的是我点击了什么、去了哪里和买了什么 这些仍停留在我们身体之外
38:43
分水岭是生物识别设备普遍应用,而且这正在发生 从此以后,数据来自于身体内 它们侵入的是你的心和脑,而不只是你的信用卡 人工智能还没发挥它的全部作用 它会变得越拉越精密 也会变得越来越难约束 即使是在欧盟 你们有法律规定 如果一个算法做关于我的决定 比如不雇佣我 我有权利知道为什么 这至关重要 但是 但这对我彻底没用 因为算法对我们做决定是基于无数的数据做决定 而人类决定不雇佣我,是基于两三个数据点 我能理解为什么 因为你是同性恋,还是犹太人,我们不要你
39:48
这些要点组合在一起,解释起来比较容易 而算法、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考虑几万个数据点 每个数据点只占百分之几的比重
40:52
41:58
43:00
44:08
45:11
46:12
47:13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