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29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29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705

Number of words: 840

Number of symbols: 4643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2:09
有人吗 有没有人 师叔 你还好吗 温公子 你虽功力深厚 内力亦非无穷无尽 这样下去 必受沉重内伤 却让韩英如何担当得起 韩兄弟 你就别跟我客气了 你若是死了 阿絮一生一世都放不下的 更何况 有个九霄师弟做他的心魔 还不够吗 你放心 我就是累死 也要保住你的命 师叔 你歇一会儿吧 你教教我该怎么做 我来帮韩大哥撑一会儿 傻小子 你那点微末内力管什么用 现在知道急了 看你以后 还敢不敢跟你师父撒娇偷懒 小兄弟 你成了庄主的徒弟 小兄弟 你知道我们多么羡慕你吗 庄主若是能收下我为徒 哪怕一日也好 我死都瞑目 别说话了 继续入定 韩大哥 只要你痊愈了 我们跟师叔一起求师父收你为徒 让你当我师兄
04:36
咱们一起在四季山庄 练功读书 种田养花 什么声音 若我未曾复制琉璃甲散播于世 这傻小子也不会被晋王算计 舍了性命盗出一块赝品来 段鹏举 老温已经跟他交过手了 是了 他在等我 师父 你师叔呢 他没事 外面的人是你伤的 好孩子 列阵 分两边从侧门进攻 先扳奎木狼 再扳星日马 你不能死 我不能让你死 韩兄弟 你不能死啊 我不能让你死 我答应了阿絮的 你不能死啊 韩兄弟 老温 老温 你起开 我不能让你死 韩兄弟 老温 你不能死 老温 是我 阿絮 我是阿絮 阿絮 大巫呢 你先把韩英放下 不行 我一旦放下他 他就过去了 我不能放下他 韩兄弟 你快醒醒 快醒醒 他已经不在了 你胡说 他没死 韩兄弟 你把他放下吧
08:07
韩英 韩兄弟 好好去吧 阿絮 都怪我 阿絮 韩兄弟刚开始让我扔下他不要管 护成岭出去 我不听 他就 他就自断心脉了 都是我的错 如果不是我一开始 造假的琉璃甲祸害世间 韩兄弟 他也不会因此白白牺牲 老温 都是我 都是我 都是我 老温 脉象纷乱如沸 丹田空空如也 老温他 他的内力呢 师父 心月狐还没修好 怎么办哪 师叔他 他和韩大哥怎么了 成岭 你听师父说 我不听 师父 你不用说了 我爹爹最后一次跟我讲话 就是你现在这个表情 我宁可和你们一块死 也决不偷生 谁说要死了 不会有人再死了 你记不记得为师曾和你说过 我曾是天窗之主 山外的追兵也是天窗之人 他们和韩大哥一样 都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
10:24
他们所效力的晋王是我的表哥 他们只是来抓我 我不信 师父 你不用哄我 温叔 你快醒醒 温叔 成岭 师父怎么会骗你呢 他们真的只是来抓我的 绝不敢伤我的性命 倒是你师叔 他内力消耗过度 有走火入魔的迹象 若不及时调息 轻则武功全失 重则有性命之忧 他们还不知道你的存在 我现在就带你们去密室 周庄主 请现身 王爷传诏 请周庄主回晋州一叙 你听 他们真的只是来抓我回晋州的 成岭 你先好好为你师叔护法 等你师叔醒了 再来晋州救我不迟 听话 周庄主 请现身 王爷传诏 请周庄主回晋州一叙 鹏举 周庄主 别来无恙啊 看您的模样 确实不似有恙 七窍三秋钉果然能解 早知如此 那些在庄主钉下
12:04
变成活死人的兄弟 情何以堪哪 周子舒 你 站住 鹏举 不是王爷要传诏 荒唐 你叛离天窗 欺君罔上 你以为这次王爷还会姑息你吗 拿下 金风玉露一相逢 天上人间不算数 在天愿为比翼鸟 在地愿结连理树 曹大哥 你又在说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啊 你怎么天天那么开心啊 我当然开心啊 我有你我就知足 阿湘 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开心啊 你是不是思念周温两位兄长啊 你不许套近乎 你应该跟我一样叫主人和 阿湘 你笑什么呀 你看 这三个玉米粒 像不像他们两个带着那个金豆侠 好像一家人 好可爱啊 阿湘 我好久没见你这么开怀大笑了 这段时间你都不开心 你要是思念他们 我们可以去四季山庄啊 不要 我觉得待在这儿挺好的
13:44
我不要下山 再说了 主人又没让我回去 我要是自作主张的话 他肯定会凶我的 温兄不会那么凶的 他待你像待自家妹妹一样 我们去探望他他只会欢喜 他不会凶你的呀 我就是个老妈子 阿湘 你到底有什么烦心事啊 你跟我讲讲 我可以帮你啊 你每次一唉 我这心里就堵得慌 难受 没有 真没什么 只不过 自打我记事起 我就从来没有过过 这么安逸的日子 你待我很好 师兄 师叔也待我很好 我就是有点不习惯了 生活在蜜糖罐里 太好了 我就是担心 有一天他们会消失 童言无忌 大风吹去 你别担心 我不会离开你的 是警报声 有敌袭 快回去 你听 是药人军 毒蝎的药人军 什么军 等会儿再跟你解释 快 有鬼 这青天白日的怎么会闹鬼 师兄 你怎么了 有毒 有毒 怪物身上 师兄 你要撑住
15:58
我带你去找师叔 快走 走 快走 走 师弟 这是怎么了 曹师兄 蔚蓝 你怎么了 我没事 这是 别叙旧了 快走 去后山 师叔护着大家去后山了 走 快走快走 首领 叛徒身上的确还有七窍三秋钉 已经和血肉长在一起了 这该叫请君入瓮吧 还等什么呢 急什么呀 周庄主 这些年您荣宠加身 是何等的风光无限 可您一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老段一直想不通 这四季山庄究竟有什么稀奇 原来也不过如此 周子舒 这些年你欺上瞒下办的那些勾当 王爷不知道 可我老段心如明镜 鹏举啊 再不走 你就不怕夜长梦多吗 难道此处还有同党潜伏 是韩英 韩英已经不在了 好 好 周庄主 韩英这枚暗桩
18:40
你藏得够深的 老段佩服 可要不是 这位忠心耿耿的领路先锋 我还真不敢相信 您就藏在四季山庄 不愧是晋王的走狗啊 好局啊 周庄主 告诉您吧 韩英冒死盗的那块琉璃甲 本就是假货 晋王神机妙算 预料韩英得知了阴阳册的秘密 必会带着琉璃甲来找你 这厮竟然如此忠于四季山庄 那就让他给贵庄陪葬吧 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多看两眼 看一眼少一眼喽 四季花常在 九州事尽知 王爷口谕 他若故剑情深 便给他折了 他若故土难离 便把他毁了 周庄主 这都是你咎由自取 十年恩宠都养不熟你这条白眼狼 若是换了老段 何止让你变成丧家之犬
20:34
当下就该一棒子打死 等见了王爷 自己跟他谢罪吧 启程 对了 你那支私军既已成了规模 总应该有个名号吧 要不叫昆州军如何 世子爷请见谅 子舒斗胆 想请世子爷 为这支私军赐名为天窗 子舒一人能力微薄 不敢肖想奇功伟业 但只求舍我一身 能与这暗世泄下一线天光 便算没有辜负诸师先贤的教诲 好一个天窗 子舒 今日我们且为这晦暗的乱世 开一道天窗 有朝一日 我一定要摧枯拉朽 毁掉这遮蔽白日的一切 十年血海浮沉 我以为只要打开一扇窗 此外总有光明 自以为的以身殉道 竟成了以身饲虎 这么多年 周子舒 你这是图什么呢 师叔 师叔 喝口水
22:48
师叔 有人 是我 快开门啊 蔚宁 是蔚宁 快 快开门 开门 快开门 师叔 有 有个姑娘 师叔 师父 师叔 师兄 这是为何啊 蔚蓝 你没事吧 师叔 我没事 师兄被妖怪抓伤了 南方路口全是鬼怪 行了 我知道了 快 扶他们去包扎去 小阿湘 你 你没事吧 师叔 我没事 我不怕 那些妖怪笨得很 我们只要上了树 他就抓不到我们了 没事就好 没事就好 师叔 这位姑娘 行了 我没有老眼昏花分不清男女 可这掌门禁地它有 什么规矩 事急从权懂不懂 这是你曹师兄的媳妇 是你未来的大嫂 且不说她是自己人 就是不认识的姑娘家 住在这半山腰 你不让她进山洞 难道看着被怪物叼走吗 我说你这榆木疙瘩玩意 你 你 我白养你这么大了我 我 师叔 师叔
24:19
你中毒了 不打紧不打紧 就是被怪物给咬了一口 没事 没事 没事 师叔 这是我主人一位朋友炼制的药粉 专克这尸毒 你拿去 这毒虽然不烈 但是却很难除根 用了这药粉 血色转为殷红就可以了 蔚虚 快 拿药 赶快救治师弟 多谢湘姑娘 快去 师叔 来 去吧 小阿湘 你主人和这些怪物先前打过交道 我主人之前遭遇过几次这些怪物 他们原本是活人 被人用巫蛊毒术 炼制成了这副不死不活的样子 力气很大 不知道疼 但是挺笨的 就是爪子上有毒要小心一点 以活人练蛊 这个鬼谷 这等丧尽天良的事都能做得出来 难道 难道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鬼谷 谁说这些怪物是鬼谷练的呀 昨夜四大恶鬼齐至 偷袭未果 被掌门师兄击退
25:54
我们正在商议对应之策 却不料大批怪物从山下杀了上来 这鬼谷竟养了这么样的一支妖军 这些以鬼为号的邪魔 真的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小阿湘 你别怕 这里啊 是我们清风山历代祖师清修之所 深藏山腹 怪物们它攻不上来啊 师叔 我师父呢 我师父去哪儿了 我怎么看不见我师父 师叔 师父救我们去上山 我亲眼看见师父 一个人闯进了药人堆里面 然后 然后就不见了 你这乌鸦嘴 说的是人话吗 不可能 蔚宁 这不可能 蔚宁 你别听这小子胡说八道 掌门师兄武功盖世 这些个妖魔小丑 怎能奈何得了他呢 掌门师兄一定是想擒贼先擒王 杀下山去求援去了 没事没事 擒贼先擒王
27:23
这四大恶鬼齐至 想那鬼主温客行多半也来了 只要掌门师兄杀了这个罪魁祸首 师叔 你刚刚说 鬼谷谷主温什么 鬼谷谷主 温客行 太师父 小师叔 韩大哥 和四季山庄列祖列宗的英灵保佑 咱们一定能逢凶化吉 平安出去 站住 你跑不了了吧 别过来 按住他 蠢狗 快跑 快跑回家去找妈妈 甄一锅 放开我 谢谢 小朋友 你是不是姓甄啊 我不姓甄 您认错人了 小朋友别害怕 我是你赵伯伯呀 太湖剑派的赵敬 我跟你爹你娘都是好朋友 如玉和妙妙一定跟你提起过我 对不对 娘 我遇见赵敬伯伯啦 娘 我遇见赵敬伯伯啦 五湖盟的赵伯伯 娘 你看
30:16
这是赵伯伯给我买的糖葫芦 可好吃了 阿敬 怎么是你啊 小心 赵二哥 坐 快坐呀 快坐 衍儿 你先去外面玩 大人们还有话要说 你怎么弄成这样了 师兄 你先跟赵二哥聊 我去给你们沏杯茶 想不想吃啊 不给 赵敬 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是你 弟妹啊 你怎么还是这般火爆脾气 容大哥和容夫人都不在了 容家并无传人 不打开这武库大门 难道要让我们大家的心血 就此淹没不成 别装了 容大哥到底是怎么死的 高崇大哥怎么会有三尸毒 这种歪门邪道的东西 只有你 只有你这个下三滥 对 我是下三滥 下九流 那又如何 如今还不是我为砧板 君为鱼肉 把钥匙给我 我即刻转身走 咱们此生不复相见
32:17
否则 否则怎么样 否则 禽兽 赵敬 师兄 师兄 你要干什么 如玉啊 你可要想清楚 这武库中可还是有阴阳册的 把钥匙给我 赵二哥答应你 打开武库之后 我便将这阴阳册赠予你 治你手足之伤 届时你还是那个人人敬重的神医 再也不用带着娇妻爱子 躲在这破地方隐姓埋名 如玉啊 你不为自己着想 也该替孩子想想吧 赵二哥 你且先替自己想想吧 你刚才已经运了真气 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吗 毒妇 你在茶里下毒 自古医毒不分家 你太小瞧我们神医谷了 如玉武功已废 我一个弱女子 防人之心不可无 把解药给我 咱们一切都好说 好啊 赵二哥 赵二哥 你快吃吧 此毒一旦发作 乃是万虫嗜身之苦 令人肝胆尽碎而死
34:13
你我毕竟旧识一场 小妹也不愿让你受这个苦 瓶中是三个月的解药 我还没说完呢 此毒一旦发作不可根除 倘若我一家三口尚在 赵二哥可以每隔一段时间 来探我们一次 否则 二哥慢走 弟妹不送 爹爹 衍儿 娘 怎么了 赵伯伯他是坏人吗 我不该带他回家 对不起 娘 你打我吧 师叔 师叔 是我 师叔 你怎么了 是我 师叔 我要杀了他 师叔 我要杀了他 师叔 乌溪 情况怎么样 我再三检查过了 废墟之中 只有一个男子的焦尸 不可能 我要亲自去看看 北渊 我已经叫阿沁莱将那具 将那个人入土为安了 乌溪 你不明白 子舒不可能就这么死了 王爷也不可能杀他 北渊 是谁不明白 他都能叫人来杀你 为什么不能杀周庄主
36:25
不对 子舒既出天窗 必有四季山庄的旧部跟随 何况还有他的二师弟和徒儿 焉能判断那是他的遗体 北渊 是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四季山庄旧部 早就被晋王残害殆尽 周庄主正是因此 才叛出天窗浪迹天涯 你别怪平安 我做的主 乌溪 你 放开我 师叔 放开我 走 师叔 放开我 放开我 师叔 师叔 我要杀了他 放开我 师叔 师叔 放开我 师叔 我要杀了他 师叔 我要杀了他 那 那 那不是周庄主的徒儿吗 我要杀了他 我要杀了你 师叔 我要杀了你 师叔 张小公子 张 张小公子 平安大哥 平安大哥 这便是我家七爷和大巫了 周庄主呢 别怕孩子 我是你师父的至交 有任何事说与我听 我们一起想法子 七爷 我师父被天窗的人抓走了
38:02
师叔好像走火入魔 您快去救救他 我要杀了你 公子 摒住心神 你走火入魔了 我要杀了你 公子 我们是周子舒的故人 阿絮 他在哪儿 师叔 你把我师叔怎么了 他没事 就是太累了 让他先休息会儿 你们都饿坏了吧 来 这是师叔给你们分的 赶紧吃 师弟 湘姑娘 你们怎么了 没事 这是何等关口 你挑这个时候闹别扭 师兄 外面情况如何 他们固然攻不进来 但是我们也出不去 洞府里食物也不多了 师叔有何打算 我们再困两日 饿得剑都提不动了 到时候想拼命也没有办法了 既然如此 还不如出去和那些恶鬼拼命 杀死一个算一个 蔚宁 你要沉住气 师父他武功通神 外面这些妖魔困不住他 他至今没有消息 我想他一定是杀出去求救援了 师叔说了 我们再等一日一夜 倘若还没有消息 我们便出去拼了 届时你一定要竭尽全力保护阿湘
40:42
逃出生天 师兄 这是师叔的安排 我们清风剑派百年传承 绝对不能在我们手上毁了 况且 我们也不能连累阿湘一个外人 为我们送了性命 她的主人既是世外高人 到时候 你带上历代先祖留下来的秘籍 手札 去求他的庇护 莫大哥 你别说了 我哪儿都不去 你们可不能出尔反尔啊 现在说我是外人 我既然在这儿了 要拼和你们一起拼了这条命便是 莫大哥 你别瞧不起我是个姑娘家 我杀的人说不定比你都多呢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