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官方字幕】论塔利班攻占阿富汗(塔利班与伊斯兰国=国民党与共产党?/ 塔利班的钱是谁给的?/ 中国占了便宜还是吃了亏?)| 刘仲敬访谈第153集

【免费官方字幕】论塔利班攻占阿富汗(塔利班与伊斯兰国=国民党与共产党?/ 塔利班的钱是谁给的?/ 中国占了便宜还是吃了亏?)| 刘仲敬访谈第153集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ZH-HANT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176

Number of words: 203

Number of symbols: 10935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0:00
整理&字幕:三馬兄 主持人:今天想請您跟我們談一下阿富汗和中亞的形勢。最近阿富汗的局勢進展得很快。 今天(8月15號)最新的消息是,塔利班正在由四面八方進軍首府喀布爾,沒有遇到任何的抵抗,塔利班正在與阿富汗政府談論“和平轉移政權”。所以看起來,塔利班可能很快就會掌控整個阿富汗的局勢。 這一、兩周以來,塔利班進軍的速度可以說是神速,迅速占領了阿富汗幾乎所有的重要城市。 所謂的阿富汗政府軍似乎一點應戰的意思都沒有,只要看到塔利班的軍隊就全員投降,把部隊連同美國給的各種裝備通通免費送給塔利班。 有主流媒體評論道:美國在2001年發生雙子星恐怖攻擊之後,小布什政府在同年發動了對阿富汗塔利班政權的進攻,在十年之後的2011年將罪魁禍首本·拉登擊斃;
01:28
但是在2021年,自從美國拜登政府宣布從5月1號開始撤軍之後,短短三個半月塔利班又把整個阿富汗奪了回去,這是不是代表美國這二十年對阿富汗的投資和經營都整個浪費了呢? 還是說其實不能這樣說,美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進入和撤出有沒有更深層的意義? 劉仲敬:我們來看一下塔利班的結構。塔利班基本上是一個由私塾學生組成的普什圖人的升級機構。 換句話說,阿富汗之所以變成本·拉登的據點,是因為它是一個地緣上的真空,它是一個民族國家建構失敗的地方。 它是由無數部落拼合起來的拼圖,各部落按照自己的習慣法辦事,所以沒有一個可以負責任的中央權威。 所以,本·拉登在東非和其他地方無法立足以後,就可以跑到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境部落去,以此為立足點。 但是,這並不表明他跟所有部落都有良好的關系。他的來臨只是水面上的一個泡沫或者標志,標志著外部的政治鬥爭進入阿富汗山地以後,本地的部落酋長和軍閥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升級他們原有的軍事裝備。
02:50
比如說像是美洲的印第安人,他們原先是沒有戰馬和火器的。英國人和西班牙人在美洲打仗,就自動地導致當地市場上出現戰馬和火器。 然後印第安人在現代的傳說中變成了擁有火槍和騎兵的英勇戰士。他們原先也是英勇的武士,但是原先他們沒有火器,歐洲人的戰爭給他們帶來了火器。 阿富汗人原先也是這個樣子的,他們本來就是經常相互交戰的部落和軍閥,但是國際上的鬥爭把現代化的武器帶進了阿富汗市場,同時也深刻地改變了阿富汗本身的經濟結構。 昂貴的外來武器的進入,也必然伴隨著外來的金流和交易系統的進入,使得原先的部落必須直接或間接地跟比如說卡拉奇、貝魯特和卡塔爾的金融機構發生聯系,依靠這些金融機構來辦理他們的武器和交涉事宜。
03:56
這是一種以特殊方式進行的現代化。所有的人,包括蘇聯人和美國人,都是這種現代化的推手。 它們用在阿富汗的美元,大概每次是幾百億美元。1990年代以前的冷戰時期用了幾百億;在冷戰後時期,就是塔利班崛起的那個時期,進入低潮期;反恐戰爭時期又進入高潮期,又用了幾百億美元。 塔利班產生的時間是在這個低潮期。這個時期也是非洲被拋棄的時期。 非洲跟阿富汗一樣,它們對列強的價值來說就是冷戰。如果沒有被用作冷戰一方反對其他各方的基地的話,那麽很多地方都是得不償失的。 基礎設施太差,作為資本主義開發來講是不賺錢的,危險太大,風險太多。因此,民間的開發資金不容易進入。政府的開發資金進入,主要是為了反對其他列強。
05:06
而蘇聯的倒台,使得反對其他列強的必要性消失了。因此,無論是蘇聯還是西方列強,在九十年代都經歷了一次大撤退。 大撤退的結果導致大量的現金流退出了阿富汗和非洲。這是塔利班可以崛起的真空期。 在那以前,在八十年代,塔利班是不容易崛起的。八十年代拿著蘇聯和美國武器的各軍閥,很容易利用他們在部落社會的關系網把塔利班壓下去。 塔利班是兩種因素的產物:舊塔利班(九十年代的塔利班)是被現代化進程遺棄、深刻感到不公正的民間自發秩序的集合,以及巴基斯坦軍事特務情報當局對他們進行適當開發。兩者是缺一不可的。 前一種自發秩序在全世界的被動引進現代化的不發達國家,特別是穆斯林國家,都是極其常見的。大多數都在水面上冒了一個泡沫就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06:20
塔利班是私塾學生的組織,私塾學生就是上不起洋學堂的學生。 我們可以回顧袁世凱時代的內地是什麽樣子的。大部分內地只有極少數的洋學堂。它們跟洋醫院一樣,收費當然都是貴的。只有極少數達官貴人子弟和有錢人的子弟才上得起洋學校。 占人口絕大多數的窮人要麽是完全不受教育,是純屬的文盲;要麽就是讓他們的子弟到私塾去,讓私塾先生教他識幾個字就可以了。 對於純粹的窮人來講,上洋學堂肯定是不可能的。土學堂能夠教他識字,他比起不識字的文盲來說已經有很大優勢了。這個用處是不小的。 你在土學堂的私塾先生那里,私塾先生是沒有上過官學的人。官學是北洋政府接受西方和日本學制以後培養出來的洋學生當老師建立起來的學校。
07:26
當然,洋學生要以響當當的大銀元當工資,北洋政府也沒有那麽多錢,所以洋學堂的數目是不太多的。他們懂一些魯迅當時曾經描繪過的格致和聲光電化之類的東西。 而土學堂的私塾先生跟範進中舉的時代一樣,只會給你講四書五經。但是,講四書五經,他也會教你識字。 所以你從土學堂學出來,理科方面的知識你完全沒有,英文也不會,但是在語文這個方面,你能夠識得幾百個字是沒問題的。 能識幾百個字,在鄉下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你到商店里面去買東西的時候如果碰上奸商的話,你識了那幾百個字,就不會上當受騙。 相反,別的文盲在害怕自己上當受騙的時候需要請你幫忙,你自動變成了他們的領袖。 官府、軍閥或者什麽外來的大人物到鄉下的時候,文盲跟他們打交道總是要吃虧。識幾百個字,那麽軍閥派發的公文、縣政府發的公文、像方唐鏡那樣的訟師打官司發出來的文告,他能看得懂。
08:34
解釋一下,那個人就不會吃虧。對於鄉下人來說,這個不吃虧是很重要的。 他如果有一點急公好義的精神,他就能夠保護一大批文盲,本鄉的文盲會把他當作領袖。 如果沒有急公好義的精神,他只顧他自己,他至少也能夠讓自己獲利。最低限度是不吃虧,有的時候還能夠上下其手,利用別人都是文盲、而他自己有點文化來撈好處。 賺到的那點錢和撈到的那點好處,在城里人、上層人士、達官貴人和中產階級子弟看來是一文不值的,但是在鄉下人看來是相當重要的。 不可能交得起洋學堂學費的鄉下媽媽,願意在生病的時候去看國民政府通令禁止的中醫。國民政府時代有幾個西醫呢?通令禁止並不管用。鄉下郎中多半都是中醫。同樣,鄉下學校多半都是私塾。 他們生病的時候去看中醫,有一點點錢的時候把孩子送進私塾,好歹能學幾百個字。這就是北洋政府和國民政府時代大部分內地的真實狀態。
09:48
大清皇帝和科舉制度還在的時候,鄉下的精英就是左宗棠這種人,不是讀一點點詩書,而是讀了很多經書,在中了舉人之類的以後,是鄉下的天然領袖。 他在中了舉人以後,也自然會撈到一些錢來買田買地,所以他往往也是鄉下的地主階級。 大清朝和科舉制度倒台以後,社會的下半截喀嚓一聲崩塌了,舊有的老舉人和老秀才越來越少。什麽人來填補真空呢? 洋學生肯定要往上海和北京跑。他覺得自己讀了洋學堂,在鄉下就是一個大人物了,是不肯留在鄉下的。 鄉下出現治理的真空,出現地痞流氓上下其手、善良人普遍受害的狀態。這時,土學生就可以站出來代替過去的舉人和秀才來填補這個真空。 這就是塔利班。不僅塔利班,土耳其的伊斯蘭主義者和伊斯蘭世界的所有伊斯蘭主義者,墨西哥的薩帕塔運動和第三世界的各種運動,他們是土學生和巫醫。
10:55
在鄉下人的眼里面,他們就是鄉下社會僅有的能夠做自己代表的人。像托克維爾所說的那樣,在貧困的布列塔尼,窮人當中唯一的紳士就是本堂神父。 在塔利班崛起的那個時代,軍閥因為失去了太上皇的保護,他們的武器質量傾向於退化。否則的話,這些土學生也拿他們沒有辦法。 伊斯蘭世界的土學生讀的不是四書五經,而是古蘭經。古蘭經有法學的作用,它是融入沙里亞法的習慣法的一個來源。土學生讀了古蘭經以後,就按照古蘭經上面講的教導和經師講的沙里亞法,講公平正義。 他們講的那些公平正義,不符合歐洲人和美國人引進的現代化的法律。比如說,通奸的女人是犯法的,但是按照現代法律並不犯法。
12:09
按照鄉下樸素的道德觀念和伊斯蘭教的傳統教規來說這是犯法的,但是政府的官法說這是合法的。 於是,鄉下人更加覺得政府不是他們的自己人,而是剝削和壓迫他們的外人。 當然更重要的是,軍閥和軍閥代理人橫征暴斂,要抓丁,要用錢。本來傳統的開支是不貴的。大清朝在沒有洋槍洋炮的時候,鄉下的稅是不重的。雖然有貪污腐敗,但是鄉下人還能夠勉強忍受。 自從朝廷練了新軍,最後又被新軍篡奪了政權,各路軍閥的大帥開戰以後,他們要從歐洲和日本進口先進武器。這些武器的很大一部分開銷要壓在農村頭上,所以農村人的開支陡然增加。 於是農村人自然而然會得出結論:帝國主義和他們的代理人政府是壞的,他們給我們的負擔比過去傳統的伊斯蘭教帝國要大得多,他們是來欺負我們的,而我們拿他們沒有辦法。 而土學生進入社會以後,他們天然是洋學生的敵人。不用說,在官方學堂(比如說凱末爾將軍辦的洋學堂)讀了一點英文和聲光電化的學生,
13:23
憑他們的文憑,到處好找工作,到政府部門去,到軍隊去,到大城市的大公司去。 而私塾教出來的學生到處碰壁,你英文不好,就把你淘汰掉了。這些人自然而然就覺得: “同樣是十年寒窗,他們太占便宜了,而我們太吃虧了。他們憑什麽占便宜?憑帝國主義。我們為什麽吃虧?因為我們是安拉真正的子民,我們是窮人的代理人。”雙方自然而然會形成階級矛盾。 大多數人口的精英就是這些私塾子弟。照巴基斯坦邊界地區和南部的叫法,這叫馬德拉沙(Madrasa),就是宗教學校。宗教學校的好處是什麽?免費或者基本免費。 美國人完全清楚,巴基斯坦南部的宗教學校是產生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根本,但這是他們無法取締的。 英國人留下來的和後來辦的世俗學校,也就是洋學堂,始終只能覆蓋巴基斯坦人口的一小部分。 激進的、在社會上出路不大的人就像是陶希聖,陶希聖就是一個土學生,他為什麽加入國民黨?因為像胡適之那種留學回來的洋學生把他擠壓得不得了。
14:34
在他看來,國民革命、乃至於社會革命是他翻身的一個機會。他是國民黨左派的知識分子,因為他是一個土學生。 國民黨北伐時期就用了很多這樣的土學生。打倒北洋軍閥,對於他們來說就是打倒跟北洋軍閥同時在社會上很吃得開的胡適之那樣的留學生。 後來投奔延安、打倒國民政府的土學生和知識青年,像江青那種人,更是大多數是這種人。在他們看來,國民政府跟以前的北洋政府一樣,是宋子文和洋學生的天下。 江青在山東的土學校讀過幾年書?她到上海去,等於是一個半文盲,她在上海永遠混不出頭來。 但是到了延安,投奔毛澤東,帶領廣大貧下中農進城,她頓時就覺得自己長期受壓迫、受歧視的經歷是應該被糾正的不正義。 然後我們進了城以後,讓你們知識分子都去夾邊溝,讓資本家好好跳一跳樓,出一出我們幾十年的惡氣,這是必然的。 當然,大多數宗教學生是沒有機會出這口惡氣的。那要看政治上有沒有足夠的形勢。
15:37
宗教學生有什麽呢?他就會講古蘭經上公平正義的大道理。他會指著軍閥的鼻子罵:你是壞人,真主教導我們要善待窮人,而你這樣欺負窮人,我們跟你拼了。 他拼得過軍閥的機關槍嗎?膽子大的、太冒險的人就被軍閥的機關槍給做掉了。 膽子小一點的人就在鄉下和社會邊緣地帶罵社會不公平,帝國主義和軍閥太壞了,然後得到了很多跟他一樣窮的聽眾,但是他們永遠推翻不了政權。 他們的組織頂多能做成民間的慈善互助組織,再升一級就做不到了。盡管他們很恨軍閥,軍閥強搶民女和橫征暴斂都是必然會做的事情,但是他們並不能拿軍閥怎麽樣。 但是九十年代後期,巴基斯坦的軍事情報部門介入,像蘇聯和鮑羅廷的介入改變了國民黨的命運一樣,改變了他們的命運。 巴基斯坦遭到了印度的威脅。在冷戰時期,美國用得著巴基斯坦,巴基斯坦是美國在阿富汗打蘇聯的主要基地。
16:41
但是冷戰結束以後,美國的投入急劇減少,巴基斯坦開始動蕩起來,它很有可能被印度肢解和吞並。 對於巴基斯坦來說,開拓阿富汗做自己的後方,把普什圖地區作為自己的戰略中央,是很重要的。 軍事情報局和軍隊這時正好處在強有力的穆沙拉夫將軍(Pervez Musharraf)的統治之下。穆沙拉夫將軍過幾年就發動了政變,不過這時他還沒有發動政變。 有他這樣的強有力的人物拍板,本來只是軍部的知識分子和參謀官之類的設計的方案就得到了資源,有實施的可能性了。 因此,巴基斯坦的軍部和三軍情報局的顧問進入阿富汗跟巴基斯坦接壤的部落區,資助這些神學生,使這些神學生手里面有了武器。 他們手中有了一些巴基斯坦武器和軍事顧問;而阿富汗各路軍閥的武器,由於被蘇聯和美國拋棄,軍事質量大大下落。一消一長,於是他們就能夠在最初的幾次戰役中打下自己的老家坎大哈。 但是在第二階段進軍喀布爾的時候,他們受到了反抗蘇聯的、在塔吉克形成的大軍閥勢力馬蘇德將軍(Ahmad Shah Massoud)的阻擊,又從喀布爾敗下來。
17:51
原因是什麽?他們是地方軍,他們本質上是普什圖部落和普什圖人民的代理人,在塔吉克人和烏茲別克人的地方被看成是外人,所以喀布爾政權可以依靠北方聯盟(Northern Alliance)來打擊他們。 這時,選擇權就在巴基斯坦手里面了。巴基斯坦如果不管的話,他們頂多能形成一些土軍閥;如果管的話,輸送武器,他們就能發動第二次戰役,打敗北方聯盟,攻陷喀布爾。 而巴基斯坦軍方決定給他們新一批支持,於是他們就做到了打進喀布爾這樣的奇跡。 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們的宗教學生建立起來的組織,基本上還是原有的部落青少年子弟按照原有的部落和鄉村結構形成的混雜組織。換句話說,第一他們不是現代化的職業軍隊,第二他們沒有精兵。 他們跟北方聯盟各部落制造出來的塔吉克軍閥和其他軍閥一樣,也是地方和部落的鄉下子弟構成的軍隊。雙方看誰拿的外國武器比較多一點,誰就能夠贏。
19:02
他們的部落當中有一部分是按照古老風俗行事的。部落就像一個獨立王國一樣,它是接待外客的。 如果外客在你的地方受到傷害的話,那麽主人沒面子。這說明主人不能打,不像別的主人那樣很能打、很能保護客人。 這就像是司各特的小說描寫的薩拉丁蘇丹一樣。凡是在薩拉丁蘇丹的飯桌上吃過飯的人,蘇丹就有保護的責任。如果他被蘇丹保護了以後還被殺了,那就是蘇丹自己沒面子。 本·拉登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在某些部落當中找到了庇護所。也就是根據這樣的土倫理,傳統的部落倫理,塔利班不肯把本·拉登交給美國人。 不肯交,美國人就打過來了,武裝北方聯盟,第二次打進了喀布爾,把塔利班趕回了鄉下。 而且,在美國人的威脅之下,巴基斯坦形式上宣布跟塔利班斷絕關系。這也就導致了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塔利班名義上的分裂,但是這個分裂是不徹底的。 要在巴基斯坦徹底鎮壓塔利班,那就必須在巴基斯坦發動社會革命,消滅宗教學校產生的土壤。但這是美國人不能做的,也跟美國人對憲法和民主的理解背道而馳。
20:14
按照美國人對憲法和民主的理解,只能夠把上層親塔利班的官員統統解雇,頂多做到這一點。底層的窮人家的子弟上什麽學校,美國人一定要管嗎?這跟美國人的觀念和實踐都是相矛盾的。 所以宗教學校還可以照樣開,只不過出來的宗教學校學生又變成一天到晚罵帝國主義、軍閥和達官貴人、但是自己卻沒有出路的那種人,但是潛在的土壤和兵源始終存在。 反恐戰爭和伊斯蘭國的來臨,使得局面變得覆雜化了。美國在搞掉了本·拉登以後沒有撤退,這個當然是美國的主要錯誤。沒有撤退,那麽就要涉及一個建立現代民族國家的問題。 美國按照它習慣的方案,擬定一個憲法協議,企圖把阿富汗變成一個民族國家,但這是做不到的事情。阿富汗可能會變成四、五個民族國家,但是不能變成一個民族國家。 它的塔吉克人跟北方的塔吉克合並可能還比較好。但是美國人由於國際形勢的緣故,北方的塔吉克還是蘇聯的附庸國,不能做肢解阿富汗這種事情。
21:21
強行團結阿富汗,就等於是讓南北各路軍閥達成協議,建立一個新的國家。 北方各軍閥其實就是馬蘇德將軍和杜斯塔姆將軍(Abdul Rashid Dostum)那些北方軍閥舊人,後來又產生了像努爾將軍(Atta Muhammad Nur)和馬利克將軍(Abdul Malik Pahlawan)這樣的新軍閥。 南方軍閥,像被塔利班刺殺的拉齊克將軍(Abdul Raziq Achakzai)這種人,是美國人扶持起來的普什圖地區的帶路黨。 美國人認為,塔利班崛起的關鍵原因是,舊阿富汗政府是北方聯盟包辦的,占阿富汗人口多數的普什圖人沒有代表。 所以它要扶持一些普什圖的大佬,像總統卡爾紮伊(Hamid Karzai)和軍官拉齊克這樣的人,使得南北實現平衡,把南方的普什圖從塔利班手里面奪過來。 當然,拉齊克將軍和所有軍閥一樣,行為是無法達到美國人心目中的規範的。 他的特長就是活埋或者私刑殺害被他說成是塔利班的人(但是也不一定,說不定就是私人得罪他的人),把從塔利班手里面接管的鴉片販子的收入搶過來。
22:30
這叫寓禁於征。順便說一句,宋子文和毛澤東都幹過這樣的事情。但是在他們的課本上,你只會看到北洋軍閥跟鴉片販子合作,不會說是國民政府和共產主義政府同樣以禁鴉片的名義賣鴉片。 鴉片生意既然實際存在,那麽依附塔利班的部落從里面搞錢是為什麽?不是因為他們不尊重伊斯蘭教對於公平正義的規範。 伊斯蘭教連酒都要禁。先知所在的時代雖然沒有鴉片煙,但是大多數教法學家肯定不會認為鴉片煙是一件好事。 塔利班是這樣反對軍閥的各種胡來,為什麽它自己要賣鴉片煙呢?武器和金錢。 塔利班可以不要武器嗎?沒有武器,塔利班能夠不被軍閥欺負嗎?要武器就得有錢,哪里能來錢?阿富汗有什麽出產能賣得出去?鴉片煙和礦石,就這些。不賣鴉片煙,你就現成吃虧。 所以,伊斯蘭教的原教旨教義必須為現實需要讓步。你當然也可以找一部分經師,解釋一下我們這樣做如何如何不得已,在目前的情況之下也是合法的,但是其他的教法學家也不會同意你。
23:39
無論如何,給外界造成的印象就是,塔利班新軍閥上台、控制了一方土地以後,跟過去的舊軍閥沒有什麽區別。 舊軍閥無非就是賣鴉片和抓丁派餉,塔利班來了以後還不是要賣鴉片和抓丁派餉嗎?你們革命的宗旨在哪里? 但是無論如何,情況就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美國人扶持的反塔利班軍閥也要幹同樣的事情。美國人動不動就要調查一下,你侵犯人權,你賣鴉片了。但是你沒辦法搞掉他。搞掉他,派誰來取代呢? 阿富汗政府是什麽?就是一個軍閥聯合體。北方軍閥的代理人和普什圖軍閥的代理人搶總統的寶座,往往搶到兩個人同時自稱為總統,形成平行政府。最後美國人出來調停,一個當總統,一個當總理。 國防部經常是馬蘇德將軍的手下。雖然馬蘇德將軍已經被塔利班刺殺了,但是他的兒子還在,他的派系還在,國防部經常是他們的代理人。 但是阿富汗安全部的特種部隊很可能是謝爾紮伊將軍(Gul Agha Sherzai)的人,謝爾紮伊將軍就是被刺殺的拉齊克將軍集團的人。等於就是,不同的各軍閥瓜分了政府的各部門。
24:55
而財政部經常是在不同代理人之間來回易手。像是北洋時代的財政部,非常之難當。 梁士詒當了財政部次長,給張作霖錢,吳佩孚就不滿意了,吳佩孚發通電來論述梁士詒的十大罪行。其實梁士詒的根本罪行是給張作霖打錢了。 吳佩孚說:“你給張作霖打錢,不就是欺負我嗎?TMD,我要把你趕下去,派我的財政部長上去當權。”張作霖說:“你敢!梁士詒只要下台,我就發兵進關,跟你狠狠打一仗。” 於是,黎元洪總統、徐世昌總統、三個月換一任的國務總理和部長們怎麽樣才能應付北方的張作霖和南方的吳佩孚呢?真是沒有辦法。他們每三個月就打進首都一次,首都的官員們拿他們確實一點辦法也沒有。 各部委在這些軍閥的手里面來回蕩來蕩去,阿富汗根本就不成為一個國家。如果張作霖建立一個滿洲國,那麽事情反而會簡單得多。但是由於國際形勢的緣故,沒有辦法做到這一點。 但是,美國人還是給他們提供了一個訓練樣板。美國人知道,各路軍閥的私兵,政治上的忠誠和戰鬥力都是成問題的,而且也不可能僅僅通過供應武器和金錢就能改變。
26:07
它可以在這個體系之外另外訓練一支專業化的阿富汗安全部隊,但是人肯定不能多。阿富汗政府能有多少錢,美國人有多少錢? 你別看現在美國人罵阿富汗政府,就像是1949年罵國民政府一樣,浪費我們的美元。其實,美國人總共也就給了八百億美元。 里根時代在阿富汗搞冷戰,它給了六百億美元。當時的美元跟現在的美元可不是一個價值。 經過格林斯潘先生的一系列放水以後,現在的八百億美元不一定能值當時的四百億美元。對於帝國性已經大大擴張的美國來說,這八百億美元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實在是算不上什麽。 安全部隊都是它訓練出來的。你經常可以看到報導,在哪一個地方快要失陷的時候,幾百人的安全部隊連同武裝士兵投入戰鬥,就扭轉了局勢。 但是安全部隊總共就只有幾千人,阿富汗政府依靠美元能養得起的安全部隊只有這麽點人。 塔利班方面也有相應的演化。一方面是伊斯蘭國的加入,一方面是塔利班也訓練了自己相應的精銳部隊,就是所謂的紅軍(Red Group)。
27:18
紅軍是2016年才產生的。在以前,塔利班的軍隊是以各部落為單位征集起來的,好處是接地氣而且便宜。 部落軍隊的壯丁是怎麽來的?塔利班的宗教學生以土阿訇和土神父的名義去跟他們說: “沒有我們塔利班保衛你們,你們又要被軍閥欺負了,你們出點壯丁給我們吧。你們雖然沒有先進武器,但是人總是有的。阿富汗生育率這麽高,男孩子多得是。” 於是,各部落就帶著他們的男孩子,組成比如說坎大哈團隊或者霍斯特團隊之類的,就來給塔利班打仗。 他們打傷了或者是年紀大了要結婚的時候該怎麽辦?回老家去。塔利班哪里有錢給你們養老呢?你們等於是志願軍或者半志願軍。 塔利班可以從阿拉伯國家募捐這些款項,賣鴉片撈到一些錢,從城里面的富商撈到一些錢,從巴基斯坦撈到一些錢。進攻喀布爾的時候給你們發一點賞銀,差不多了。要養一支正規軍,塔利班沒有這麽多錢。 而且,塔利班的地方性也體現在於,比如說西部的部落、東部的部落和東南部的部落跟嫡系的坎大哈普什圖人不是一家。
28:26
就好像是,山東軍閥到了湖北,湖北人肯定不會認他。因此,他們自己也產生了自己的塔利班。 塔利班的辦法跟國民黨一樣,就是搞政治會議。閻錫山,你說你是辛亥革命的老人,也算國民黨,但是你跟北洋軍閥是一直混在一起的,你就搞一個太原政治會議,管一管華北吧。 李宗仁是桂軍,跟蔣介石向來不和,你老人家搞一個西南政治會議,或者是在廣州搞一個西南政務委員會。漢口再搞一個政治會議。國民黨有四個政治會議。 名義上是國民黨的,但是實際上是國民黨新軍閥賴以對抗南京政府的工具。 塔利班也是一分為四:西方馬什哈德(Mashhad Shura),是伊朗色彩很濃的派系;東方米蘭夏(Miran Shah Shura)和白沙瓦(Peshawar Shura);中央奎達(Quetta Shura)。只有奎達系統的塔利班才是真塔利班。 當然,四個系統的塔利班,每個塔利班最多也有五億美元的收入,養兵是養得起的。 塔利班的兵還有一半是部落壯丁。部落壯丁打完了仗以後,他回老家去結婚了。誰給他介紹對象?他的父母、本部落的長老或者本鄉的宗教人士阿訇。
29:35
他們按照伊斯蘭教的規矩結婚,按照伊斯蘭教的教規養孩子。如果不養的話,部落長老和伊斯蘭教教法學家會出來管。 這些人不是塔利班能夠控制的。塔利班等於是向各部落借兵,這樣借來的兵就有一些很麻煩的地方。 第一,它是自發秩序的產物,它不是完全服從塔利班中央的。它如果認為中央對伊斯蘭教經典解釋不對味或者偏袒其他派系,它可能會莫名其妙地突然退出戰鬥。 第二,家里面農忙或者出現其他事情的時候,他們也有可能回家去幹活或者跟臨近的部落打仗。 當然,他們的軍事訓練質量也是很業余的,只不過其他部隊的軍事質量(例如塔吉克軍閥)也不見得有多專業,所以還能夠打一打。 美國人訓練出來的安全部隊是可以打敗他們的。他們為了對付美國訓練出來的安全部隊,也必須訓練自己的超越部落傳統的精兵,這就是紅軍。 紅軍最初只有幾百人。它跟阿富汗安全部隊是對抗性的和軍備競賽式的增長。你有安全部隊,我也得有安全部隊。最後紅軍漲到幾千人,阿富汗安全部隊也漲到幾千人。
30:49
紅軍是超部落的,終身供養,死亡率很高,大概是16%。 我們要注意,部落軍閥打仗是死亡率很低的,像北洋軍閥一樣。槍炮開了一陣子,死幾個人,大家都收場了。大部分部落軍閥都認為,打了仗以後,自己還是要回家種地或者幹別的事情去。 他們不是專業軍隊,而紅軍和阿富汗安全部隊是專業軍隊。阿富汗安全部隊的傷亡率不太高,不太高的主要原因是有空軍保駕。而紅軍的傷亡率很高,跟伊斯蘭國的傷亡率差不多,16%,這是一個極大的傷亡率。 正規軍的傷亡率超過10%,那是不得了的事情。能夠達到16%,那就真的是沖鋒敢死之士。照岳飛的說法,這就是選鋒隊了。 當然,這樣的隊員要經過專門訓練,包括國際上請來的各路教官的專門訓練,建立專門的訓練基地,而且還是終身包養,他本人和他的家屬都是終身包養的。塔利班能夠養得起的紅軍是不多的。 但是每一次關鍵性戰役,跟伊斯蘭國打仗或者跟阿富汗政府軍打仗,或者派到昆都士這樣的關鍵地點去支援至關緊要的軍閥盟友,就要靠這樣的紅軍出戰。這就是後期塔利班的軍事狀態。
32:08
在這個時期,連續兩任塔利班的領袖被美國人打掉了。第二任領袖曼蘇爾(Akhtar Mansour)已經不像是第一任領袖奧馬爾(Mohammed Omar)那樣能團結全部派系。 他依靠合縱連橫的手段來對付其他派系,依靠西部派系來反對東部派系,使得其他派系對他很不滿意。他如果不被美國人搞死的話,恐怕也會引起塔利班內部的分裂。 現在上任的這位領袖阿洪紮達(Hibatullah Akhundzada)像國民政府主席林森一樣,是一個派系調和的領袖,他自身沒有權力。 軍事委員會主席雅各布(Mohammad Yaqoob)是開國元老奧馬爾的兒子,掌握了坎大哈一帶的兵權。政治委員會主席巴達拉爾(Abdul Ghani Baradar)也是開國元老。 他們兩個就像蔣介石和汪精衛一樣,是真正掌權的大佬,但是他們誰都統治不了全局,所以讓阿洪紮達出來當他們的妥協候選人。這樣一個塔利班已經很像國民政府了。 它的精兵就是紅軍,頂多幾千人。其次是普什圖部落軍子弟兵,大概八千到一萬五千,不會更多了。剩下的都是跟塔利班結盟的或者名義上掛靠塔利班的軍閥部隊。
33:17
像韓覆榘和劉湘,他們是國民黨嗎?到底是國民黨還是軍閥?只不過國民黨比較得勢的時候,劉湘就加入國民黨,撈一個委員來當當;國民黨不得勢的時候,他又回去當四川軍閥去了。 大部分的塔利班像潮水一樣,因為部落軍閥的部隊就像潮水一樣。農忙的時候,可能一下子全空了;有事情的時候,可能一下子多出幾倍。 他們大概三萬到八萬人,比塔利班的嫡系部隊——只有幾千人的紅軍和只有萬把人的普什圖中央軍來說是要強大得多的。 塔利班全額供養紅軍,像伊斯蘭國供養它的戰士一樣;依靠聯姻和鄉里鄰居的感情維持中央軍;依靠不定期發放的津貼拉攏軍閥。 像是蔣介石希望張學良出來助戰,給張學良臨時搞一筆錢,但是張學良平時的錢還是他自己籌備的。張學良拿了這個錢,就可以進關打閻錫山了。 反過來,要讓閻錫山來打馮玉祥,也得給閻錫山一筆貸款。要讓龍雲出來打紅軍,也得給龍雲一筆錢。但是他們平時都是自己有財源的。
34:26
憑這些做法,把龍雲和劉湘這些人都算成是名義上的塔利班。以這種方式,看上去在地圖上籠罩了一大半土地。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