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官方字幕】论塔利班攻占阿富汗(塔利班与伊斯兰国=国民党与共产党?/ 塔利班的钱是谁给的?/ 中国占了便宜还是吃了亏?)| 刘仲敬访谈第153集

【免费官方字幕】论塔利班攻占阿富汗(塔利班与伊斯兰国=国民党与共产党?/ 塔利班的钱是谁给的?/ 中国占了便宜还是吃了亏?)| 刘仲敬访谈第153集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ZH-HANS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176

Number of words: 203

Number of symbols: 10935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0:00
整理&字幕:三马兄 主持人:今天想请您跟我们谈一下阿富汗和中亚的形势。最近阿富汗的局势进展得很快。 今天(8月15号)最新的消息是,塔利班正在由四面八方进军首府喀布尔,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塔利班正在与阿富汗政府谈论“和平转移政权”。所以看起来,塔利班可能很快就会掌控整个阿富汗的局势。 这一、两周以来,塔利班进军的速度可以说是神速,迅速占领了阿富汗几乎所有的重要城市。 所谓的阿富汗政府军似乎一点应战的意思都没有,只要看到塔利班的军队就全员投降,把部队连同美国给的各种装备通通免费送给塔利班。 有主流媒体评论道:美国在2001年发生双子星恐怖攻击之后,小布什政府在同年发动了对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进攻,在十年之后的2011年将罪魁祸首本·拉登击毙;
01:28
但是在2021年,自从美国拜登政府宣布从5月1号开始撤军之后,短短三个半月塔利班又把整个阿富汗夺了回去,这是不是代表美国这二十年对阿富汗的投资和经营都整个浪费了呢? 还是说其实不能这样说,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进入和撤出有没有更深层的意义? 刘仲敬:我们来看一下塔利班的结构。塔利班基本上是一个由私塾学生组成的普什图人的升级机构。 换句话说,阿富汗之所以变成本·拉登的据点,是因为它是一个地缘上的真空,它是一个民族国家建构失败的地方。 它是由无数部落拼合起来的拼图,各部落按照自己的习惯法办事,所以没有一个可以负责任的中央权威。 所以,本·拉登在东非和其他地方无法立足以后,就可以跑到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部落去,以此为立足点。 但是,这并不表明他跟所有部落都有良好的关系。他的来临只是水面上的一个泡沫或者标志,标志着外部的政治斗争进入阿富汗山地以后,本地的部落酋长和军阀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升级他们原有的军事装备。
02:50
比如说像是美洲的印第安人,他们原先是没有战马和火器的。英国人和西班牙人在美洲打仗,就自动地导致当地市场上出现战马和火器。 然后印第安人在现代的传说中变成了拥有火枪和骑兵的英勇战士。他们原先也是英勇的武士,但是原先他们没有火器,欧洲人的战争给他们带来了火器。 阿富汗人原先也是这个样子的,他们本来就是经常相互交战的部落和军阀,但是国际上的斗争把现代化的武器带进了阿富汗市场,同时也深刻地改变了阿富汗本身的经济结构。 昂贵的外来武器的进入,也必然伴随着外来的金流和交易系统的进入,使得原先的部落必须直接或间接地跟比如说卡拉奇、贝鲁特和卡塔尔的金融机构发生联系,依靠这些金融机构来办理他们的武器和交涉事宜。
03:56
这是一种以特殊方式进行的现代化。所有的人,包括苏联人和美国人,都是这种现代化的推手。 它们用在阿富汗的美元,大概每次是几百亿美元。1990年代以前的冷战时期用了几百亿;在冷战后时期,就是塔利班崛起的那个时期,进入低潮期;反恐战争时期又进入高潮期,又用了几百亿美元。 塔利班产生的时间是在这个低潮期。这个时期也是非洲被抛弃的时期。 非洲跟阿富汗一样,它们对列强的价值来说就是冷战。如果没有被用作冷战一方反对其他各方的基地的话,那么很多地方都是得不偿失的。 基础设施太差,作为资本主义开发来讲是不赚钱的,危险太大,风险太多。因此,民间的开发资金不容易进入。政府的开发资金进入,主要是为了反对其他列强。
05:06
而苏联的倒台,使得反对其他列强的必要性消失了。因此,无论是苏联还是西方列强,在九十年代都经历了一次大撤退。 大撤退的结果导致大量的现金流退出了阿富汗和非洲。这是塔利班可以崛起的真空期。 在那以前,在八十年代,塔利班是不容易崛起的。八十年代拿着苏联和美国武器的各军阀,很容易利用他们在部落社会的关系网把塔利班压下去。 塔利班是两种因素的产物:旧塔利班(九十年代的塔利班)是被现代化进程遗弃、深刻感到不公正的民间自发秩序的集合,以及巴基斯坦军事特务情报当局对他们进行适当开发。两者是缺一不可的。 前一种自发秩序在全世界的被动引进现代化的不发达国家,特别是穆斯林国家,都是极其常见的。大多数都在水面上冒了一个泡沫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06:20
塔利班是私塾学生的组织,私塾学生就是上不起洋学堂的学生。 我们可以回顾袁世凯时代的内地是什么样子的。大部分内地只有极少数的洋学堂。它们跟洋医院一样,收费当然都是贵的。只有极少数达官贵人子弟和有钱人的子弟才上得起洋学校。 占人口绝大多数的穷人要么是完全不受教育,是纯属的文盲;要么就是让他们的子弟到私塾去,让私塾先生教他识几个字就可以了。 对于纯粹的穷人来讲,上洋学堂肯定是不可能的。土学堂能够教他识字,他比起不识字的文盲来说已经有很大优势了。这个用处是不小的。 你在土学堂的私塾先生那里,私塾先生是没有上过官学的人。官学是北洋政府接受西方和日本学制以后培养出来的洋学生当老师建立起来的学校。
07:26
当然,洋学生要以响当当的大银元当工资,北洋政府也没有那么多钱,所以洋学堂的数目是不太多的。他们懂一些鲁迅当时曾经描绘过的格致和声光电化之类的东西。 而土学堂的私塾先生跟范进中举的时代一样,只会给你讲四书五经。但是,讲四书五经,他也会教你识字。 所以你从土学堂学出来,理科方面的知识你完全没有,英文也不会,但是在语文这个方面,你能够识得几百个字是没问题的。 能识几百个字,在乡下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你到商店里面去买东西的时候如果碰上奸商的话,你识了那几百个字,就不会上当受骗。 相反,别的文盲在害怕自己上当受骗的时候需要请你帮忙,你自动变成了他们的领袖。 官府、军阀或者什么外来的大人物到乡下的时候,文盲跟他们打交道总是要吃亏。识几百个字,那么军阀派发的公文、县政府发的公文、像方唐镜那样的讼师打官司发出来的文告,他能看得懂。
08:34
解释一下,那个人就不会吃亏。对于乡下人来说,这个不吃亏是很重要的。 他如果有一点急公好义的精神,他就能够保护一大批文盲,本乡的文盲会把他当作领袖。 如果没有急公好义的精神,他只顾他自己,他至少也能够让自己获利。最低限度是不吃亏,有的时候还能够上下其手,利用别人都是文盲、而他自己有点文化来捞好处。 赚到的那点钱和捞到的那点好处,在城里人、上层人士、达官贵人和中产阶级子弟看来是一文不值的,但是在乡下人看来是相当重要的。 不可能交得起洋学堂学费的乡下妈妈,愿意在生病的时候去看国民政府通令禁止的中医。国民政府时代有几个西医呢?通令禁止并不管用。乡下郎中多半都是中医。同样,乡下学校多半都是私塾。 他们生病的时候去看中医,有一点点钱的时候把孩子送进私塾,好歹能学几百个字。这就是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时代大部分内地的真实状态。
09:48
大清皇帝和科举制度还在的时候,乡下的精英就是左宗棠这种人,不是读一点点诗书,而是读了很多经书,在中了举人之类的以后,是乡下的天然领袖。 他在中了举人以后,也自然会捞到一些钱来买田买地,所以他往往也是乡下的地主阶级。 大清朝和科举制度倒台以后,社会的下半截喀嚓一声崩塌了,旧有的老举人和老秀才越来越少。什么人来填补真空呢? 洋学生肯定要往上海和北京跑。他觉得自己读了洋学堂,在乡下就是一个大人物了,是不肯留在乡下的。 乡下出现治理的真空,出现地痞流氓上下其手、善良人普遍受害的状态。这时,土学生就可以站出来代替过去的举人和秀才来填补这个真空。 这就是塔利班。不仅塔利班,土耳其的伊斯兰主义者和伊斯兰世界的所有伊斯兰主义者,墨西哥的萨帕塔运动和第三世界的各种运动,他们是土学生和巫医。
10:55
在乡下人的眼里面,他们就是乡下社会仅有的能够做自己代表的人。像托克维尔所说的那样,在贫困的布列塔尼,穷人当中唯一的绅士就是本堂神父。 在塔利班崛起的那个时代,军阀因为失去了太上皇的保护,他们的武器质量倾向于退化。否则的话,这些土学生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伊斯兰世界的土学生读的不是四书五经,而是古兰经。古兰经有法学的作用,它是融入沙里亚法的习惯法的一个来源。土学生读了古兰经以后,就按照古兰经上面讲的教导和经师讲的沙里亚法,讲公平正义。 他们讲的那些公平正义,不符合欧洲人和美国人引进的现代化的法律。比如说,通奸的女人是犯法的,但是按照现代法律并不犯法。
12:09
按照乡下朴素的道德观念和伊斯兰教的传统教规来说这是犯法的,但是政府的官法说这是合法的。 于是,乡下人更加觉得政府不是他们的自己人,而是剥削和压迫他们的外人。 当然更重要的是,军阀和军阀代理人横征暴敛,要抓丁,要用钱。本来传统的开支是不贵的。大清朝在没有洋枪洋炮的时候,乡下的税是不重的。虽然有贪污腐败,但是乡下人还能够勉强忍受。 自从朝廷练了新军,最后又被新军篡夺了政权,各路军阀的大帅开战以后,他们要从欧洲和日本进口先进武器。这些武器的很大一部分开销要压在农村头上,所以农村人的开支陡然增加。 于是农村人自然而然会得出结论:帝国主义和他们的代理人政府是坏的,他们给我们的负担比过去传统的伊斯兰教帝国要大得多,他们是来欺负我们的,而我们拿他们没有办法。 而土学生进入社会以后,他们天然是洋学生的敌人。不用说,在官方学堂(比如说凯末尔将军办的洋学堂)读了一点英文和声光电化的学生,
13:23
凭他们的文凭,到处好找工作,到政府部门去,到军队去,到大城市的大公司去。 而私塾教出来的学生到处碰壁,你英文不好,就把你淘汰掉了。这些人自然而然就觉得: “同样是十年寒窗,他们太占便宜了,而我们太吃亏了。他们凭什么占便宜?凭帝国主义。我们为什么吃亏?因为我们是安拉真正的子民,我们是穷人的代理人。”双方自然而然会形成阶级矛盾。 大多数人口的精英就是这些私塾子弟。照巴基斯坦边界地区和南部的叫法,这叫马德拉沙(Madrasa),就是宗教学校。宗教学校的好处是什么?免费或者基本免费。 美国人完全清楚,巴基斯坦南部的宗教学校是产生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根本,但这是他们无法取缔的。 英国人留下来的和后来办的世俗学校,也就是洋学堂,始终只能覆盖巴基斯坦人口的一小部分。 激进的、在社会上出路不大的人就像是陶希圣,陶希圣就是一个土学生,他为什么加入国民党?因为像胡适之那种留学回来的洋学生把他挤压得不得了。
14:34
在他看来,国民革命、乃至于社会革命是他翻身的一个机会。他是国民党左派的知识分子,因为他是一个土学生。 国民党北伐时期就用了很多这样的土学生。打倒北洋军阀,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打倒跟北洋军阀同时在社会上很吃得开的胡适之那样的留学生。 后来投奔延安、打倒国民政府的土学生和知识青年,像江青那种人,更是大多数是这种人。在他们看来,国民政府跟以前的北洋政府一样,是宋子文和洋学生的天下。 江青在山东的土学校读过几年书?她到上海去,等于是一个半文盲,她在上海永远混不出头来。 但是到了延安,投奔毛泽东,带领广大贫下中农进城,她顿时就觉得自己长期受压迫、受歧视的经历是应该被纠正的不正义。 然后我们进了城以后,让你们知识分子都去夹边沟,让资本家好好跳一跳楼,出一出我们几十年的恶气,这是必然的。 当然,大多数宗教学生是没有机会出这口恶气的。那要看政治上有没有足够的形势。
15:37
宗教学生有什么呢?他就会讲古兰经上公平正义的大道理。他会指着军阀的鼻子骂:你是坏人,真主教导我们要善待穷人,而你这样欺负穷人,我们跟你拼了。 他拼得过军阀的机关枪吗?胆子大的、太冒险的人就被军阀的机关枪给做掉了。 胆子小一点的人就在乡下和社会边缘地带骂社会不公平,帝国主义和军阀太坏了,然后得到了很多跟他一样穷的听众,但是他们永远推翻不了政权。 他们的组织顶多能做成民间的慈善互助组织,再升一级就做不到了。尽管他们很恨军阀,军阀强抢民女和横征暴敛都是必然会做的事情,但是他们并不能拿军阀怎么样。 但是九十年代后期,巴基斯坦的军事情报部门介入,像苏联和鲍罗廷的介入改变了国民党的命运一样,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巴基斯坦遭到了印度的威胁。在冷战时期,美国用得着巴基斯坦,巴基斯坦是美国在阿富汗打苏联的主要基地。
16:41
但是冷战结束以后,美国的投入急剧减少,巴基斯坦开始动荡起来,它很有可能被印度肢解和吞并。 对于巴基斯坦来说,开拓阿富汗做自己的后方,把普什图地区作为自己的战略中央,是很重要的。 军事情报局和军队这时正好处在强有力的穆沙拉夫将军(Pervez Musharraf)的统治之下。穆沙拉夫将军过几年就发动了政变,不过这时他还没有发动政变。 有他这样的强有力的人物拍板,本来只是军部的知识分子和参谋官之类的设计的方案就得到了资源,有实施的可能性了。 因此,巴基斯坦的军部和三军情报局的顾问进入阿富汗跟巴基斯坦接壤的部落区,资助这些神学生,使这些神学生手里面有了武器。 他们手中有了一些巴基斯坦武器和军事顾问;而阿富汗各路军阀的武器,由于被苏联和美国抛弃,军事质量大大下落。一消一长,于是他们就能够在最初的几次战役中打下自己的老家坎大哈。 但是在第二阶段进军喀布尔的时候,他们受到了反抗苏联的、在塔吉克形成的大军阀势力马苏德将军(Ahmad Shah Massoud)的阻击,又从喀布尔败下来。
17:51
原因是什么?他们是地方军,他们本质上是普什图部落和普什图人民的代理人,在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的地方被看成是外人,所以喀布尔政权可以依靠北方联盟(Northern Alliance)来打击他们。 这时,选择权就在巴基斯坦手里面了。巴基斯坦如果不管的话,他们顶多能形成一些土军阀;如果管的话,输送武器,他们就能发动第二次战役,打败北方联盟,攻陷喀布尔。 而巴基斯坦军方决定给他们新一批支持,于是他们就做到了打进喀布尔这样的奇迹。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宗教学生建立起来的组织,基本上还是原有的部落青少年子弟按照原有的部落和乡村结构形成的混杂组织。换句话说,第一他们不是现代化的职业军队,第二他们没有精兵。 他们跟北方联盟各部落制造出来的塔吉克军阀和其他军阀一样,也是地方和部落的乡下子弟构成的军队。双方看谁拿的外国武器比较多一点,谁就能够赢。
19:02
他们的部落当中有一部分是按照古老风俗行事的。部落就像一个独立王国一样,它是接待外客的。 如果外客在你的地方受到伤害的话,那么主人没面子。这说明主人不能打,不像别的主人那样很能打、很能保护客人。 这就像是司各特的小说描写的萨拉丁苏丹一样。凡是在萨拉丁苏丹的饭桌上吃过饭的人,苏丹就有保护的责任。如果他被苏丹保护了以后还被杀了,那就是苏丹自己没面子。 本·拉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在某些部落当中找到了庇护所。也就是根据这样的土伦理,传统的部落伦理,塔利班不肯把本·拉登交给美国人。 不肯交,美国人就打过来了,武装北方联盟,第二次打进了喀布尔,把塔利班赶回了乡下。 而且,在美国人的威胁之下,巴基斯坦形式上宣布跟塔利班断绝关系。这也就导致了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塔利班名义上的分裂,但是这个分裂是不彻底的。 要在巴基斯坦彻底镇压塔利班,那就必须在巴基斯坦发动社会革命,消灭宗教学校产生的土壤。但这是美国人不能做的,也跟美国人对宪法和民主的理解背道而驰。
20:14
按照美国人对宪法和民主的理解,只能够把上层亲塔利班的官员统统解雇,顶多做到这一点。底层的穷人家的子弟上什么学校,美国人一定要管吗?这跟美国人的观念和实践都是相矛盾的。 所以宗教学校还可以照样开,只不过出来的宗教学校学生又变成一天到晚骂帝国主义、军阀和达官贵人、但是自己却没有出路的那种人,但是潜在的土壤和兵源始终存在。 反恐战争和伊斯兰国的来临,使得局面变得复杂化了。美国在搞掉了本·拉登以后没有撤退,这个当然是美国的主要错误。没有撤退,那么就要涉及一个建立现代民族国家的问题。 美国按照它习惯的方案,拟定一个宪法协议,企图把阿富汗变成一个民族国家,但这是做不到的事情。阿富汗可能会变成四、五个民族国家,但是不能变成一个民族国家。 它的塔吉克人跟北方的塔吉克合并可能还比较好。但是美国人由于国际形势的缘故,北方的塔吉克还是苏联的附庸国,不能做肢解阿富汗这种事情。
21:21
强行团结阿富汗,就等于是让南北各路军阀达成协议,建立一个新的国家。 北方各军阀其实就是马苏德将军和杜斯塔姆将军(Abdul Rashid Dostum)那些北方军阀旧人,后来又产生了像努尔将军(Atta Muhammad Nur)和马利克将军(Abdul Malik Pahlawan)这样的新军阀。 南方军阀,像被塔利班刺杀的拉齐克将军(Abdul Raziq Achakzai)这种人,是美国人扶持起来的普什图地区的带路党。 美国人认为,塔利班崛起的关键原因是,旧阿富汗政府是北方联盟包办的,占阿富汗人口多数的普什图人没有代表。 所以它要扶持一些普什图的大佬,像总统卡尔扎伊(Hamid Karzai)和军官拉齐克这样的人,使得南北实现平衡,把南方的普什图从塔利班手里面夺过来。 当然,拉齐克将军和所有军阀一样,行为是无法达到美国人心目中的规范的。 他的特长就是活埋或者私刑杀害被他说成是塔利班的人(但是也不一定,说不定就是私人得罪他的人),把从塔利班手里面接管的鸦片贩子的收入抢过来。
22:30
这叫寓禁于征。顺便说一句,宋子文和毛泽东都干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在他们的课本上,你只会看到北洋军阀跟鸦片贩子合作,不会说是国民政府和共产主义政府同样以禁鸦片的名义卖鸦片。 鸦片生意既然实际存在,那么依附塔利班的部落从里面搞钱是为什么?不是因为他们不尊重伊斯兰教对于公平正义的规范。 伊斯兰教连酒都要禁。先知所在的时代虽然没有鸦片烟,但是大多数教法学家肯定不会认为鸦片烟是一件好事。 塔利班是这样反对军阀的各种胡来,为什么它自己要卖鸦片烟呢?武器和金钱。 塔利班可以不要武器吗?没有武器,塔利班能够不被军阀欺负吗?要武器就得有钱,哪里能来钱?阿富汗有什么出产能卖得出去?鸦片烟和矿石,就这些。不卖鸦片烟,你就现成吃亏。 所以,伊斯兰教的原教旨教义必须为现实需要让步。你当然也可以找一部分经师,解释一下我们这样做如何如何不得已,在目前的情况之下也是合法的,但是其他的教法学家也不会同意你。
23:39
无论如何,给外界造成的印象就是,塔利班新军阀上台、控制了一方土地以后,跟过去的旧军阀没有什么区别。 旧军阀无非就是卖鸦片和抓丁派饷,塔利班来了以后还不是要卖鸦片和抓丁派饷吗?你们革命的宗旨在哪里? 但是无论如何,情况就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美国人扶持的反塔利班军阀也要干同样的事情。美国人动不动就要调查一下,你侵犯人权,你卖鸦片了。但是你没办法搞掉他。搞掉他,派谁来取代呢? 阿富汗政府是什么?就是一个军阀联合体。北方军阀的代理人和普什图军阀的代理人抢总统的宝座,往往抢到两个人同时自称为总统,形成平行政府。最后美国人出来调停,一个当总统,一个当总理。 国防部经常是马苏德将军的手下。虽然马苏德将军已经被塔利班刺杀了,但是他的儿子还在,他的派系还在,国防部经常是他们的代理人。 但是阿富汗安全部的特种部队很可能是谢尔扎伊将军(Gul Agha Sherzai)的人,谢尔扎伊将军就是被刺杀的拉齐克将军集团的人。等于就是,不同的各军阀瓜分了政府的各部门。
24:55
而财政部经常是在不同代理人之间来回易手。像是北洋时代的财政部,非常之难当。 梁士诒当了财政部次长,给张作霖钱,吴佩孚就不满意了,吴佩孚发通电来论述梁士诒的十大罪行。其实梁士诒的根本罪行是给张作霖打钱了。 吴佩孚说:“你给张作霖打钱,不就是欺负我吗?TMD,我要把你赶下去,派我的财政部长上去当权。”张作霖说:“你敢!梁士诒只要下台,我就发兵进关,跟你狠狠打一仗。” 于是,黎元洪总统、徐世昌总统、三个月换一任的国务总理和部长们怎么样才能应付北方的张作霖和南方的吴佩孚呢?真是没有办法。他们每三个月就打进首都一次,首都的官员们拿他们确实一点办法也没有。 各部委在这些军阀的手里面来回荡来荡去,阿富汗根本就不成为一个国家。如果张作霖建立一个满洲国,那么事情反而会简单得多。但是由于国际形势的缘故,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但是,美国人还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训练样板。美国人知道,各路军阀的私兵,政治上的忠诚和战斗力都是成问题的,而且也不可能仅仅通过供应武器和金钱就能改变。
26:07
它可以在这个体系之外另外训练一支专业化的阿富汗安全部队,但是人肯定不能多。阿富汗政府能有多少钱,美国人有多少钱? 你别看现在美国人骂阿富汗政府,就像是1949年骂国民政府一样,浪费我们的美元。其实,美国人总共也就给了八百亿美元。 里根时代在阿富汗搞冷战,它给了六百亿美元。当时的美元跟现在的美元可不是一个价值。 经过格林斯潘先生的一系列放水以后,现在的八百亿美元不一定能值当时的四百亿美元。对于帝国性已经大大扩张的美国来说,这八百亿美元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实在是算不上什么。 安全部队都是它训练出来的。你经常可以看到报导,在哪一个地方快要失陷的时候,几百人的安全部队连同武装士兵投入战斗,就扭转了局势。 但是安全部队总共就只有几千人,阿富汗政府依靠美元能养得起的安全部队只有这么点人。 塔利班方面也有相应的演化。一方面是伊斯兰国的加入,一方面是塔利班也训练了自己相应的精锐部队,就是所谓的红军(Red Group)。
27:18
红军是2016年才产生的。在以前,塔利班的军队是以各部落为单位征集起来的,好处是接地气而且便宜。 部落军队的壮丁是怎么来的?塔利班的宗教学生以土阿訇和土神父的名义去跟他们说: “没有我们塔利班保卫你们,你们又要被军阀欺负了,你们出点壮丁给我们吧。你们虽然没有先进武器,但是人总是有的。阿富汗生育率这么高,男孩子多得是。” 于是,各部落就带着他们的男孩子,组成比如说坎大哈团队或者霍斯特团队之类的,就来给塔利班打仗。 他们打伤了或者是年纪大了要结婚的时候该怎么办?回老家去。塔利班哪里有钱给你们养老呢?你们等于是志愿军或者半志愿军。 塔利班可以从阿拉伯国家募捐这些款项,卖鸦片捞到一些钱,从城里面的富商捞到一些钱,从巴基斯坦捞到一些钱。进攻喀布尔的时候给你们发一点赏银,差不多了。要养一支正规军,塔利班没有这么多钱。 而且,塔利班的地方性也体现在于,比如说西部的部落、东部的部落和东南部的部落跟嫡系的坎大哈普什图人不是一家。
28:26
就好像是,山东军阀到了湖北,湖北人肯定不会认他。因此,他们自己也产生了自己的塔利班。 塔利班的办法跟国民党一样,就是搞政治会议。阎锡山,你说你是辛亥革命的老人,也算国民党,但是你跟北洋军阀是一直混在一起的,你就搞一个太原政治会议,管一管华北吧。 李宗仁是桂军,跟蒋介石向来不和,你老人家搞一个西南政治会议,或者是在广州搞一个西南政务委员会。汉口再搞一个政治会议。国民党有四个政治会议。 名义上是国民党的,但是实际上是国民党新军阀赖以对抗南京政府的工具。 塔利班也是一分为四:西方马什哈德(Mashhad Shura),是伊朗色彩很浓的派系;东方米兰夏(Miran Shah Shura)和白沙瓦(Peshawar Shura);中央奎达(Quetta Shura)。只有奎达系统的塔利班才是真塔利班。 当然,四个系统的塔利班,每个塔利班最多也有五亿美元的收入,养兵是养得起的。 塔利班的兵还有一半是部落壮丁。部落壮丁打完了仗以后,他回老家去结婚了。谁给他介绍对象?他的父母、本部落的长老或者本乡的宗教人士阿訇。
29:35
他们按照伊斯兰教的规矩结婚,按照伊斯兰教的教规养孩子。如果不养的话,部落长老和伊斯兰教教法学家会出来管。 这些人不是塔利班能够控制的。塔利班等于是向各部落借兵,这样借来的兵就有一些很麻烦的地方。 第一,它是自发秩序的产物,它不是完全服从塔利班中央的。它如果认为中央对伊斯兰教经典解释不对味或者偏袒其他派系,它可能会莫名其妙地突然退出战斗。 第二,家里面农忙或者出现其他事情的时候,他们也有可能回家去干活或者跟临近的部落打仗。 当然,他们的军事训练质量也是很业余的,只不过其他部队的军事质量(例如塔吉克军阀)也不见得有多专业,所以还能够打一打。 美国人训练出来的安全部队是可以打败他们的。他们为了对付美国训练出来的安全部队,也必须训练自己的超越部落传统的精兵,这就是红军。 红军最初只有几百人。它跟阿富汗安全部队是对抗性的和军备竞赛式的增长。你有安全部队,我也得有安全部队。最后红军涨到几千人,阿富汗安全部队也涨到几千人。
30:49
红军是超部落的,终身供养,死亡率很高,大概是16%。 我们要注意,部落军阀打仗是死亡率很低的,像北洋军阀一样。枪炮开了一阵子,死几个人,大家都收场了。大部分部落军阀都认为,打了仗以后,自己还是要回家种地或者干别的事情去。 他们不是专业军队,而红军和阿富汗安全部队是专业军队。阿富汗安全部队的伤亡率不太高,不太高的主要原因是有空军保驾。而红军的伤亡率很高,跟伊斯兰国的伤亡率差不多,16%,这是一个极大的伤亡率。 正规军的伤亡率超过10%,那是不得了的事情。能够达到16%,那就真的是冲锋敢死之士。照岳飞的说法,这就是选锋队了。 当然,这样的队员要经过专门训练,包括国际上请来的各路教官的专门训练,建立专门的训练基地,而且还是终身包养,他本人和他的家属都是终身包养的。塔利班能够养得起的红军是不多的。 但是每一次关键性战役,跟伊斯兰国打仗或者跟阿富汗政府军打仗,或者派到昆都士这样的关键地点去支援至关紧要的军阀盟友,就要靠这样的红军出战。这就是后期塔利班的军事状态。
32:08
在这个时期,连续两任塔利班的领袖被美国人打掉了。第二任领袖曼苏尔(Akhtar Mansour)已经不像是第一任领袖奥马尔(Mohammed Omar)那样能团结全部派系。 他依靠合纵连横的手段来对付其他派系,依靠西部派系来反对东部派系,使得其他派系对他很不满意。他如果不被美国人搞死的话,恐怕也会引起塔利班内部的分裂。 现在上任的这位领袖阿洪扎达(Hibatullah Akhundzada)像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一样,是一个派系调和的领袖,他自身没有权力。 军事委员会主席雅各布(Mohammad Yaqoob)是开国元老奥马尔的儿子,掌握了坎大哈一带的兵权。政治委员会主席巴达拉尔(Abdul Ghani Baradar)也是开国元老。 他们两个就像蒋介石和汪精卫一样,是真正掌权的大佬,但是他们谁都统治不了全局,所以让阿洪扎达出来当他们的妥协候选人。这样一个塔利班已经很像国民政府了。 它的精兵就是红军,顶多几千人。其次是普什图部落军子弟兵,大概八千到一万五千,不会更多了。剩下的都是跟塔利班结盟的或者名义上挂靠塔利班的军阀部队。
33:17
像韩复榘和刘湘,他们是国民党吗?到底是国民党还是军阀?只不过国民党比较得势的时候,刘湘就加入国民党,捞一个委员来当当;国民党不得势的时候,他又回去当四川军阀去了。 大部分的塔利班像潮水一样,因为部落军阀的部队就像潮水一样。农忙的时候,可能一下子全空了;有事情的时候,可能一下子多出几倍。 他们大概三万到八万人,比塔利班的嫡系部队——只有几千人的红军和只有万把人的普什图中央军来说是要强大得多的。 塔利班全额供养红军,像伊斯兰国供养它的战士一样;依靠联姻和乡里邻居的感情维持中央军;依靠不定期发放的津贴拉拢军阀。 像是蒋介石希望张学良出来助战,给张学良临时搞一笔钱,但是张学良平时的钱还是他自己筹备的。张学良拿了这个钱,就可以进关打阎锡山了。 反过来,要让阎锡山来打冯玉祥,也得给阎锡山一笔贷款。要让龙云出来打红军,也得给龙云一笔钱。但是他们平时都是自己有财源的。
34:26
凭这些做法,把龙云和刘湘这些人都算成是名义上的塔利班。以这种方式,看上去在地图上笼罩了一大半土地。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