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08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08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775

Number of words: 952

Number of symbols: 5941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2:00
高伯伯 赵伯伯 沈师叔 成岭 还习惯吗 以后你就在岳阳派住下了 成岭啊 你身体有什么毛病吗 回高伯伯 没有 那身子骨为什么这么弱呢 大哥 孩子目前还小 现在培养也来得及 不小了 江湖上人人传言 说镜湖派已遭灭门 但只要成岭还在 这话就不对 可成岭你如果不能继承 你父亲的门楣 那你们张家就真是后继无人了 把琉璃甲交给伯伯 大哥 成岭现在受惊过度 暂时失忆 琉璃甲这事咱们从长计议 什么从长计议 琉璃甲比玉森的性命重要 比你我的性命都重要 玉森好不容易让成岭逃出来 就是想把琉璃甲的消息带出来 成岭 你想看到你爹和你全家白死吗 你们要我说多少次 我不知道什么琉璃甲 别闹了
03:56
快说琉璃甲在哪儿 成岭 别怕啊 快说 成岭 我知道 你爹多年以来 不跟我们五湖盟的兄弟来往 你不相信我们 可如今你不相信我们 还能相信谁呀 你别无选择呀 孩子 大哥 孩子不懂事 咱们可以慢慢教他呀 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来哄你 你晚一天交出琉璃甲 那么江湖当中 就会有更多的人因此受害 你知不知道 我 我不知道 大哥 大哥 大哥 成岭 大哥 你别气着 要不然琉璃甲这事 咱们改日再说 下去吧 快下去吧 下去吧 大哥 我知道 玉森和你之间误解多年 但是这孩子不懂 他不知好歹呀 闭嘴 二哥糊涂啊 这我四哥的事伤透了大哥的心 你怎么还敢提他呀 你替我赶紧转圜转圜 我不也是可怜那孩子吗 他以后不还得在这儿讨生活吗 这也是糊涂话 大哥就是真生气了
06:02
能迁怒于一个孩子吗 你把大哥的心看得太小了 这位兄台 蔚宁今日身陷窘境 萍水相逢 您还破财解围 在下实在过意不去 我就住在不远的岳阳派 兄台可否在此等候 在下去去便回 萍水相逢便是缘 钱财乃身外之物 若能因此交上一位朋友 那岂不是更得其所哉 在下周絮 敢问少侠姓名 我 我姓曹 叫曹蔚宁 是清风剑派弟子 久闻清风剑派择徒最为严苛 门下的徒儿个个是玉树临风 潇洒倜傥 文武兼备 今日一见 果然名不虚传 不敢当 不敢当 我是鄙派中最不中用的一个 别这么说 相逢一场便是缘分 要是不嫌弃 坐下来喝一杯好生聊聊 来来来 好啊好啊 周兄快人快语 令人如沐春风啊 周兄 我们喝 我们喝 来 敬你 给我把他弄走
07:32
他能帮我混进岳阳派 随意啊 随意吃 随意喝 阿湘 给我去把那方不知找出来 方不知 方不知武功可不弱 阿湘一个姑娘家的 瞧不起姑娘家 姑娘家 姑娘家好 姑娘家好 要不 要不我陪你去吧 茫茫人海的 周兄 我先失陪了 不知二位在何处下榻 我定来拜访 请回这一餐 朋友相交 重在投缘 不必了 我们是赵敬大侠邀请来的 办完了事 自然会去岳阳派登门拜访 找不到我的荷包 你就别回来了 有事钟无艳 无事夏迎春 曹少侠 那就麻烦你回岳阳派通报一声 望你早日找回你的荷包 好说好说 再会 曹什么鬼 跟着我干吗 曹 曹蔚宁 管你为什么呢 跟着我怎么的 又没钱吃饭了 想问姑娘告借是不是 可以 一日三分二厘利息 成不成 对不住 头先是我太失礼了 顾姑娘 我带你回岳阳派吧 你家公子的东西不会丢的
09:32
此事交给五湖盟还算安心 你是不是经常来岳阳 那你一定知道这儿 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吧 如数家珍 若姑娘给在下一个 鞍前马后的机会 我定带你吃遍岳阳 真想把你带回去给他们看看 他们成天说我是第一饭桶 就知道吃 我今天见到你才发现 竟然有人比我对吃更执着 走啊 走 走 姑娘 这边 这清风剑派的掌门人 乃是一只快成精的老狐狸 怎么狐狸窝却养出了个大兔子 活得长了 什么稀奇事见不到 就好比某些人啊 对自己人冷若冰霜 不苟言笑 对刚认识的名门少侠嘛 就和颜悦色 如沐春风 我知道你是想借着大兔子 打听你那便宜徒弟 在岳阳城的音讯 我见着那小子对着阿湘冒傻气 我就来气 你放心 我已叫阿湘将计就计 设法跟着他混进岳阳派 就近替你看着你那傻徒弟
11:02
怎么样 周不周到 你出卖阿湘的色相就是了 横竖女大不中留 留来留去留成仇 无耻 还不是为了你们这对 没良心的师徒啊 我怎么觉得 温兄的真正目的并不在此 你不知道吧 我之所以得名 叫温大善人 因为我若数日不行善积德 就会浑身难受 时间长了更是会得病 所以啊 我云游四海 寻些善事来做 这么说温兄是在行善积德 地狱不空 誓不成佛 可是现在岳阳城内 到处都是名门正派 英雄豪杰 温兄上哪儿去渡地狱众生啊 有光的地方就有暗 最凶最厉的鬼往往披着人皮 隐藏在茫茫人海之中 我来到此地 就是为了揭穿他们的画皮 让他们灰飞烟灭 阿絮 你说这算不算行善积德 想不到啊
12:29
温兄还真是一个除魔卫道的 正人君子 还好还好 全靠同行衬托 张师弟 张师弟 慢点 我记得住处怎么走 自己去便是 不劳师兄相送了 不成啊 师父说了 你是贵客 出入必须得有人陪着 是吗 我是客人还是犯人 怎么回事 谢无恙 你们吵什么呢 师姐 我正要带张师弟 去二代弟子院落 但是他不想有人陪着 我知道了 你先下去吧 成岭交给我了 成岭弟弟 最近岳阳城中有些乱 爹爹是怕你出事 连我都不许出门呢 是不是我爹爹说话太凶吓着你了 我爹爹呀 日子相处长了 你就知道了 他其实是个刀子嘴豆腐心 其实他平常很疼我们的 成岭 咱们岳阳派俭朴惯了 可能比不得你家里面精致 所以我们安排你住在这里 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和姐姐说 好 是姐姐不对了
14:12
我们成岭已经不是小娃娃 是个大人了 师姐 曹蔚宁大哥找你 好 我知道了 这些师兄弟们都和你差不多大 以后跟着他们好好练武 大家都过来一下 这位是成岭弟弟 以后他就交给大家照顾了 好的 师姐 以后在这边好好习武吧 就他那样的一拳都受不了 就是 几下就给他打倒了 所以捉拿方不知还需要些时间 最近岳阳城也不怎么太平 顾湘姑娘一个女孩子 独自在外多有不便 况且这周温二位公子 也是赵大侠的朋友 他们不久也会来岳阳派会合 所以 我想 要是小怜姐能行个方便 让顾湘姑娘住进来可好 既然是蔚宁的朋友 那自然没什么不方便的 那就委屈顾姑娘 住在我院子里好不好 谢谢小怜姐 谢谢 好妹妹 你不要跟我客气 蔚宁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 师姐 师父让你准备一下祭拜的东西
15:52
天都快黑了 怎么这会儿要祭拜 照什么规格准备啊 师父要带那张家的小师弟 去祭拜五湖碑 那你先帮我把这位顾姑娘 带到我院子里去 在西厢房住下 好妹妹 那我先告辞了 有什么事情尽管和我师妹说 和蔚宁说也成 卖糖葫芦 卖糖葫芦 来客官 您慢走 您里边请 温兄 保重 怎么了 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做 就此别过了 后会 你去哪儿我跟着你一起去 温兄不是还要除魔卫道 渡地狱众生吗 地狱众生乐在其中这么多年 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那我就不明白了 温兄为何一直跟着我呢 你不是也让我一直跟着吗 做人讲究的是随心所欲 哪儿来那么多问题 那我问你 你又为何一直跟着成岭 是啊 是我拘泥了 我知道你是担心成岭 在五湖盟的境遇 我这不是派了阿湘去跟着了吗
17:39
这群老狐狸啊 成了精 没那么快露出狐狸尾巴的 我担心的不只是五湖盟 现在江湖中有多股势力盯着成岭 刚才我和店小二攀谈 问他有没有见到过 不守规矩的武者 他说还真有一批 像官府的人出现在城外 这天还亮着 何人在放天灯啊 天窗要在此地部署行动 像官府的人 便是天窗 我先去岳阳派看看 主人 主人 还好你没有走远 丫头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碍事 你直接说 我混进岳阳派了 好丫头 傻小子怎么样 我这不来给你报急讯吗 那个高崇说要带那个傻小子 去祭拜什么五湖碑 我就搞不明白了 这天都快黑了 还有什么可祭拜的呀 大晚上的 你先回去 百年前 我们的先祖在竹林 效仿桃园三杰 结拜为五姓兄弟 他们同心协力 互相帮助
19:42
开门立派 广收弟子 才有今日的五湖盟 在此立碑就是告诉后人 先有五湖高义 后有天下之盟 孩子 你若继承你父亲的掌门之位 以后你的名字也会刻在碑后 世世代代供子孙敬仰 有人跟我说 你不是掌门的材料 也有人跟我说 你担不起此重任 希望我能在五湖盟当中 找一位出色的弟子过继到张家 替你承担这个责任 可高某不同意 无论如何 你才是张家的血脉 高伯伯 您是盟主 全凭您做主便是 山儿 邀之 师父 师父 师父 高盟主 我们又见面了 韩统领 竟然出此下三烂的招数
21:45
是想逼高某就范吗 高盟主 在下意欲化干戈为玉帛 你把张家遗孤交给我 我把他们都放了 否则的话 否则怎样 弓弩乃国之重器 不得私藏 晋王想造反不成 高盟主 您就不用替贵人们操心了 您把孩子交给我 他还能活 不给的话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想带成岭走 除非我死 高盟主 别以为我在虚言恫吓 不敢动手 天窗无所不知 就算今天我把你们统统杀光了 我照样可以找出琉璃甲的真相 见了活鬼 哪里杀出的程咬金 你干吗 疯了 你别管 弓弩装配需要时间 我去引开第一轮齐射 等他们装箭的时候 你去抓住那个带头的 不行 弩箭劲急 非人力所能抗 就算武功再高也抵不过 君子死知己 我为你冒这个险又如何
23:32
我引箭 你抓人 住手 还不放人 放人 两位兄弟是 高盟主别攀亲了 还不走 等着人拿八抬大轿相送吗 大恩不言谢 后会有期 小大人 烦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放开我们大人 退下 都退下 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说得对 我可惹不起你们 稍后自然会将这位大人 完璧归赵的 速速退去 护好弓弩 等我 走吧 阿絮 今天你这人情欠得可太大了啊 小大人 管好你的眼睛 掳走你的人是我 你老瞪着他干吗 庄主 庄主 真的是你 刚才看到流云九宫步时 我以为我眼花了 庄主 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您怎么没有易容 您的伤怎么样了 我藏头露尾了这么些年 够了 英儿 对不住 我知道你会认出我 事急从权 好让你跟下属们有个交代
25:55
韩英的命是您给的 只要庄主一句话 韩英赴汤蹈火 在所不辞 阿絮啊 我要不先回避一下 先是有天窗的机关雀和醉生梦死 后又见到了岳阳派弟子 用天窗密码传讯 我以为种种皆是冲我而来 没想到天窗在寻琉璃甲 是 自从镜湖山庄被灭门的消息 传到了晋州 我就被派到江南 来调查那首歌谣的真相 那不过是江湖怪谈 怎么会引动天窗出手呢 恕韩英不知 我只知道段鹏举 对琉璃甲极为重视 几乎是势在必得 庄主如若需要 我可以设法暗中调查 不可 头先我冒险现身 已将你拖入险地 已是万不得已 因我进天窗的人已经不多了 你好好活着 便是对我最大的尽忠 小大人 大人 您是庄主的朋友 叫我韩英便是 小大人 你刚才向高崇索要张家遗孤 是何道理呀 镜湖剑派应该毁于吊死鬼之手 琉璃甲应该在鬼谷手上才是
27:19
为何要为难张家的一个小孩子 大人有所不知 天窗在镜湖派埋有暗桩 密探亲眼目睹 鬼谷中人将张家父子三人 先后虐杀 逼迫他们交出琉璃甲 张玉森至死未屈 所以琉璃甲一定着落在 逃出的张家幼子身上 江湖中这帮老狐狸望风闻味 即使不知道这一层 之前鬼谷在三白山庄 试图掳走张成岭 也等若暗示了 镜湖剑派的官司未了 庄主 您有何吩咐 其实这张成岭嘛 是你家庄主的 老温 庄主 张成岭是您的相识 恕韩英不知之罪 我一定设法 不用 你回去以后 权当没有见过我 照常行事 只不过不用着急出手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五湖盟一定会逼张成岭 交出琉璃甲 而且一定会在英雄大会之前 彩云散 琉璃碎 这难不成真的是传说中的琉璃甲 可那人挂着它招摇过市的 莫不是个傻子
29:23
见了鬼了 怎么回事 又是天窗 又是庄主 我到底是跟上了一个 怎么样的人物啊 刚才多谢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所以你这样一个在天窗 身居高位的人 跑到越州晒太阳是为何 与民同乐吗 我已经退出天窗了 老温 我欠你个人情 人情倒是不欠 你欠我一个解释 阿絮 阿絮 你是要我相信 你为了三钱银子做到这种地步吗 张成岭和你到底什么关系啊 我在越州对老渔夫的承诺已了 只是见到这孩子身边危机四伏 我没办法坐视不理 就当做善事了 或许百 或许之后见到阎王爷 能够少受些抽筋扒皮之苦 世代相交 尔虞我诈 萍水相逢 性命相托 有意思 有意思 不过阿絮 你果真和五湖盟全无半点关系
31:17
对吧 你这么问 难道你和五湖盟有仇 说到这儿了 那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 那日镜湖山庄灭门 你出现在岛上 纯属巧合 倒也并非巧合 我不是跟着你吗 你不是说有缘江湖再见 我呢 不想坐等缘分天赐 那自然要主动一些了 我当你是朋友 才直接问你的 你当我是朋友 我们都在一起出生入死 这么多回了 你还只当我是朋友 温客行啊温客行 看来你还得再加把劲喽 你怎么不问我当你是什么 管你当我是什么 走了 快下山了 是 知己 到处搜一下 是毒死的 大家小心 不要随意翻动屋内东西 小心余毒 是 是 高师兄 快看 桌上这些会不会是赃物 这方不知狡猾得很 谁这么厉害比我们先找到了他
33:32
您再来啊 卖西瓜啦 又大又甜的西瓜 卖西瓜 西瓜 又大又甜 客官 您尝尝 又大又甜的西瓜 哪个最甜啊 来 这个 这个甜 挑大的拿 阿絮 好甜啊 客官 您 您还没给钱呢 这个 好 谢谢 吃吗 多谢 慢走啊 你到底吃够了没 怎么跟熊孩子头一回赶集似的 你还想不想找回 你的荷包和玉佩了 找不回就不找呗 无所谓 阿絮 你要不要尝尝这个糖水 我还让他多浇了两勺糖浆呢 花的不是你的钱 你倒挺会慷他人之慨 别这么小气嘛 我好歹还救了你的傻徒弟是不是 不算赔本生意 谁要和你做生意啊 还钱 阿絮 你就让我花花你的钱呗 不亏 你肯为那个老头子 三钱银子就卖命百里 而今我就花了你这么一点钱 大不了我以后也供你驱策 可好啊 好啊 那就请你圆润地走远点 好啊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35:23
瞧一瞧 看一看啦 西域来的戏班子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阿絮 你看过西域方术吗 为什么要刀锯美女 大变活人 一吊钱入场 包你看掉下巴 走 去看看吧 我从来都没看过 西域来的戏班子 走吧 说不定方不知在里面呢 来来 两位爷 里边请 异域风情 倒是别具一格 这琴声 且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喽 好 好 好 好 好 好 恭祝五湖盟英雄大会召开在即 献上十颗人头聊表鬼谷心意 快 抓住他们 魏师弟 各位父老乡亲 大家千万不要慌张 这件事情我们岳阳派 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有高盟主坐镇 我们一定会将恶人绳之以法 大家无须害怕 这岳阳派在本地比官府还威风
38:45
护佑一方平安 高盟主还没坐化飞升呢 怎么说得就跟成了神仙似的 岳阳派戒备森严 巡街不断 城中又这么多武林人士 没想到鬼谷 还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这下打脸打得山响 高盟主的面子可算是丢尽了 鬼谷愿意花这么大工夫 只为挫岳阳派的威风 你信不信 这只是开始 退后啊 退后退后退后 担心你那便宜徒弟 我哪儿来的徒弟 又来了 你跟我嘴硬什么 咱们不妨借机去找赵敬叙叙旧 正好可以顺道瞻仰一下 护佑一方的铁判官高崇 师父 魏 魏师弟他 云歌我儿 爹一定替你报仇 天杀的鬼谷 这些烂了心肝的恶魔 俺老沙 与你们誓不两立 岂有此理 竟敢猖狂至此 我看鬼谷这是自不量力 怎么 他青崖山恶鬼再凶
40:23
还敢与整个武林为敌 可他们已经做了 大哥 你别急 鬼谷多行不义必自毙 大哥 您别气坏身子 愚弟发誓 一定让鬼谷十倍奉还 十倍 此乃奇耻大辱 高某如不能铲平鬼谷 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 对 对 盟主说得对 血债血偿 铲平鬼谷 血债血偿 铲平鬼谷 血债血偿 铲平鬼谷 两位少侠 请稍候 多谢 温兄弟 周兄弟 赵大侠 别来无恙啊 有失远迎 沈大侠 我们正在四处寻你们 你们却自己上门了 沈大侠在找我 温某真是受宠若惊啊 别装了 三白山庄变生不测 你们却不告而别 什么意思 失礼失礼 在下见贵盟事故迭出 显然不便招待外客 便知趣地先走了 我走之前可是留了字条的 沈大侠何故见怪啊
42:01
说得好听 你们离去那晚 我二哥庄上就失了窃 你们有什么想说的 无话可说 赵大侠 难不成贵庄遭窃 还要算到温某头上吗 自然不会 都是误会 这是对我们五湖盟有恩的人 你怎么能随便怀疑呢 有恩 大哥 就是这位温公子 将成岭从镜湖剑派救出 不辞劳苦地送到了我的府上 这份恩情着实不浅哪 温公子认识高某 铁判官高崇大名鼎鼎 认识您不足为奇 要得您认识 那才算殊荣 不知高盟主您可认识在下 抱歉 高某并不认识温公子 温公子 你是如何认识我四弟张玉森的 感谢你跟周先生千里护送 这份恩情五湖盟记下了 老温怎么有些异样 他和高崇有何渊源
43:35
在下也没这个荣幸认识张大侠 见义勇为 缘分罢了 我们俩今日登门造访 原本是想探望一下成岭这孩子 殊不知似乎来得好像不是时候 不知道成岭是否一切安好啊 成岭身体不适 正在休养 不宜见客 成岭病了 重不重啊 要不我们去看看 温公子 你的全名是 在下温客行 温公子 还没有问你是师出何门何派呀 谈何师承 不过是家父启蒙一点粗疏功夫 自己胡乱练练罢了 那敢问令尊是何方高人 竟教得出如此英雄少年 家父一介布衣 不通世故 谈不上高人 他甚至不能算是一个聪明人 而今家父已然去世多年 诸位大侠贵人事多 哪里还记得这样一个人物 师父 不好了 师父 师父 杀人 又杀人了
45:01
没看到有客人在吗 惊慌什么 师父 高师兄巡街的时候 又发现了一具尸体 人已经抬到外面了 知道了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