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节目】陈医师访谈刘仲敬第113集:点评2020年美国大选以及习近平的相应对策

【特别节目】陈医师访谈刘仲敬第113集:点评2020年美国大选以及习近平的相应对策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ZH-HANS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372

Number of words: 411

Number of symbols: 23667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0:00
整理&字幕:三马兄 ★注意:本视频录制于东八区2020年11月4日19:13~20:28,此时恰好是川普翻盘之后、而拜登依靠邮寄选票翻盘之前,所以没有讨论邮寄选票的舞弊问题。 主持人:今天我们都知道,是美国总统大选的日子。现在开票结果还没有完全出来。 就我们所知,威斯康辛州、明尼苏达州、宾州、北卡罗来纳州和乔治亚州这五个州,美联社还没有给出最后的结论,目前的计票也还不确定。 但是就可见的模拟来说,似乎川普已经认定自己当选了,他也发表了谈话。 我想请您在这个时间帮我们稍微分析和讨论一下,目前美国大选的现况和未来可能的发展。 刘仲敬:实际上,这是一次更新换代的活动。基本上是,激进派把旧时代的、共识政治时代的温和派给淘汰掉了。拜登之所以搞不定局势,恰好就是因为他本身就是那个旧时代的代表。
01:15
我们要注意,民主党最强硬的那些人,18年中期选举制造出来的新的激进派,AOC和奥马尔那一批人,是全部当选的。 另一方面,OAN(One America News Network)的支持者,那些共和党的年轻美女,也是全部当选的。 在亚利桑那和其他地方,被淘汰下来的都是温和的、讲理的、喜欢两党沟通的人,像加州的费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这样的角色。 这些人是属于克林顿时代,共和党建制派和民主党建制派相差不大的那个时代。在旗帜鲜明的新时代,他们首先遭到淘汰。 因此,拜登先生的问题就是,他不如川普那样能够适应这个新时代,他的所作所为都是想要召回这个旧时代。 这种想法应该是极其普遍的。一般来说,民主小清新的宣传家所宣传的民主其实就是共识政治,讲究费厄泼赖(Fairplay)和各种风度的政治。蔡英文也是属于这一学派的。
02:25
他们看到川普这种大砍大杀的动作,就觉得这根本不是民主政治应该有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拿什么到处去吹嘘民主政治的优越性呢? 但是,属于克伦威尔和林肯的民主政治的另外一面,他们却从来没有看到。他们看不到共识政治只是历史的一个短暂周期,而且它是需要外部资源输入的。 英国的绅士风度是建立在英国殖民主义的基础上的,后冷战时期的共识政治则是建立在美帝国主义的基础上的,两者都需要无声的殖民地进行大量的输血。 费厄泼赖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民主小清新和知识分子认为的那样,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写几篇文章来鼓吹罗氏议事规则(Robert's Rules of Order)的伟大,做几个榜样来演习一下,所以才没有搞成。 它的根本理由就是,大量的海外资源的输入使得有足够的糖可以分发给所有人,包括失败者,使大家都变得心平气和。
03:35
这种心平气和的代价当然是,有人要负责给他们出糖。而负责出糖的人,一般来说不是失败者就是新来者。 新来者像实习生一样,他不懂得自己的利益所在,也不敢乱来,所以他愿意花钱来买经验。而失败者则是,刚刚被打疼了,为了避免遭到更大的损失,是不敢造次的。 这两者,拿破仑战争以后的失败者,以及广大的、现在被称为第三世界的亚非拉殖民体系,是大英帝国盛世和费厄泼赖的基础。 我们广大的1990年代的民主小清新(那时候是包括我本人在内的)无比怀念的北洋时代,只不过是英国殖民主义在远东的一点点余波。 胡适之先生无比怀念的旧国会那些伟大的老人,在大英帝国退出远东的同时也就纷纷落马。 事实证明,他们那些温文尔雅、相忍为国、费厄泼赖的风度,轻而易举地被无产阶级一脚踢翻在地,踩上一万只脚,又被鲁迅这样的激进文人辱骂和嘲笑了几十年。
04:51
最后大家都被整得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大家又开始怀念起来,当年的国会是多么的绅士,为什么我们现在的人变得如此之野蛮了? 但是背后的原因也就是这个样子。绅士风度这个东西只能够存在于人类社会的顶层。越是接近于世界的边缘和无产阶级,大家的吃相就越是难看。 而在社会转型的时期,旧的殖民体系垮台的那个时期,资源突然消失了。 老一代人不能理解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这样野蛮。他们年纪已经大了,年轻时代形成的成功经验和行为模式已经内化成自己人格的一部分了。这就叫帝国的黄昏。 这就像是玛格丽特·米切尔的《乱世佳人》里面所描绘的伟大的绅士阿希礼和流氓海盗商人白瑞德。 美丽的郝思嘉小姐热爱的是绅士阿希礼,但是白瑞德早已经知道,这就是帝国的黄昏,在帝国解体的时代,这样的绅士风度是纯粹的消耗品。
06:02
可怜的阿希礼虽然是一位在战场上无比勇敢的绅士,但是最后竟然落到要依靠爱他、而他出于礼法而不能爱的女人来包养的地步。这对于他这样的绅士来说一定是一个极大的侮辱。 他自己知道什么叫帝国的黄昏,他的情敌白瑞德也知道什么叫帝国的黄昏,而被爱情蒙住了眼睛的郝思嘉却始终不明白。 帝国的黄昏并不是仅仅属于北洋时代,它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很多次。例如在红白玫瑰战争的英国,老一代的摄政王约克公爵(Richard of York, 3rd Duke of York)和他的敌人都是讲究风度翩翩的。 他尽管认为兰开斯特家族的君主夺取了他的合法继承权,但是他唯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和平演变。 国王既然犯有精神病而不能理事,希望国王在国会的同意之下把护国公的职位交给他,然后在下一代过渡到合法继承人的手里面来。
07:13
他坚持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被对方的激进派——玛格丽特王后(Margaret of Anjou)砍了头。而他如果愿意打一仗的话,至少是可以死在战场上的。 于是,他的儿子爱德华(Edward IV of England)就采取了跟敌人类似的做法,对敌人一定要斩尽杀绝,千万不能够像他父亲那样,在明明有机会斩尽杀绝的时候却心慈手软。 结果在双方力量差不多的情况之下,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胜利的不一定是勇者,而是更心狠手辣的人。 当然,吃亏的一方会牢牢记住这个教训,在下一代把他们用上一代的人头学到的教训付诸实施,于是一个更加残酷的新时代就来临了。 在历代王朝解体的情况下,比如说在《三国演义》所描绘的那个王朝解体的情况下,老一辈的诸侯,例如像幽州牧刘虞这样的人, 他们自己是皇室的宗亲,还记得皇帝对他们的恩惠,以及他们自己的权威是来自于皇帝的任命。他们还企图在天下大乱的时候坚持一点旧有的游戏规则。
08:19
有些军阀是皇帝还在洛阳城的时候任命的,这种军阀就比较值得尊重;有些军阀就是自封的或者大军阀任命的,这种军阀他们就不尊重。多多少少维持一点旧时代的体面和游戏规则。 但是正因为如此,他们在军阀混战的过程中就首先被淘汰了。下一拨年轻一代出来的人就是更加野蛮的人,完全不在乎什么早已变成泡影的皇帝。 如果你为了皇帝的虚名而放弃了自己的机会、让挟天子而令诸侯的奸臣曹操得势的话,那么你是谁呢? 在刘虞这些老一辈人的眼中,这说明你是一个绅士和忠臣;在孙权那一代年轻人的眼里面,这说明你丫是一个sb。忠臣和sb是很难区分的,全看评论者自身的立场。 但是无论如何,等到新一代登场的时候,忠臣就不复存在了,枭雄用事。只有各路枭雄杀出一个结果来、天下重新大定的时候,大家才会重新发现忠臣和绅士的价值。 今天的自由派宣传家把英国人说成是自古以来就是这样。他们肯定是有选择性地在他们的叙事体系中忘记了,红白玫瑰战争时期的英国大贵族是怎样几乎全部被灭门的。
09:32
他们也忽略了,在克伦威尔时期,英国人口是怎样被杀掉了5%到10%的。 他们心目中的英国就仅仅是,十九世纪格莱斯顿先生(William Ewart Gladstone)担任首相的时期,大英帝国正在盛世,有充分的资源。 像格莱斯顿先生所说的那样,文明的资源是永无止境的。像戈登将军所相信的那样,永远不要背弃信任你的人。但是,这个时代在格莱斯顿先生去世的时候也就接近落日余晖了。 在阿斯奎思先生(H. H. Asquith)这些旧贵族看来,劳合·乔治(David Lloyd George)这样的群众领袖必然也是令人讨厌的,但是他也不能改变自己原有的习惯。 事情总是这样,反反复复,一波又一波,相应的演化环境会产生相应的人。 像费恩斯坦这样的老人,必然已经不能适应今天的游戏规则。在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当大法官的时候,她还念念不忘地要跟她的共和党对手讲绅士风度。 要知道,她手里面有10票,她的对手有12票。在一位武断的、狠辣的革命家眼里面,这比捷克共产党夺取政权时期拥有的国会议席要多得多了。
10:47
如果我们认为共产党是一个坏榜样、我们不要去学它的话,那么我们也要老实说,这个优势比当年克伦威尔发动政变解散国会时期的优势至少要多出六倍以上。 然后她就彬彬有礼地跟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握了握手,把最高法院的位置在三个星期内送了出去。 再过几年,这种事情就会被民主党的新人视为不可容忍的背叛。当然,她跟拜登先生一样,也是一个快要退休的人,旧时代随着他们而结束了。新时代的人会记住旧时代的人失败的教训,绝对不能心慈手软。 在他们看来,我们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我们在拥有优势的时候,奥巴马在可以任命大法官的时候,因为麦康奈尔反对,他就愿意等你一年,等来了川普。 而川普在可以任命大法官的时候,眼睛都不眨地就任命出来了。下一次我们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今后的民主党就要由这些野蛮的年轻人来主导了。 而今后的共和党也不再是老布什时代的那些共和党,他们跟十九世纪的一无所知党(Know Nothing)差不多。对于他们来说,CNN就不用说了,连Fox新闻都是左派,只有OAN才是他们唯一愿意相信的。
12:07
对于他们来说,被别人骂成是种族主义,不是一个侮辱,而是一个荣誉,证明他们是信得过的人, 而不是像可怜的麦凯恩先生(John McCain)那样,为了时时表示自己的绅士风度,白白把眼看就要到手的总统宝座送给了奥巴马。 年轻的共和党人从麦凯恩先生身上得到的教训,跟年轻的民主党人从拜登先生身上得到的教训是一样的。今后有人再要谈相忍为国,共和党人就会想起可怜的麦凯恩,民主党人就会想起可怜的拜登先生。 因此,事情是没有办法挽回了。历史上每一次演化系统运作到这个时候,就需要让老一代人死绝。经过几十年的大乱和大规模流血,才会出现新的游戏规则。 由于美国处在罗马的地位,所以斗争双方在杀红了眼的时候一定会征用海外的资源。凯撒靠的是什么?无非是,罗马人把他赶出去的时候,他到高卢调了一支边军回来。 庞培想到的是什么?他在西班牙还有两个军团,在东方还有更多的军团,而且他还可以一声令下就调来鲁米利亚国王和众多的附庸国。
13:23
等到这个时候,无论你原先的理论依据是什么,全世界的附庸国的资源都要为美国内部的政治斗争而调动,战争的局势自然而然会酝酿成熟。 而且,由于每个人在战争中的地位是由他实际上的博弈能力、而不是他理论上的归属决定的,所以你用嘴上的话说“我是站在胜利者一边的”是完全没有用处的。 直截了当地说,如果你是一个没有用处的人,是像贺拉斯(Horace)那样的文人,就算是你站在胜利者一边,你的田庄照样会被胜利者抄没,去犒赏立功的小军阀。 失败的一方当然只会更惨,但是重要的只是资源的分配而已。内部斗争的紧张只能依靠资源的再分配来解决问题。 川普的政策是什么?美国对世界的付出太多了,我要把它收回来。收回来干什么?用来壮大我的支持者群体。 虽然在拜登先生的支持者看来,他是一个野蛮的新时代的代表,但是他其实只是一个半截的人,他还没有进化出在战争年代所需要的革命领袖应该具备的那些特质,例如他还很在乎经济增长。
14:39
所以,拜登是属于旧时代的人,而川普则是属于过渡时代的人。 川普还想搞贸易协定,还想搞普遍繁荣,但是与此同时,他却把普遍繁荣所赖以存在的几个支柱,为了节省开支起见, 像崇祯皇帝一定要把驿卒裁掉、结果裁出了李自成一样,毫不犹豫地裁掉了。裁掉的结果必然会引起亚洲大陆的大乱。 从他的角度来看,他像是第二次任期中胜利的尼克松一样,认为共和党建制派留下来的班底比民主党对他的妨碍更大。所以他早就下定决心要对强力部门进行大规模的清洗,换上真正的自己人。 而他所谓的真正的自己人其实全是实习生,因为他手下就没有经验丰富的老将。 而经验丰富的老将不可避免地要像刘少奇同志所发现的那样,什么是专家?专家TMD不都是资产阶级分子吗?都是帝国主义给我们留下来的人,我们能信任他们吗?但是工农兵大学生又TMD确实不怎么中用。 对于川普来说,什么是专家?那不就是博尔顿(John Bolton)这种人吗?随时随地把你的所作所为记录下来,然后写一本书去骂你,说你是全世界多大的sb。
15:57
如果没有我的指引的话,你TMD早就垮台了。而你竟然对我的耳提面命一点都不感激,还要这个那个。 专家对川普和他的党羽,心里面不就是这个看法吗?川普在第一任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的,第二任期可以好好下手来收拾他们了。 但是后果必然也是像红卫兵火烧英国代办处一样,在广大的外国和全世界的眼里面,美国已经落到“红脖子红卫兵”的手里面了。 过去我们的老朋友,在克林顿先生和拜登先生时期的老朋友,我们认识的人,我们信得过的人,能够打交道的人,喀嚓喀嚓全都滚蛋了。 他们的好处就是没有被枪毙,这个跟在斯大林的统治下是有原则性区别的,但是除此之外,从权力的角度来讲,必然就是这个样子的。美国变得无法沟通了。 而美国的政策就是,TMD,你们占便宜已经占得太多了。我是一个十分仁慈的民主爱好者,所以你放心,我不会要求你们把1854年以后赚到的钱全部给我交出来,像共产党人所说的那样。
17:04
我们不追究既往,但是从现在开始,请你们以后再也别来占我的便宜。 当然,在它撤出的这个过渡期,欧亚大陆就要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要想在短期内填补它留下的这个真空,是办不到的。 它愿意给你的只是一个荣誉性的东西。比如说,你如果愿意跟以色列签署一个和平协议的话,我再卖一波军火给你。 但是这些军火在阿拉伯人的手里面其实是派不上什么用场的,军队并不是完全依靠武器维持的。 太高档的武器,没有相应素质的军官团和后勤系统之类的,放在手里面只是一个昂贵的玩具,只是有文宣意义,用来吓唬别人。真正的战争是需要社会和具有战争经验的军团长期协调,配合而成的。 严格来说,长期不打仗的军队都是不能战斗的。像沙特和阿联酋这些国家,区区一个也门内战都搞不定。
18:08
这就说明,在也门内战那种叙利亚式的战争当中,真正起作用的可能不是美国人给他们安排的那些昂贵的武器。 那些昂贵的武器的真正用处是:第一,TMD,你用石油从我们身上赚到的钱,用军火的方式还给美国;第二,用来安排皇亲国戚,使他们得到一个跟他们的身份相适应的高贵位置。 除了像上次那位约旦亲王突然飞机失事而落到伊斯兰国手里面被虐杀这样的极少数意外事件以外,你高贵地飞在天上是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但是真正打仗的是,游击队长开着皮卡车和丰田车满地乱爬,拿着火箭筒打仗的那些人。 在火箭筒和皮卡车的战争当中,你那些美国先进武器是什么用处也没有的。因此你还是只能跟伊朗人打个平手,有它跟没它没什么区别。 而川普先生给你的支持就是这个样子的,请你们多拿些钱来多买一些,但是不要指望我们出兵。 川普肯定会比拜登更愿意从韩国撤军,这是没有问题的。于是,整个亚洲大陆就会在他手里面陷入混乱。
19:22
但是,美国人民是不喜欢失败的。等到亚洲大陆发生混乱的时候,美国不仅是经济利益,而且面子上也会遭到各式各样的挫败。然后大家就会说,是谁失去了中国? 尽管当时蒋介石还在鬼混的时候大家都骂蒋介石骗了我们,但是蒋介石滚蛋了以后,同样一批人又反过来责问说是:是谁失去了中国?是不是你们国务院的六百个亲共分子? 当然,这些匪谍起的作用没有那么大。起主要作用的就是,由于抗战时期的长期经验,比如说美国人跟土耳其人和其他类似国家打交道的经验,使得美国人觉得蒋介石不像土耳其人那样值得扶持。 这个因素才是最主要的,匪谍因素只是次要的。 但是无论如何,这个罪状就变成“为什么失去了中国”。为什么失去了亚洲大陆呢?你TMD为了卖大豆的几个小钱。这显然全都是你的错,你不是张伯伦谁是张伯伦?按照人类的本性,这些事情必然都是会发生的。
20:35
川普手下的人没有外交经验,而外交这件事情跟三公六婆的关系网一样,主要就是需要时间积累,你不可能让新人获得同样的信任。 那些三公六婆凭什么?就是凭我们是老关系、我们是老同学诸如此类的。十九世纪的欧洲外交靠什么?我们都是讲法语的贵族阶级,我们全都是亲王、公爵和伯爵。 德国亲王都希望把他们的女儿嫁给沙皇,丹麦国王一般来说都希望娶一个俄国公主。法国国王即使失去了王位,还是照样要把他的公主嫁给西班牙人。 而希腊和保加利亚这些新独立的国家主要是希望弄来一个德国亲王,使他们获得欧洲的合法地位。 因为他们都是一个小小俱乐部里面的人,为所在国服务只是给个面子而已,所以他们之间是非常信任的。 等到平民化来临的时期,民主产生出来的平民政治家取代他们的时候,沙文主义就勃然而兴了。所有的有德国血统的人在大俄罗斯主义者看来都有卖国贼的嫌疑。
21:50
高尔察克将军(Alexander Kolchak)为了制止他手下的俄国士兵杀掉那些技术人员和军官,费了浑身解数。但是其实他自己的俄罗斯血统也是很成问题的,他应该是蒙古人或者鞑靼人。 所有的亲王们在民主化的新时代都渐渐失去了他们的权力,而接替他们的新政治家诉诸于人民,诉诸于法国利益、德国利益和本民族利益。 在维也纳会议和梅特涅(Klemens von Metternich)时代彼此称兄道弟的那些贵族,在他们看来都是软弱的、靠不住的腐败分子。 于是,权力掌握在这些爱国者或者沙文主义者手里面,必然的结果就是会导致战争。 川普任用新人,结果也必然就是这个样子。我想,他对美国国内是能够掌握的,对美国国外则是一无所知的。美国红州人基本上全都是这个样子的。 川普认为参议院问题很大,众议院问题不大,那就是说他将面临一个分裂的国会。
22:55
民主党大概可以多拿一、两个国会议席,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多拿三、四个国会议席,而共和党在参议院的优势也只有这么一点,所以他很可能会面临一个敌对的参议院。 而在众议院,他也许能够增加几个议席,但是不一定能够增加到过半。 即使是在国会的形势比较好的情况下,比如说他能够依靠51票的多数过关,失去53票的多数以后还能够有50票或51票的多数,他面临的也是一个全面分裂的社会。 这个分裂的社会恰好是由克林顿总统、拜登先生和伟大的全球主义者造成的。 他们造成的结果,简单地说就是,红色区域在地理上扩大(因为选举人票主要是依靠地理来算的,所以川普的胜率完全依靠这个),而蓝色区域(主要就是东西海岸的几个大城市)在人口上暴增。 因此民主党理直气壮地说,多数人是支持我们的。尽管从地图上看他们就只有几个孤岛,但是多数人口是在他们这一边的。双方之间的经验、记忆和预期是不可调和的,美国社会全面分裂。
24:03
一个全面分裂的党派性的总统,如果是拜登先生的话,那么他就做不成任何事情。他等着成立一个跨党派的专家委员会,我们来研究和讨论。 等你丫研究讨论完了以后,你也该下台了,你研究不出什么结果来的。而在这个时间内,经济危机和世界局势的崩溃已经使你无法应付了。 川普先生很在乎美国国内的经济,要让美国国民过上好日子。如果让外国人都去死的话,那显然是你们活该,你们占的便宜已经够多了,以后不要再来麻烦我们了。 而且,如果以前的事情没有办好,那无非是牵挂这些外国人牵挂得太多了,以后我们再也不应该做类似的事情了。因此,他的措施也必然会加深美国国内的分裂和美国与全世界的分裂。 这一次的大选其实是美国和世界的斗争。拜登先生代表全世界,川普先生代表美国。美国比全世界稍微要强一点点,但是没有强到可以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掌握绝对优势的地步,所以冲突必然会接踵而来。
25:13
川普是过渡人物,他是破坏者,而拜登先生是守旧者。但是川普先生不是建设者,为什么?破坏者和建设者有一个区别:建设者在破坏原有体系的时候,对未来的体系有一个相互自洽的构想。 而川普先生对未来的构想是自相矛盾的,因为他不是什么深刻的思想家诸如此类的人物。 他知道他对旧体系应该破坏什么部分,但是旧体系当中又有一部分是他认为非常值得发扬光大的。 但是他不知道,他讨厌的东西和他喜欢的东西彼此之间有着内在的联系。他不可能在破坏他讨厌的东西的情况之下,不把他喜欢的东西也顺带破坏了。因此,他的各种措施都是自相矛盾的。 例如,在头脑简单的文宣家来看,川普好像是更反华的人物,其实并非如此。川普热爱美国经济,而中国经济是美国的附庸。美国经济只要水涨船高,那就必然会导致以殖民地经济为核心的中国改革开放经济。
26:24
中国经济是两部分。真正在经济上有价值的部分就是改革开放经济,就是农民工出口经济。他们完全不是为自身生产,而是为美国生产的。 他们是如此的穷,如果不让他们保持赤贫的话,他们制造出来的产品就没有价格竞争力,因此他们必须赤贫。 而且他们赤贫的结果就是,他们根本买不起任何东西,包括他们自己生产出来的东西,只有美国人来买。如果美国人不买的话,他们只能饿死。 所以,中国改革开放经济是美国经济的附属部分,它是美国经济把自己的脏活累活苦活外包给中国的结果。 直截了当地说,就像是你把你们家的厕所外包给了临时工,眼不见心不烦,让他们清理厕所去,只要给他们几个小钱就够了。 那么,你给的小费肯定是随着你自己的钱的多少而沉浮的。川普只要在乎美国经济,把美国经济搞好了,结果必然会导致中国的分红增加和中国出口的水涨船高。
27:29
然后他觉得这样不对,于是他又反过来给你加点关税。他好像没有注意到他干的这两件事情是相互矛盾的。 为什么你要加关税?因为中国货太多了。中国货为什么太多?因为你把美国经济搞好了。你怎样才能让中国货不进来呢?让美国经济差一点就行了,但是这是万万不行的。这怎么可能呢? 他要求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同时要维持美国的霸权。什么叫做美国的贸易逆差?就是美国输出美元。输出美元得到什么?得到货物。 你输出了一些有颜色的纸,然后得到了一些货物,这两者之间的差价就是维持帝国军队的代价,帝国军队就是依靠这个差价维持的。 然后他宣布他要扩充军备,再造三百艘船舰,一定要让美国军队强大起来。那么这笔钱从哪里来呢?靠卖美元来。美元到了国外是什么意思?那就叫贸易逆差。别人拿了你的美元,那就叫贸易逆差。
28:33
“不行,我们怎么能要贸易逆差呢?我们要打倒贸易逆差。”这是五岁小孩的行为模式,我既要这个又要那个。 五岁小孩之所以是这样,是因为他不知道事物的因果关系。川普先生就是一个不知道事物因果关系的五岁小孩。 而这个“五岁小孩”之所以上台,是因为天命使然。在建制稳定的时代,别人会把他当成一个纯粹的傻瓜。但是现在是旧体制需要完蛋的时期,世界需要一个破坏者,于是上帝就选择他来做这个破坏者。 他的破坏部分有效地加以实施,而他心目中的建设是实施不了的。正如拜登先生正确指出的那样,他搞贸易战的结果是增加了中国的出口,而非减少中国的出口。这当然是他制造经济繁荣的结果。 拜登先生如果把美国封闭起来,让大家都不要出门,都戴上口罩,就可以有效地摧垮美国的服务业,使得美国人不再需要中国的产品。就算他把中国的关税全部取消了,中国产品也出不来了。
29:35
但是这话拜登先生也不能说,他怎么能够告诉美国选民“我的目的就是让你们什么都买不起”呢?对于政治家来说,没有任何政治家能够说这种事情。 所以,政治家对人民来说不可能不实施欺骗手段的。而人民正确地指出,你丫就是来骗我的。这是对的,也是不对的。说是对的是因为,人家就是来骗你的。说是错的是因为,如果人家不骗你,你受得了吗? 凭良心说,人民是绝对不能忍受对他们说真话的人的。就算那种人不被乱石砸死的话,也绝对不可能当选的。 是人民自己要求政治家来欺骗他们的。就像是,男人之所以吹捧女人,是因为女人要求他们这么做的。 如果双方关系破裂的话,女人一定会说男人都是骗子。这一点并没有冤枉男人。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不是因为女人就是这样的话,男人也不见得会去当骗子。 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真正无辜的人,如果不是根本没有的话,至少是很少的,只不过大家说得一片嘴响的时候可以只听一面之词而已,因此世界就只能是这个样子了。
30:49
川普先生上了台以后,他肯定会说,拜登是通华的,我要继续反华。然而正是由于他的存在,为我们敬爱的习近平同志创造了极好的空间。 对于习近平同志来说,我难道怕你骂我吗?你一面骂我,一面做各种符号性的动作来打击我,但是另一方面我的钱包里面还有钱,这恰好证明了帝国主义是纸老虎。 同时,正如希特勒对付贝克将军(Ludwig Beck)时所说的那样,你们国防军,亏你们还是军人,总是一天到晚说“不要破坏条约体系,否则协约国会打我们”。 你看,我今天进军莱茵区,法国人打我了吗?明天进军维也纳,法国人打我了吗?后天我又进军布拉格,谁打我了?你们全都是sb。于是,sb们就一个个垮台了,权力就自动移到希特勒手里面了。 习近平打击两面人的斗争,因为川普先生的存在,显然是处于更加有利的地位。事实证明,他对美帝国主义的看法是正确的。
31:55
绝对不会说是,李源潮如果当了总书记以后,美帝国主义会容许你们安安稳稳地坐万年江山、友好相处。根本不会。美国人还是会让你们交出权力的。 相反,我一面把你们这些两面人统统打下去,一面从美国人那里赚到的钱还不少。事实证明,帝国主义就是纸老虎,就应该这样对付帝国主义。 你们这些反党集团,事实证明你们说的全都是假话。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无非是想维持你们的买办地位。 而你们在维持买办地位的情况之下,把我们的核心统治基础——国有企业和国家的科技开发人员全都毁了。是你们做出了当年赵紫阳都不肯做的事情,搞全面代工经济。 想当年芯片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国并不落后。八十年代全世界刚刚开始搞芯片的时候,我国落后了吗?并没有,我们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是怎么样落后的?是你们这帮买办说经济效益第一,那就是说自己研发还不如买别人的便宜。当然是买西方的产品便宜了。 你们把我国的科研队伍全都搞散了,给我们留下了一帮不中用的农民工。你们把我国变成了一个万年殖民地。要想恢复自主科研能力,恢复大国地位,必须把你们搞掉。这个逻辑是极其充分的。
33:14
所以,川普维持美国经济发展的政策,恰好给习近平提供了清洗党内改革开放势力的极好机会。 而拜登如果(我们直截了当地说)把美国经济和全世界经济全都搞垮了,那么中国经济的实际部分就不存在了。 中国经济就是依靠农民工、出口贸易和血汗工厂,反过来养党政机构和国有企业。那么整个改革开放经济也就顺理成章地倒了下去,于是大家立刻就吃不上饭了,舰队也没法造,科研也没法搞。 现在党内矛盾极度紧张,大家都要找当权派的麻烦,然后就会有人跳出来说,这都是你TMD背叛邓小平同志韬光养晦正确路线的结果,让我们团结起来,好好搞你一下。 虽然他们也不见得能搞成功,但是制造出来的声势至少会比较大。 现在这样一搞的话,至少在两、三年之内,局面是有利于习近平的,习近平可以从容不迫地、比较不动声色地搞掉那些自己都已经气馁的人。
34:15
像希特勒搞国防军将领一样,他就不用抓什么反党集团了,你给我提前退休,你还有什么话好说?事实证明你每一次都是错的,你没有办法不退休的。一点点把他们搞掉。 如果拜登先生上台的话,他们可能还能制造出一场政变来。川普先生上台的话,我们可以认为,习近平将在2022年的二十大和2023年的新政府当中平稳过渡。 而我们敬爱的李克强同志和广大的改革开放干部必须按照他们原有的游戏规则,按期退休。 然后我们敬爱的习近平同志也就有机会让他亲爱的工农兵大学生和广大汉儿们掌握新政权,实现全面执政,恢复中国的军事和科研开发能力,使中国能够利用美帝国主义退出亚洲的机会。 这个机会在习近平和他的幕僚们看来,肯定就是美国秩序的解体,现在我们可以取而代之了。利用这个机会,伸张自己的势力。 然后2023年以后,国际冲突就会变得非常险恶。而这时,川普政府必然会面临一个罪魁祸首的指控:还不都是你干的吗?
35:22
如果不是你把大豆卖给中国,这时候中国人早就饿死一半了,他们哪里有机会各种胡搞?在加勒比海建立军事基地,在厄瓜多尔和太平洋群岛建立军事基地,比苏联在古巴导弹危机时还要厉害。 这一点又要涉及到中国的自我认知问题。中国的自我认知有两个形象,我们可以用单位里面经常出现的模式来解释。 单位里面有一个领导,手下有一拨人。其中有一个残疾人,他本来是最弱的。 领导要维持规范,维持规范的结果必然就是,他实际上保护了这个残疾人不被其他身强力壮的人欺负和殴打。但是他也不会给这个残疾人以最能干的、最身强力壮的人的同等待遇。 因此,世界图景就在领导和白区党为一方、红区党为一方的情况下分裂了。 这个白区党在单位当中往往就是这个残疾人的老婆,她要维持家庭和子女的生计,而不像他丈夫那样讲面子,她会私下里跟领导做沟通。她就是白区党,这个残疾的丈夫就是红区党。
36:34
认知图景在领导、白区党和红区党之间呈现出不同的面貌。 红区党是这样理解的:我有伟大古老光荣的过去,我爸爸李世民是一位万国来朝的伟大人物。现在我之所以落到这样的地步,绝对不是我自己的错,肯定是领导欺压我。 当然也有一些身强力壮的人在欺压我,但是他们这么做肯定是受领导指派的,是领导的走狗。领导和他的走狗是邪恶的,我总有一天要恢复我老爷子李世民的光荣地位。他们都是坏人。 但是在领导和白区党(也就是红区党他老婆)的眼里面,世界是这个样子的:一个没有领导的世界是一个丛林世界,我这个可怜的红区党残疾人丈夫会被那些身强力壮的同志活活打死,连一碗苦饭都吃不到。 我今天能够吃到这一碗苦饭,完全是靠领导他老人家维持秩序,不准大家随便打人。 虽然他们要在金钱上占我的便宜,抢我的奖金和先进模范的名额,但是基本工资他们是抢不了的。有领导在,基本的秩序是要维持的,谁也抢不到我的基本工资,谁也不准打人。
37:48
如果真的打起人来,我丈夫会被打死的。如果真的按照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的方法,我丈夫会饿死的。他之所以既没有被打死也没有被饿死,是因为有领导在的缘故。 我并不认为其他的同事是被领导指派来打击我的。在我看来,领导主要是害怕可以跟他竞争当领导的人。 我这个可怜的残疾丈夫并没有这样的能力,有能力的是那几个叫做德国、俄国和日本的身强力壮的老员工。他们时不时就觉得,领导哪一点比我强了,我也可以当领导,我没缺胳膊也没断腿,领导肯定是我。 我的那个缺胳膊断腿的可怜丈夫根本没有什么资格。所以,领导经常是保护我这个可怜的缺胳膊断腿的丈夫中国,来打击那些随时随地都想抢班夺权的员工同事德国、苏联和日本。 正是因为领导美国不断地打德国、苏联和日本,我这个残疾丈夫中国才没有被这些同事活活打死吃掉。
38:51
但是这话我不能对我丈夫说,因为男人是有自尊心的,他绝对不肯面临真实的世界。 我骗他,再过二十年你就起家了,在这二十年之内你韬光养晦,听领导的话。他虽然继续欺骗自己,但是在这二十年之内我已经把孩子养大了。我为了自己的孩子起见,我很辛苦的。 我心里知道,这个家之所以能够维持,全靠我宋美龄,而不是靠蒋介石。靠他蒋介石的话,早让俄国人和日本人打残了。 全靠我宋美龄以基督徒的身份到美国领导那里去到处告状,说苏联人和日本人是多么的坏,一个是共产党,一个是异教徒法西斯军阀,只有我们家蒋介石是基督徒,他早晚会把中国变成一个基督教国家的。 这使得领导大发慈悲,才把我的丈夫和我的儿女救了出来。我好辛苦呀,一面要骗领导,一面要骗丈夫。 而且,一旦他们发现真相,领导就会揪我过来说:“你凭什么骗我?蒋介石是一个腐败的独裁者,你骗了我这么多年,够了,给我滚!” 而我丈夫会说:“我还以为你是我的老婆,你是不是领导的老婆?你是不是跟领导通奸,是领导们的公共汽车?给我滚!”
39:59
天呐,我为了这个家和我的儿女,真是两头不讨好。但是只有我才是真正为了这个单位和这个家好的。有我在,领导和我的残疾丈夫才没有真正起冲突。 但是,事情总会发展到白区党混不下去的时代。现在就是这个时代,认知图景的冲突就会暴露出来。 川普总统要勃然大怒说:“你们这些两面人骗了我们多少年,你们老老实实给我交待。” 习近平同志要说:“都是你们耽误了我们这么多年,如果你们不是从八十年代开始就耽误我们的话,这三十年时间,我们的芯片早就飞到火星上去了,哪里能让美国人今天这么欺负我们?反正全是你们的错。” 然后大家就可以短兵相接了。短兵相接的结果就是,可怜的残疾人会突然发现,在他自己心目中,他是全世界正义势力反对领导这个地主阶级压迫者的天然领袖, 然而他准备领导的那批人中间有一大拨都会跑过来英勇地打他。原来是领导管着,才使他们不肯打的。
41:08
印度和越南这些同事,以前都是我们准备领导的,我们以为可以把他们团结起来,共同反对领导的暴政。 没想到,这些人一旦听说领导发话了,“这个人不是我的人,他爱死爱活我不管”,立刻就在第一时间跑过来揍你。 你在有资格打到领导面前之前,先要跟这些阿Q和小弟一样的人物打几仗再说。 当然,这时候你也会有新的理论,就是说这些人肯定也是领导指派过来消灭你的,他们是帝国主义走狗。这样的理论是很好解释的。 但是无论如何,真正的老列宁主义者和中华爱国者在这一方面是基本一致的:他们的认知图景是,美国人才是欺负我们的,我们要团结第三世界来对付它。 例如,当年在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龙永图就感慨地说:“我们本来的政策是团结第三世界国家来围殴美国的,没想到第三世界国家对我们比美国更狠。 反过来,美国人跟我们谈成了以后,大家一看到美国人都跟我们谈成了,立刻就放下架子来,按照美国人的榜样做,一下子我们就解围了。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42:19
就在今天早晨,我们敬爱的时殷弘同志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是一位过气的国师。他说的话,我认为习近平是不会听的。但是他跟沈志华一样,代表了老列宁主义者、黄俄余孽、红二代和红三代的正常思维。 他说:“今后我们要注意我们的外交政策了,美国反华是必然的。我们要注意,除了盎格鲁势力以外,其他人我们都要交好,团结全世界来孤立盎格鲁势力。” 我想,他们的团结对象有没有包括印度、俄罗斯或者其他国家呢?宋美龄肯定会知道,俄国人、印度人或者越南人对中国肯定会比美国人要狠得多。但是我想蒋介石不见得会知道,习近平也不见得会知道。 当然,按照他们的思维方式,结果就是这样的:孤立帝国主义,争取群众的大多数来围殴帝国主义。我们多出一些钱,收买一下,看看谁愿意跟我们走。 比如说,委内瑞拉行不行,厄瓜多尔行不行,坦桑尼亚大概是没问题吧,埃塞俄比亚是肯定没问题,安哥拉是很有把握的,还有巴基斯坦,老挝和高棉大概也可以进来。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再多争取几个,这不就成了吗?
43:29
接下来的故事情节就是这样的,可怜的两面人(也就是说白区党老婆)进入了两面被围殴的阶段。由于华人基本上是他们的下属,所以也就跟着要卷起铺盖滚蛋了。 站在红区党的角度来讲,让老婆从单位里面最后席卷一批公用物资到自己家里面来,也像是发了横财一样,这是我们对帝国主义的斗争获得的最新成果。 以后的事情嘛,以后既然已经进入斗争阶段了,我们就不要再去低眉顺眼地去做帝国主义的奴仆,挣帝国主义那点可怜的工资了。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是说,在接下来的这几年,第一是,习近平已经很有把握可以以几乎不流血的手段铲除改革开放以来累积的势力了。 第二是,接下来习近平在军队和强力部门的清洗到达一个阶段之后,在他准备好的这个时间点之前,印度、越南和附近其他的国家都有可能对他发动一些不甚友好的攻击。
44:59
比如说蚂蚁金服前几天要在上海和香港进行IPO上市,这件事情已经被叫停了。在目前白区党正在被两面夹击的状况下,习近平有没有办法在足够的时间捞到跟印度和越南开战的资本? 刘仲敬:事情是分两方面的,一是人事上的控制能力,二是实际上的工作能力,这两方面是不一致的。从人事上的控制来讲,习近平已经赢定了。 他在2012年上台的第一个任期,我们要注意,这时候他普遍还被认为是改革开放干部选出来的傀儡。 之所以会给人以这样的印象,不仅是因为他配合反党集团打倒了薄熙来这个赤裸裸的列宁主义复辟分子,而且是因为他在经济方面基本不管事。 他虽然是理论上的最高领导,但是经济方面和社会方面,影响绝大多数人生计、也影响美国太上皇发财致富、影响华尔街分红的这些最重要的方面,他什么也没管,就是延续过去的那种政策,因此他显得更像傀儡。
46:11
但是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这个时候他正在抓军队,他对军队进行大规模的改组。第二任期,他抓警察和其他强力部门。直到现在,他对经济的干涉仍然是很少的。这是李克强他们仍然能够混得下去的原因。 从人事上讲,他已经获得了充分的控制。但是从结构上讲,就是说军队本身的现代化和怎样提高工作能力这方面,他是在延续江泽民时代一直搞出来的包工头模式。 所以从战斗力这方面来讲,现有的军队跟习近平以前的军队一样,甚至比习近平以前的军队更适合一个不需要打仗的全球化世界和平时代的花架子。 他要像沙特人一样,虽然买不到美国武器,但是乌克兰武器是可以买到的,可以用那些先进武器忽悠。 这些忽悠的主要用处就是,通过像冯胜平或者李伟东这样的人,向广大华人或者白区党的工作对象显示,我们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已经是一个世界强国了。还可以让台湾的白区党说,你们已经没有希望了,赶紧归附我们。
47:22
做忽悠是可以的,但是实际上则是完全不行的。他已经把自己发展到,除了两个星期的粮弹以外,所有必需品都承包给国有企业的包工头,让他们去生利发财。 这样做在经济上是有利的,包括对解放军的军费也是有利的。 你也可以想象,宋朝的军队为什么会搞到以封桩银为上贡?这当然是最有利的。花钱最少,效果最大。 军队变成了空架子,但是我们皇帝早已经跟辽国皇帝谈好了,万年誓约,永久和平,我们再也不会像汉朝那样打仗了。 既然如此,养你们这些丘八干吗?你们起仪仗队的作用就可以了。钱省下来,我做封桩银,不是更好吗?发展经济,开放改革。 老兵们的用处还是有的,我把他们借调给汴京城里面——就是《东京梦华录》和《武林旧事》描绘的那些富豪酒馆老板之类的人,让他们去扫地拖地,或者给作为官员退休所的那些寺庙,让他们去当侍应生,端茶送水。
48:30
这些下等人还能干什么呢?他们干这些事情可以给上等人赚钱,让上等人生活得舒舒服服。他们能不能打仗,这不是重要问题。 所以,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手下大概也没有八十万人,而且实际上主要是从事服务业的。 等到金兵来的时候,汴京城好不容易凑了两万人出去,而且两万人中间的大部分是一生中第一次看到马。 尽管汴京城养的马质量也不怎么高,而且是相当温顺的,但是他们还是用双手紧紧地抱住马脖子,不敢直起身体,害怕在欢送他们出征的汴京城市民眼前就从马背上掉下来,那样太难堪了。 然后他们到了黄河渡口。到了城外,官威就大大减少了。而且,当官的也不愿意在第一线,他们把自己放在金兵暂时不会打到的地方,因此士兵处在没有监督的局面。 于是,他们就机智地抓住了领导下一次前来巡查和金兵到达渡口的这个时间差,一哄而散了。 金兵到达黄河渡口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前面一个人也没有,他们轻松地渡过了河以后很开心地说:“南朝真是无人,如果在这里放上两千人马,我们怎么能过得了河?”故事就是这样展开的。
49:44
改革开放时代的人民解放军适应新时代的方式就是这样的,这也是他们没有办法在香港打仗的根本原因。这种局面目前还没有被习近平改变。 我们可以想象,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干部人数实在是太多的庞然大物,最重要的还是人事方面的工作。加强内部的控制,把军队和警察变成真正的自己人,这才是第一重要的。 能不能打,暂时我们还不需要打仗。我们的政策是,远期加强中国的实力,但是短期内打仗并非我国的政策。特别是,有川普上台的时候,我们更不会打仗。 我们至少有三年时间,在2023年习近平全面执政以前不可能打仗,只考虑人事上的清洗。在这一时期,军队的主要任务还是省钱和赚钱。在这段时间内,情况就是这样的。 这段时间以后,等所有人都变成我们的自己人以后,我们要对全社会进行调整。 军队的战斗力主要不是取决于军队自身,而是取决于军队所在社会的结构。如果只有考不上大学的社会渣渣才能当兵的话,这个军队质量是好不起来的。
50:52
所以我们提前布局,先推广军训,把初中生的体育成绩放到跟数理化同等的地位,这是第一步,最后是推广五十年代苏联统治时期的劳卫制之类的。 在这段时间内,我们也不要忘记把那些无产阶级资本家的钱圈过来,把相应的资源配备好。各方面都配备好了以后,这支军队才能够进入后勤、训练、社会支持和各方面都能够打仗的状态。 但是这肯定是2023年以后的事情。这几年,重要的是要巩固新时代的领导中心,要为以后三十年的政治确定坚强的领导中心。没有坚强的和正确的领导,下面的干部陷入混乱状态,什么事情都搞不好。 所以先要把领导中心确定好,三十年的基本战略确定好,2023年进入长期政策确定的时代以后,然后我们才会慢慢搞下一步。 在这段时间内,川普的主要目标也是在国内,所以美国在国外是不会生事的,中国在国外也不会生事,世界会显得相当和平。
52:02
我们要注意,越南重整军备的时间比中国要晚,印度也是,它们并没有像中国海军那样执行从九十年代开始准备、现在刚刚接近尾声的换装计划,因此它们也不会动。 这段时间会是高度和平的。2023年以后,冲突才会极度紧张。习近平能不能像蒋介石那样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一面打仗一面整军,会整出什么结果,要到那时候才能看得出来。 主持人:您刚才说,川普对于搞好经济(严格说起来我觉得是搞好股市)有一种非常巨大的执念,所以他默许或者逼迫联准会进行史无前例的大放水。 您上次已经说过,这笔钱现在还悬在空中,没有掉下来。它的副作用,您预估在这次大选之后多久会开始? 刘仲敬:大选首先会导致股市上涨,因为大家预计川普的经济第一政策又要回来了。但是他的经济第一政策必然是,除了依靠放水以外没有别的,放水又要造成自相矛盾的结果。
53:08
他的口号是,我要把红州的产业带回来,把工作带回来。放水的结果是,使工作不可能回来了。除了战争和服务业以外,产业肯定会随着放水而进一步外迁。因此,产业的空心化只会是更加严重。 而他的政策是只顾眼前,支持消费。支持消费是靠什么?第三产业和服务业。谁能拉动美国经济增长?主要是第三产业和服务业。美国在军事金融机构的保护之下,发展这些第三产业和服务业。 美国人剪指甲和做头发的本领能超过越南人吗?有一个美国人愿意干,就会有五十个越南人抢着愿意干。他企图赶出去的这些非法移民必然会更多。 这是最能刺激民粹主义者眼球的事情,能够促使他的基本盘不顾其他方面的不利而坚决支持他。 这些讨厌的外国人都来了,谁能把他们赶出去?只有川普能。拜登能吗?显然不能。任何人都不能。就凭这一点,我们也只能支持川普了。
54:13
所以这个问题他肯定会用来大做文章,利用这套手段来维持他的支持率。发展经济,提高股市,提高就业,驱逐非法移民。 这些工作不是谁都能干的吗,面包与竞技性质的工作为什么不留给罗马老兵的后代呢?凭什么要留给那些夹破脑袋挤进来的外国劳工呢?要尽可能把他们赶出去。 因此,他把主要注意力集中在俾斯麦亲王所说的文化斗争和意识形态斗争当中,离他最初提出的产业回归、重建美国的初心反而是越来越远的。 在这种状态之下,他放出来的水,第一是,以不同层次倾倒入美国的各城市企业。 而这个倾倒的方式又涉及到另一个问题,是拜登可能还没有那么积极、而川普肯定会积极抓住的机会:这是一个补贴问题,就是哪个州应该拿多少钱。 川普和民主党之所以谈不拢,主要原因就是,他们对哪个州应该拿多少钱的问题有严重的分歧。
55:21
川普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们咎由自取,搞了很多非法移民或者暴乱之类的,把经济搞垮了,这笔账难道能赖到我头上吗?这跟自由主义原则符合吗?不公平啊不公平,怎么能够这样普遍地到处洒水呢? 我们还是来讲一点业绩好不好。谁的业绩最糟?是不是西雅图那些搞暴乱的地方业绩最糟?我怎么说也应该给你扣一点才行。 对于佩罗西来说的话,TMD,你是想蓄意分裂美国。自古以来美国总统的任务都是团结美国,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在各州之间搞不平衡、想要分裂美国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子就是不批。财政权在众议院手里面,我就是不批,就是不批,就是不批,看你怎么样。 然后你们就好好掐一下吧。各行业的补贴诸如此类的,也就是这个样子的。川普肯定要犒劳他的支持者,壮大他自己的支持者的势力。 而民主党即使是输掉了总统,但是他们可不见得会输掉众议院。而且,众议院的山头也不是按照简单多数来算的,每一个委员会都是跨党派性质的。所以,这个折腾是很有看头的。
56:25
结果肯定就是,输出是不平衡的,大量的输出送入到强大的诸侯手里,比如说万恶的老乌龟麦康奈尔。 肯塔基是一个很穷的州,但是麦康奈尔却跟所有的百万富翁都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他之所以是一个永远选不下去的人,因为他是一个“金光党”。 我们要注意,华府的官场规则跟各地方是不一样的。所以,史密斯先生到了华盛顿,就觉得华盛顿全是腐败分子, 跟他从小阅读的爱国主义教材里面华盛顿将军的光辉形象非常不符,因此他忍不住要跟这些可恶的沼泽地和深层国家打一架。 因此,各州的最精明的人物在华盛顿往往显得像sb一样,像麦康奈尔这样的老乌龟和人精就比较难得。 而且这种人比较容易来自于小州,小州的人对这样的人比较珍惜。让他选上以后连任几十年,一直连任到死,这是他们的重要资源。 权力这个东西跟任期是很有关系的。例如,大法官是终身任期还是只当十八年就退休,那是差别太远了。
57:39
正如比肯斯菲尔德勋爵(Benjamin Disraeli)所说的那样,幸好阿尔伯特亲王死了,维多利亚女王不是一个政治家,而阿尔伯特亲王是。 如果阿尔伯特亲王在维多利亚女王的旁边不断地给她灌各种各样的建议的话,那么等到今天,1880年代,我们这些人可能就只能去当革命党了,他恐怕早就把德国式的仁慈的家长制专制主义强加给英国人了。 幸好他死得很及时。女王陛下是只在乎礼仪的。你只要把印度女皇的尊号奉献给她,再派一批苏格兰卫队和穆斯林卫队,让她感到十分开心,她就不会再管权力的实质了。 亲王殿下没有这么好忽悠。亲王殿下有一个重大的优势是我们这些首相比不上的:我们首相只能当几年,而亲王永远都在。就凭这一点,我们就没法斗赢他。 参议员的伟大优势在于,他就是没有任期限制的。总统是有任期限制的,而参议员是可以一直当到死的。
58:41
而小州在这方面比大州又占一个便宜:大州人才多竞争多,你很难长期任职;而小州的明星人物只有那么几个。好不容易出一个人在华盛顿能够吃得开,这种人很不容易,我们不能换掉他。 而且,有他在,我们州是可以占很多便宜的;没有他,换一个没有经验的年轻人去,我们要吃上至少十几年的闭门羹。太吃亏了,这事不行。只要他不死,我们非得选他不可,派谁来挑战也没有用处。 台北这样的大城市,就算是赢,也赢得很少,总会有挑战者冒出来的。但是比如说傅崐萁应该是可以一直当到死的,乡下的父老很难找到一个比他更吃的开的人。 你让萧美琴去也不管用。就算萧美琴是半个白人,对于乡下的父老来说也不值一文钱,当地的封建领主对他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麦康奈尔在肯塔基,扮演的就是这样的角色,所以他就是一个永远选不下去的人。肯塔基是小州,小州的议员更容易长期任职。
59:50
在国会的各委员会当中,就算你是从纽约和加州这样的大州来的人,但是你丫是刚刚当选的,而且你可能当不了八年,刚刚开始熟悉工作,弄清一点门道以后你丫就滚蛋了。 而麦康奈尔已经当了几十年了,他玩你这个新手是可以玩得极其开心的,把你骗得团团乱转。等你领悟过来自己已经上当了以后,你也该到下台的时候了。 所以,有这样的人在,他们就自然而然地构成了国会的核心。川普作为一个外人,他就扬言要排干沼泽,但是实际上,他没有麦康奈尔是转不动的。 等于是,麦康奈尔还是在给他当幕后军师,给他操纵着各方面的事情。 那么,放出水来以后,谁能捞到呢?这就完全取决于利益集团的博弈。而且这个博弈是没什么意识形态色彩的,纯粹是为了利益的。我们的公司和行业为什么不能多拿一点呢?我们州为什么不能多拿一点呢? 如果真正按照贡献看的话,肯塔基州好像贡献是略等于无,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地方。但是有麦康奈尔在的话,他肯定要拿大头。
01:00:58
他不拿大头,谁拿大头。主持分肥的就是他本人。他不给自己的乡亲父老拿大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谁最吃亏的呢?就是没有政治代理人的人最吃亏。直截了当地说,华人最吃亏。 费拉右派为什么会看着AOC就不顺眼?在他们看来,老子斗不过白人就算了,美国是白人建立的,但是我们凭什么连黑人、墨西哥人和穆斯林都斗不赢? 如果说是黑人,黑人是老人了,但是万恶的奥马尔,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在里根总统当权的时候,你还是出生在索马里的。 我老人家北京人在纽约,我爱国者曹桂林在1990年代就在江泽民同志的指引之下到美国来打天下了,那时候你还在索马里鬼混。你来得比我晚,而你却当上了国会议员。 我TMD什么也没有,只写了一本《北京人在纽约》,我痛不欲生,立刻就感到,美国已经是社会主义的天下,只有中国才是资本主义和自由主义的乐园。 于是,我在美国混不下去,我就回到中国去,变成一个费拉右派。《北京人在纽约》的作者就是回到中国去的,我觉得费拉右派都应该向他好好学习学习。
01:02:07
确确实实,像福耀玻璃厂,曹德旺那种改革开放时期的农民企业家诸如此类的企业,是只有在中国才能兴旺发达的。 只有中国共产党才不准搞自由结社的工会,才可以在你们闹事的时候把你们统统抓起来,驯得服服帖帖的。才可以用无偿加班和996来对付你,然后让你生产出廉价产品。 你在美国这么干的活,不被人活活打死才怪,医疗费和赔偿费就能够把你的全部利润吃得干干净净。所以,费拉右派的企业家到了美国以后无不怀念江泽民。 即使是习近平,他们在中国的时候骂习近平骂得不得了,觉得习近平比江泽民要坏得多,但是他们到了美国以后,顿时由衷地感到了民主党比共产党要坏得多。 习近平虽然跟江泽民相比起来很坏,但是比起万恶的美国民主党来说还是好得不能再好了。所以,他们早晚要回沦陷区的。 之所以是这样,其实就是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利益代表。穆斯林都能够选出奥马尔,而他们什么也没有,他们永远什么也没有。
01:03:17
至于为什么永远什么也没有,因为华人是谁都不服谁的。任何人上台,别人都会跳起来把他拉下来,呈现互害社会的本质。 谁能够真正使他们服服帖帖呢?就是能够把你留在沦陷区家乡的三亲六戚统统抓起来, 能够不动声色地让你的企业今天被人抹狗屎、明天被人扔炸弹而混不下去的流氓手段的执行者,唯一垄断流氓权力的中国共产党。 因为美国人不懂得这些流氓手段,所以是不可能使他们服从的。他们唯一愿意服从的就是中国共产党,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用他们唯一害怕的手段来对付他们。 而在中国共产党愿意不管他们的空间内,他们必然会像是蛾眉争宠的女人或者说是争夺名誉的文人一样相互掐。 掐到最后,谁也不服谁,自然而然全都落入共产党手里面。除了共产党以外,也没有别的人要他们。这是华人社会的本质,因此费拉右派就是这样产生的。 在接下来的大放水当中,我们也可以合理地预期,他们除了通货膨胀的后果和排华的后果以外什么也得不到。川普搞排外,当然要顺便排一排他们。
01:04:20
排外这个东西具体排成什么样,要看你的抵抗能力。比如说,古巴人能排吗?当然不能排。没有他们,川普能拿到佛罗里达吗?你开玩笑。所以绝对不会排他们的。 那么排到谁的头上会确确实实排呢?当然是排到我们敬爱的华人头上了。就算是对川普有所支持,也是用嘴,那个支持是不值钱的,所以只能排你。 这就是博弈结果,在国内的分肥就是这个样子的。我们要注意,不是经济的合理性或者市场的合理性,而就是政治利益集团的强大在起作用。 强大的政治利益集团和麦康奈尔老乌龟这样的人能够吃到大头,别人就只能喝汤。完全没有政治组织能力的人,像华人这样,连汤都喝不到,只会得到排华和排外的实际效果。 那么这些钱会落到谁的手里面呢?对于小企业来说,它只能当维持费。你以为贷款不要还吗?低息贷款也就是低息而已。 你的任务是什么?拿了美联储免费送给你的绿票子,你替美国人民保存了美国人民的工作岗位。保存了这些工作岗位,是川普总统的伟大政绩。你替川普总统实现了伟大政绩,但是这些钱最后还是要由你还的。
01:05:42
大企业拿到这些钱,他们会拿到什么地方去?股市。超额美元在股市上到处流窜,打乱了各行业以业绩定股价的正常状态,而变成以投机定股价。 以投机定股价,会不断地引起金融风暴,引起股市像过山车一样疯狂震荡。这样做,对于辛苦经营的、靠业绩的企业不利,而对于短线套钱的企业是有利的。同时更重要的就是,大部分美元会流到美国以外。 川普总统是美国人民的好朋友,所有的美国政治家都是美国人民的好朋友。我们不要相信拜登是中国人的代理人,他也是美国人民的好朋友。美联储也是美国人民的好朋友。 美联储的主要任务就是,把经济发展的好处留给美国人民,把坏处留给美国境外的那些倒霉蛋。这是它的主要任务。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超市的物价跟1960年和1920年一个样,而且有些货物(比如说香蕉)还便宜了很多。
01:06:44
香蕉什么会便宜?是因为克林顿总统的功劳。香蕉本来是运费很贵的远来的东西,而且美国人也不怎么需要吃它。 本来是像弗朗茨·约瑟夫皇帝(Franz Joseph I of Austria)时代的维也纳的糖一样,作为奢侈品,一般人是不用的,装逼人士才用。 克林顿总统给你们带来了很大的恩惠,通过他的复杂的贸易谈判政策,使广大香蕉生产国以极低极低的价格,用香蕉充满了美国的超市,而美国人随随便便把它扔进垃圾桶里面。 美国人用的所有货物,都是以这样的极大丰盈的方式维持低价的。 美联储的任务就是,不允许美国的物价上涨,而同时要发行更多的美元,因此这些美元全都要留在国外。 它像雪崩一样打在墨西哥比索和土耳其里拉的头上,立刻就把土耳其和墨西哥经济的一半收割到华尔街头上了。 然后他们通过川普总统向习近平施加压力,让中国开放金融。开放金融的结果就是,让人民币像俄罗斯卢布一样喀嚓一下垮下来,中国的所有企业都落到华尔街手里面,顺便就把中国也收割掉。
01:07:52
美元在全世界流窜,发挥的就是这种作用。大量的美元进入欧洲,变成欧洲美元,被欧洲金融家和阿拉伯财团掌握,进行投机活动,加重了欧洲的债务危机。 而引起欧洲债务危机的同时,热钱又会迅速逃离欧洲市场,反过来冲击华尔街市场。 这会导致美联储输出到国外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通过欧洲金融市场(只有欧洲才有跟美国平起平坐的金融市场,新加坡和香港是算不上的)倒灌回来,反向冲击华尔街的市场,导致美国的巨大金融震荡。 金融震荡首先打在只消费、没有存款、也不从事投机的升斗小民身上,这些人是川普的基本盘和美国军队的候补成员,不能让他们受到损失。为了补偿他们,必须给他们以更多的补贴。 于是,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更多的美元又唰的一下发了出去,在全世界流窜,然后再打回美国本身来。 这样的过程在政治制度比较脆弱的地方,比如说土耳其和墨西哥其实还算比较好的,对于厄瓜多尔和高棉这样的货币等于外汇券的地方就会产生极大影响。
01:09:05
柬埔寨的货币名称是瑞尔,但是柬埔寨全都是用美元的。柬埔寨的经济分为两部分:西哈努克港的美元使用者,包括很多中国不法商人;以及易货贸易的、根本不使用任何货币的、占人口80%的普通人。 柬埔寨也有货币,但是柬埔寨不像中国,不实行货币管制,可以自由兑换。它的货币跟美元严格挂钩,像港币一样。因此,它的货币像港币一样毫无存在感。大家能用美元就用美元,谁用柬埔寨货币。 用不起货币的人,就直截了当拿着自己的芒果或者什么东西去换东西了。 厄瓜多尔和柬埔寨这样的国家,它的政治经济体系自然而然就会被美元洪水冲倒。冲倒以后,自然而然会有各个利益集团和野心家,以“打倒洪森独裁”或者“打倒考迪罗政治”的口号,出来搞曼谷式的游行示威。 这时候谁能拯救伟大的洪森先生呢?只有中国共产党宽广的手臂。可不可以给中国海军提供一个基地?
01:10:08
厄瓜多尔在太平洋的心脏,可以直接打击圣地亚哥的美国海军基地。你只要把军事基地给了中国,什么事情都好办。美国人不会帮你的,只有中国的怀抱才能拯救你。 还有斯里兰卡诸如此类的地方也是这样。于是,过去看来不可能的事情,现在就变得可能了,中国的海军基地就可以遍布全世界了。 而这完全是川普总统的错。你搞出的经济危机,把这些可怜的弱小国家的经济冲垮了,然后你来一个美国优先,外国人的事情干我屁事,把美国在国外的军团统统撤回来,留下的真空送给了中国人。这全都是你的错。 而且,这个游戏是自我循环的。用你这种方式,不能使产业回到美国。正如哈耶克所说的那样,依靠通货膨胀制造的经济繁荣是跟吸毒一样的,你必须不断加大剂量,才能维持原有的效果。 这些剂量在全世界燃起各式各样的冲突。原先全球化时代的亲美势力,在美国不能给它支持的情况之下,像蒋介石一样纷纷垮台。 川普总统有的是敌人。像他这样大刀阔斧,他已经把旧时代的所有建制派都得罪完了。于是,他的敌人会自然产生出来。至于产生在民主党内部还是产生在共和党内部,那已经是一个非常次要的问题了。
01:11:28
谁弄丢了中美洲?谁把我们的后院变成了中国侵略者的基地?谁放弃了欧亚大陆?谁把韩国送进了大陆体系?谁失去了韩国?谁失去了土耳其?谁失去了巴基斯坦?谁失去了美洲? 2024年,就会有强硬的帝国主义者出来竞选:“我们要恢复美国的荣誉,事情不能这样下去。里根总统从来不是这样做事的,你哪一点像里根总统了?” 主持人:在选前的一个礼拜有一个全球的调查,问对于这两位候选人,你们的看法如何。 就我所知,只有台湾和日本这两个国家对川普的好感大于拜登,其他几乎所有国家都不是这样。就像您说的,这次选举是全世界对美国的选举。 厄瓜多尔和柬埔寨可能会很糟糕,但是目前看起来,台湾和日本的产业链在这次川普的重整当中其实并不是受害者,反而是受益者。您觉得,您刚才分析的结论也适用于台湾和日本这两个国家吗?
01:12:49
刘仲敬:台湾和日本实际上是美国的挡箭牌,是那种随时可能牺牲从10%到50%不等的人口、去替美国当挡箭牌的国家。 这种国家是容易产生这样的投射性幻想的:希望美国强硬起来,足以主持战争,因此自己就不被当挡箭牌了。 这在比如说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的法国和东欧国家,普遍都是这个样子的。它们会更喜欢英美的强硬派当权,因为强硬的帝国主义者可以避免战争,把边界划得很清楚。 发动战争以后,他们自身就要变成战场。而英美却不是战场,它可以让别人去当战场。能够当战场的人和不会当战场的人,心理状态是截然不同的。 欧洲人会更喜欢拜登,因为欧洲本来就是世界的中心,维持建制对他们很有利。亚洲人如果全部死光了,对于他们来说显然并不是一个问题。美国把战略重点转移到太平洋,对欧洲显然是一个损失。 美国的整体建制派是东欧派占主导地位,冷战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收复东欧,而后冷战时期的核心也是重整东欧。波兰加入北约,是美国政策的核心所在,是维持了五十年到七十年的冷战政策的最后胜利。
01:14:08
而亚洲诸如此类的政策其实只是东欧政策的一个附带延伸,就像是富兰克林·罗斯福的亚洲政策是欧洲政策的一个延伸。 而斯大林的中国政策其实也是欧洲政策的延伸,他处理蒋介石和毛泽东的问题就直截了当地用了对付西班牙共和国的手段,西班牙才是斯大林的标准方案。 如果这个方案对于墨西哥和中国不太适用的话,那只能怪你们为什么是黄种人。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