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11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11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629

Number of words: 719

Number of symbols: 4653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2:01
报告师父 五湖碑修缮工作一切顺利 不日英雄大会在此召开 五湖碑又要再次见证师父 登顶武林盟主之位 正是江湖世代有传奇呀 什么武林盟主啊 高某尽心尽力 就是为了祖上留下的基业 一己得失 何足挂齿 温客行 你又在发什么疯 我疯才是常态 不疯 你们反而更胆战心惊吧 你为何一定要在这个时候 无故杀死白无常 你为何要让我的姑娘们 四处散发青崖山鬼那半阙歌谣 你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 别拿容忍当纵容 温客行 谷主请息怒 主人她是关心则乱 我们也只是关心谷主 想要更好地为您效力 千巧 你起来 你怕他是吧 我不怕 喜丧鬼 你退下 本座有事要单独吩咐艳鬼 温客行 你现在是翅膀硬了是吗 主人 起来吧 谷主 艳鬼斗胆 请您宽恕主人的无礼
04:08
您的所作所为皆有深意 我们只需遵从 深意 我只是突然想杀人了 能有何深意 无常鬼不安于室 蠢蠢欲动 您杀了他的左膀右臂白无常 乃是敲山震虎 艳鬼 你可知揣摩上意的家伙 一般都是何等下场 为一己私利才是揣摩上意 属下一片忠心 只想为谷主和主人效力 属下问心无愧 你放心 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本座有另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是 属下听命 你的易容术可是习自四季山庄 那你可有去过 不曾 属下童年时机缘巧合 曾与位江湖异人有过一面之缘 一饭之恩 那位前辈同情属下面容损毁 所以授以易容术 仅此而已 此人便是四季山庄庄主秦怀章了 正是秦前辈 听闻四季山庄是个终年繁花盛开 很美的地方
05:47
你既然和秦怀章有这般渊源 那你为何没去逛逛 属下既已入鬼道 便不会再留恋世间的繁华 只想一心效忠于鬼谷 效忠于谷主 是啊 我们是鬼呀 鬼见了光是要灰飞烟灭的 天下之大 周某而今孑然一身 处处皆可去得 何必要留在此地 看这些跳梁小丑登台唱戏 难道老子前半辈子还没看腻吗 这么多年 图什么呢 鬼鬼祟祟的 干什么去 我 我肚子饿得睡不着 想找点吃的 不行吗 行 当然行 来日张公子当了岳阳派的掌门 想干什么便干什么 但那是今后的事 张公子想吃什么呢 我去跟小厨房说 您呢 先回房间等着 不用那么麻烦了 我去后厨随便找点剩饭就好了 您若是不回去的话 我只好去找师父 湘姐姐 你也来了
09:36
三更半夜乱晃什么呀 师父和温叔呢 不是师父让你来接我的吗 接你 湘姐姐 我见过那个人 他是内院杂役 原来他是师父的人 我来了 师父呢 你和艳鬼什么关系 关你屁事啊 傻小子快走 湘姐姐 快走啊 臭丫头 湘姐姐 成岭 老秦 断后 兜兜转转 终究一无所有 周子舒啊 周子舒 你一世自诩聪明 难道你拼了老命离开天窗 就是为了把自己灌死在酒里吗 世间蠢人恒河沙数 谁还能比你更蠢 别碰我 成岭 怎么样 搜到没有 没有 去那边搜 那边去几个 你们去那边 温公子 失礼了 我们在搜捕一个贼人 不知温公子有没有看到一个男人 他手抱着琵琶 也可能没抱琵琶 你说的是魅曲秦松 太好了 公子识得此人 是这样的 他和另外一个贼人 掳走我们张成岭小公子 不过我们已经让城主全城封锁了 还望温公子帮忙 我劝你 识时务些
13:21
把琉璃甲的下落给我说出来 免得受皮肉之苦 男人婆 你怎么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呢 这般奶呼呼的小哥哥 皮肉受了苦 可就不俊了 小哥哥 你身子难受吗 要不要我帮你吹一下 不要脸的臭女人 别碰我 我就碰你 这群小狗跟得可真紧 那三个家伙怎么迟迟不来接应 你的同伙把人掳去哪里了 你是自己说 还是让我把答案 榨出来 小哥哥 现在肯说了吗 你杀了我吧 不把琉璃甲交出来你还想死 小宝贝 杀了你是便宜你了 姐姐我有一百种法子 比杀了你更加地销魂 你有完没完 骚蹄子 主人可没有耐心 等你把一百种方法逐个施展 这小子看着娇滴滴的 骨头还挺硬 逼姑奶奶使出真正的手段来吧 这么小一个崽子 别弄巧成拙整死了
15:44
咱们俩都得陪葬 放着 我来 你去看看蒋老怪去接应老秦 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我才不去呢 我才不管那俩臭男人的死活呢 我倒要看看 你有什么真正的本事 那就打一盆水 拿一摞子宣纸来 你这只弹琵琶的手 算是废了 以前有一个自认硬汉的家伙 我也问过他一个问题 他同样不肯回答 没办法 我就只能 一寸一寸地捏碎了他全身的骨头 慢慢地把问题的答案榨出来 我爹爹告诉我说 人身上一共有二百零六块骨头 好像是捏到第八十多块的时候 那硬汉就招了 秦松 你现在就告诉我 你的同伙把人掳去了哪里 如何 用不着你那些花拳绣腿的折腾 一盆水 一摞纸 姑奶奶还没见过哪个成名的好汉
17:59
能熬得住这水刑 佩服 佩服啊 男人婆 果然是无毒不丈夫 姐姐我比起你啊 还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怎么样 想说了吗 我说 琉璃甲在 琉璃甲 你说什么 你们还有什么招数 都使出来呀 看我熬不熬得住 我爹爹是镜湖大侠张玉森 他没有一个儿子是孬种 来者何人 竟敢与我四大刺客为敌 一帮臭蝎子也配知道老子的姓名 你知道毒蝎 知道 老子是你祖宗 师父 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老秦呢 我没找到老秦 这该死的钉伤 不行 我无力久耗 须得速战速决 这小子怎么在这儿啊 别废话了 先宰了他再说 师父 你到底是谁 阁下既然知道毒蝎的存在 便一定知道 蝎王想杀的人 想要的物 是谁都拦不了的 这么巧 老子想杀之人 想要之物 天下也没人拦得了 蒋老怪 师父 别怕 有我在 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20:51
我们一起上 抓活的 秦松和蒋老怪的仇 老娘我要细细地报 小帅哥 姐姐让你感受一下 什么叫作求生不得 求死不能 温叔 何人伤你 温叔 他们劫了我出来 还打伤了师父 不必恋战 带成岭走要紧 不行 伤你者 我定将他们碎尸万段 师父 这些 这些都是什么 别怕 带成岭走 你不走也好 若能跟你死在一起 也算是个不错的下场 谁要和你死在一起 同生共死 两位好雅兴啊 大驾光临 有失远迎啊 就是这俩狗贼 杀了老蒋 废了老秦 自己技不如人 给主人丢了面子 还有脸说 周首领 你不打算介绍一下 你身边这位同生共死的朋友 你是谁 为何派人掳掠成岭 这位朋友想知道我的身份 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你得先告诉我你是谁
23:40
不如我们打一个赌 输的那个人要告诉赢家 自己到底是谁 这人比你话还多 大王 他们是什么人 一个天窗之主 一个恶鬼头子 鬼主 这两个魔星 怎么会碰到一起了呢 大哥 没事 您可千万别急坏身子 四大刺客 既然敢冒奇险把成岭掳走 一定是为了逼问琉璃甲的下落 只要成岭不说 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行了 师父 温叔 你们都来救我了 湘姐姐果然没骗我 你们都没丢下我 傻小子 你叫我温叔 又叫他师父 岂不是显得我比他小 难道我不比你大 四大刺客那么折磨你 你都没哭 怎么见到我们反而这样了 好了好了 像个男子汉一样 他们折磨我 我宁死不屈 只有见了你们我才 师父 温叔 我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你们说 真香 阿絮 成岭 饿了吧 你先吃 师父 我知道 只有你们是真心待我好的 傻小子 你那几个伯伯不也对你挺好的
26:03
我听说高崇 还要把独生女儿许配给你 温某可没什么闺女 就一个阿湘 我倒是无所谓 就怕你吃不消 他们只想我交出琉璃甲 没人真的关心过我 和我家的仇 一开始 我还以为他们真拿我当子侄看待 后来我才明白 他们都没拿我爹爹当兄弟 又怎会拿我当自己人 傻小子 此话怎讲 高伯伯全不急于报仇 反而忙着以此为由头 张罗他的英雄大会 自我到岳阳派以来 没人真的关心过我 没人问过我想要什么 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学好武功 我要亲手报仇 我再也不要做个没用的孩子 只能让别人牺牲自己来保护我 我也要将镜湖派的传承 再延续下去 那是爹爹和哥哥们的心愿 成岭 你对五湖盟如此猜忌 可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 你可愿说出来 你先吃东西 不着急说 师父 温叔 当日我家出事的时候 我爹爹来不及多说什么 只叮嘱我一句话 不要相信任何人
27:35
谁都不能信 可是师父 温叔 我相信你们 傻孩子 别急于相信任何人 师父 我早相信你就好了 当时那位渔夫伯伯 不知道我爹爹和五湖盟的恩怨 就要把我送到赵敬伯伯那儿 我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也不知道要相信谁 师父 对不起 我一开始就该相信你的 琉璃甲就在我身上 我爹当时情急 只好割开我的肚子 把这玉甲藏了进来 伤口愈合了 它就一直藏在我身上 我现在就剖给你 傻小子 我说过我要它吗 傻小子 急什么 话要慢慢说 人要慢慢品 你爹爹如此小心谨慎 他定是猜到了 就算老李平安将你护送到 五湖盟那几个兄弟手上 也免不了重重搜检 看来 他早就对那几个结义兄弟 失去了信任 是 外面不知道 他们反目多年了 你可知 他和这几个兄弟为何反目 我知道 他给了我一封信 信呢 我藏在那个破庙佛像脚下了 还以为你是个傻小子
29:09
没想到还挺有心机的嘛 当时的情景 你还能把东西藏了 我爹爹说 这封信除了收信者之外 不可落在任何人手中 我当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便假托解手时把它藏了起来 想说 实在不行我先给收信人传个口讯 收信人是谁 你可还记得信的内容 收信人是长明山剑仙前辈 信里大意是说 高 赵 陆 张 沈五湖盟五子 他们原本和容炫容伯伯是好朋友 容伯伯之所以坠入邪道 乃是他们五兄弟之过 有一次他们因为争执六合心法 六人论剑 容伯伯比武虽胜 却中了剧毒 然后就发疯了 原因是有人在兵刃上喂了毒 然后呢 后来容伯伯走火入魔 他们五兄弟原本责无旁贷 在容伯伯被天下围攻时 大家都没有站出来 我爹爹原本是想赶着去青崖山 和容伯伯同生共死的 但却被太师父打断了腿 关在家中 直到为时晚矣 唯有遗憾终生 那在兵刃上喂毒的是谁 我 我不知道 但那把剑是高伯伯的 玉森 对不住你
31:48
你的儿子被我给看丢了 我苦熬了二十年 就想熬到一个真相大白 可结果 熬到了一个又一个的死讯 一朝知交尽零落 什么五湖盟主啊 武林至尊哪 那都是虚名 我跟他们解释 可有谁能够知道 我真正内心想什么呢 他们不相信我也罢 可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我们的后人都长成像 我们刚开始认识的时候那么大了 如今我老了 可你们却死啦 容大哥 我一生最后悔的事情 就是认识了你 玉森哪 太冲 想必九泉之下你们已经碰面了 正在骂我吧 你们就骂吧 阿絮 酒借我喝一口 给他 师父 温叔 你们吵架啦
34:56
别 别生气了 好朋友之间有什么说不开的 温叔 你快哄哄师父 他这个人就是看着冷淡 心肠再软不过了 你哄哄他就好了 不是你教我的吗 烈女怕缠郎 闭嘴 你都教他什么乱七八糟的 谁心软 小崽子胡说八道 师父 我就是懂 你心最软了 你告诉我 温叔怎么得罪你了 我替他赔不是 你俩不要闹别扭了 好了 岳阳派戒备森严 四大刺客是怎么掳走你的 我收到一封留书 让我三更去荷塘叙话 我便在湘姐姐的帮助下 一路避开守卫 师父 那书信落款有个絮字我才信了的 难道不是你吗 自然不是我 现在外面很危险 你待在岳阳派才是最安全的 你那内伤又犯了 内伤 什么内伤 师父 你怎么了 是啊 若非这内伤 阿絮这等高手 我何来效劳的机会 成岭 你可知当我第一眼见到你师父 便凭借着他这身旷世无双的根骨 判断出他定是易了容 在那张病汉面具之下
36:52
当是个绝世高手 胡吹大气 我怎么就胡吹大气了 我这凭骨相识其人的绝技 乃是一等一的真本事 温叔 你真厉害 我就一直没看出来 师父是易了容的 我温某一生啊 还从未看走过眼 还是好多年前 我看见一具死尸 头发乱糟糟的 顶着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被一杆长枪从前胸插到后背 自蝴蝶骨下过 我又多看了几眼 判断出此人生前定是个绝世美人 后来你猜怎么着 过去的事情便算了吧 你也节哀顺变 老温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 我乃温大善人 行善积德 怜贫惜弱 善心多 银子多 美人多 万花丛中过 能摘一千朵 师父 喝一点顺顺吧 成岭 你是真心诚意想要拜我为师吗 是的 师父 你我萍水相逢 得蒙君如此信任 唯有以赤诚相报 不过你先听我说完我到底是谁
38:47
再做决定不迟 我真名叫作周子舒 是四季山庄本代庄主 也是山庄最后一任 上一代庄主秦怀章 是我的授业恩师 本门曾以四季花常在 九州事尽知享誉江湖 可如今江湖上已经没有几个人 知道四季山庄这个名字了 全都因我一念之差 无能之过 我十六岁时家师突然病逝 我无力保全四季山庄威名不坠 便带着本门的精锐投奔了 周家世代效忠的晋州节度使 以此为根据创立了天窗 没想到 让跟随我的山庄旧部 全都沦为了权力的鹰犬 山庄旧部八十一人 逐个凋零 到最后剩我一个 周首领说的便是天窗之首 这是为何毒蝎认得我 我也知道他们的据点
40:23
师父 毒蝎 毒蝎是什么 毒蝎是一个暗杀组织 在江南一带盘根错节 神秘莫测 掳走你的四大刺客 便是毒蝎的王牌之一 但他们的势力远不止于此 往年天窗想将势力扩散至江南 与毒蝎起过几次冲突 毒蝎的势力于江南 不亚于天窗于西北 那师父的天窗也是暗杀组织吗 不是我的天窗了 如今我也只是一介布衣 周某半生飘零 做过违心之事 杀过违心之人 本想着浪迹天涯随死即埋 想不到老天对我周某的命运 原来另有安排 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 还愿意拜我为师吗 我愿意 我当然愿意 师父 不管你要不要我 我心里早就认定你就是我的师父 傻小子 认定了 还不赶快把生米煮成熟饭 磕头啊 快点 师父在上 请受徒儿一拜
42:01
你入门之后 便是本门第六代嫡传弟子 四季山庄得佳徒如你 传承不绝 为师 为师我很是欢喜啊 谢谢师父 师父 我也很欢喜 特别特别欢喜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