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lennials in Medicine: Doctors of the Future | Daniel Wozniczka | TEDxNorthwesternU

Millennials in Medicine: Doctors of the Future | Daniel Wozniczka | TEDxNorthwesternU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321

Number of words: 421

Number of symbols: 3827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0:00
譯者: Ann Lee 審譯者: Helen Chang 我必須坦言 這幾年來,我生命的深處 真的一直藏著黑暗的秘密。 我從來沒跟任何人說。 但現在, 我認為我能告訴大家了。 是這樣的: 我要說的是, 我是一個千禧寶寶。 我知道這很糟。 最糟糕的那種。 當我決定要成為千禧寶寶時, 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笑聲) 告訴你們後,我感覺好多了。 千禧世代被定義為 一群 1980 年代初期或中期 至 2000 年代初出生的人。 而這個定義基本上是我們這個世代 唯一達成的共識。 但,你們可能聽過 許多關於我們這世代的 負面想法和刻板印象。 你可能聽過:自戀的、享有特權的, 我們是懶惰的、不專注的,
01:08
我們是手機成癮者, 耽溺於 Instagram 的濾鏡。 有些說詞可能是真的, 但你並不常聽見正向的評論。 我們都知道刻板印象 無法概括一個人, 更何況是個好幾百萬人的世代。 所以說,請容許我我好好地自我介紹。 我是 Daniel Wozniczka 醫生, 我的病人叫我 Dan 醫生。 當你有個難以發音的波蘭姓氏, 別人就會如此叫你。 我今年 29 歲, 幾天後,我將完成內科住院。 同時完成兩個碩士學位, 一個是商學,MBA 學位, 另一個是公共衛生,MPH 學位。 我也是個醫療研究員。 我曾在同行評審的期刊上發表過文章。 醫學領域外,我在創業也有些成果。 我是兩個不同衛生保健新創公司的 創辦人和諮詢專家。 最後,我也是個國會說客, 基本上就是你想像中的樣子,
02:10
代表 ACP, 美國醫師協會。 他們曾派我至華盛頓特區, 我曾跟眾議員和參議員聊過 不同的健康議題。 我提起這一部分我在做的事, 因為它或多或少提升了 我們這世代整體的正面印象。 例如,千禧世代 是全美國最博學的世代。 我們的多元性是這個國家前所未見的。 毋庸置疑的,我們也是科技達人。 但有一個正向屬性 幾乎沒人提到。 那攸關勞動力。 你可以問千禧世代一個簡單的問題: 「你想在你的職涯裡完成什麼?」 他們會告訴你一個看似簡單 卻深刻的回答。 他們都會告訴你他們想影響這個社會。 他們想改變世界,想要創新。 抱著這心態開啟職涯是很美好的。 於是我們前行, 影響力會引領著千禧世代。
03:20
人們總是問我: 「當醫生是什麼感覺?」 我總是告訴他們一樣的答案: 我「喜愛」醫學! 勝過一切其他的事。 我是那種在幼稚園時 就立定志向當醫生的人。 我想跟你們說一個 為何我如此熱愛醫學的故事。 幾週前, 一個病患來到我的醫院, 他奄奄一息。 他的兩個肺都感染了。 感染蔓延至他的血液, 他完全病了。 他有敗血性休克。 他呼吸困難,我們讓他能 吸到氧氣的唯一方法 是將管子放進他嘴巴, 經過喉嚨,直到肺部, 好讓機器代替他呼吸。 他的血壓驟降。 血壓的正常值是 120/80; 他是 50/30 而且持續降低。 我必須施加血管加壓藥 才能提升他的血壓。 為此,我必須把導管放入他的頸靜脈,
04:25
把管子推入他的鎖骨 再深入到心臟邊緣。 其實效果不好,他的血壓持續下降。 在我面前,他的心臟停止跳動。 他過世了。 我們沒有停下來。 一個護士甚至跳到他上面 開始壓他的胸部。 我們有台大車, 我們拿了兩塊踏板, 充電到 600 伏特, 放上他的胸口, 就像你在電視上看到的, 我們電擊他。 這方法奏效了。 他的心臟再度跳動。 我們把他從鬼門關前救回來。 幾週後,這個人最小的女兒 將要結婚, 而他可以牽著女兒的手步上紅毯。 這種故事,讓我喜歡醫學。 我只當了三年的醫生, 但我已經有上百個那樣的故事。 雖然我喜歡醫學, 我其實並不真的喜歡我的工作。
05:37
我知道這聽來矛盾, 但不是的。 沒有人談醫生每日的實際工作 與醫學多麽無關。 例如, 我一天內花數個小時, 完成文書工作和表單。 照顧病人一小時, 我必須花兩小時填表單。 原因很簡單: 這些表單要送到保險公司, 根據這些表單, 保險公司付給他們 補償給醫院的錢。 不管你對病患做的工作多偉大; 如果不謹慎地填表, 提供所有細節, 醫院會少領補償費, 如果有的話。 我一天內的數小時浪費在表單上。 但我工作的最後一部分才會是最糟的。 我診斷、治療我的病患後, 我必須領導著保險公司
06:39
以確保我的病患拿到他們需要的藥物。 就我所知,無法負擔藥物的病患, 便不會拿藥。 這傷透了我的心。 我有一些病患來醫院 二、三、四、五、六次 為了一模一樣的病 只因為他們沒能負擔藥丸的費用。 不僅是藥丸; 我還得花好幾個小時弄清楚 我的病患該配給哪位外科醫生, 或哪個透析中心,哪個護理站。 一天中數個小時。 這是當醫生的真實樣貌啊,各位。 國家級的話,事情會更加複雜。 接下來的投影片 來自於 Kaiser 家族基金會。 我們國家每單位 GDP 所支付的金額, 對於所有醫療保健來說都是天文數字, 比其他任何國家還高。 我們從中得到的,不是更好的醫療, 有時還會是更糟的。 你可能一直告訴自己這是常態,對吧? 這是美國的體制。 不,不完全是。 原因在於,直到 1980 年代,
07:50
我們與加拿大、英國、歐洲 所支付的費用是一樣的。 只是最近這些人為系統改變了它。 很難過地,你可以從這裡望見 更加慘淡的未來。 幾十年後的將來, 我們國家支出的醫療費用 會如火箭般高升。 它實際上會使整個國家破產。 現在,這些事,這些壓力, 日復一日地加重在醫生、 在國家層級, 他們讓原本壓力就大的醫生 感到更多的壓力, 基本上是做生死間的抉擇。 這些新壓力, 不論它們是否為新的質量指標, 還是醫生被告知要在更短的時間 替更多的病患看診, 花更多的時間填寫表單—— 外科醫生被叮囑說: 「嘿,夥伴,手術開得快一點, 再塞幾個病例給你吧。」 這些事情總會有代價的, 我不是指財務方面。 現在,我們有個家醫科醫生自殺了。
08:58
每年在美國 有三至四百名醫生自殺; 平均一天一位醫生。 那是醫學院一整班的人才流失, 每一年。 沒有人談這件事。 誰的風險最高? 女醫師。 女醫生的自殺率比普通女性的 高上 2.3 倍。 這是醫學現況啊,各位。 2012 年,在 Medscape 上 有一則很棒的研究。 他們詢問 24,000 名醫生 一個簡單的問題: 「如果你能回到過去,改變職涯選擇, 帶著你現在知道的現狀, 你依舊會選擇醫學嗎? 還是你會做出其他選擇?」 告訴各位結果。 54% 的醫生說他們依然會選擇醫學。 我們的一半人不會或不想選擇這條路。
10:10
沒有人談論這個可悲的真相。 所以,我們現在何去何從? 千禧世代, 一名 29 歲,剛起步的芝加哥醫生, 該做什麼? 我給各位的回答極為簡單也非常複雜。 我們起身反抗這個體制。 我們為自己、為家人、為病患, 為下一個世代反抗。 我想告訴你們該如何確切地執行。 房間裡的我們, 通常不會把醫院視為一個企業,對吧? 放心, 在資本主義社會下,很多人正這麼做。 每個企業體都需要老闆,執行長。 你們會怎麼看待一個 一輩子都沒跳起投籃的籃球教練呢? 或沒教過書的校長? 或不會開車的汽車公司的執行長? 我會對那些人抱不高的期望,對吧? 但這是我們數十年來一直在做的事。 管理我們醫院的人不懂醫學。
11:25
他們將它當成傳統的企業體來管理, 盯著 Excel 表,最大化利潤。 有一份研究比擬了這個現象, 刊在 2011 年的 《社會科學與醫學》期刊。 他們比較一般商人 和有受過商業訓練的醫生 所管理的醫院。 醫生管理的醫院, 在幾乎每一個質量指標裡, 不論照護的成本、 醫療疏失、住院長短, 任何因素, 在幾乎所有的質量指標, 比其他醫院好上 25%。 大吃一驚,對吧? 不,不意外。 但這正是數十年來我們在做的事。 國家層級的話,更是糟糕。 制定醫療政策的人,根本不是醫生。 我們的眾議院有 435 人, 參議員有 100 人。 總共 535 人。 如果我告訴你 我們選出的政府官員 只有 3% 是醫生或科學家, 你相信嗎?
12:32
在過去十年,這些人制定我們的法律, 不顧醫療系統的爭議性。 我提到千禧世代帶來到影響力, 那股想改變世界的雄心壯志, 它不會與醫學本身一起出現。 它會與我們的體制一起出現。 我們現在有受過商業訓練的醫生改革, 擁有 MD/MBA 學位的人數在增加。 15 年前我們有 30 間 提供 MD/MBA 學位的醫學院。 現在呢? 翻倍到 65 間。 原因很明顯: 醫學院知道 我們不能讓新兵只待在壕溝中; 我們必須訓練煥然一新的將軍。 向前邁進,千禧世代的影響力 將掌管醫院的行政單位, 將營運醫院, 將變成醫療創業, 將參政並制定合理的法律,
13:43
不讓這個國家破產。 這將是下個世代的醫生 改變醫療體系的方式。 他們將同時拯救性命和醫療體系。 我想直接告訴年輕的千禧世代 以結束這部分的談話, 因為我是千禧世代的人,29 歲, 但我屬於比較老的那群人。 我住院的日子即將結束, 而我正完成我的 MBA 和 MPH。 千禧世代的許多人可能正觀看著, 他們或許只有 18、19、20 歲。 如果你還年輕也想當一位醫師, 你前方還有許多年的訓練和教育。 大學四年,醫學院四年, 至少三年的住院。 我想直接告訴你們。 因為你們將會聽到上一輩跟你們說: 「醫學不值得讀。 別當醫生。 醫界跟以前不一樣了,各位。」 你將會聽到這件事。 我在這告訴你相反的答案。 醫學超級讚的,對吧?
14:49
沒有人的戲碼 比奉獻自己一生 拯救同伴的性命更精彩了, 我跟你保證。 我不管你正登山至頂峰 還是潛水至海底, 不管你是不是瘋狂 販售演唱會門票的搖滾巨星, 也不管你是不是去外太空的太空人。 沒有比全心全意奉獻自己 去拯救他人性命更好的工作了。 我們需要年輕、有才華、 鼓舞人心、有創意的人才, 而不是被勸阻。 現在加入的時間多美好呀, 因為我們會是那個 使體制更進步的世代。 醫界裡的問題 不是來自照護病患本身; 而是來自上世代人為創造的體制。 別讓任何人勸阻了你的醫生夢。 我想以這句話作結。 這句曾鼓舞我、陪伴我熬過許多 在醫學系的全夜。 它在我全天的住院輪班時鼓舞了我,
15:56
我希望它能持續地鼓舞著我, 在我努力發揮這個世代 渴望產生影響力時鼓舞我。 這句話是: 「夠瘋狂、認為自己能夠 改變世界的我們, 才是那些有機會實際執行的人。」 非常感謝各位。 (掌聲)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