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lennials in Medicine: Doctors of the Future | Daniel Wozniczka | TEDxNorthwesternU

Millennials in Medicine: Doctors of the Future | Daniel Wozniczka | TEDxNorthwesternU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319

Number of words: 468

Number of symbols: 4263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0:00
翻译人员: Yuxin Zou 校对人员: Ethan Huang 我必须坦白。 这些年来,我有个藏在内心 深处的、黑暗的秘密—— 我这一生, 真的从没跟任何人说起过。 但现在,在这里, 我想我准备好说出来了。 是这样的: 我要坦白的是, 我是千禧一代。 我知道这很糟。 是最糟糕的那种。 当我决定要成为千禧一代时, 我到底怎么想的啊? (笑声) 告诉你们后,我感觉好多了。 千禧一代是指 一群从 1980 年代初期或中期 至 2000 年代初期出生的人。 而这个定义是对于我们这一代 基本上唯一达成的共识。 但你们可能还听过 许多关于我们这一代的 负面想法和刻板印象。 你们可能听说 我们自恋或者享有特权, 我们懒惰和不专注,
01:08
我们对手机上瘾 和沉溺于使用 Instagram 的滤镜。 其中一些说辞可能是真的, 但问题是你很少听到 正向的评论。 我们都知道刻板印象无法 全面地摡括一个人, 更何况是有着好几百万人的一代。 所以说,请容许我正式地自我介绍。 我是丹尼尔·沃兹尼亚奇医生 (Dr. Daniel Wozniczka), 我的病人叫我丹医生(Dr. Dan)。 当你有个难以发音的波兰姓氏时, 别人就会如此叫你。 我今年 29 岁, 几天后,我将完成内科 住院医师实习。 我也将同时完成两个硕士学位, 一个在商科领域, 是我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另一个在公共卫生领域, 是我的公共卫生硕士学位。 我也是个医疗研究员。 我已经发表过同行评审过的文章。 医学领域外,我创业也有些成果。 我是几家不同医疗保健初创公司的 创始人或咨询专家。 最后,我当过国会说客, 没错,就是你所想的那样, 我代表着ACP, 也就是美国医师协会。
02:12
他们送我到华盛顿特区, 然后我们与众议员或参议员聊 不同的医疗保健议题。 我提起我做过的事 是因为其中的一些, 它真的提升了我们这一代 整体的正面印象。 比如说,千禧一代 是美国历史上受教育最多的一代。 我们的多元性 也是这个国家前所未有的。 不出意外的,我们也是科技达人。 但有一个正面的特征 几乎没人讨论过。 它是关于职场的。 你可以问千禧一代 一个简单的问题: “你想要在职业生涯里实现什么?” 他们会给你一个看似简单, 却实际深刻的回答。 他们都会告诉你 他们想要影响这个社会。 他们想要改变这个世界, 他们想要创新。 当你开始你的事业 这是多美好的心态呀。 当我们前行, 这样的影响力将会指引着千禧一代。 人们总是问我, “当医生是什么样的体验呢?”
03:26
我总是给他们一样的答案: 我热爱医学! 胜过其他的一切。 我是那种在幼稚园时 就立志将来要当医生的人。 我想跟你们说一个是关于为何 我如此热爱医学的故事。 几周前, 一名患者来到我所在的医院, 他病得很严重。 他的两个肺都感染了。 感染已经蔓延到他的血液, 意味着他全身到处都病了。 他患了败血性休克。 他的呼吸糟糕到 他唯一可以吸氧的方法 需要我们将一根管子放进他的嘴中 并经过喉咙达到肺部, 以便机器可以代替他呼吸。 他的血压开始骤降, 正常的血压值是 120/80 ; 他的是 50/30 并且持续降低。 我必须采用血管加压素 才能提升他的血压。 为此,我必须把导管 放入他的颈静脉, 把管子推入他的锁骨下方 再更深入到他心脏的边缘。
04:32
但效果其实并不好; 他的血压还在持续下降。 就在我的眼前, 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他过世了。 但我们没有停下来。 我的一名护士真的跳到他身上, 然后开始按压他的胸部。 我们拿来一台医用推车, 我们拿着两个除颤板, 充电到 600 伏特, 放到他的胸口, 就像你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 我们电击了他。 这方法奏效了。 他的心脏再次跳动了。 我们真的把他从鬼门关前救了回来。 几周后,就是他本人。 他最小的女儿要结婚了, 并且他可以牵着女儿 步上婚姻的道路。 我是因为这些事而热爱医学。 虽然我才只当了三年的医生, 但我已经有了上百个那样的故事。 不过虽然我热爱医学, 我并不喜爱我的工作。 我知道这听来矛盾, 但实际上不是。
05:41
没人真的去探讨医生 每天的实际工作 与医学有多么无关。 例如, 我每一天都花费几个小时 填文书工作和表格。 我每花每一个小时照顾病人, 我就要花两个小时填表格。 原因很简单: 那些表格要被送到保险公司, 并且根据那些表格, 保险公司才会付给他们 补偿给医院的钱。 不论你对患者的工作有多伟大; 如果没有仔细的填写表格 并提供需要的所有细节, 有遗漏的话。 医院就会少领补偿费, 我一天中数小时都在填表格。 但我工作有最后的一部分 才会是最糟糕的。 当我诊断我的病人, 治疗他们后, 我必须去引导保险公司, 以确保我的病人拿到 他们需要的药物。 众所周知,无法负担费用的病患 是不会用药的。
06:49
这伤透了我的心。 我的一些病人因为同样的病 来医院找我 二、三、四、五、六次, 只因他们无法承担药物的费用。 而且不仅仅是药物; 我必须花好几个小时弄清楚 病人该配给哪位外科医生, 或哪个透析中心,哪个护理院。 这又浪费好几个小时。 各位,这才是当医生的真实体验。 国家层面的话,事情会更加复杂。 接下来要看的PPT来自于 凯撒(Kaiser)家族基金会。 我们国家每单位GDP对应的 各类医疗支出的金额是天文数字, 高于别的任何国家。 而我们从中得到的, 不仅没有更好, 有时甚至更糟。 你可能告诉自己 这一直是常态,对吧? 这就是美国的医疗系统。 不,不是这样的。 因为直到 1980 年代晚期, 我们与加拿大、英国、欧洲 支付的费用都是一样的。 只是最近这些人为的体制改变了它。
07:59
可悲的是,可以望见的未来—— 会更加惨淡。 在将来的几十年, 我们国家预计支出的医疗保险费用 会如火箭般的飙升。 它实际上可能会使整个国家破产。 这全部的事,这全部的压力, 都在日复一日地加在医生层面, 以及在国家层面, 他们使医生感到更多的压力, 在一个已经有很大压力的工作上—— 你实际上做的是生死间的抉择。 所以这些新的压力, 不论它们是新的质量指标 还是医生被告知要在更短时间内 为更多的病人看诊, 花更多的时间填写表格—— 外科医被叮嘱说, “兄弟,你的手术快点执行, 要再塞进几个病例。” 所有的这些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指的不是金钱方面。 现如今,我们有大量 医师自杀的情况。 每年在美国,因为自杀 我们失去 300 到 400 名医生。
09:05
那就是平均每天一名医生自杀。 那就是每年会有 医学院一整级的流失。 但却没人在谈论这件事。 哪些人的自杀风险最高? 是女医生。 一名女医生的自杀率 是普通女性的 2.3 倍。 各位,这就是医学界的现状。 在 2012 年,《医景》上发表了 一项非常棒的研究。 他们问了 2 万 4 千名医生 一个简单的问题: “如果你可以知道你的现状 回到过去并改变职业的话, 你依旧会选择医学吗? 还是你会做出其它的选择?” 你们猜到结果了吗? 54% 的医生说他们 依然会选择医学。 那也就是说我们中一半人 无法或者不想再选择这条路。 这是个没有人谈论的可悲真相。 所以,我们该何去何从?
10:18
什么是千禧一代, 什么是一名 29 岁在芝加哥的 刚起步的医生 该做的? 我给各位的回答极为简单 同时又非常复杂。 我们去反抗这个体制。 我们为我们自己,为我们家人, 为我们的病人, 为了下一代去反抗。 我想告诉你们该如何 确切地进行这一切。 房间里的我们, 通常不会把医院当作 一个企业,是吧? 放心, 在我们资本主义社会下, 很多人正这么做。 每个企业都需要一个老板, 需要一名首席执行官。 你们各位会如何看待一个 一辈子都没有投过篮的篮球教练? 或者从没教过书的校长? 或者根本不会开车的 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 我意思是,我就没法对 那些人抱有高期望。 但这就是我们数十年里 一直在做的事情。 管理医院的人根本不懂医学。 他们将它当成传统企业来管理, 只关注Excel表格和 实现最大化利润。
11:31
有一份发表在 2011 年的 《社会科学与医学》的研究, 对比了这个现象。 他们比较了普通商人经营的医院 与另一些受过商业训练的 医生所管理的医院。 由医生管理的医院 几乎在每一个质量指标里, 不论是照护的成本、医疗的疏失、 住院时间的长短、 任何因素, 在几乎所有的质量指标, 都比其他医院好上至少 25% 。 很令人震惊吧? 不用感到意外,不过这正是 数十年来我们在做的。 国家层面的话,更是糟糕。 来制定我们的医疗法律和 政策的人也都不是医生。 在众议院有 435 个人, 还有 100 人在参议院。 总共 535 人。 如果我告诉你 被选出的官员里只有 3% 是 医生或科学家,你相信吗? 但就是这些人在制定法律, 尽管我们知道在过去的几十年里,
12:38
医疗系统有很大的争议性。 至于我提到的千禧一代 所带来的影响力, 那股要改变世界的志向? 它是不会伴随着医学 本身而发生的。 它而是会与我们现在的 体制一同出现。 现在,随着医学博士和工商 管理硕士联合学位的兴起, 我们有了关于医生接受 商业训练的改革。 十五年前, 有 30 间医学院提供医学博士 和工商管理硕士联合学位。 现在呢? 翻倍到 65 间。 原因很明显: 医学院知道 我们不能训练新兵只为了 他们待在壕沟里; 我们必须训练全新的将军。 向前迈进,千禧一代 造成的影响力 将掌管医院的行政, 将管理医院, 将从事到医疗创业, 将参政并制定不让我们国家破产的 合理法律。 这将是下一代医生 改变医疗的方式。
13:50
他们将同时拯救性命 和医疗体系本身。 我想通过直接告诉年轻的千禧一代 以结束这次的谈话, 因为我虽然是千禧一代, 我 29 岁了, 但我是属于比较老的那群人。 我过几天就要完成我的 内科住院医师实习 以及马上要完成我的工商管理硕士 和公共卫生硕士学位。 很多可能在观看的千禧一代, 他们或许还在 18、19、20 岁。 如果你那么年轻并且 想成为一名医生, 你前方还有许多年的 训练和教育。 四年大学学习、四年的医学院 和至少三年的实习。 我想直接告诉你们。 因为你们将会听到上一辈跟你说, “医学不值得。 别当医生。 各位,医学已经变了。” 你会听到这样的话。 我在这来告诉你相反的答案。 医学超级棒的,好吧? 没有人的人生演出 比起奉献自己一生拯救 同伴的性命更精彩了, 我向你们保证。
14:56
我不管你们 是在登顶山峰 还是潜到海底。 我不管如你们是不是在全国 范围内演出的摇滚巨星。 我不管你是不是要去 外太空的宇航员。 没人有比全心奉献自己去拯救 他人性命更好的工作。 医学需要年轻、有才华、 斗志满满、有创意的人才, 而不是被劝阻远离。 现在是多么美好的加入时间, 因为我们将会是那个来做出改变, 改善这个体制的一代。 医学现有的问题不是 来源于患者护理; 而是来自上一代人 所创造的体制。 别让任何人劝阻你远离了医生梦。 我想以这句话结束。 这是一句曾鼓励我 经历了许多在医学院熬过的夜。 它在许多 24 小时轮班 的实习里鼓励了我 并且我希望它能持续地鼓励着我 因为我努力创造这一代 所渴望产生的影响力。 这句话是:
16:05
“那些疯狂到认为自己 能够改变世界的我们, 才是唯一有机会实际执行的人。” 非常感谢大家。 (掌声和欢呼声)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