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22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22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774

Number of words: 896

Number of symbols: 5667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2:04
姑娘 看看我这花伞吧 主人 我们就吃这家吧 这家好吃 好心的少爷 漂亮的少奶奶 给口吃的吧 可怜可怜 谢谢少爷 谢谢 老朽啊 祝你们两个白头偕老 早生贵子 你别瞎说 给你吧 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阿湘 你不是说过 行善积德的都是大傻子吗 是谁感化了你啊 你不是好人 主人 我们走 周兄 不好意思啊 阿湘啊 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周先生 你可别取笑她 曹大哥 你 你和顾湘姐姐 别高兴得太早 你看你温叔 这个脸拉得比驴还长 曹公子 这可有一场恶战等着你呢 好吃 你怎么还和这傻子混在一起啊 你不也还和那俩傻子混在一起吗 曹公子 我看你的脸色 似乎有伤未愈 别别别 你叫我蔚宁就好 我之前是被桃红绿柳暗器所伤
03:47
余毒尚未全清 还好有阿湘精心照顾 现在已无大碍 我只需要回到清风山 慢慢拔除余毒便好了 顾湘 你跟了我这么久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 精心照顾这项技能啊 老温 算了 把手拿出来吧 快点 温公子精通医术 正好略尽绵薄 桃红绿柳亦正亦邪 蔚宁小兄弟 怎么会和他们起了冲突啊 那两个老妖怪闯进岳阳派 把高小怜掳走了 就是英雄大会的那一天 后面发生了好多事 你们都不知道 也不知道小怜姐现在怎么样了 据说呀 是不知所踪 赵伯伯和沈叔叔 他们没有去找吗 你放心 他们一日得不到琉璃甲 便不会对高小姐怎样 成岭 高小怜差点就成了你的媳妇了 你不会不管她吧 湘姐姐 你脸红什么呀 那个邓宽已经不在了 没人跟你抢 邓宽 可是高崇那个徒弟 是呀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 那个邓宽呢 原本和小怜姐有婚约 后来金豆侠一出现
05:18
就把她拐走了 湘姐姐 你是说他不在了 自从英雄大会之后就消失了 多半是死了 清除你这些余毒需要费些手脚 阿絮 你同我去趟药铺 不劳公子大驾 坐下 你给我药方就好 阿湘 没事没事 慢慢地你就明白 怎么和他们相处了 阿絮 我们想的可是同一件事 那邓宽便是在武林大会中 指认高崇与鬼谷勾结之人 一开始 我只是认为他是一个普通的徒弟 可没想到 他竟然与高崇的独女有婚约 日后必然继承高崇的衣钵 和武林盟主之位 我实在想不出 他背后的那个人 到底是拿出了什么样的筹码 将他策反 也有可能全然是我们想错了 那邓宽说的本是真话 他是真的想大义灭亲呢 不可能 成岭既然已经交出了琉璃甲 便对高崇来说毫无用处 他何必再用独女这么大的筹码 去笼络一个孤儿 他既然已在武林大会宣告此事
06:50
便断然无法反悔 想反悔还不容易 收买人心之后 成岭若是死了 高小怜难不成嫁给一块牌位 两位大爷 看你们穿着体面 定是富贵人家 求赏乞儿口饭吃吧 我快饿死了 这要饭的 也不擦亮眼睛 讹到我头上来了 你不知道这位大爷 算是你半个同行吗 沈大侠 冤家路窄呀 小心 阿湘 再吃一块 湘姐姐 那你以后去清风剑派住了吗 我要和师父 温叔回四季山庄 你娘家哪里呀 臭金豆侠 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 我说话呢 你答便是 我问你啊 这几日我不在 你们都去了哪儿 做了什么 说来听听 那可有的说呢 怎么 张小公子有要紧事不成 阿湘 主人没回来之前 我们只能大眼瞪小眼 你说吧 姑娘我听着 我没参加 来了来了 等等 我们还没点菜呢 这上的是什么 小店送的小菜 还有这等好事
08:56
您不信啊 那我打开给您看看 他们什么人 快带小鬼走 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管 他死了 主人得活剥了我 一个也别想走 上 阿湘 小心 左四右七 二四为肩 六八为足 傻小子 士别三日 刮目相待 继续走你的流云九宫步 不要被他们抓住了 小心 小心 你傻呀 往里面走干吗 我也不想啊 可师父就这么教我的 谁让你帮忙的 本事不济 还帮倒忙 沈掌门 这是蝎尾刺 刺上有毒 如果沈掌门信得过我 将此药内服外用 如果信不过我便罢了 多谢 二位在英雄大会 曾出手助我大哥一臂之力 又救我侄儿脱困 沈某铭感五内 而今又蒙君赐药 沈慎改日必报此恩 稀奇 你倒还记得高崇这个大哥呀 老温 他一日是我大哥 永远是我大哥 温公子 周先生 我成岭侄儿在哪儿 成岭就在附近 这些毒蝎刺客心狠手辣 想必他们也会有危险 话不多说 咱们去看看
12:47
杀人啦 老人家 快走 不要杀我 不要杀我 不要杀我 不要杀我 小伙子 救我呀 阿湘 他就是个老乞丐 你杀他干吗 杀他怎么了 在那边 师父 主人 还给你 主人 老温 留个活口 说晚了 成岭 傻丫头 我杀人 你怎么浑身是血啊 别人的 成岭 沈叔叔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言难尽啊 蔚宁 你们 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沈师叔 我这儿也一言难尽 不要你婆婆妈妈的 阿湘 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啊 你走啊 走啊 你走 走 我问你 我杀那个乞丐有错吗 我不杀他 难道等他来杀我啊 可是他不一定会 他不见得会杀你啊 倘若呢 万一呢 曹大侠 我可不像你一样 成天有什么师父 师叔 师兄师弟的 一大堆人围着你转 我长大的地方
15:20
不是我杀人 便是人杀我 即便是有百分之一的几率 也宁可错杀 绝不放过 如果不是这样 我根本活不到今天 阿湘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也不觉得你做得不对 我担心如果那老乞丐 就是个普通的老乞丐 你杀错了人 你会难过的 放屁 我又不像你们一样假惺惺的 有什么好难过的 杀错就杀错了呗 阿湘 你肯定会难过的 你一定会难过的 你心肠这么好 怎么可能不难过呢 对吧 你怎么知道我心肠好啊 阿湘 我不知道你谁知道啊 阿湘 你从来没跟我讲过 你小时候的事 你刚刚说你长大的地方 阿湘 为什么你长大的地方 那么苦啊 你知道个屁呀 阿湘 成岭 自从你来到五湖盟 沈叔叔就没有好好待过你 你怨我吗 没有啊 即便你怨怪我也不能怪你 此刻我再怎么解释亦是无用的
16:46
但是我还是想让你知道 沈叔叔并非是厌憎你 只是你两个哥哥小的时候 我们五兄弟情谊正深 他们都是我抱过逗过的孩子 每次一见到你的时候 我总是想起他们 心里隐隐希望 如果他们还活着该有多好 那也没什么错 如果上天能让我 替我的哥哥们去死 我不知道会有多感激 偏生是我这个最没用的活了下来 成岭 坐下 其实你知道吗 最像你爹的呀 还是你 模样像 性子也像 你爹就是这么个至纯至孝的性子 我们兄弟之中 数你爹最善良 最正直 真的吗 我爹爹可不像我这么傻吧 他可是一代大侠呀 人家都说我性格软弱 将来成不了大气候 是 是虎父犬子 师父 成岭 你是何时拜周先生为师的 周先生 承蒙你一再救助我侄儿 对我五湖盟恩深似海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无须感谢 只需要沈掌门如实回答几个问题
18:28
周先生何出此言啊 你有问题 沈某自然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 成岭 你先问吧 沈叔叔 可是咱们先说好 你要答便答 不答也罢 只是别骗我 我爹爹似乎和你们之间 有什么误会 邓宽师兄又说高伯伯勾结鬼谷 杀我爹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孩子 我对天发誓 你高伯伯宁肯自己死 都不会去伤害你爹 我们兄弟五人无论有什么误会 高伯伯最疼爱的还是你爹呀 你知道 他想你娶小怜为贤内助 将来兼具两家武功之长 来日重振镜湖剑派 成为一代大侠 届时顺理成章 五湖盟主的位置也是你的呀 可是我从没想要过这些呀 沈掌门 你对邓宽其人可了解 他是我摸着头顶长大的 那英雄大会上 邓宽对其师父的指控 有几分是真 无一是真 人心隔肚皮 你又怎么知道 二十年前 我大哥便力主或者毁去琉璃甲 或者将一切公之于众
19:44
接受武林的制裁 我们剩下的人极力反对 再说 若我大哥想抢夺我三哥陆太冲 四哥张玉森手中的琉璃甲 何必隐忍这么多年 而我 他只要开口 我便会将我手中的琉璃甲 双手奉上 至于我二哥 他素来软弱 沈掌门 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江湖上流传着一句 五湖水 天下汇 武林至尊舍其谁 人人都认为是高盟主 为了夺取武林盟主之位造势 而散布的 那也不是我大哥做的 我大哥这个人外表沉默寡言 可内心把情义二字 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唯一能越过情义二字的 只有五湖盟的声望 那你是否想到 邓宽到底有什么理由 陷害他师父 这些日子 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以宽儿的性子 他就是自己死上千百遍 也不可能对我大哥 做半点不利之事 真的不知道他是受了什么蛊惑 竟然狠心对自己的恩师致命一击 成岭 你陪沈掌门聊聊
21:12
我去看看你温叔 周先生 我亦有一个问题 不知你可否解答 我发现温公子长得很像 我们认识的一个故人 温公子 是不是姓甄啊 沈掌门 我想我没有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 是这样没错 但是我那位 沈掌门身上还有伤 先好好休息吧 还想吓唬我 想什么呢 我想明白了 你想明白什么了 邓宽的行为 或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你还记不记得 那个把恶心的药人 当孩子养的怪胎龙孝 这控制药人的法门 或许和那个传说中的摄魂蛊有关 对 我们先后在义庄 毒蝎分舵 龙渊谷 都有见过这些药人 义庄的药人还受长舌鬼驱使 这些怪事里都有不少毒蝎的影子 阿絮 你在天窗期间 可曾见过毒蝎的老大 毒蝎的老大异常神秘 从未露面 沈慎他不似作伪 那这扮猪吃老虎的赵玄德 便是毒蝎真正的老大了
23:27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只不过其中还有几处关窍 我还没有想通 还有另一件事 何事啊 现在不是一件事了 是两件事 这第一件事情 假设毒蝎的老大便是赵敬 那当年在高崇剑上喂三尸毒的 间接害死容炫夫妇的 也是赵敬 那第二件事呢 谁是长舌鬼 是不是那个在义庄 使用缠魂丝匣驱使药人的汉子 长舌鬼 我只知道他是十大恶鬼之一 对对对 他是吊死鬼的手下 吊死鬼后来武功精进 便将缠魂丝匣给了他 屠灭镜湖派一事 便是由他主导的 原来如此 还是我们家老温见多识广啊 温兄 水不够你再叫我 我的主人我照顾就好了 关你什么事啊 我就是想 你不要讨好我主人 你走走走 阿湘 走 快走 阿湘 主人 水烧好了 有事叫我啊 刚才险些说漏嘴 道出了我早就认识长舌鬼的秘密
25:45
还好阿絮似乎没注意到 如果他知道了我的身份 人鬼终究殊途 蝎儿有一个好消息 一个坏消息 都会卖关子了 这好消息是 我派去龙渊阁的密探 误打误撞找到了张成岭 他果然和天窗之主 还有鬼谷魔头混在一起 但奇怪的是 剑仙传人也跟他们混在一起 那坏消息呢 龙雀和龙孝都死了 我还以为什么破事呢 当初留龙雀一命 那是为了有备无患 现在该死的人都死绝了 这个挡箭牌可有可无 只不过龙孝死了 还真是可喜可贺呀 免得我动手了 可是他一死 武库的钥匙就 我骗龙孝的话你怎么也信呀 其实这二十年来 武库的钥匙 一直在一个最危险 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在鬼谷 这也是义父 一直想挑了鬼谷的原因呀 蝎儿啊 知道什么是连环计吧 镜湖剑派灭门 三白山庄失窃
27:20
傲崃子横死 我安排这一切 就是为了让江湖中人知道 是鬼谷劫走了琉璃甲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 被那做假琉璃甲的人 打乱了您所有的部署 不过好在 不用等事成之后再嫁祸给高崇 让他一事无成 身败名裂而死 义父 您为什么这么恨高崇 蝎儿啊 何出此问 我只是好奇 你真的只是好奇吗 好奇 那你为什么不好奇 同为结义兄弟 有的人就高高在上 作威作福 有的人就被踩在脚下 猪狗不如 你为什么不好奇 有的人就能做带头大哥 呼来唤去 而有的人就只能做小弟 委曲求全 你觉得我就是这样 自私自利的小人吗 我除掉高崇就是一己之私 我告诉你 这五湖盟在我赵敬的手中 才会发扬光大呀 才会光耀武林哪
29:16
义父 对不起 孩儿说错话了 您别生气 你就知道气我 不是说 打听到张成岭的下落了吗 然后呢 那几个人武功高强 行踪不定 密探不敢跟得太近 不过他一边飞鸽传书于我 一边调动左近所有的暗桩 遥遥缀着 伺机而动 那三个人武功一顶一地高 你派几个普通的蝎子 那不是白白送死吗 只要义父应允 孩儿即刻动身 亲自去 你别忘了 那周温二人 在你手上可是全身而退过 我那是投鼠忌器 算了 我自有计较 蝎儿啊蝎儿 你什么时候能收回点蛮劲 快些长大吧 周 周 周絮你 大晚上 你一个人站在这儿干什么呀 被你吓死了 你心里有鬼呀 怕什么呀 这大晚上的 怎么又不睡觉啊 如此星辰如此夜 为谁风露立中宵 你别跟我掉文 真搞不懂 酒有什么好喝的呀 又苦又涩 你要是不喝别糟蹋好东西啊
31:36
主人不开心的时候就喝酒 还以为这酒会怎么着呢 结果喝完了还不是一样不开心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这酒啊 又名忘忧散 一壶酒解决不了的忧愁 两壶酒总能解决 实在不行就三壶四壶 可惜这荒郊野外 就剩这一壶了 怎么了 你又不开心了 是不是那个曹少侠又惹你生气了 他敢 我阉了他 你说你一个小姑娘 有眼有鼻子有嘴的 怎么一天到晚不说人话啊 老温说你是他养大的 怪不得 痨病鬼 大半夜的不睡觉 怎么了 你痨病又犯了 对呀 我听主人说 你活不了多久了 是你自己作的 真的吗 你个该死的 你干吗不好好活着呀 你要是死了 主人会很难过的 我啊 长这么大 从来没看过主人像那天那么难过 他好不容易有个朋友 你不许死啊
33:15
你 你要是嘎嘣一下死了 把我主人一个人留下让他难过 我 我就把你从黄泉路上拽上来 再掐死你 你要不是个姑娘 我一天揍你八回 这个满嘴不说人话的样子 还真像个人 像谁 像一个爱偷听说话的人 丫头 你又胡说八道什么呢 主人 喝酒 你干吗呀 这么大人了还揪耳朵 别揪了 大 你有多大 你就是嫁人了 有婆家了 生孩子当娘了 我想揪也是随便揪 你这都没有酒了你还给我喝 我看这儿以前是个酒库 快去给我找点酒来 快去 快去呀 温公子 臭小子 你告诉他了 我没有 我没说 他问我你是不是姓甄 我只说我不告诉你 沈叔叔猜到了 蠢货 老温 你冷静些 温公子 你是衍儿吗 衍儿 你爹娘还好吗 一个被挑断手筋脚筋 失去师门庇护的人 既要承受武林正道之压迫
35:42
又要躲避邪门歪道的仇杀 偏生在正邪两道的夹攻之下 还要咬死一个义字硬扛到底 替他认为是兄弟的人遮掩真相 你觉得他能过得有多好 对不住 太迟了 他们已经听不到你们的道歉 老温 怎么了 衍儿 别叫我 你不配 温客行 你为何要帮他 我是在帮你 太迟了 他们已经都死了 甄衍也跟着他们一起死了 阿絮 衍儿 你爹娘是怎么死的 太迟了 太迟了 老温 老温 对不起 师父 师叔怎么样了 别担心 他脉象并无异常 只是不知为何一直昏迷不醒 周先生 你是说衍儿得了什么伤病吗 沈掌门 我师弟名字叫温客行 他选择以此示人 请尊重他的选择 称呼他这个名字 他是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师弟的 尊师又是
38:24
家师四季山庄庄主 尊讳姓秦名怀章 是秦大哥救了衍 客行 太好了 太好了 老天有眼 倘若大哥知道客行这些年 是在秦大哥的膝下长大 他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听您的意思 先师与各位是故交 但为何从未听先师提起过 这也难怪 青崖山之役后 秦大哥便和我们割袍断义 再无来往 所以这么多年 我们也不知道如玉的儿子 便在四季山庄 那就奇怪了 先师素来看重朋友 怎么会无端端地与各位断交 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也不能说是误会 你师父见怪我们 是有他的缘由 只是其中因果说来话长 若是如此 晚辈不敢闻先师之非 沈掌门倒也不必多说 他是怪我们在大是大非之前 没有守住底线 做了不忠不义之举 他没怪错 没怪错 是我做了缩头乌龟
39:59
是我对不起兄弟 我还有什么脸抗辩呀 我沈慎 是一个不忠不义 无能 软弱的小人 是 是你 是你下毒害了容伯伯 你说什么 我徒弟问 是不是沈掌门在高崇剑上喂毒 害死了容炫前辈 沈某坐视容大哥赴死 如玉遭难 缄口二十年 那是我卑劣无耻 我认 但若说我出手戕害兄弟 那是宁死不为 何况这件冤屈 害我大哥遗恨终生 若是让我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 我便是豁出性命也要杀了他 你不知道 敢问当今五湖盟盟主是谁 你们说的是 你们说的是赵大侠 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你说下毒之人是我二哥 是谁说的 是衍儿说的 他有证据吗 你把他叫起来给我说清楚 不会的 倘若我师弟醒来 愿意与阁下交谈 我自然不会阻拦 不行 我要跟他说清楚 沈掌门 恕我直言 昔日你们坐视容炫前辈赴死
41:34
人性本恶 不敢强求 但凡你们五姓兄弟有半点心肝 也不至于我师弟半生孤苦 在青崖山都受了重伤 无暇他顾啊 不必跟我解释 午夜梦回 只要你能说服自己的良心 因果报应 屡试不爽 你们兄弟几个最后也落得 事情已经过去了 逝者已矣 我不希望我师弟 再受旧恨心魔之苦 还请沈掌门自行离开 往后你是闭目塞听也好 助纣为虐也罢 只要我师弟不愿找你麻烦 希望江湖永无再见之期 成岭 替为师送客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