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04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剧情 | 优酷 YOUKU

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04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剧情 | 优酷 YOUKU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588

Number of words: 681

Number of symbols: 4305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2:09
起来了 吃不吃琥珀核桃仁 多谢温公子 阿絮啊 你我好歹也一起出过生 入过死 一张桌子上吃过饭 一间破庙里过过夜 你怎么还张口闭口温公子 是不是太见外了 这两匹马你们骑走吧 尽早赶到太湖 以免夜长梦多 温公子 谢谢您 您和我们萍水相逢 岂不闻倾盖如故 白首如新 我和你这位周叔嘛 很有点一见如故的意思 交情深不深 岂在于时间长短 你爹爹在五湖天下盟待了一辈子 张公子 您是张成岭公子吗 朋友不要误会 我们不是坏人 在下是丐帮大智分舵副舵主 受鄙帮执法长老黄鹤之命 受五湖天下盟之委托 四处寻找镜湖剑派遗孤 张成岭张公子 昨日有一弟子看见小公子的相貌 特别像我们收到的画像 所以今日我们来确认一下
03:40
你认得他吗 他不认得你 确认一番 确认需要带这么多打手吗 不是则矣 如若是了 你们是不是还要动手抢人哪 不敢不敢 张小公子 是大孤山派的掌门沈慎 嘱托我们来找你的 沈掌门你总该认得吧 他是你爹爹的结拜兄弟 我不知道 我要跟着周叔 抱歉 我也不认得 我看张小公子受惊过度 似乎有些失了神志 该不会是 诱拐他的人给他下了什么药吧 这位老兄颠倒黑白的能力 果然了得 做乞丐真是委屈了你 你不如去做状师吧 摆阵 交出张小公子 我便放你们自行离去 看好他 拦住他 阿絮这腰功得从童子练起吧 温公子 你快帮帮他呀 傻小子 这帮臭要饭的哪是他的对手 来 吃个核桃 益智补脑 张小公子 跟我们走吧
06:36
走啊 温客行 在呢 阿絮让我看着他 我看得好好的呢 虽然没你那么好看 但总算也不伤眼 你想让我出手 你想让我出手帮忙你就直说嘛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你的软剑也太软了 阿絮 张公子 这帮人还真不是什么好人 你也别心慈手软了 亮兵刃吧 跟我走 周叔 跟我走 周叔 周叔 你没事吧 周叔 要么死 要么滚 周叔 还真要变成废人了 周叔 你怎么了 没事 死不了 主人 青天白日的你 我可让他们选了 人家一心做鬼 不想做人 你主人这么热情好客 却之不恭啊 不是 温大善人 你说你杀便杀了 可是弄那么恶心干吗呀 这样才有排面嘛 两个小乖乖 我可要给你们松绑了哟 不过有一点啊 你们可千万不要哭啊 我这个人啊 平时还算是个正人君子
11:24
可是唯独就听不得女人哭呀 这女人一哭 什么发乎情 止乎礼的 我就都不记得了 你哭了 这可是你先招惹的我哟 死色鬼 你要死啊 臭丫头 你又坏我好事 罗姨说了 不许再干采花的勾当 你还敢犯 我哪里采花了 这两个娘们可是我真金白银 从青楼里买回来的 不信我给你看卖身契 我管你是拐的还是买的 我要是告诉罗姨你又欺负姑娘 你说她是看你的卖身契呢 还是挖你的眼睛 好阿湘 你就不要告哥哥的刁状了 这对姐妹花 我就孝敬给你得了 你就当今儿什么事都没发生 她们两个是你买来伺候自己的 你就帮哥哥遮掩遮掩 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 就是你欠了我一个人情的话 要替我办三件事 臭丫头 你可别欺人太甚啊 欺负你还要挑时间啊 主人有令 让你去寻找所有在外头的人 同赴太湖三白山庄候命 还不快去 我这绝顶的轻功给你们当跑腿的 我去 我去 正好问问主人可不可以留下 等饿了吧
13:23
尝尝 还没熟啊 这次熟了 但是苦的 来来来 拿过来 别吃了 这鱼呀 也许本来就是苦的 天哪 俩大小傻子嘛 你们不知道烤鱼之前 要开膛破肚清理干净吗 胆破了当然苦啊 我真是服了你们了 一辈子被人伺候到大的吧 你主人呢 人学坏可真快 阿絮呀 如此星辰如此夜 正宜对酒当歌 岂能以这番粗劣食物打发一餐 太湖三白天下鲜 我船上呢 正好有个名厨 不妨让他给咱整治几道好菜下酒 张小公子 一日未见 你好像 长个儿了 阿湘啊 你呀 有空就多跟两位姐姐学一学 服侍人呢 也是一门学问 你看你主人今天这个出场 有排面吧 主人 婢子生来笨得很 你是知道的 你要是觉得两位姐姐服侍得好 你去找她们去啊 天上浮云如白衣 斯须改变如苍狗
17:08
古往今来共一时 人生万事无不有 传闻昔日魔匠容长青 毕生打造了三件得意之作 一名大荒 一名龙背 一名白衣 昔日四季山庄末代庄主秦怀章 便是以白衣为佩剑驰骋江湖 四季山庄湮灭之后 此名剑遂不知所踪 阿絮 我同你说吧 我见你的佩剑与白衣剑很是相似 原想那几个丐帮的臭叫花子 武功稀松 不堪一击 只想待你出手再确认一番 可没曾想到 你宁愿涉险都不肯拔剑 不会是不忍心 宰了丐帮那几个臭叫花子吧 那么我想了想 便只有两种原因了 第一 这剑不是你的 当然了 我们阿絮 怎么会做这么下三烂的事呢 那么只有第二种解释了 你是出于什么原因 不敢透露行踪呢 温公子 咱们俩的关系 就像这鱼一样 知道为什么吗
18:42
不熟 从相识到现在 我是谁 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我自己都不知道 你是谁 从哪里来 又要到哪里去 我也没有兴趣 我见你多次伸出援手 敬你一尺 若你得寸进尺 想见白衣剑的话 那也不必费那么多口舌 阿絮 你今天怎么变得这么暴躁 都是我的错 不应该存心试探你 害你受了内伤 我也是心疼得很哪 你就原谅小可这一遭 我下次不会了 我想知道什么 就应该直接问你才是 我们阿絮不会骗我的吧 云裁 红露 魅曲秦松 四大刺客之一 来人居然能请得动这妖孽 倒是好大的手笔 管他是谁 受此反噬 也够他受的 阿絮 我发现 你可真是越来越对我的脾气了 不好意思 把你的箫弄脏了 改天寻一支新的给你 无妨 只不过嘛 阿絮你武功这么高 五音却不全 有空我再教教你
22:05
大可不必 好点了吗 走 坐一会儿 周叔 我还是觉得好难受 成岭 你多大了 十四岁 武林世家子弟 五至七岁开蒙 就算你七岁开始练内功 也练了七年 怎么练成这样 不许哭 好了 好了 小朋友谁不贪玩 我小时候爹娘教我用功 我也是整天偷奸耍滑的 我为什么从来不贪玩 傻小子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嫌货才是买货人 你周叔骂你之前不用功 就是想点拨你的意思 你还不聪明点 周叔 师父 请你收我为徒 我以后一定好好努力 绝对不辜负师父救我教我的恩德 你起来 你是镜湖派遗孤 肩负着门派传承的重任 怎能由我教你 我还没入门 我家大哥武功高强 二哥读书厉害 我还以为我这辈子 只负责留在爹娘身边尽孝 所以从未好好习武 镜湖派的武功 我没学会什么 树欲静而风不止 子欲养而亲不待
24:09
世间事多半都是这样的 即便如此 你也应该投师五湖盟 我不 师父 我就投在你门下 求你收我为徒 起来 我最后说一遍 给我起来 你已经错过了 扎根基最好的时间了 恐怕穷其一生 也难窥最上乘武学之门径 别瞎说 傻小子 你要明白你周叔的意思 他所说的最上乘的武功啊 是达摩祖师 长明剑仙的程度 没几个人能达到 你从现在开始努力啊 练成我这个样子问题不大 话虽没说错 学好武功有两个法子 一是童子功 二是从今日起便好好练武 总会一日强于一日 今日你受魔音所惑 受了点内伤 我教你一些入门心法 你依法调息 可疗此伤 阿絮 我早就知道 你最是嘴硬心软 没事吧 温兄 不去看看 无妨 无妨 阿湘自己料理得来 周某也料理得来
25:38
不劳温兄费心 恕不远送 不要 不要 小哥哥 你怕什么 难不成 你是怕我吃了你吗 怕就对了 小兄弟 这位姐姐可是真的会吃人哪 你可小心点 怎么 蒋老怪 你是想让姑奶奶我吃你吗 姑奶奶我还嫌你牙碜呢 毒菩萨 你一时三刻不勾搭男人 便活不下去是吗 我可告诉你 这是我的猎物 你想都不要想 我当然要想了 我想 我想同你一起玩 不要 不要啊 不不不 不要 不要啊 不要啊 烦死了 没得玩喽 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魔音反噬 能令魔音反噬者 功力须远在你之上 这个小子身边还有这等高人 不知道 我没敢冒险打照面 怂货 栽了就算了 连栽在谁手里都不知道 我倒要看一看 主上怪罪下来
28:57
你们要怎么说 我去会会他 主人命我们速速赶回岳阳 秦松办事有误 主人自会处置他 俏罗汉 你不要节外生枝 我先去解决了伤害秦松那厮 再回岳阳 碍着什么了 反正主上的命令你们都知道 我倒要看看 你究竟有没有本事去违逆他 姑奶奶我会非常高兴地替主上 杀了你 打坐 打坐 没人教你怎么打坐吗 眼观鼻 鼻观心 五心朝天 合气汇丹田 一开始觉得冷是应该的 牢记你所见方法皆为虚象 不必生忧惧之心 只专注于内息 以自身浩然之气化解内伤之阴 这是菩提清心曲 此曲对修习内功大有裨益 听这乐声清正坚韧 百转无悔 非心性无邪者不可得 想不到这人倒吹得出这样的箫声 从小我想求你吹一首曲子
31:30
不知道要撒多少娇 卖多少乖 如今你却为了一个要饭的 一吹就吹半宿 你又非遭遇瓶颈的关键时刻 又没受内伤 你的内力比这杯底的水还浅 还想让我吹曲 我消耗的内力比你增长的还多 傻吗 别说废话 继续入定 你救下了那对姐妹花 打算把她们怎么着 这个嘛 你记不记得 小时候你捡回一条狗子 我百般逼你扔了你都不肯 后来狗子被人炖了吃了 你足足哭了三个月 我的态度仍是一样 你若对它许下了承诺 又不能照顾它一生一世 倒不如提前给它个痛快 这能一样吗 这俩是大活人呢 主人你呢 说什么跟着张家小公子 是觉得他身上有蹊跷 现在却 又巴巴地为他人损耗内力吹箫 也不知道那要饭的领不领情 我的事什么时候 轮得到你指手画脚 我便不能是看对了眼 想交个朋友 一入红尘 便生因果
34:04
好久未得如此安眠 醒啦 阿絮 睡得好吗 吹了一夜 内息运转起来竟然有些滞涩 见笑 见笑啊 谁让你吹了一夜的 昨日我存心试探 害你受了内伤 经过昨夜你的伤应该大好 便算是将功折罪 你也别生我的气了 来 让我号号你的脉 师父 求您教我武功 谁是你师父 昨夜不过点拨你些内功心法 化解你的内伤 亦非本门武学 谈不上什么师徒情分 等将你送到三白山庄之后 你我的缘分便到此为止 想学武功找别人去 傻小子 这便把你唬住了 你难道不知道 你师父最是个嘴硬心软的主儿 缠他呀 岂不闻烈女怕缠郎 那个 有志者事竟成 师父 求您收我为徒 你走不走 你干啥 阿絮你好狠心哪 难不成将我一个人扔在荒郊野外 你身边还缺人伺候啊
36:48
哪儿还有人管我呀 阿湘一心去找小女婿 嫌我麻烦 便将我赶下船 我信你 阿湘其实是恼我不顾惜自己身子 彻夜运功吹箫 才将我赶下船的 我现在就觉得丹田隐痛 难不成真的伤了元气 阿絮 你就让我搭一程便车吧 你稳着点 周大爷 您躺好 车赶得不错啊 阿絮啊 你这人什么都好 就是太不懂生活 一饮一食乃是人生最享乐之事 你怎么动不动就这般随意对付呢 爱吃不吃 湖州就在前方 温兄不满 大可自便 我怎么会对你不满呢 我这是心疼 心疼我们成岭啊 这些日子吃不好睡不好 瞧瞧这小脸瘦的 当公子爷时还白白嫩嫩的 这才几天呀 湖州将至 我们到时候找个酒楼 痛痛快快吃顿好的 我做东 好不好 你既然和丐帮打过照面 他们耳目灵通 找你的人必然很多
38:58
为避免节外生枝 忍忍吧 到了赵敬府上就好了 师父 求您收我为徒 小成岭啊 瞧不出 你是这么个坚忍卓绝的妙人 我要是有你这手缠功啊 温叔 我不想离开你们 你放心 我温某人夜观天象 掐指一算 咱们的缘分哪 还长着呢 师父 傲崃子 别跑了 这么大年纪了 还没活明白 陆太冲那厮他没安好心 他蹬腿了 也要拉你进黄泉 我告诉你 这趟浑水 蹚不起 难道你们能蹚得起吗 真是笑话 我泰山派再不济 贫道也不会怕了你们这路人物 孩子们 别耽搁 去找赵大侠 前辈为我丹阳派卷入是非 我等绝不能弃前辈而去 弟子与师父同进退 同进退 傲崃子 你如今内息枯竭 已是强弩之末 你还逞什么能
40:43
我夫妻俩对琉璃甲势在必得 你不如识时务些 桃红 绿柳 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沈师叔 我道傲崃子也是个高手 怎的一路吓得像只受了惊的兔子 原来追击泰山派的 是咱们大孤山的掌门 沈大侠 今日之事若传了出去 我看你们五湖盟怎么有脸见人 那你得有命把今日之事传出去 青柏 撤 好 早闻三白大侠富甲天下 果然是气派不凡 竟然还有些风雅 师叔 就是这两个义士 他们找到了成岭师弟 都这么大了 成岭 我是你爹最好的兄弟 我叫赵敬 你叫我赵伯伯就行 您 您就是赵伯伯吗 孩子 你受苦了 以后你就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 想吃什么 想用什么 就跟赵伯伯说 二位义士 我失礼了
43:20
感谢二位大侠将成岭护送过来 大恩大德 没齿难忘 请受赵敬一拜 哪里 哪里 久仰三白大侠风采 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哪 赵大侠 赵大侠 赵大侠 家师泰山派掌门遭人追击 求您赶快去接应他们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