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arch For D. B. Cooper

The Search For D. B. Cooper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423

Number of words: 423

Number of symbols: 7737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0:18
一個在雷諾市上空飛行中的波音727的大膽逃脫…… 一個迅速的飛機搜查…… 我們不知道他是誰,從哪裏來,去了哪裏。 我預料直到找到他並明白發生了甚麼前,這個搜捕會繼續下去。 一九七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 一名拿著行李箱的中年男子進入了波特蘭國際機場, 並買了一張到華盛頓西雅圖的單程機票。 該名男子自稱丹·庫珀,並跟隨另外三十六名乘客和六名機組人員 不久之後登上了西北航空305號航機。 登上航機之後,庫珀安坐於機艙尾列 右排的中間座位。 他叫了一杯飲品,並在還沒有規限的七十年代在機艙內吸煙。 當航機獲准許可離境後,庫珀轉身 並遞了一個信封給空姐佛羅倫斯·沙夫納。 信封裏塞了一張手寫字條,上面寫著他有炸彈。 沙夫納不情願地坐在庫珀旁並瞥見疑似
01:47
裝著八支炸藥的行李箱。 庫珀提出了一些頗簡單的要求。 他要求取得二十萬元現金及四個降落傘。 他亦同時要求一輛加油車於西雅圖候命,航機落地後替客機加油。 他威脅倘若他的要求未能達到便會「動手」。 航機起飛後,沙夫納前往駕駛艙並通知了艙內機組人員, 而她的位置由另一位空姐天娜·馬克露取代。 透過機艙尾部的電話,馬克露擔當了 庫珀和其他機組人員整次劫機的中間人。 之後另一個半小時,305號航機於西雅圖附近維持等待航線, 而與此同時,當地及聯邦政府急忙地籌集了贖金 和四個降落傘。 當地銀行提供了一萬張二十元鈔票 而附近的一間跳傘學校經理則提供了降落傘。 下午五時四十五分,比預期晚了二小時, 305號航機終於降落於西雅圖。 降落時已過了日落時分很久,
02:52
航機被帶到停機坪渺無人煙的一部分。 航機停下以後,贖金以及降落傘被交給了馬克露, 而她隨後把它們帶上客機。 作為交換條件,庫珀准許兩名機上服務員和所有乘客下機。 他們當中有很多都不知道客機正被挾持。 收到贖金之後,機上只剩下四名機組人員, 而庫珀則吩咐馬克露去通知機長他打算飛往墨西哥城。 他要求客機於機輪放下、襟翼15度及低於10,000英尺海拔的情況下航行。 機艙內的燈光被要求關掉,而 機身下腹的後機梯則被要求保持延伸狀態; 唯庫珀兩項要求並不能被滿足。第一,他所要求的飛行配置 不足以維持不降落飛行直達墨西哥城。 因此,庫珀提出了中途於鳳凰城、尤馬或是沙加緬度加油, 之後與機組人員同意於雷諾中途停下。 第二點,於機身下腹的機梯延伸的情況下航機不可能起飛。
03:58
庫珀同意縮回機梯,但要求馬克露一直坐在他身旁 並且於起飛後教他如何延伸機梯。 因加油過程的問題停泊了近兩小時後, 305號航機於下午七時三十六分再度飛行。 起飛不到五分鐘,庫珀吩咐馬克露前往駕駛艙 並要求由此之後不能騷擾他。 馬克露最後一次親眼目睹庫珀時,他當時站在機艙走道中央, 猶似正在準備一躍而下。 馬克露與其他機組人員會合,反鎖了駕駛艙門; 直至過了約三小時後,305號航機安全降落於雷諾。 客機停了以後,機組人員小心翼翼地走到機艙尾部, 但庫珀和他手持的炸彈已經不翼而飛。 後機梯於飛行中途被延伸並於降落時稍稍受損。 如此看來,劫機者失去蹤影的原因只有一個。 航機於西雅圖與雷諾之間飛行時,庫珀戴上了一個降落傘, 走下機梯,並躍進漆黑的夜裏。
05:13
當庫珀已經自行下機的事實已經釐清後, 多名聯邦調查局特務登上客機, 所搜羅到的實質證據卻令人十分失望。 它們包括一條黑色夾式領帶… 八支煙頭… …以及四個降落傘之中庫珀遺下了的兩個。 顯而易見,庫珀帶走了贖金和行李箱。 劫機當晚為機組人員的錄下口供指出 庫珀是一名白人男子,棕色眼睛,黑頭髮。 他貌似約四十歲,身穿深色風衣、 深色西裝、白色襯衣、黑色領帶及深色鞋。 登機以後不久,他亦戴上了一對太陽眼鏡。 聯邦調查局按照這些描述繪畫了首張複合素描。 但是,在展開調查前聯邦調查局得先推算出 庫珀棄機而逃的時間。 要推算說得容易,實際上十分困難。 四名機組人員都沒有目睹庫珀跳出客機, 而另外兩架於雷諾和西雅圖之間護送客機的戰機上的飛行員亦同樣沒有。
06:17
這並不出乎意料,畢竟當時已是夜晚時分。 但是,客機人員們卻提出了另外一項奇怪點。 機組人員與劫機者最後一次談話時大概是下午八時零五分, 當時他們使用了廣播系統向庫珀表示希望提供協助,但他拒絕。 之後十分鐘,機組人員感受了他們所指的 「客機的震盪」。 當時機組人員懷疑震盪的原因是因為庫珀跳下 而之後的劫機重演亦指向這個結論。 棄機時間推測好了,那地點又如何? 雖然庫珀對飛行的配置和終點的要求非常清楚, 但他並沒有指明任何路線。 事實上,庫珀因於西雅圖緩慢的加油而十分不耐煩, 急躁得當機長請求索取飛行計劃時,他拒絕了並說道: 「讓這場表演開始吧」。 因此,機長跟隨一條名為勝利者23航道的航空路線飛行,中途庫珀沒有任何指示。 根據勝利者23航道,當局推測了航機最有可能
07:18
於跳躍時間時的位置為波特蘭以北約四十公里。 之後清晨,聯邦調查局開始了一個令人嘆為觀止的搜索, 動用了直升機、飛機和步兵。 問題是,就算所推測的棄機地點準確, 查明庫珀的著陸地點更為困難。 粗略估計出的搜索地帶包括了一大片崎嶇的荒野和緊密的樹林, 因此整個搜索真的就如大海撈針。 除了當地地勢險要,搜索工作還遇上了 寒冷氣溫和持續了數天的惡劣天氣所阻撓。 儘管當局用盡全力,他們並沒有找到庫珀的任何行蹤 和他所攜帶的物品。 自十二月初起,因只有少量甚至沒有進展, 聯邦調查局轉而調查那二十萬贖金。 該批贖金來自Seattle-First國家銀行, 而該銀行一直管理著一批特別為這些事件而準備的二十五萬贖金。
08:33
因此,交給庫珀的一萬張二十元鈔票的編號 已被預先記錄。 一個完整的編號列表很快便被提供予金融機構、 政府機構和公眾。 當局希望這樣做能夠令庫珀難以使用贖金。 西北航空及數間報館甚至提供獎賞給 任何能夠發現有相符編號的鈔票的人。 這些努力最後並沒有令任何人出現… 直至十年之後再有進展。 一九八零年初,一個名叫布萊恩·恩格林的小男孩 正在南華盛頓州一個小沙灘建一個營火。 在掘開沙堆時,恩格林發現了三捆鈔票,面值$5880美元。 恩格林聽說過這場著名的劫機 的家長將已嚴重腐爛的鈔票交給聯邦調查局。 這堆鈔票經調查後,就如預期般 鈔票的編號與贖金的相符。 雖然這項新證據令人振奮, 但這些鈔票所引發的問題比它所回答的更多。
09:40
最大的問題是怎樣? 這些鈔票怎樣走到距離著陸地域這麼遠的地點? 看到這張地圖,很容易便會推論 庫珀拋掉了部分金錢,這些鈔票之後掉進路易斯河中。 這些鈔票之後可能經哥倫比亞河沖至下游 然後擱淺於天娜沙灘, 即發現鈔票的沙灘。 天娜·馬克露,天娜沙灘,這是巧合嗎? 對,純屬巧合。 回到正題,這個設想的最大問題是哥倫比亞河 向反方向流動。 因此有些人,包括聯邦調查局,開始重新檢測一開始所判斷的著陸地域。 譬如,假若著陸地域比原先更加東南方, 接近一條名為瓦休戈河的河流, 這樣的話,可以假想(雖然不可能)這些金錢一直經河流流往天娜沙灘。 另一個可能性就是這數捆鈔票直接於沙灘著陸, 前提是若果飛行路徑更接近西方。 雖然如此,合乎自然的解釋難以解答為何三捆不同的、
10:43
有可能曾經自由落體或是自由浮動的鈔票 最終一起落於同一個沙灘,同一個位置。 問題之後更為複雜化,因河床的沉澱物於1974年被挖掘並棄置於天娜沙灘 以配合疏通河道工程。 而根據一項分析,這些現金被發現時位於這層沉積物之上。 如果屬實,亦即是這些金錢於1974年之後才擱淺天娜沙灘。 但該分析經過重新調查之後,發現該層原以為是沉積物的物體 可能只是自然不過的泥土。 不僅如此,那些沉積物很明顯是被棄置到 距離發現鈔票的地點不近的地方。 再者,當恩格林發現了那數捆鈔票時, 用來捆綁這數捆現金的橡膠帶仍然健全。 這點很重要,因2009年進行的實驗 顯示了這種橡膠帶不能承受暴露 於空氣或水中超過一年。 因此除非這幾捆鈔票收到免於自然侵蝕的保護, 它們一定是在劫機之後一年以內被埋於天娜沙灘中。
11:47
所以最有可能的解釋是庫珀或其他人 蓄意地埋了這堆鈔票。 庫珀是否存活並親自埋了這些鈔票? 還是有其他人意外找到庫珀的遺體之後埋了這些金錢? 如果真的有不是人為的解釋, 這個解釋成功地避過了調查員們整整數十年。 不用多說,這是謎中的一個謎。 自恩格林於1980年的發現後,天娜沙灘和瓦休戈河附近 都受過無數的搜查。 但是,至今仍然未有庫珀和剩餘贖金的蹤影。 從一開始,已經有很多人深信庫珀並未成功活過了他的大膽逃脫。 雖然這結局未能為這故事提供一個刺激的尾聲, 但故事畢竟還是故事,通常都比現實更為刺激。 雖然並沒有實質證據證實或否定庫珀存活了, 但假設他墮斃並不只是片面推斷。 當庫珀縱身躍進黑暗時,305號航機正於寒冷的暴風雨中穿梭,
13:05
以約170節的時速於南華盛頓州上空10,000呎航行。 當時風勢猛烈得將後機梯一塊告示撕走, 而這張告示之後於1978年在推測飛行路徑之下附近尋回。 若只單單說庫珀當時穿得不合適是輕描淡寫的說法。 同時,在他之下的大地被層層密雲遮掩著, 很可能代表庫珀不知道自己所在位置時跳下。 就算他能看到地面並已預想一個著陸地域, 他所選擇的降落傘是不可自由操控的。 即是他不可能控制降落傘令其著陸於一個指定地點。 因此,這亦排除了他在地面有同夥協調的可能性。 雖然庫珀展露了對降落傘某程度上的認知, 但他是否真正懂得使用降落傘存在不少爭議。 庫珀索取了兩對降落傘, 一對主要和一對後備, 一般相信是因為想當局認為他想帶同一名人質。 正如他所料,聯邦調查局曾考慮過,但決定不去
14:09
弄壞降落傘,以避免將一個無辜市民的生命作賭注。 但於他們急忙地搜羅降落傘時,他們不小心給了庫珀 一個用不了的練習用降落傘。 這個失誤似乎沒有被庫珀發現,因為那個降落傘 為兩個不見了的降落傘其中之一。 不但如此,庫珀還選用了較舊和技術性較差的降落傘, 雖然他有兩個主傘可以選擇。 所以,這兩個可能性中庫珀看來都選了最差的抉擇。 但這資訊可以用另一角度解釋。 例如庫珀可能用了假降落傘,但不是作為後備, 而是用來綁好他那袋贖金。 事實上,庫珀正正嘗試過這樣去用另一個後備傘。 他先將金錢放於傘衣 然後再拔掉吊線並用它們包紮袋子。 也許他以同樣方法使用了假傘? 而且庫珀選擇使用較舊的主傘未必代表他沒有經驗。
15:09
這也可能代表對舊傘的熟悉,因為他遺下的傘是民用豪華傘 而他所用的是軍用傘。 有人辯說庫珀可能曾接受傘兵訓練 因而使用較舊的軍用傘,因他對這種降落傘最熟悉。 同時亦有另外一個懷疑庫珀有軍事背景的原因。 當客機仍於西雅圖在等待航線航行時,庫珀提及了麥科德空軍基地 距離西雅圖-塔科馬國際機場只有二十分鐘路程。 當時而言,這是一個準確的推算並可能代表庫珀有軍事背景。 除了可能的軍事背景, 庫珀甚至可能與中央情報局有關係。 是這樣的,庫珀選擇去挾持的飛機型號, 一架波音727, 亦曾經被中情局用來在越戰時暗中運送特務和空投物資。 因它有特別的後機梯,波音727特別勝任這任務。 所以庫珀選擇挾持一架波音727的原因很可能
16:12
特別是因為它提供了比較安全的逃脫方法。 到底他從中情局學到還是自己得到這結論是另一個問題。 但是,庫珀選擇挾持一架屬於西北航空的客機 據稱只是巧合。 當天娜·馬克露向庫珀問及他的動機,他回答: 「這並不是因為我對你們的航空公司有怨恨,我只是有怨恨。」 他之後再釐清305號客機不過是在當時當地湊巧出現而已。 雖然如此,庫珀很明顯劫機前已有預備。 他看起來對飛機和航空很認識。 他看起來對當地地形亦很熟悉。 他為免引起恐慌而保持低調。 他戴了一副太陽眼鏡遮掩眼睛和身份。 他只留下了極少量的證據。 而且他索取了四個降落傘以令人誤以為他會帶走人質。 他更狡猾得將一開始傳給佛羅倫斯·沙夫納的紙條回收。 除了他於機票上寫下的名字, 並沒有庫珀其他字跡的樣本。
17:17
但是他即使有周全和狡猾的計劃, 看來庫珀並沒有為他事後的逃脫作足夠考慮。 他不但未能夠指明一條航行路線,更被迫臨時將目的地 從墨西哥城改為雷諾。 他其實可以索取更適合的跳傘用具,例如一對靴子、一個頭盔或連身衣。 他甚至可以要求贖金的鈔票為更大銀碼 以令它們更輕和更容易攜帶。 假設他活過了跳傘過程並安全地著陸, 他之後可能要穿過被大雪掩蓋的重重樹林, 當時已是十一月尾,他只穿了一對皮鞋和風衣。 我特別認為庫珀的逃脫更像聽天由命的一躍, 而不是一個經小心計劃的跳躍。 另一方面,當局人員並沒有在劫機之後收到 符合庫珀的外貌描述的失蹤人口報告。 這可能暗示他存活了下來 並且迅速和偷偷地回到正常生活。 再者,有其他劫機者做過相似的事,
18:20
很多雖然迅速被捕,但還是倖存下來。 最後,為何那三捆現金最後於天娜沙灘最簡單的解釋 就是這是人為的。 到頭來,這些很多都只不過是沒有根據的推論。 由於沒有實質證據揭示庫珀已身亡, 仍是有可能性另一個更令人興奮的提議—— 即是他存活了的推測是正確的。 當傳媒收到這次劫機的消息時, 聯邦調查局已著手調查數個疑犯。 當中包括了一個居於波特蘭的D·B·庫珀。 這個庫珀很快地被剔除為疑犯,但因為傳媒的混淆 丹·庫珀被以為是這個D·B·庫珀,這個名字也被沿用至今。 雖然丹·庫珀很可能是假名,但有一系列的漫畫與此同名。 這漫畫用法文所寫,而主角則是一名名為丹·庫珀的加拿大裔機師。 雖然這套漫畫於1971年前尚未被翻譯成英文版或於美國發行,
19:29
它有於住有大批懂法文的人口的加拿大出售。 由於美國和加拿大口音可能很難去分辨, 據描述沒有清晰的口音的庫珀可能是 雙語加拿大人。 這亦可能透過庫珀所說的話而推測出。 是這樣的,當機長向航空交通管制傳遞了庫珀的要求時, 他說了「流通美國貨幣」。 一個美國公民指明「美國貨幣」看起來不太可能。 所以庫珀可能不是美國人。 問題是,我們不知道這是庫珀本人所說的 還是是機長自行加入的。 譬如,機組人員於劫機時寫的筆記 只寫了「流通貨幣」。 而機組人員於劫機後的證供 包括了「二十萬元現金」和「流通美國貨幣」等句子。 所以庫珀可能是加拿大人,並取名自丹·庫珀這套漫畫,
20:31
亦同樣可能是美國人並取名自其他東西或人物。 劫機發生後已差不多半世紀,而於這時期 過千名疑犯已接受問話和調查。 於這裏介紹全部疑犯當然不可能,但 我們可以看看數個於某段時間 曾被懷疑為D·B·庫柏的疑犯。 羅拔·拉特索於1978年成為嫌疑犯,而表面看,他是一名頗有嫌疑的人。 他是一名退伍傘兵和直升機機師。 他有使用爆炸品的經驗。 他有很多項犯罪記錄。 他的叔叔是名為約翰·庫珀的跳傘愛好者。 他於劫機前數月被踢出軍隊, 這可能是他的動機。 畢竟,劫機者曾說過他有某種怨恨。 當被記者和私家偵探質問時, 拉特索並沒有承認或直接否定他是D·B·庫珀。 他反而說「我可能是」或是「我不會自貶身價」。
21:40
另一方面,拉特素有淺色眼睛,這是庫珀沒有的。 更重要的是,拉特素於劫機發生時只有28歲。 這遠遠超出了機組人員和乘客所指出的年齡範圍。 他們大多認為庫珀當時大約四十歲。 簡尼夫·基斯甸臣於2003年首度成為疑犯, 原因是他的兄弟發現了他與庫珀有不少相似之處。 基斯甸臣於二戰時短暫服役為傘兵,而自1953年起 他於西北航空任職機械師和空中服務員。 劫機發生時他年齡為45歲。 他是左撇子,庫珀亦可能是。 譬如,庫珀用了左手去開關他的行李箱, 而他於機艙遺下的領帶從左邊用了領帶夾繫上。 他於1994年逝世前據稱向他的兄弟說: 「有件事你應該知道,但我不能告訴你。」 他逝世以後,他的家人於他的銀行戶口發現了超過二十萬元。
22:45
再者,佛羅倫斯·沙夫納說基斯甸臣的照片與 庫珀十分相似。 另一邊廂,基斯甸臣與庫珀的描述不符。 他比所描述的庫珀更矮和更輕。 雖然沙夫納認為兩者十分相似, 她亦說庫珀有較多頭髮,這與當局的人像素描亦相符。 而他龐大的財產亦不太可疑-- 這只不過是靠賣地所賺來的錢。 李察·麥科伊於1972年首度成為疑犯, 原因是因為他挾持了一架波音727客機並透過後機梯逃走,就如D·B·庫柏一樣。 由於兩次劫機十分相似, 有些人相信兩者的幕後主腦必定是同一人。 麥科伊用了一個假名。 他用了一個假手榴彈恐嚇機組人員。 他手寫了便條去傳達要求。 麥科伊和庫珀都說了「別耍花樣」 來警告機組人員。 麥科伊要求取得五十萬元現金和四個降落傘。
23:49
麥科伊同樣於機尾逃脫, 於客機經過他於猶他州的家鄉後跳下。 除了兩個人相似的犯罪手法, 麥科伊亦於越戰時服役為爆破專家和直升機機師。 麥科伊成功著陸並成功地避過執法人員 整整兩天,直至他被拘捕並被判處監禁45年。 他於1974年逝世前,麥科伊拒絕承認或否定他就是D·B·庫柏。 另一方面,麥科伊是業餘跳傘愛好者, 並自備了跳傘頭盔和連身衣。 他提供了十分精準的航空路線。 除了假手榴彈外, 麥科伊亦用了沒有上膛的手槍去威脅機組人員。 他未能取回他寫給一名空中服務員的便條。 他於劫機發生時只有29歲。 而且機上三位空中服務員都頗肯定麥科伊不是庫珀。 雖然兩宗案件有具意義的相似之處, 麥科伊可能只是從新聞看到D·B·庫柏後模仿他。
24:54
杜安·韋伯於1995年首度成為疑犯,當他逝世之前 他據稱與妻子說: 「我有一個秘密要告訴你,我是丹·庫珀。」 他臨終懺悔後,韋伯啲妻子憶述了幾項有趣的要點。 她聲稱發現了於劫機時所用相似的銀行袋。 她亦聲稱韋伯於跳出一架飛機後膝蓋受傷。 據稱韋伯發過於後機梯留下指紋的惡夢。 而且那三捆鈔票於天娜沙灘被發現前一年, 韋伯據報曾到過這個地點。 此外,韋伯是一名二戰老兵。 他有不少的犯罪記錄。 他與庫珀的描述相符。 而他於1971年時是47歲。 另一邊廂,韋伯的指紋 與從305號客機採集的任何一個指紋都不相符。 但實話實說,根本沒有方法知道那些指紋是否屬於庫珀。 再者,韋伯的DNA樣本與從領帶夾採集的一個DNA樣本亦不符合。 但一如既往,根本沒有方法知道於領帶夾上的DNA樣本
25:57
是否真的來自劫機者還是來自其他人。 更令人洩氣的是聯邦調查局極可能曾經有更好的DNA樣本。 如果你還記得,他們於現場採集了八支煙頭, 而它們極有可能充斥了庫珀的DNA。 問題是,這些證據於某個時候消失了,之後便沒有再出現過。 威廉·史密夫於2018年首度成為疑犯。 史密夫於二戰時於海軍服役,亦有可能有跳傘經驗。 劫機發生時他年齡為43歲。 他有深棕色眼睛。 他與庫珀的描述相符。 他與人像描述有幾分相似, 尤其是這張老年的D·B·庫柏推測素描。 一名名為伊拉·丹尼爾·庫珀並於二戰時被殺的學生 曾與史密夫於同一高中就讀。 史密夫一生大部分時間都任職鐵路公司的廠長, 但該公司於1970年年宣告破產。 亦因此史密夫失去了他的養老金,這可能是他的動機。
27:02
譬如,他可能對航空業有怨恨, 因航空業間接令鐵路業衰落。 有人更進一步推測史密夫可能利用了他對鐵路網的認知 來乘坐火車並不知不覺地逃去。 另一邊廂,史密夫一生居於美國東北部。 由於這次劫機於美國另一邊發生 並由一個看來對當地地形熟悉的人主謀, 史密夫並非一個合適的人選。 不過,史密夫曾是鐵路車廠廠長這點頗有趣。 你看,庫珀遺漏的領帶最近經電子顯微鏡檢查過, 並發現了數種金屬粒子。 其中一些粒子,尤其是純鈦,於1971年十分罕見。 這可能意味庫珀於某所化工廠或冶金廠任職管理人員, 或是一個鐵路車廠。 如果沒有別的,我希望這有限的嫌犯列表 說明了於只有少量的證據時有多難去肯定某些事實。
28:16
這五名疑犯完全不像對方,但他們任何一個都可以是D·B·庫柏。 庫珀是否真的年約40歲,還是他看起來比真實更老? 庫珀是否曾於軍隊服役? 這些素描哪一幅最接近庫珀的樣貌? 聯邦調查局於2016年承認失敗並正式結案。 除非有人意外發現庫珀的遺體或是成功追蹤到其餘贖金, 看來並沒有太大希望會有結案。 庫珀是否存活了下來? 我不知道。 但只要這個可能性不能被否定, D·B·庫柏的故事肯定會繼續傳下去。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