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 athletes really getting faster, better, stronger? | David Epstein

Are athletes really getting faster, better, stronger? | David Epstein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401

Number of words: 442

Number of symbols: 5043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0:00
譯者: 杏儀 歐陽 審譯者: Geoff Chen 奧林匹克的格言是“Citius, Altius, Fortius” 意為 “更快、更高、更強”。 而運動員們迅雷不及掩耳地做到這一格言。 2012年奧林匹克馬拉松的冠軍記錄是 兩小時八分鐘。 如果讓這位2012年的馬拉松冠軍 在1904年的奧林匹克馬拉松中競賽, 他要比當年的冠軍快一個半小時。 此時此刻,我們都覺得 某程度上我們作為人類 在日漸一日地、勢不可擋地進步, 但這種進步,又並不像是在區區一世紀內 就進化成另一個新物種的那種。 那麼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我想看看運動進步歷程的背後 到底藏著什麼秘密。 1936年,傑西·歐文斯 在一百米田徑中創下了新的世界紀錄。 如果傑西·歐文斯參加了 去年的世界一百米田徑賽, 牙買加短跑運動員 尤賽恩·博爾特衝到終點時, 歐文斯離終點還有十四英尺。
01:07
在短跑賽場上,十四英尺可不是小數目。 為了讓大家感受一些其中的區別, 我想跟大家分享 運動科學家羅斯·德科 構思的一個範例。 現在,請大家想像自己身處 去年世界杯百米錦標賽的賽場: 成千上萬位運動迷屏住呼吸, 等候看見尤賽恩·博爾特 這位歷史上最快的人; 閃光燈奮然驟現,只見世界上最快的九個人 現身於他們各自的起跑器旁。 我要大家想像 傑西·歐文斯也在這九個人當中。 現在,閉上眼睛,想像一下這場比賽。 梆!槍聲一響。 一名美國短跑運動員一下就躍到前列。 尤賽恩·博爾特開始追上這位運動員。 尤賽恩·博爾特超越了他, 每位運動員衝線終點時, 你都會聽到“嗶”一聲。 (”嗶“) 然後整場比賽就結束了。 現在大家可以睜開雙眼。 第一聲“嗶”是,尤賽恩·博爾特。 最後一聲“嗶”,是傑西·歐文斯。 再聽一次。 (“嗶”) 這樣聽來, 是不是覺得差別不大? 那麼想一下,尤賽恩·博爾特起步時
02:08
腳下有起跑器 將他推向特製的地面地毯, 這種地毯的設計允許他 以人類所能達到的最快速度奔跑。 而傑西·歐文斯呢, 則在煤渣路上跑, 盡是木頭焚燒後剩下的灰渣, 而那種柔軟的路面在他跑步的過程中, 吞噬了他腿上大量的精力。 傑西·歐文斯沒有起跑器, 只有一把種花用的泥鏟, 他只能用這把泥鏟 在起跑的煤渣路上挖坑。 對歐文斯運動關節速度 的生理力學分析顯示 如果歐文斯的關節跑步接觸面 能夠跟博爾特的一樣, 歐文斯就不會被拋在十四英尺外, 而是只差一步之遙就能趕上博爾特。 歐文斯不會是最後的一“嗶”, 而是第二“嗶”。 再聽一次。 (“嗶”) 這就是田徑跑道接觸面 技術進步所產生的差別, 而這一技術在賽跑界比比皆是。 想一個時間更長的運動時間。 1954年的羅傑·班尼斯特爵士 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 在四分鐘內跑完一英里的人。 現在,每年都有大學生達到這一紀錄。
03:08
偶爾,一個高中生也可以做到。 截至去年年底 有一千三百一十四個人 已經可以在四分鐘內跑完一英里, 但是跟傑西·歐文斯一樣, 羅傑·班尼斯特爵士跑的是軟煤渣路, 他腿部的力量都被這煤渣路吞耗了, 不能與今日的塑膠跑道相比。 我因此找了一些生理力學專家 諮詢在煤渣路上跑步 到底比在塑膠跑道慢多少, 他們一致認為,慢1.5%。 因此,如果你按1.5%的算法 來計算每位在塑膠跑道上 在四分鐘內完成了一英里的速度, 這就是呈現的結果。 只剩下五百三十人。 如果你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 每年只有不到十個人 能夠跟隨羅傑·班尼斯特爵士 加入這個“四分鐘內一英里“俱樂部。 現在,五百三十人遠比一個人多, 其中的部分原因是, 現在越來越多人接受訓練, 而且訓練相當有技巧。 跟羅傑·班尼斯特爵士相比, 大學生的訓練也要比他的專業, 班尼斯特爵士當年在醫學院 上完婦科課之後才去訓練, 而且每次只是訓練四十五分鐘。 贏得1904年奧林匹克馬拉松賽的那位仁兄
04:10
在半小時內跑完三英里, 那位仁兄是一邊喝著老鼠藥和白蘭地, 一邊跑完整程馬拉松。 那些就是他所謂的增強表現藥。 (笑聲) 相比以前,現在的運動員對增強表現的藥物 顯然已經更加精通, 而這有時也會使某些 運動顯示出差距變化, 但是科技在所有運動領域中 創造差距變化, 例如速度更快的雪橇、更加輕便的鞋子。 我們看看百米自由泳的記錄。 這個記錄一直往下降, 但卻不時出現這些突然峭降。 第一次的峭降是在1956年 第一次引入翻騰轉體技巧。 運動員不再需要停止再轉身, 而是可以在水上一百八十度轉體, 往反方向繼續前游。 第二次的峭降,當時引入了水槽設計, 在游泳池四周的水槽 允許水濺出, 而不是形成漩渦, 給運動員在比賽中造成阻礙。 最後一次峭降, 當時引入了 低摩擦力的全身泳衣。 在運動歷程中, 科技已經為運動性能改頭換面。 1972年,艾迪·莫克斯
05:12
創下了一小時內最長的單車行程記錄 三十英里三千七百七十四英尺。 這個記錄在不斷地更新再更新, 自行車不斷地在更新,更加符合空氣動力學, 一直到了1996年, 當時的記錄是三十五英里一千五百三十一英尺, 跟1972年的艾迪·莫克斯相比, 幾乎超出五英里。 但是在2000年,國際自行車聯盟決定 任何想要打破這個記錄的人 所使用的設備必須與1972年 艾迪·莫克斯所使用的基本一致。 今日這個記錄又是多少? 三十英里四千六百五十七英尺, 比起四個世紀之前 艾迪·莫克斯所騎的行程 不過多出整整八百八十三英尺。 這一記錄的突破, 基本源於科技。 但是,科技並不是推使 運動員前進的唯一因素。 的確,我們尚未在一個世紀內 完全進化成另外一個新物種, 但是競賽運動的基因庫 很肯定已經發生了變化。
06:14
在二十世紀上半葉, 體育教育的指導員和教練都認為 平均的身體類型 是所有運動的最適宜的體型: 中等身高、中等體重, 無論是對何種運動而言。 這在運動員的體態上可以體現。 20世紀20年代,平均優秀跳高運動員 跟平均優秀鉛球選手 有完全一樣的體型。 但是這樣的想法開始消失, 因為運動科學家和教練發現 平均身體體型並非是最好的, 你需要的是 專門適合某種運動類型的體型, 並且開始了某種人為的篩選, 自我篩選出適合某種運動的體型, 而不同運動員的體型差距越來越大。 時至今日,平均優秀跳高運動員的體型 跟平均優秀鉛球選手的體型不再一樣, 後者比前者要高2.5英寸, 並且重130磅。 而這樣的事情在運動界比比皆是。 事實上,如果你要畫一張身高體重對照表, 為二十世紀上半葉的二十四種運動 畫出各自的數據點, 則會得到這樣的一張圖。 稍微呈現離散, 但還是圍繞著平均體型而出現。
07:16
然後這樣的想法開始消失, 與此同時,數位科技—— 首先是無線電台,然後是電視、網路—— 向數百萬人或者數十億人 提供了消費精英運動表演的門票。 得到金錢獎勵以及名望榮譽 的運動員直線上升, 並且漸漸擠向性能表現的頂端。 這種情況加速了專門合適體型的人為挑選。 如果你要為今日同樣的二十四類運動 畫一張數據點表的話, 看上去會是這樣(藍色部分)。 運動員的體型 已經大大地拉開差距。 正因為這張圖看上去 與顯示宇宙擴展的圖相似, 就像不同的星系飛離另外其他星系一樣, 發現這張圖的科學家把這張圖命名為 “體型大爆炸”。 在重視身高的運動中,例如籃球, 高的運動員會越來越高。 1983年國家籃球協會(NBA) 簽訂了一份具有歷史性意義的協議, 允許選手加入聯盟, 能夠分享門票收益 和電視合約收益。 霎時間,任何可能成為NBA選手的人 都想成為NBA選手,
08:16
而籃球隊也開始在全球搜索, 尋找可以幫助他們贏得冠軍的體型。 一夜間, NBA中 至少有七尺高的人數比例 翻倍到10%。 今日,NBA中,十個人 就有一個至少有七尺高, 但是在大眾人口當中, 七尺高的男人是相當少見的—— 少見的程度是,如果你認識一個美國男人 他剛好在二十歲到四十歲之間, 又剛好至少有七尺高, 那麼就有17%的可能性 他現在就是NBA的人。 (笑聲) 也就是說,隨意找七位老實的七尺高人 就有一個在NBA工作。 NBA選手體型的獨特之處不僅如此。 這是列奧納多·達·芬奇的“維特魯威人”, 擁有最理想的體態比例, 臂長與身高相等。 我的臂長與身高剛剛相等。 大家的也大概一樣。 但是一般的NBA選手卻不是這樣。 平均的NBA選手身高約六尺七寸, 但手臂有七尺長。 NBA選手不僅高得離譜,
09:17
而且還長得荒唐。 如果當初里奧納多想要畫的 是維特魯威NBA選手, 他估計要用長方形和橢圓, 而不是圓形和正方形。 因此那些重視體型的運動裡面, 體型大的運動員已經越變越大了。 相對而言,在小巧體型佔優勢的運動裡面, 小巧的運動員就越變越小。 平均優秀女體操運動員 在過去三十年內 就從五尺三寸縮水到四尺九寸, 更加符合他們的力量—體重比例, 也更加適合在空中旋轉。 因此體型大的運動員越來越大, 體型小巧的就越來越小, 而體型怪異的就越長越怪。 水球運動員的前臂的平均長度 跟他們的整只手臂相比 變得更加長了, 這樣更加容易進行有力擊打。 正如體型大的運動員越來越大, 體型小巧的就越來越小, 體型怪異的就越長越怪。 在游泳中,理想的體型是 軀體長、雙腿短。 這就正如獨木舟 船體長就可以在水中快速行走。 而在跑步運動中則恰恰相反。 跑步需要的是長腿短軀。 而這已體現在運動員的體型上來。 這裡你看見的是邁克爾·菲爾普斯,
10:18
歷史上最偉大的游泳員, 旁邊站的是希查姆·艾爾·奎羅伊, 世界一英里田徑紀錄保持者。 這兩位男士身高相差七寸 但正因為他們的體型 使他們在運動中獲得優勢, 他們穿的是同樣長度的褲子。 身高相差七寸, 但卻有同樣長的腿。 有時候,為了尋找 能夠優化運動表現的體型, 結果會把一些之前 沒有參加過運動競賽的人群 帶進這個運動競賽世界裡, 比如肯亞的中、長跑運動員。 我們認為肯亞人 是偉大的馬拉松運動員, 而肯亞人則認為卡倫津部落的人 才是偉大的馬拉松運動員。 卡倫津部落的人口 僅佔肯亞人口的12%, 但大部分的卡倫津都是出世的奔跑者, 他們剛好都有 獨特的生理機能: 他們的腿相當長 同時又相當瘦, 這是因為他們的祖先 生活在緯度相當低、 溫度相當高、空氣相當乾燥的氣候裡, 作為進化適應的調整, 他們的腿相當相當的長
11:18
也相當相當的瘦, 目的是為了給身體降溫。 其中的原理,跟水箱長長的冷卻管一樣, 目的是為了給流量增加表層接觸面, 散發熱量, 由於雙腿就像鐘擺, 越長越瘦, 擺起來就越能節省能耗。 為了理解卡倫津田徑的成功, 大家可以想想, 歷史上有十七名美國人 在兩小時十分鐘內 完成馬拉松賽。 這速度是每英里四分鐘五十八秒。 去年十月份就有三十二位 卡倫津人達到這速度。 (笑聲) 這相當於在種源群落內 擁有亞特蘭大的大都市規模。 但是科技帶給運動的改變 以及基因庫帶給運動的改變 都不是運動表現中所有變化的主要因素。 現在的運動員現在的 心理想法與以往截然不同。 大家看電影的時候 有沒有曾經看過人遭受電擊 被拋到房子的另一邊的情景? 其實這並不是爆炸。 其實在遭受電擊時, 電脈衝使得 人所有的肌肉纖維瞬間扭曲, 然後他們把自己拋到房間的另一頭。
12:19
實質上他們是在跳躍。 這就是 蘊藏在人類體內的力量。 但是一般情況下 我們基本不能使用全部的力量。 我們的大腦就像一個限制器, 阻止我們不讓我們 使用我們體內的所有資源, 因為我們可能會因此傷害到自己, 把肌腱或韌帶扭斷。 但是我們越是知道 這個限制器的運作方式 我們就越是知道 我們怎樣才能將這個限制器 推開一點, 有時候通過說服大腦, 身體再推向極端一點, 也不會受到致命的危險, 耐力運動和極端耐力運動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極端耐力運動曾經被認為 會給人類健康帶來危害, 但是現在我們意識到 我們有各種特性 來進行這些極端耐力運動: 我們的身體沒有皮毛,卻有一整套汗腺, 這樣我們就可以在奔跑時冷卻體溫; 與我們的肢體相比, 相對細窄的腰和長長的腿; 大面積關節可以吸收震動。 我們腳上有彈簧一樣的腳踝, 短腳趾更加適合推動 而不是扣緊樹枝, 當我們奔跑時, 我們可以這樣轉動我們的軀幹和肩膀 又可以同時保持頭部向前。
13:20
我們的靈長類表親就做不到這點。 牠們只能這樣跑。 我們還有大大的股肌 讓我們可以在奔跑時保持直立。 你有沒有見過猿的臀部? 牠們沒有臀部,因為牠們不能直立奔跑。 運動員意識到 我們十分適合做極端耐力運動, 他們已經開始做一些 以前絕對想都不敢想的壯舉, 譬如西班牙的耐力運動競技員基李安·左內。 這是基李安跑馬拉松。 (笑聲) 他腰間綁著這件運動衫。 這裡相當陡峭,他根本就不能在那裡跑。 他現在在拉著繩索向上爬。 他要垂直攀爬 至少八千尺, 而基李安上去下來 花了不到三小時。 太神奇了。 雖然基李安很有才, 但是他不是生理怪人。 既然他現在已經完成這一壯舉, 其他運動員也會跟隨他的腳步, 正如其他運動員跟隨了 羅傑·班尼斯特爵士的腳步 在四分鐘內跑完一英里。 不斷改變的科技、不斷改變的基因、 不斷改變的思想。 運動的創新——
14:21
不管是跑道表面, 還是新的游泳技巧, 運動的民主化—— 向新體型、 全球新人口的傳播, 和運動的想像力—— 理解人類身體 真正的能耐, 這些都已經共同 協力使得運動員 比從前更強、更快、 更大膽、更好。 非常感謝。 (掌聲)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