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09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09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643

Number of words: 743

Number of symbols: 4459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1:57
是九爪灵狐方不知 这便是盗走老温琉璃甲的家伙 果然 沾了这烫手山芋 不过一时三刻便死于非命 也是咎由自取 李生大路无人采摘 必苦 阿絮 你不是唯一的明白人 好毒辣的暗器啊 没想到这么细小的针 竟能瞬间致命 鬼谷什么人 擅长使用这种机关暗器 雨打芭蕉针 这暗器为天窗独有 韩英这孩子动作倒快 所以老温被方不知偷走的 那块琉璃甲 现在应该到了天窗手上 温兄 看来今日五湖盟诸事不便 咱们还是不多叨扰了 这位兄弟 我兄弟说得是 既然贵盟今日有要事 温某便不多叨扰 暂且告辞 二弟 送送二位 不必了 大事为重 不劳远送 那高某就对不住两位了 英雄大会召开在即 希望大会上能看到两位
03:44
那是自然 高盟主的英雄大会 温某无论如何都得参加 后会有期 曹大哥 这个好吃 好好好 你吃你吃 你多吃点 你怎么不吃啊 怎么 嫌弃我给你夹的菜啊 不是 不是 这 姑娘惠赐岂敢轻狂 我这就吃 我这就吃啊 你到底几岁啊 怎么还长奶膘 好可爱啊 你干吗 我可不是调戏你啊 我这是警告你 你知道吗 十大恶鬼里有一个食尸鬼 专吃你们这种俊美少年的小脸蛋 尤其是你这种长奶膘的 你小心一点 人吃人 这还是人干的事吗 不是啊 所以他们才当恶鬼啊 丧心病狂 早就应该除掉这些恶鬼妖人 才能不负我派 斩妖除魔 匡扶正义的祖训 可是我听说 那些恶鬼厉害得很呀 别到时候除魔不成 反被魔除呀 不会的 这次是五湖盟高盟主主持
05:32
聚集了天下群雄 一定会荡平鬼谷的 是吗 可是我听说 鬼谷前日才进岳阳城 公然留下十颗人头示威 倘若五湖盟真的这么厉害 他们怎么敢 在五湖盟眼皮子底下搞事 顾姑娘 你放心 我保护你 有我在 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 我不怕 谢谢你让我住进岳阳派 我安心多了 顾姑娘 你之前说的这个食尸鬼 他专门吃俊美少年的脸蛋 顾姑娘 那你的意思是不是 是不是觉得 我很俊美 你说什么呀 你说我觉得你 没关系 没关系 那个 对对对了 我还有件事忘了跟你说了 是方不知找到了 但找到的是他的尸体 还有赃物 岳阳派已经张榜让人认领了 真让人意想不到啊 那不是上回那个卖唱的小姑娘吗
06:57
我去看看啊 顾姑娘 姑娘 你可是要听曲儿 我身边有人不方便相认 你们先在此打探消息 等我什么时候让你们来唱曲儿 就代表主人让我办的事成了 到时候再告诉我去哪儿找主人 认错了呀 你比上回那个姑娘俊俏多了 你先忙 认错了 天窗为何会涉入琉璃甲之事 难道晋王也想争夺武库 高崇把成岭藏起来 不知道打什么主意 来 进来 摆这儿 摆这儿 阿絮 我点了一桌子好菜 这客栈厨子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我的五感开始衰退了 发什么呆呢 这俗话说啊 今朝有酒今朝醉 人生不过三餐一宿 能和顺眼的人吃上一顿好饭 便是有天大的事 也是要暂且搁下来的 总算说了句人话 坐吧 趁热吃 好酒 阿絮 在想什么呢 得了 和我有什么不能说的
09:16
你放心不下成岭啊 我在想 是不是不该把成岭送回五湖盟 阿絮啊 你太可恶了 你长了这样一张脸 又是水晶心肝 玻璃肚肠 天下的姑娘 岂不是都要被你迷死 我温大善人和你在一起 那还有行情吗 难不成你还想 救人救到底 送佛送到西 收他为徒 护他一辈子啊 世间哪儿有一辈子的事啊 我小时候啊 养了一只狗子 是个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 我娘原本不准我养 说狗子一生只忠于一个人 要留下它 必须得收养它一辈子 一个八岁的小孩子 哪懂什么是一辈子 自然是满口应承 然后呢 然后 然后我辜负了它 岂能尽如人意 但求无愧于心 干吗 疼 说到狗子 你不觉得这个比喻特别欠揍吗 来 喝酒 好酒 吃菜啊 阿絮 怎么还在睡啊 起床啊 陪我去逛逛悦樊楼吧
13:52
都日上中天啦 起来啦 都说悦樊楼啊 是欣赏岳阳城风光最好的地方 起来啦 走吧 我不去 走吧 走吧 别碰我 走啊 再闹信不信砍了你 走吧 开心也是一天 不开心也是一天 有花堪折直须折 何必呢 起来啦 不去 安吉四贤 那是何人 他们是江湖中一股难得的清流 安吉四贤 四人都雅擅音律 背景却大为迥异 只因为志气相投 互为知音 结伴退出江湖 隐居在安吉 一片极美的竹林之中 已经十几年不问世事 难怪能奏出这般不染凡尘的乐声 四贤中 一对是夫妻 本是同门兄妹 还有一位 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 但是擅于抚琴 这最后一位啊 便是独行大盗贺一凡 固然身陷泥淖 却心向光明 受到三位好友的感化 弃暗投明
15:50
一起隐居这山林中 方才成就了一段高山流水的佳话 高山流水 知音难觅 山河不足重 重在遇知己 若我不是来日无多 能似安吉四贤般 与知己诗酒江湖 仗剑天涯 不务正业地了此余生 岂不甚好 何必拘泥 便是这般过上两三年 也强过枉活了一世 能不能行 我可以的 这么大的人了 还跟我们一起扎马步练根基 最好笑的是还不如我们呢 闭嘴 镜湖剑派神功显赫 自成一派 根本不屑什么根基 你们懂个屁呀 对吧 小张公子 你为什么打我 我这怎么能叫打你呢 这叫试你 久闻镜湖剑派的轻功与众不同 我本想领教一下你的高招的 没想到啊 没想到 这仰天蛤蟆式还真是别具一格呀 走吧走吧 我们这些粗略的技法 哪能入张公子的法眼 可别耽误张公子用膳了
18:46
对不住 你走路不看路啊 湘姐姐 看到我有没有很开心啊 现在可以让我摸你头了 你别哭呀 金豆侠 怎么还爱掉金豆啊 别哭了 别哭了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以为师父不要我了 师父 就是周叔 周絮呀 好了 好了 好了 其实他还没收我为徒 是温叔教我说 周叔他心肠软 缠着他 多叫他几声师父就好了 那他是不是还说 烈女怕缠郎啊 对啊 你怎么知道 真的是 不教人点好东西 湘姐姐 你来了 师父和温叔是不是也来了 他们人呢 他们没来啊 好啦 岳阳派上下戒严 外面进不来 他们特意派我进来照顾你呢 湘姐姐 你们待我真好 那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里是内院 姐姐 你不会是潜进来的吧 我当然不是呀 我啊 可是被人请进来的 英雄大会将近 这城中三教九流的人 也多了起来
20:17
阿絮 那帮穿得跟青头 第一次逛窑子似的 是哪个门派啊 华山派 华山派向来最注重服装整洁 衣冠不整是违反门规的 阿湘嘴毒看来都是你教的 阿絮 那俩瞪着牛眼的呢 铁掌门 铁掌门是荆襄霸主 一山不容二虎 私下里与岳阳派素来不和 阿絮 你为何对各家的门派规矩 这么如数家珍 那你可识得我的门派师承 你的武功驳杂 变化多端 若非你师父集各家武功之所长 便是你不止有一个师父 老温 你这个总让我猜的毛病 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想说就说 不想说就不说 没事非让我猜 英雄大会 说英雄 唱英雄 这群人倒是挺会 给自己脸上贴金的 就这帮下脚料也配称英雄 阿絮 诺大的江湖 你觉得有几个人 能称得上是当世英雄啊
21:48
未经世事者 方才向往英雄 那历经世事的人呢 历经世事者便知道 英雄这二字 一笔一画皆是用血写出来的 不是自己的血 便是别人的血 我已经过了想做英雄的年纪了 如今只是一介天涯浪客 岂敢罔论 老温 你是想做英雄 还是想做浪客 想做英雄的人太多了 温某人爱看热闹 但不爱凑热闹 让他们英雄荟萃去吧 天涯浪客 唯君与吾足矣 阿絮 去哪儿啊 怎么往这边走啊 阿絮啊 请你喝酒 又喝 你不是说过了子时便无法入眠吗 横竖都睡不着 不如陪我去屋顶赏月喝酒 我告诉你啊 今晚的夜色很美 赏月酌美酒 人生得意须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月
24:25
来啦 阿絮 我心里边高兴 你知道吗 你为何不问我 为何高兴啊 你想说的时候 自然会告诉我 你不想说 我又何必问呢 这么好的夜色 非有人要以性命相搏 真煞风景 今夜这岳阳城中 可不止这一场性命相搏 冲天香阵透岳阳 满城尽是琉璃甲 我高兴啊 是因为这场好戏 它可终于开场了 老温 你把话说清楚 好戏哪能说得清楚 走 我带你去看 我说怎么没动静了 原来唱的是一出同归于尽哪 妙啊 独目侠蒋彻 狂风刀客李衡 这俩也算是成名的人物了 怎么死得这么搞笑 正所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些蠢人什么时候才能够明白
28:25
就算是天大的便宜 有命赚也得有命享啊 这是方不知 从你身上偷的那块 差不多吧 差不多 阿絮 你这么聪明 再想想 这两块琉璃甲 怎么一模一样 阿絮 你不觉得这很好笑吗 阿絮 你等等我 你怎么了 老温 怎么了 你真不觉得有何不妥吗 有何不妥 横竖这群庸人都是作法自毙 我不过是添了一把柴火 老温 我以前觉得你是装疯卖傻 没想到 你是真疯 师弟 去去去 大清早就过来讨晦气 过一个时辰才施粥呢 是我 快去禀报师父 大师兄 快去禀报师父 快来帮忙 大师兄 阿絮 起床了 行了 别恼了 多大点事啊 阿絮 阿絮 阿絮
31:30
不至于吧 这是假的 现在已经冒出了三块琉璃甲 昨夜一夜之间 便辗转于数人之手 每一次都少不得沾血 是啊 英雄大会召开在即 却来了一个满城尽是琉璃甲 都乱成一锅粥了 这次五湖盟这脸丢大了 放心吧 大哥 谁敢在英雄大会闹事 我们遇神杀神 遇鬼杀鬼 是吧 二哥 大师兄 快点醒过来好不好 你这样小怜真的很担心你 眼下多事之秋 门派里事务繁重 你是爹爹最得力的助手 你不在 爹爹头发都白了好多根 你回答我 大师兄 开门 吃吧 快吃吧 高山 你干吗 别拦我 别打了 别拦我 这就是俩傻子 不知道疼的 你管我 踢他我解恨 多少大刑都用过了 一个字都不肯招 你打他也没用啊 算了吧 高山
33:41
他们挺可怜的 肯定被人骗了呀 我呸 你可怜他 你怎么不可怜可怜魏师兄 还有咱们大师兄 这会儿还昏迷不醒呢 高山 师兄 师兄 你怎么没去仁义坊 怎么了 出事了 能调的人手都调过去了 师父 师叔他们都去了 安吉四贤 你们平生并无恶迹 我们丐帮不想大动干戈 你们速速把琉璃甲交出来 夫君 要不就把琉璃甲交给他们 我们言出必行 夫君 你把 你把它 交给高大侠 夫君 夫君 大哥 大哥 琉璃甲乃是无主之物 凭什么要交给你们丐帮 你们丐帮 不是自称是天下第一大帮吗 难道说 你们就这样强取豪夺吗 笑话 丐帮要是强抢 你们现在的命还能在吗 天下武库内 盗得各门各派的秘籍 不乏我丐帮的秘籍宝典
35:25
我丐帮要夺回琉璃甲是天经地义 裴老太 我这是为你好 你看看外边这些朋友们 可没有像丐帮这样讲道理的 黄老爷子 你几个意思啊 怎么 安吉四贤说得不错 琉璃甲本是无主之物 能者得之 你丐帮有权争它 我华山派就争不得了 有你什么事啊 轮得到你吗 臭要饭的 你们磕头讨饭磕傻了 琉璃甲上一手 明明在傲崃子那老头手里 傲崃子死在鬼谷手中 天下皆知 而今又落在安吉四蠢手上 他们分明是鬼谷的狗 你这死矮子 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儿 三哥 三哥 三哥 三弟 三哥 封晓峰 你这个歹毒的小人 把解药拿出来 拿琉璃甲来换哪 要不要脸 丐帮 华山 崆峒 要抢琉璃甲也就罢了
36:44
好歹武库中有人家自家的秘籍 你一个小矮子 从哪个坑里蹦出来的 二十年前的江湖可没你这号啊 滚 滚远点 老婆子看见你恶心 高山奴 收拾她 够了 黄长老 丐帮与五湖盟素来交好 而你竟然带领丐帮弟子 在城中多次闹事 难道是当我五湖盟无人了吗 高盟主 这话当我问你才是啊 日前五湖盟气焰嚣张 算我买你个面子不了了之 你竟然带了这么多人来围攻我们 五湖盟如此强横霸道 真的以为江湖无人了 黄长老 江湖还轮不到您老人家来代表吧 我华山派便唯高盟主马首是瞻 舔狗 五岳剑派的脸 被你们一家给丢完了 黄长老
38:08
你竟和桃红绿柳如此亲密 丐帮的脸被你丢尽了才是 总好过你五湖盟 压根儿就寡廉鲜耻 没要过脸 桃红婆 别仗着自己是女流之辈 就在这儿肆意嚼舌根 沈某虽然不能割你的舌头 但是可以割你的喉咙 你敢 干什么 沈慎 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 还有脸自称名门正派 除魔卫道正是名门正派的本分 高盟主 还是你有魄力啊 这二十年的酱缸 被你翻出来多少蛆呀 封某倒胃口了 不跟你们争了 封晓峰 你别走 你给我把解药留下来 五弟 拦住他 跟我走 裴夫人 高某在此 安吉四贤乃是高某的座上宾 我倒要看看 谁敢为难你们 裴夫人 琉璃甲
40:04
别动 不要杀他 隐居十五载 陶然已忘忧 十五载的相濡以沫 却因为这东西 一朝化为泡影 杜兄 你 高盟主 我四人已久别红尘 只愿终老山林 唯因君故 我们才重出山门 共赴这英雄大会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 因为你我的一场义气相交 令我等绝命岳阳城 高崇 裴大哥为了你抢回了琉璃甲 值得吗 值得吗 杜兄 高崇对不起你 不过杜兄放心 我一定会为贤兄 为各位讨回公道 世间再无知音 留你何用 杜兄 高盟主 冤有头债有主 安吉四贤或直接或间接
42:11
皆死于封晓峰的毒手 跟我丐帮扯不上关系 这位仁兄已中惑心毒 桃红绿柳为了自保而被迫出手 丐帮和五湖盟 大可不必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 黄长老 你不是想要琉璃甲吗 拿去 一块够不够 再给你一块 诸位 七月十五 英雄大会之后 我会把琉璃甲之事 清清楚楚 原原本本地告诉给你们 黄长老 等大会之后 你我的事情 必须要有个了断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