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31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MULTISUB【山河令 Word Of Honor】EP31 | 张哲瀚龚俊仗剑江湖,执手天涯 | 张哲瀚/龚俊/周也/马闻远/孙浠伦/陈紫函/寇振海/黑子 | 古装武侠片 | 优酷 YOUKU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Chinese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640

Number of words: 716

Number of symbols: 4705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1:56
大王 两位鬼大人已经在外恭候多时 请他们进来吗 蝎王 折损多少 此役共折损四十七人 伤亡三 行了 此役虽无功而返 不过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千巧 把这个月的解药给大家赏下去 谢蝎王开恩 谢蝎王 主人 快点 蝎王 你看我把谁给抓过来了 我的药呢 阿湘 阿湘 湘儿 蝎王 湘儿只是我鬼谷的一个小奴婢 你这是为何 蝎王 这丫头可是温疯子唯一信赖的人 从她口中 肯定能知道温疯子行迹呀 你们急什么 千巧 是 快松了紫煞姑娘的绑 本座要和她好好谈谈 掌门师兄 敢问你还记得清风剑派的祖训吗 剑在人在
04:16
剑断人亡 匡扶大义 斩妖除魔 原来师兄还记得 那你记得门规中有一条 清风派弟子不得结交邪魔歪道 今天当着师父他老人家画像面前 你解释一下 今日到底怎么回事 我结交的是五湖盟主 算不得邪魔歪道 他选择与虎谋皮 收用毒蝎 招安鬼谷恶鬼 我没有办法管得了他们呀 掌门师兄 难道你让我用这些托辞 去向弟子们解释吗 高盟主之死扑朔迷离 处处都是疑点 这分明就是赵敬 高盟主把比性命都重要的琉璃甲 交付于你 可你 这一 我并未将琉璃甲交与任何人 这二 今日危局 莫不是我与赵敬早有同盟 请问师弟 你有办法化解吗 我身为掌门 第一要务 就是延续咱们清风派的传承
06:11
莫说我问心无愧 倘若被形势逼到这个份儿上 为救全派上下 我莫某一个人的声誉 又算得了什么呢 宁为玉碎 不为瓦全 当日 众人曾指责高盟主勾结鬼谷 戕害兄弟 如今看来 和鬼谷串通一气的分明就是赵敬 够了 你把为兄想得太蠢了还是太坏了 我与赵敬虚与委蛇 我自有打算 师兄 你想怎样 只有在接下来的英雄大会上 夺得武林盟主 率领群雄荡平鬼谷 这才有说话的本钱呀 高大哥含冤惨死 我要为他尽义 可是这几块石头有什么用啊 你要信得过为兄 跟为兄走下去吧 我相信你 师兄 我知道不是你干的 我之前错怪你了 开门 得罪了 庄主 我们来迟了 星明 小心 保护庄主 堂堂天窗之主 曾经是何等的大权在握 生杀予夺
09:00
到最后竟然还让几个晚辈搭救 惶惶而逃 没了王爷的宠幸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叫什么来着 老毕的徒弟 对吧 我叫毕星明 老毕便已够蠢了 没想到教出来的小兔崽子 更是蠢不可言 你真的以为凭你们里应外合 就能把这等要犯从天牢里劫出来 愚不可及 你们都是天窗旧部的徒弟 每个人背后都有几双眼睛盯着 从你们策划劫狱那一刻起 我段某便知道了 偏偏你们一无所觉 你们的死鬼师父们 知道你们如此脓包吗 不过却也多谢你们 把周庄主劫出来 刀剑无眼 段某在追杀逃犯时 失手把周庄主杀了 这可不算违逆王爷的命令吧 我不是脓包 庄主 程修之徒程子晨 今日尽忠了
10:31
那就成全你们 还愣着干吗 带着他们走啊 你带兄弟们先撤 兄弟们 撤 尊驾又是何人 温客行 鬼谷谷主 这本来是个秘密 你这么公然叫出来 可是叫我为难了 温谷主 你来得正好 纵然阁下不来 我也要拜访鬼谷 向阁下索要一样东西 本座是不是听岔了 我没取你性命 你胆敢向本座讨要东西 温谷主 别再装神弄鬼了 你坐井观天太久 当真不知天高地厚 竟敢只身杀入晋州劫此要犯 你当天窗是什么地方 阁下行踪已然暴露 大军须弥便至 你就算武功再高 也不过是单枪匹马 谁说他是单枪匹马 成岭呢 我已将他护送到安全地方 放心 如此 我们兄弟俩便可放手一搏了 温客行 你搞什么花样 你都知道叫我一声谷主了
13:20
本座身为三千恶鬼之首 怎会做单枪匹马来救人 这么没排面的事情 撤 快 谷主 弟子毕星明参见庄主 弟子程子晨参见庄主 弟子参见庄主 师兄 韩兄弟临死前 曾将这些孩子托付给了我 我自作主张将他们收归门下 能把他们列入四季山庄门墙 是韩兄弟毕生所愿 亦是我之所愿 四季山庄不肖二弟子温客行 参见庄主 阿湘 他们回来了 主人 咱们到了 主人 痨病鬼 太好了 主人 你没受伤吧 何人能伤我 你们怎么来了 说来话长 回头再跟你说 痨病鬼 那个狗王爷怎么把你伤成这样 你等着 回头我跟主人同你出气 就你那武功 北渊 子舒 一别经年 别来无恙 温公子 少安毋躁 这七窍三秋钉虽然棘手 可也不是全无办法 子舒他不知经历过多少凶险 今次定然也能逢凶化吉
16:12
七爷 只要你们能治好阿絮的伤 温某今生 定会尽我所能报答高义 咱不必说这个 我跟子舒是从小到大的交情 只是这人长大之后变得冷清可恨 有什么事情也不肯开口求助 全没把我当成朋友 七爷和阿絮之前就认识 是啊 而今看来 都已经久远成上辈子的事了 温公子 兄弟们都到齐了 温公子 七爷 带来的这些孩子 是我四季山庄的门徒 山庄重建之前 恐怕还得在贵宝地叨扰了 温公子 我跟乌溪能有今天 全是拜子舒所赐 你再这般客气 我可便真恼了 毕星明参见七爷 你是毕长风的什么人 那是先师名讳 在下有幸蒙先师赐姓 很好 对了 说到这事 我的武士阿沁莱传来讯息 他已将成岭安全护送至大孤山派 沈慎掌门的身边 而今子舒既然平安救出 要不要再让他回来 大巫 怎么样 能救吗 我来吧 我伺候主子习惯了
18:15
没事 我来 我来吧 这孩子 怎么这般听话 对了 庄主 还未曾跟您禀报 这次多亏了温公子 用韩大哥留下的印记联络我们 他足智多谋 带领着我们 浑叫什么呢 该叫师父 师叔了 拜见 不急 等你大师兄一起 正式行个拜师礼 老温 这十九个孩子都拜在我门下 你不替我分担几个 没问题 周庄主 你们先出去吧 阿絮 你出狱时见到我 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我可是十分期待你的表情啊 有什么好惊讶的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 怎么来 但我知道 你一定会来 原来如此 所以你跟你的情郎是要私奔来着 是啊 小丫头 怎的一脸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 当然了 我能把曹大哥拐走 说明曹大哥对我的心意 比什么江湖臭规矩都要重要 我当然是开心的喽 说得好 阿湘姑娘敢爱敢恨 有我们南疆姑娘的风采
20:19
是啊 跟你们南疆人一样 擅长拐跑好人家的孩子 对了 小阿湘 给我讲讲你们俩是怎么私奔的 那可就精彩了 阿湘 阿湘 阿湘 你怎么不掌灯啊 我忘了 怎么样 到底怎么回事 我现在还闹不明白 感觉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师父和五湖盟结盟了 不 不是 那那些药人怎么回事啊 既然结了盟的话 他们怎么还来围清风山呀 你看到那个穿黑袍子的了吗 他是黑无常 鬼谷的人怎么也会在啊 赵盟主和七大派达成一致 他们要重新开英雄大会 那几只恶鬼 已经倒戈在赵盟主旗下了 不可能 黑无常倒戈还不出奇 千巧姐是绝对不会背叛主人的 你不知道啊 千巧姐是艳鬼 你别听赵敬胡说八道 他不是个好东西 阿湘 这些是师叔跟我说的 我只能听着 阿湘 我闹不明白 也不想过多追问
22:02
师叔说师父所谋深远 不让我过度追问 可是 可是我不问我也知道啊 这不对 这不对 不对啊 曹大哥 你怎么了 我只是 阿湘 我们之前说好的 如果师父和师叔不答应这门婚事 咱们就私奔 你说真的 咱们私奔吧 我不做这个正了 你压根不是什么邪 我们走 我弄不清楚 我也不想弄清楚了 我们退出江湖 开个甜品铺子 开个胭脂铺子 放牛 种田 干什么都行 你说好不好 就这样 我们就私奔了 精不精彩 那是相当地精彩 小曹兄弟见事明白 是个响当当的汉子 这个男人嫁对了 等等 我还没听明白 那个赵敬是和清风派的莫怀阳 一早就勾搭上了吗 是啊 不过他隐瞒了此事 没有告诉那位义子蝎王 蝎王白白大动干戈了一场 自然是气疯了 不对 阿湘 既然你们俩决议私奔去过日子 怎么跟鬼谷的人碰到了一起
23:43
又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怎么了 七爷见谅 这一节温公子不让阿湘说 说了要把她舌头给割掉 那好 没关系 不说便不说吧 还好你们及时找到了温公子 要不然只能靠我们几个人 去拼命了 不过阿湘 这温兄真的必须回鬼谷吗 他好不容易和周兄重聚 他回鬼谷把谷主之位卸了 安顿好罗姨他们就回来了 不过这除祟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天下群雄都会去青崖山 除就除呗 我就在乎我们薄情司的姐妹 鬼谷也没什么好东西 管他们死不死 好吧 那但愿一切顺遂 这傻丫头平时怎么叠的 来得正好 怎么了 怎么闷闷不乐的 主人 我还是有些不安心 你别回鬼谷了成不成 咱们只要顾好薄情司的姐妹 就行了 让别的那些恶鬼自己滚回去 反正他们都是叛徒 管他们死不死的 孩子话 别担心 我只是去去就回 你帮我照顾好阿絮就行 主人 你瞒不住我的 我又不傻
25:39
我当初带蝎王来见你 是觉得你一定有办法 可以降服他的 要是反而因为这个害了你 我一辈子都会不原谅自己的 而且我亲眼所见 那群蠢鬼被蝎王用秘药所控 跟哈巴狗一样听话 为什么主人和蝎王密谈之后 他们就又回来供你驱策了 那个蝎王虽然再恨赵敬 也没道理返过来资敌啊 你现在连资敌这个词都学会了 你跟着小曹 真是变得越来越斯文了啊 主人 你别打岔 曹大哥说了 你这是与虎 与虎那个什么 与虎谋皮 我知道 你当时为了救周絮 什么都做得出来 可是主人 你得告诉我你答应了他什么呀 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啊 我和蝎王密谋之事 不准向任何人提起 尤其是阿絮 我没有提 我就是觉得我也应该知道是什么 主人 我是真的担心你 傻丫头 蝎王肯这么配合 自然不是没有代价的 这件事情我以后再向你慢慢说起
27:09
眼下的当务之急 是要让阿絮尽快调整好身子 你放心 大巫说了 等阿絮的身子调理到全胜之时 还需要一名高手护法 方能施取钉之术 在那之前我自然会回来的 你这么说 倒也罢了 也是 你不管我一百次 也不会不管那个痨病鬼的 你吃一个大男人的醋 不对 你吃我的醋干吗呀 你怎么不吃你家小曹的醋 他才不会让我吃醋呢 主人 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对你家主人有点信心好不好 就算真的是与虎谋皮 我难道还斗不过那个蝎王 谁是虎 谁是猎人 尚未可知 鬼主归来 诸邪避退 诸鬼归位 恭迎鬼主归来 是本王失礼了 只是温谷主这大殿上 只有这一把椅子 蝎王若是喜欢 我便将这鬼谷谷主的位置让给你
29:52
又有何妨 大可不必 本王自认为 没有挽大厦之将倾的本事 这位置呀 还得温谷主自己坐 成岭弟弟 够了 别再练了 成岭弟弟 武功不是一蹴而就之事 我知道你心中憋闷 可欲速则不达 你这样日夜苦练 对进境未必有益 成岭 沈叔叔 您也劝劝成岭好吗 沈伯伯 除群鬼 净山河 除祟大会是定下来了 大哥未完成的事 终于有机会了 白鹿镇 这名字听起来好生耳熟 白鹿镇便在青崖山外 鬼谷初代谷主魔匠容长青 就葬在白鹿镇 会址定在这儿 也是想借这个机会 将鬼谷一举剿灭 沈伯伯 您也要赴会吗 我是想问问你们两个 若依我 我并不想凑这个热闹 我只想遵循大哥还有四哥的遗愿 看着你们长大成人 开枝散叶 但是成岭
32:24
虽然我不知道 周子舒究竟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但是这次温客行一定会回鬼谷 你怎么看 谷主 婢子该死 你是得罪谁了 被当替死鬼推来服侍我 是 伺候 伺候谷主 是 是奴婢的福分 是 行了 滚吧 你怕什么 即使再凶的恶鬼 只要找到了一条通往人间的路 也会想变回人的 罗姨 怎么 没在你新主子面前伺候着吗 阿行 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为什么不走 罗姨 你八年没有这样唤过我了 谷主恕罪 我一时失言 我知道 自己不配这样叫你 蝎王已经用醉生梦死 抵消了孟婆汤的功效 如今 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当年在神医谷 是你父母对我悉心照料 百般开解 他们对我不只是医患之德
35:12
更是雪中送炭之恩情 可是我 我悔恨自己并没有把他们 给救下来 还好 还好我把你给救下来了 但是我没能好好地照顾你 罗姨 罗姨 你的恩情我铭记在心 我实在不明白 你还要回到这个忧患之地干吗 罗姨 我全都想起来了 我以为自己成功地抵御住了 孟婆汤的侵蚀 强行记起了 所有杀害我父母的凶手 这些年 你看着我将他们一个个虐杀 想必心里也跟明镜儿似的 可是我错了 当我喝下孟婆汤的那一刻 心中真正执迷之事 乃是我的引狼入室 是我间接地害死了我的父母 一切本来可以是另一个 截然不同的故事 我在谷主的位置上坐了八年 日日提防着有人要杀我 也整天算计着怎么弄死别人 直到所有的凶手都死了 心中依然没有大仇得报的痛快
36:57
而是莫名的焦灼 煎熬 我以为那也是仇恨 是因为我没有对所有把我父母 逼上绝路的人复仇 于是我煞费苦心地设下一盘局 一盘环环相扣的杀局 罗姨 你知道我原本的计划是什么吗 吊死鬼根本没有偷走我的琉璃甲 我也没有琉璃甲 他早就在暗中被我作掉 那只是一个借口 谷主 我的计划是要重演青崖山之役 我要烧一把更大的火 把世间所有的肮脏都烧了 那些所谓的武林正道 根本就是披着人皮的贪婪恶鬼 就应该和青崖山的魑魅魍魉 同归于尽 我放任你们横行江湖 放出琉璃甲的消息 都是为了铺这个局 一入鬼谷 阴阳两隔 世间所有因为垂涎琉璃甲 而来到青崖山的人 都别想活着出去 阿行 你什么意思 难道 难道你是想同归于尽吗 我既然能设下这样恶毒的杀局
39:04
心中自然也就没有顾虑太多 没有考虑 会有多少无辜之人因此丧命 因为我那时候实实在在地觉得 世人皆负我 举世皆可杀 直到后来 有个人教会了我一个道理 仇恨和贪婪一样 都是在给自己划地为牢 我父母 乃至罗姨你 千方百计地让我活下来 不是为了给过去的自己殉葬的 罗姨 我已和蝎王达成协议 各取所需 明日起 我便会要求他取下 你和千巧身上的毒蛊 你带着薄情司的姑娘们出谷去吧 只要放下仇恨 我们本在人间 何必自囚窘境 既然你已经选择放下 那我祝福你 你有你的决定 我也作出了我的选择 我宁愿 在这鬼蜮里面永远地煎熬

DOWNLOAD SUBTIT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