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祥修 牧師 & 蔡晶玫 牧師 - 衝突中尋求雙贏的祕訣|20210516

蕭祥修 牧師 & 蔡晶玫 牧師 - 衝突中尋求雙贏的祕訣|20210516

SUBTITLE'S INFO:

Language: ZH-HANS

Type: Robot

Number of phrases: 1283

Number of words: 1493

Number of symbols: 12382

DOWNLOAD SUBTITLES:

DOWNLOAD AUDIO AND VIDEO:

SUBTITLES:

Subtitles generated by robot
00:07
那我们今天特别要谈的就是 在冲突当中寻求双赢的秘诀 家人之间难免都会有冲突 那怎么样在冲突当中 我们能够寻求双赢呢 我觉得这是很重要也很关键的地方 我们这个系列在特别谈到 我们怎么样有效的跟家人之间 有一个好的关系 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那我认为双赢的根基 是家人不可相争 那我特别要提这句话就是 因为我们是家人 所以我们如果希望双赢 在任何的冲突当中 我们都要有一个基本的基础 这个基础就是 我们不要争得你死我活的 好像你赢我胜 赢得游戏这种感觉 那我特别要一开始讲一个人就是 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他被神呼召出来的时候
01:08
那时候他带着他的侄子罗得 一起出来 那神很祝福他们 他们就 因为他们都是游牧民族 所以亚伯拉罕的仆人跟罗得的仆人 因为他们的牛羊越来越多 所以他们放牧的草地就会 彼此会有重迭的地方 所以仆人跟仆人之间 就会有很多的争吵 说这一块牧地是我的 说这一块放羊的草地是我的 所以他们就在那里相争 那亚伯拉罕就跟罗得说 我们一起来读一下 来 他说我们是亲戚 我们是骨肉 我们不可相争 我认为这是我们希望 双赢的一个根基 如果我们希望 我们家人的关系是和乐的 是和睦的 是和好的 我们必须有一个基本的概念就是
02:09
我们是骨肉 我们不要相争 其实这个故事后来是这样子的 因为他们争夺牧草 那后来亚伯兰虽然他是长辈 他就跟罗得说 你看 遍地不都在我们面前吗 你先选 你想选择哪一块地 你觉得比较好 那你选择那块地就优先给你 后来罗得就选择 约旦河的东部那一边 因为那一边绿草如茵 很多的草地 所以他就选择他要选择那块地 然后亚伯兰就说 好 那那块地就给你 所以罗得就带着他的仆人 还有他的牛羊 就往约旦河东去了 表面上看起来好像他赢了 他得到最好的一块牧草地 但是我们知道后来的历史的发展 那边有两个很重要的城市 一个是所多玛 一个是蛾摩拉 其实从旧约圣经来看是罪恶之城
03:11
罗得也因为搬到那边 离那两个城市很近 慢慢慢慢他整个的生活的重心 就搬到城里面去 所以他也多少都难免会受到影响 那最后又有发生一些的战争 那时候游牧民族 彼此有时候会抢夺地盘 有时候会发生战争 后来在一个战争当中 罗得他们整个家都被掳走了 然后亚伯拉罕还特别带了他自己 所养的三百个仆人去救罗得 他把罗得救出来 所以看起来好像 罗得得着比较好的产业 但是其实 罗得并没有平安在这些过程 也并没有蒙受特别的祝福 反而他的命是亚伯兰把他救回来的 而且最后罗得在所多玛蛾摩拉 也遭遇一些很不好的事情 这在旧约圣经都有描述
04:12
我要讲的一个重点就是 如果你是一个有神应许的人 像亚伯兰是身上带着神的应许 我们都知道在基督里面的人 我们身上都带着亚伯拉罕的福 请你跟旁边说 你带着亚伯拉罕的福 所以我们像亚伯拉罕一样 我们身上都有神的应许 神的祝福在我们身上 所以我们不必跟我们的骨肉之间 争得你死我活的 其实有时候你放手 有时候神反而会给你更多祝福 后来我们确实看到亚伯拉罕 确实也是蒙神的祝福 他的产业越来越丰盛 所以他没有跟罗得在那里争一时 他看重他们的关系更为重要 他说我们是骨肉 我们不应该要相争 我也要把第一个根基给大家 我要鼓励所有的人 如果要在冲突当中双赢 第一个基础就是 我们是家人 我们不可相争
05:14
我们要看重家人的关系 更胜于其他的利益 我觉得这是很宝贵的事情 我们都知道圣经还有另外一个故事 雅各跟以扫 雅各跟以扫是兄弟 那雅各用一碗红豆汤 骗了以扫长子的名分 后来又用一个计谋 骗了长子以扫的祝福 所以因为这样子 所以以扫非常生气想要杀雅各 雅各逃到他舅舅拉班家 虽然经过二十年 他有很丰富的产业回家 但是他好像争到他要的东西了 但是其实当他回家的时候 他几乎为了要跟他的哥哥以扫和解 他几乎把他一半的产业 送给他的哥哥了 为了要寻求他的宽恕跟原谅 当然最后神保守 他的哥哥原谅了他 所以雅各最后
06:15
其实也没有得着什么好处 事实上反而得到的是 哥哥对他很深的一种怨恨 那雅各也后来寻求宽恕 他有七次在他的哥哥面前跪下来 而且把他产业几乎一半的 分给他的哥哥 好 那我在想就是说 所以骨肉相争 赢未必真的是赢 输也未必真的是输 如果我们有这个概念 那么你是一个有神应许的人 你是一个身上 带着亚伯拉罕的福的人 那么你要争取跟家人之间 一个最好的是关系 双赢的根基就是家人不可相争 这是第一个我要跟大家分享的 好 那家人之间会怎么样很容易相争 我想后面 我想请晶玫来跟我们分享一下 我想再来我要分享的 我会介绍一本书
07:15
叫 捍卫婚姻从沟通开始 我觉得这是一本很好的书 那我从这里面整理几个很重要的点 跟大家一起来分享 那特别我们要谈到双赢的拦阻 就是说我们都很想要双赢 那当然第一个根基 就像修哥刚刚讲的非常重要的就是 我们真的想要和好 不然再多的技巧 再多的能力 都没有办法去恢复那个关系 要有一个动能说 我们要竭力保守我们的合一 那我想双赢有很大的拦阻是在于 很多相爱相杀的冲突模式 在家人之间很奇怪 我们对外人对陌生人 有时候特别能够替他们着想 可是对于我们家里的人我们很容易 这个怎么样的性情 怎么样的脾气 怎么样的话就脱口而出
08:16
所以待会儿我们会看一下 有四种相爱相杀的冲突模式 非常的拦阻我们在关系里面 能够继续的去建立那个亲密 那今天的经文 路加福音6章37到38节 我们一起再来读一次 好吗 所以你想想看在近期之内 你对谁生过气 你对谁大吼过 十之八九都是跟你最亲近的人 是吗 很容易是跟我们是最亲近的人 我们很容易会有一些的冲突
09:18
那这个经文特别告诉我们 就是论断跟定罪是关系里面 非常大的杀伤力 所以我们要看一下 破坏人跟人特别是家人之间互动的 四种冲突的模式 第一种就是舌战跟负面的评价 很容易我们在冲突的时候 就唇枪舌战 然后就口出恶言 然后就开始评论 论断对方 想一个小小的家庭小剧场 假设一个先生跟一个太太 下班回到家 先生先回到家的话 一进门第一件事情袜子一脱一丢 等到太太下班回来 一进门看到袜子乱丢 可能怒气就上来了 就会说 你又忘了把这个袜子放到篮子里去 那先生很累了 他可能就觉得 这有这么严重吗 为什么妳要这么吹毛求疵
10:18
就是这么一件小事 我下班我也累了 然后太太可能会说 那我跟你讲这么多次 那到底你有没有在认真听我讲 就这么简单的事 把袜子放到篮子里去 那这么简单的事你都做不到 那先生可能 那个怒气更被激怒 就是说 妳看 妳就是一个有强迫症的人 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要娶妳 然后这个太太 可能更火了 可能会说 你才是一个邋遢鬼 对吧 我们可以看到 这个是家庭日常的冲突剧场 对不对 日常的冲突 日常的彼此攻击 可是这样子的一个小剧场 可能一天上演个几次之后 一些亲密的感觉 彼此的关系就会开始的耗损 这是很真实的场景 很多时候 家庭就是在这种日常的小冲突
11:19
日常的彼此攻击里面消耗殆尽 那第二个是否定跟轻蔑 我们看到刚刚的家庭小剧场 从一个袜子放到篮子里去 可以变成你是强迫症 你是邋遢鬼 我真受不了你 为什么我要跟你结婚 可以这样一直吵下去 你不体贴我 你不体谅我 可以无限的等号过去 然后没完没了 等到那个怒气越来越上来 可能开始否定 开始讲出一些很轻蔑 轻蔑对方的话 开始人身攻击 开始尖酸刻薄 开始口不择言 你可以想象吗 两个成熟的大人吵架的时候 有可能都变成三岁小孩 这是有可能 变两个三岁小孩在吵架 有一个姊妹跟我分享说 有一天 她就是打算五点才去煮饭 然后她先生不到五点就说 我要去洗米了
12:19
然后她就说 时间还没有到 她说 你为什么要去洗米 他说 因为妳不洗 你可以想象这太太听到这句话 整个怒气就上来 我哪有说我不洗 然后小孩 两个小孩在旁边 看爸爸妈妈变成三岁小孩 一路的狂吵到七点 小孩还没饭吃 去跟妈妈说 妈妈 我肚子好饿 然后他们才去和解 这是很平常我们可以看到的 很多时候 从一个小小的争吵 慢慢的变成否定 轻蔑 有时在父子的关系也有可能 可能爸爸看到小孩的成绩 还是妈妈看到 小孩这次期中考的成绩 看了那个分数之后 瞬间就怒气就上来 这题不是我帮你复习过 怎么就错了呢 真是笨得可以了 你长大真的是成不了什么事情
13:20
很多时候我们对我们很爱的人 很亲近的人 反而我们完全不会去停下来 我们会很直接的 把我们的情绪说出来 有时夫妻之间的冲突也是这样 你就是 你看 你就不会赚钱你看 当初真的是瞎了眼才嫁给你 什么话真的会说得出来 以前我都觉得 那个八点档演的是太夸张 但是牧养久了之后就觉得 那个是真的 那个真的是真的 生活的场景在一个家庭的剧场 在上演的时候 真的你没有办法想象 这两个受了高等教育 还这两个平常看起来OK的人 可是吵起来的时候 可以是这么样的否定 人身攻击 轻蔑的话都出来 那我想这一些都是不好的冲突模式 会非常耗损关系 还有 滤镜跟负面的解读 什么是滤镜跟负面的解读
14:22
我在预备这个我就想到 古典的文学名著叫做傲慢与偏见 这个女主角对那个男主角 就是有一个滤镜 她觉得这个人太傲慢了 所以她对他很多的行事风格 她就有了用一个有色的眼镜 就是她对这个人主观的看法跟想法 任何他的行动 她都经过她这个有色的眼镜来看他 都扭曲了 她完全都误解 这个整个故事大家都很清楚 她完全的误解这个男主角 那为什么呢 因为人们有时候 为什么我说的话你老是听不懂 还是我说的话你老是听错呢 因为我们都有滤镜 很多时候我如果对你有一种看法说 你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所以任何小小的一些举动 你的解释 你的情绪反应 会非常的过度 就觉得你又来了 又不负责任
15:24
还是如果一个先生认为太太 就是一个很掌控的人 但是也许她只是很轻松的讲一句话 并没有那个意思 可是先生整个整个情绪就上来 妳又要掌控我了 那么他们没有办法继续沟通下去 因为已经有一个既定的看法在那里 假设一个孩子 我曾经真实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 有一个人分享说他成绩平常不太好 可是他有一次他考了一百分 小时候 考了一百分很开心 他就跑到爸爸面前说 爸爸 我这次考试考了一百分 结果爸爸跟他说什么 你一定是作弊的吧 他说他真的是太伤心了 为什么 在爸爸的里面 这个孩子就是笨小孩的滤镜 爸爸看这个孩子就不聪明 平常功课就是很不好 怎么可能考一百分 所以当孩子说 我考了一百分 爸爸就是说 你是不是作弊来的
16:27
这就是我们在沟通里面 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们有一个滤镜 我们对人有一种先入为主的看法 有一些偏见 有一些你主观的认定 所以你后面的解读就变得很负面 然后很容易偏差 然后彼此没有办法沟通 有几个滤镜我们看一下 第一个是分心 就是没有专心倾听 没有专心倾听很容易听错 很容易误会 很有可能 我记得有几次我到国外去 然后我有一些事情跟修哥沟通 我就打电话给他 然后我都知道 他有没有专心听 对不对 我就打给他 我说 太厉害了 我就会说 你是不是 你是不是在一边下围棋 一边跟我讲话 他说 妳怎么知道 因为 为什么 当一个人分心的时候 有时候他对不上你在跟他讲的话
17:29
因为他没有听到 你真正要跟他说的到底是什么 所以分心也是很容易让我们 没有办法听到准确 而且甚至有时候会听到 有些负面的解读 然后 第二个是情绪的状态 假设今天你很不幸 我情绪很不好 然后刚好 假设一对夫妻 然后先生就看了账单就说 我们的那个水费怎么还没缴 就这么平常的一句话 可是太太正在忙着弄小孩 刚下班然后非常的忙乱 然后也疲倦 小孩又乱成一团 听到先生讲这句话 可能刚好她情绪很不好 她就说 你没有看到我正在忙吗 你不会自己去处理吗 你为什么还要跟我讲 OK 小小的家庭日常的冲突又开始 然后日常的攻击又开始 这是非常有可能 情绪不好的时候 心情很差的时候 也会带出很多负面的解读
18:30
跟负面的看法 然后那个冲突战火就会一直 升高起来 第三个滤镜是 信念与期待 也是期待滤镜的读心术 你知道吗 很多家庭夫妻沟通还是家人在沟通 很多时候我们会用我们对他的看法 然后 我们会去读心术 会假设想象他就是这样 后面有一个小小的对话 我们可以看一下 这个先生 那个括号里面都是他没有说出来 他对他的太太有一种看法 其实他那一天很想要放假 想邀太太去爬山 可是他觉得他太太很不爱这种活动 他已经对她有一种主观的看法 那所以他就试探性的问她说 我们有时间 我们是不是应该来做点什么 那太太其实心里想说 也可以出去走走
19:30
但是看他有一点犹豫的问我 那是不是他不想出去呢 就是这个都是没有说出来 只是在里面读心术 OK 就是猜猜对方可能是怎么想的 然后就说 我没意见 那你觉得呢 就试探一下他的想法 这先生就说 我们可以去爬山 可是今天是连假可能人很多 要不我们在家看电视也可以 看看妳怎么样 然后太太心里想 原来你本来就不想出去 你就想要在家里看电视 但是她没有说出来 她说 听起来也可以 不然我们就留在家看看电视 然后吃个爆米花这样 结果先生就在心里觉得很失望 他就想说 我就知道她就是不愿意跟我出去 都没有鼓励我这样子 所以我们看到这些对话 很可惜 不是吗
20:30
有时候读心术大部分的时候会猜错 因为我认为 我以为你是这样 可是我怕被拒绝 还是我怕你会不开心 所以我不要说出来 我就试探性的来问 他们在玩一种猜谜游戏 你对我有一种看法 我对你有一种看法 可是最后的沟通是什么 谁都没有讲出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 谁都没有勇气 还有没有去说出我里面的看法 因为我认为你可能会怎样 你可能会怎么反应 这在家庭里面 在家人之间 有时候很容易有这样的沟通的模式 所以没有办法说出真正的想法 再来是不同的风格 不同的风格就是很多时候 我们沟通模式不一样 有可能是文化的影响 像日本人我觉得蛮内敛的 像美国是很直接的 除了文化还有性别 还有教养 还有家庭背景
21:32
这些都会影响到 两个人不同沟通的模式 有些家庭是这样 大声沟通 我们很习惯辩论大声沟通 习以为常 我们觉得没什么 等一下又大家好像没事一样 可是有些家庭是从来不冲突的 避免冲突 大家都比较 维持表面的和谐 不开心也不会去当面去冲突 所以有不同的家庭的这种背景 那有可能这个先生他是要大声沟通 我曾经辅导过一对夫妻吵得很厉害 为什么吵呢 那问了一下 原来这先生每一次吵架 就声音很大声 然后就要辩论要大声的讲话 可是太太在她们家 她就很害怕人家大声讲话 她们家没有这种氛围 所以她会惊慌失措 然后就受到惊吓就大哭 然后先生就更生气 我不是说跟妳讨论而已
22:32
所以有很大的不同的沟通的模式 也会产生不好的互动 那我记得我跟修哥 我们刚刚结婚的时候 我们还有很多惊讶 我就发现说 这个每次如果我心情不好的时候 其实我是很期待他可以陪我 还是我们有些不开心 我希望他可以跟我讲讲话 可是通常他会怎么样 他会觉得应该让妳自己怎么样 安静一下 对不对 为什么你会觉得让我安静一下呢 因为我自己很需要安静一下 因为他自己心情不好 他觉得应该独处一下 所以他觉得他对我很好 我心情不好 他就觉得先离开现场让我安静一下 可是就让我更加的生气 我觉得你不看重我 你忽略我 因为忽略我 可能是我很大的一个按钮
23:34
所以我们就常常在这当中 有一点不开心 后来我们好好的去沟通一下 他就说 其实我是想说 我自己心情不好不开心的时候 我就觉得我应该去安静独处 所以我觉得妳心情不好的时候 我应该让妳安静独处 后来我跟他沟通说 其实我心情不好的时候 我最需要的是你陪在我旁边 我需要把事情说出来 我需要有人倾听我的感觉 这是多么的不一样 对不对 如果我们没有沟通 我们就没有办法很好的 继续的谈下去 从那一次冲突之后我再也不敢 我跟他说其实有时候我很生气 说你不要理我 你还是不可以走开 对 不可以走开 你不可以走开 你还是要在那里 我说 走开不要理我 你还是坐在那里 这个我们在心情 走开之后下场会很惨
24:35
这就是我们很不一样的冲突 冲突的模式 沟通的模式 我们经过深度的沟通之后 我们就很有默契了 所以他心情不好 我就决不打扰他 我就让他安静 让他关在他的书房 然后如果我心情不好 他在我旁边 即使我说你不要理我 走开 他也会非常专业的坐在旁边 然后我们从此之后 就相安无事这样子 那所以很多时候不同的沟通的习惯 也会影响彼此的冲突模式 还有第五个自我保护 我想很多人在关系里面 跳着恐惧的舞蹈 我很害怕被拒绝 真的 每一个人在爱里面 又爱又怕受伤 这是很真实的 所以很多时候怕被拒绝 所以我要保护 很多人有不同的保护机制 有人是冷战 就是都不回答
25:39
关机 不说话这样 我听过一个太太 可以三个月不跟她老公说话 真的蛮佩服 我没有办法 可能天黑之前我就必须要来和解 那有一些人真的 那有时候不是真的说生气 是很害怕 那每一个人不同的原因 有些人是很攻击性的 自我保护的方式就是 你说我 就像我前面讲的例子 你说我是强迫症 我就来说你是邋遢鬼 我们就是来用攻击的方式 来自我保护 你讲我的问题 我就讲你的问题 然后把这个我的问题 转到你的问题上 那这都是一种滤镜 一种负面解读的五个滤镜 想想看 你自己有哪一个滤镜 我们必须要自己能够是 辨识出我们自己的滤镜 以至于我们才不会猜错别人 读错别人的心理状态 我们需要更好的坦诚去沟通
26:42
那我们刚刚谈到三个 现在要讲到第四个 前面三个是舌战跟负面的评价 这是非常有杀伤力的冲突沟通模式 还有否定跟轻蔑的态度 再来是滤镜跟负面的解读 最后一个 很有杀伤力的冲突跟沟通模式 是追问跟撤退游戏 有没有看过追跟逃的这种组合 很多夫妻是这样 一方咄咄逼人 就是我就是现在要解决这个问题 可是另一方很害怕冲突 躲起来 当他躲起来 另一方 那个追的人就觉得很被拒绝 然后会觉得很受伤很孤单 好像被撇下来 因为对方就是躲起来 就是不愿意沟通 他不是会停下来 追的人会追得更紧 很想拿一根棍子 把对方从洞里面抽出来 就是这种感觉
27:43
所以追跟逃的这种游戏 我觉得是在冲突模式里面 这是最有杀伤力的 这也是最耗损情感的一种方式 所以以上四种可以看到 双赢的这个拦阻就是这四种 非常困难的冲突 很不好很破坏亲密关系的沟通模式 那我们再来我们要看看 双赢的沟通 怎么样表达跟倾听 我在做婚前辅导 我通常会说 你要有能力 很清楚的表达自己的需要 不要让对方去猜 因为连你自己都搞不懂自己 你怎么能够期待对方 可以猜得准确呢 所以每一个人要为自己负责 你自己要能够去了解自己的状态 能够很清楚用言语去表达 那也要能够学习很好的去倾听
28:46
别人真正的困难 挣扎 跟他的情绪到底是什么 这是很需要学习的 所以有几个表达跟倾听的规则 第一个是给双方的一个规则 给双方的规则就是 表达者拥有发言权 有没有看过在吵架 通常对方都还没有讲完就被打断 有没有 讲一半 对方 然后夫妻吵架 太太讲一半 先生就开始辩论 开始解释 然后呢 没有一个人能够好好的讲完 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好好的听完 对方在说什么 所以要有一个共同的游戏规则就是 要能够让对方拥有发言权 但是也要分享发言权 我讲完 那换你可以讲讲你的感觉 就像前面我跟修哥 我们彼此之间有这样子的分享 我们有不同的沟通的方式 我讲完我的感觉 他也可以分享
29:47
然后我们才能够去面对问题 所以呢 重点在整个沟通 在表达跟倾听的过程 最重要是在倾听跟了解 黄维仁博士讲的 对不对 就是在了解当中才会有爱跟医治 这是非常的重要 那我记得我们曾经发生过一件事 有一次我的生日 很不巧就在礼拜天 你知道我的生日很好记的 普天同庆 可是修哥那天 十月十号 然后那天发生什么事情 完全忘记 完全忘记了 非常的严重 那忘记也没关系 我可以体谅礼拜天 他真的是很专注在预备讲道 但是 这个聚会完我们要回去了 他就说 那不然晚上我们来庆祝一下 然后他就讲了一句很不该说的话 他就说 那晚餐妳想要吃什么 你知道太太都很希望 先生预备好整个生日的场景 对不对
30:50
餐厅订好 花订好 这样表示你很用心 这是我心里的自我对话 但是后来我很不开心 后来我问他 他说什么 他说 为什么我问妳想要吃什么 那是因为我很怕我选的餐厅 妳不喜欢 所以他还是好意 他真的不是不愿意帮我选餐厅 他想要尊重我 但是如果我们没有 让对方有充分的表达跟沟通 就很容易让这个怒气 一直的下去 然后那整个晚餐就毁掉了 还好我们在车上就有很好的沟通 然后我就了解 ok 他不是不用心 如果我自己解释 我会说 那你就是不用心 可是他真的是想尊重我 让我选择我想吃的东西 所以我想很多时候在沟通上面 我们都需要当倾听者 我们也需要当一个很好的表达者
31:52
当我们彼此讲完倾听完 我们就能够来面对问题 第二个给表达者的一个 一个原则就是 要为自己发言 不要使用读心术 就是你要为自己发言 你不要说你就是怎样 你就是不用心 你就是都没有替我想 你就是不在意 那这种句子通常 没有办法再沟通下去 为自己发言就是 像我刚刚讲的例子 我就会说 你问我 要不要去哪个餐厅 我的感觉就是 你并不用心 你对这件事情有点轻慢 有点随便 这是我的感觉 然后他就可以 就是要给彼此有沟通的空间 发言的空间 他就跟我说不是 我是希望妳能够 吃到妳喜欢的东西 那所以这个我们需要 在一个表达者不要假设对方
32:53
一定是怎样 然后就认定是这样 就完全不让他解释 也不相信他的解释 很多夫妻是这样 你讲 可是我就认为 我的主观 我的感觉是对的 你再讲我都是觉得你在辩解 那这样就很难再谈下去 所以要为自己发言 对方也要倾听 但是你发言的时候不要长篇大论 因为可能听到后来就已经恍神 不知道重点在哪里 还有要停下来 让对方可以复述一下 他刚刚听的是不是这样 很多时候在沟通有个问题 我丢了一个红球过去 他收到是一颗黄色的球 这是非常有可能 我这样讲 可是因为他有他的滤镜 他有他的负面解读 所以当我这样说 有可能他的解读是不一样 就像修哥他说 让妳选餐厅 可是我听到就是你不用心 因为我有我的泸镜在里面 那所以我们需要
33:54
能够再复述说 你刚听到我说的是什么 我记得有一次 我们那时候有两个小孩 然后家里非常的忙乱到傍晚 你知道小孩在傍晚 你知道傍晚是家庭冲突 最有可能的场景 因为妈妈累了 小孩累了 小孩也饿了 妈妈又要准备晚餐 然后爸爸下班回来也累了 其实傍晚是家庭冲突的 最有可能的场景 我记得那次修哥回家 我就跟他说 我很希望你下班的时候 可以陪我一下 因为我很高兴他回来 那我记得那时候他有一个回答 他说 你还记得你说什么吗 我说 我上班很累 妳要我回来就陪妳 难道妳希望我把车停在路边 睡一下再回家吗 对吧 这每一个太太听了 马上火冒三丈 这样子 但是 讲的也是有道理啦
34:55
因为确实 我累了 他也累了 后来呢 那一次我们沟通的时候 我就跟他说 因为我想要表达的意思是 我希望你可以先来关照我一下 我会觉得你下班回来 我累 你也累 可是我们先有一点拥抱 这种感觉是很好的 但是呢 他收到的讯息就是 妳不够体贴 我也很累啊 我回来 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我也想休息 很多时候家庭的冲突是这样 所以后来我跟他说 其实很简单 你给我一分钟 你回家的时候 你先抱我一下 然后跟我说 辛苦了 然后我就会说 请你去睡觉 吃晚餐我会叫你 然后他就说 赞 这个好简单 这个我会 因为只有一分钟 我通常给他的指令 都一分钟可以做到 马上他就会做 但后来好像都陪我 在厨房三十分钟以上 我并没有要求他 他自然就
35:55
他觉得这样也还不错这样子 所以很多时候 我们需要确保彼此听到的是对的 有时我这样讲他听成另外一个 我们需要澄清说 不是 我的意思是这样 后来他也听懂 他说 那这样可以我做得到 这是很容易的 还有给倾听者一些规则 第一个复述所听到的 很重要 有时候你听别人讲话 很多时候都有误解 像我的意思是这样他会听成那意思 所以你要听说 你刚刚说的意思是不是这样 刚刚表达的人要说的是我觉得 这件事我觉得怎么样 这样的句子 倾听的人 要说 我刚刚听到你这样说是不是这样 我想这就是一个 我们可以来澄清的机会 那我想这个部分很重要 不要马上听到一半 生气了 马上辩论 马上反驳 然后这样就没有办法
36:56
做到真正的倾听 真正的倾听就是 放下自己的泸镜 放下自己的成见 仔细的听对方他真正的意思是什么 我们要相信对方 他真的是那样的感觉 很多时候在家人之间 我们不愿意 也不容许别人有他自己的感觉 我们就觉得我认为你应该怎样 其实他不是你 他可以拥有他的感觉 他觉得受伤就受伤 他觉得难过就是难过 那是很真实 那就是他的感觉 你要去接纳 然后去同理 然后去了解 不一定你认同 可是你可以同理跟了解说 他真的有这样的感觉 他真的很需要我的关心 他真的很需要我一点时间的帮助 我想这一些都是我们要学习的 关于沟通 关于双赢的沟通 关于当一个表达者 一个倾听者
37:58
一个良好的安全性的沟通的氛围 我要分享一个我跟修哥之间 应该是我们做过一次最深度的沟通 我有经过修哥的同意 我们很敞开跟大家分享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发生一件事情 就是修哥那时候工作很忙 然后他同时有服事 那我们有一个小小的机构 就是那时候是应该是旌旗使命团 还是旌旗使命团的时候 我们有两个同工都是女孩子 那时候我照顾小孩子非常的忙 然后修哥下班 他有很多工作 然后都是两位姊妹的同工 年轻的姊妹的同工在帮他 那其中有一个姊妹常常很晚 她就不回家 就住我们家 那这也没有关系 那我记得有一天就是 因为办公室也在我家 那个 我们那时候整个办公室
38:58
就在我们家 然后那一天 我记得晚上我照顾孩子 两个孩子很忙 我走到客厅 很晚了 十一点吧 他们两个还坐在那里讨论事情 然后我走过去他没有跟我打招呼 可能太专心了 也没有邀请我坐下来 瞬间我里面就觉得很不被尊重 然后我就觉得 好像应该在跟男女之间的界线 我应该好好的跟他谈一下 我记得那一次我们第一次的沟通 没有很好 我不是好的表达者 他也不是好的倾听者 因为我有情绪所以我就跟他说 我觉得我很不被尊重 为什么这么晚 你们还单独在那里 然后我走过去 你也不跟我 不跟我打招呼也不邀请我坐下来 那时候他也很有情绪 他也很防卫 他就说 妳要信任我 我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 就开始解释 你们要知道我是跟最佳主辩
39:59
生活了三十几年 修哥以前在军中去辩论比赛 是最佳主辩 所以我现在逻辑很清楚 被他训练出来 他就说 我没有那个意思 我完全没有 我完全 他解释 他是完全没有不好的想法跟动机 也没那种看法 他觉得我误解他 但是我真正要表达 不是我误会他跟那个姊妹的关系 我觉得那样的界线是不太好的 后来我就去安静下来 你知道冲突很大要暂停一下 我们必须要离开现场大家安静一下 想清楚然后再来沟通 后来我就想一想 我真正希望他了解的是什么 很多时候我们表达的人 要先能够有能力 梳理自己的事件 感觉跟情绪 然后我真正希望 他收到的讯息是什么 后来我们又花了一个很长的时间
41:00
我们坐下来 心平气和的我们好好沟通 我跟他说 其实我很信任你 我知道你很爱我 这是无庸置疑 我很信任你 但是我跟他说 你不要忘记你还很有魅力 你还很有魅力 不要试探别人软弱的良心 万一你没有那个意思 可是你给她很多这样的空间 万一她跌倒了 你要不要为她负责 这样他就听懂了 他后来做得很好 对吗 从那之后 一直到牧会 我跟男女的关系界线非常清楚 修哥 他真的是 那次我们 我是很感谢神 那是在我们建立教会之前 我很感谢神让我们有那一次的冲突 跟那一次的深度的沟通 我觉得是很棒的一个学习 我觉得晶玫姊那时候跟我讲的很好 就是说 她相信我 没有想要婚外情的这种意图 我很感谢她对我的信任
42:01
但是 很重要是她要表达是 可是我不能够给人这种空间 你可能没有这种意图 可是你如果没有把界线立好 别人可能会有这样子的 被试探 或进入这样子一种感觉的里面 那我也是有责任 这样子我就听懂了 我就知道 对 我不能够给别人这种想象的空间 那我就觉得 是的 我觉得我不够把界线立得很清楚 我觉得那个事件 对我后来牧会 建立教会有很大的帮助 我跟姊妹之间的界线 我就立得特别谨慎 我觉得这是很大的看见 帮助 所以那次的沟通 对我们两个有很大的帮助 好 所以我觉得 智慧的老婆 给晶玫姊一个掌声好吗 我觉得那是一个 印象很深刻的沟通 但是我觉得是很棒的一个沟通 我觉得我也学习 把里面自己很混乱的情绪跟感觉 很好的去梳理清楚
43:01
然后再好好的跟他谈 那其实他并不是不能听 也不是不能改变 只是我需要很清楚的表达 然后他也很好的去倾听 然后这问题在我们的关系里面 是很有建设性的 我们就能够来保护彼此的关系 所以我想今天谈到 在冲突里面怎么样双赢 我们刚刚谈到一个是根基 就是要不可相争 就是我们要竭立保守 要彼此相爱的心 才有动能去做突破跟改变 那刚刚也谈到 双赢的一些拦阻 有四个非常破坏性的沟通模式 那是很破坏亲密关系 可能每一天都在上演 每一天都有一些日常的攻击 在耗损我们的亲密关系 不管是亲子 还是夫妻 还是兄弟姊妹 这都有可能的 那我们刚刚也谈到双赢的沟通 怎么样做一个很好的表达者 怎么样做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44:02
每一个人都能够把心里 真实的感受跟需要清楚的表达 对方也能够 很认真 专注的倾听 然后才能够同理 彼此接纳 然后才能够来一起解决问题 那最后我想请修哥分享一下 那双赢的关键是什么呢 我认为要双赢的关键 沟通双赢的关键 就是要不断的接纳跟饶恕 我知道在家人之间 有时候那个伤害是很深的 有时候是不断的在伤口上面撒盐 所以这真的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但是讲到宽恕 讲到接纳 圣经有很多重要的经文 我们一起来读下面这段圣经节好吗 来 其实就是
45:03
请你跟我说 要不断的饶恕 其实耶稣的意思就是 不是如果你心里想说 我就原谅他一次就好 那这样子是很难真正解决问题的 你要有一个很重要的根基就是 我愿意学习不断的饶恕 可是有时候我们会觉得说 可是你不知道我受到多大的伤害 你不知道对方多深的伤害我 我怎么可能这样轻轻的就放过他 原谅他呢 后来我觉得 对我来讲耶稣讲的这个比喻是 对我学习饶恕一个最大的帮助 我们来读马太福音的这一段 稍微有点长但我们还是来读一下 来
47:08
好 我们再来读后面这段圣经节 来 每次我想到饶恕这个议题的时候 我就想到耶稣做的这个比喻 其实我们承担不起 不饶恕那些得罪我们的人 因为如果不饶恕他们 圣经说 天父就不饶恕我们的过犯 我们承担不起天父不饶恕我们 我不知道你同不同意 这地方的比喻是 一千万比十 那就是一百万比一 你赦免别人好像一 天父赦免我们是一百万 一比一百万 你觉得谁比较划算 请你跟我 我们赚到了 我们真的是 但是如果你不愿意去原谅那个一 那么一百万神也不原谅我们 所以我想在这里 再次的鼓励所有的人 学习宽恕
48:11
而且我要讲不是一次 是不断的饶恕 当然你也不用算四百九十次 好了到四百九十次 我不再原谅你 我想不是这个意思 耶稣的意思是 不断不断的 愿意继续的饶恕 愿意不断的去接纳跟饶恕 我想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一个选择 所以饶恕是一种选择 让我们可以重修旧好 特别是我们是骨肉 我们是家人 我们真的要学习饶恕 我知道讲起来很简单 操作起来不是那么容易 但是如果我们愿意学习 神一定会帮助我们 我觉得对方饶不饶恕 原不原谅你 是对方的选择 但是你愿意选择饶恕 那么这是你自己跟神之间的关系 所以饶恕带来医治的行动 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我相信当你愿意选择饶恕的时候 神会为你开路 神会为你开门
49:12
好不好 我们一起来祷告一下 在我灵里面我真的觉得 我们在 不论在分堂点 或在在线 听到这篇信息的人 有人你被家人伤得很深 你会觉得说 牧师你不知道 他们多么伤害我 我真的愿意 我真的试着饶恕过 可是我真的做不到 但是我今天特别要鼓励这样子的人 我看到一个图像就是 当你愿意把脚踩到约旦河水的时候 约旦河水就立起成垒 我觉得这一次 如果你跟神说 主啊 我愿意选择饶恕 但是我真的做不到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请祢帮助我 我相信神会给你一个意念 看你应该可以怎么做 也许写一个line 写一个卡片 写一段话给你的家人 也许表达对他们的宽恕 对他们的接纳 还有对他们的原谅 那我相信这个行动 会带来你意想不到的结果
50:14
我相信神有格外的恩典要给你 所以我要鼓励这样子的人 来恢复跟你家人的关系 你为你自己的行动负责任 然后结果交给神 让神做祂要做的事情 我相信神一定要帮助你 让你跟家人恢复关系 而且让你们之间有好的沟通 真的能够恢复跟家人之间 美好的关系 我求神把这个恩典 充满在我们当中 好 那 我也要邀请 如果你从来还没有接受过 上帝在你生命中饶恕的 那我要邀请你跟我做一个祷告 来请求天父对我们的宽恕 好吗 那透过这样子 我相信神要赦免我们的罪 饶恕我们一切的过犯 我要邀请这样的人 可以来跟我做下面的祷告 亲爱的主耶稣 在这个时候 我愿意打开我的心 邀请祢进到我的心中来 求祢赦免我的罪
51:16
宽恕我一切的过犯 也求祢赐给我力量 可以宽恕那些得罪我的人 我这样子祷告 是奉耶稣基督的名 阿们 我要非常的恭喜 刚刚跟我做祷告的人 我相信神要给你力量 让你可以经历第一个上帝的宽恕 第二个上帝也会让你有力量 去宽恕那些得罪你的人 特别是你的家人 我特别要鼓励你 让你愿意这样子试着去做的时候 神一定与你同在 神会在你家里面行做奇妙的事情 你的家人关系 会有非常美好的恢复 我求上帝大大的祝福你 哈利路亚 好 邀请各位家人们 我们一起用这首歌 来回应我们的神
53:38
我邀请在在线收看直播的家人 可以这时候从你的位子上站立起来 继续用这首诗歌来敬拜我们的神
54:58
亲爱的阿爸父神 我再次奉祢名祝福 每一位旌旗家人朋友弟兄姊妹 不论在在线 在所有的分堂点 收看这个主日讯息的人 我宣告 一个双赢的沟通 要充满在我们的家人当中 在我们的生命当中 我们都要经历主祢诸多的恩典 在我们的当中 也帮助我们有宽恕的能力 接纳的能力 有倾听的能力 有沟通的能力 让我们能够清楚正确的 表达我们内心真实的感受 也能够接纳倾听我们的 所爱的家人 让我们每一个家庭 都充满幸福 充满快乐 我们宣告这样的祝福 充满在每一位人的身上 每一个家庭的当中 祷告 宣告 祝福 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 阿们

DOWNLOAD SUBTITLES: